流氓大地主第二集1-3

  • 在〈流氓大地主第二集1-3〉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都市色女
摘要

  程母一向話少,這時候神色黯淡的說:「也確實是她們運氣好,能碰上太子

 第一章 爆乳美婦在沐浴

  許平正納悶,那個女人和小女孩怎麽洗了那麽久?看她們那一身的泥巴,不

會真的洗掉了一半體重吧?看大家好奇的眼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只得把事情

經過告訴大家。說到那個十分有骨氣但卻暴躁無比的捕快時,更是毫不掩飾自己

的贊賞。

  趙鈴聽完無奈地歎了口氣:「還好她們碰上了平哥哥,不然真不知道會在這

個複雜的地方遇上什麽事。現在申冤的人那麽多,每天在街上都會碰見不少這樣

的人,確實已經見怪不怪了。」

  程母一向話少,這時候神色黯淡的說:「也確實是她們運氣好,能碰上太子

爺,不然不知道是被人賣掉還是餓死。從以前就聽說京城里一日一碰上這樣的人,

不管是何冤屈,先收到大牢里再說。現在的人心啊……」

  趙鈴嫣然的笑了笑,滿是柔情的看著許平,徐徐的說:「起碼她們是幸運的,

不過我對那個叫陳奇的捕快比較有興趣。要知道,一般當差的哪一個不是爲了自

己的荷包著想。這家夥能這樣維護外地來的窮苦百姓已經算是不錯了,再來他脾

氣也是真夠暴躁的,居然想在大街上拔刀砍人,太沒腦筋了。」

  許平見氣氛有些冷,趕緊換了個話題:「好了,咱們先不說這個了。」

  「妾身吃完了,太子你們慢用。」

  程母想起了家里的變故,臉色暧昧的道了個福后走了出去。

  「我也吃完了,我去看看母親。」

  凝雪也趕緊放下碗筷跟了上去。就剩巧兒在旁邊不爲所動的繼續吃著。

  奶奶的,真不該談這些傷氣氛的話題。看著母女倆一個青澀一個妩媚,一走

一扭的高翹臀部和纖纖背影。許平真想狠狠地給自己一巴掌,媽的,什麽不說,

說這些東西幹什麽。

  「平哥哥,你怎麽了?」

  趙鈴見許平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還以爲他爲了京城里這些不成文的俗規而

生氣,心里微微的一暖,小手慢慢的放在了許平的腿上,柔聲細語的說:「平哥

哥,別生氣了。」

  許平一看旁邊的趙鈴,小臉因爲火鍋的熱氣變得通紅通紅,精致小巧的櫻桃

小嘴也辣得都是紅潤的水光,一讓人忍不住想親一口。充滿靈氣的秀目滿是柔情

Super KAMAGRA 又稱超級威而鋼,具有助勃起壯陽及持久雙重功效,與必利吉合稱為雙威,特性是猛又硬 - 雙效萬艾可

蜜意,讓人看了覺得心里特別舒服。許平不由得輕握她的小手,開始淫笑地看著

眼前這個越發水靈的陳樂人兒。

  二人因各自忙碌已很久沒有親熱了,手心上傳來那癢癢的感覺,趙鈴這個已

經試過云雨滋味的少女,哪里不知道自己愛郎的情意,雙目一時間變得迷離起來,

含情脈脈的看著許平。

  「哎,當礙事的可是死罪啊,我還是走吧!」

  巧兒一看二人有發情的沖動,裝作一副老成的樣子,慢悠悠的走了出去。手

上還不忘拿著一大碗熟羊肉,邊走邊吃。

  「寶貝,想不想我啊。」

  許平已經迫不及待的把一臉妩媚的趙鈴抱在懷里,對準誘人的紅唇吻了一下,

舌頭靈活的撬開牙關,進入了溫熱的小嘴,貪婪的吸吮著甘甜的液體,在她又香

又滑的嘴里使勁的品嘗著少女的體液,霸道的讓她配合著自己一起糾纏起來。

  趙鈴還沒來得及說話,許平的手就已經伸進了衣服里把玩著那對精巧的玉乳,

輕輕的找到那如蓓蕾一樣精巧的小乳頭,只是輕輕的一捏就感覺趙鈴的身子顫了

一下,呼吸也更加的急促。許平再也忍不住,探手鑽入她的裙底,延著細滑的腿

根慢慢往上探索著,龍根也堅硬的頂在了小屁股中間。

  趙鈴從迷戀中回過神來,嚇得趕緊按住了那雙做怪的大手,有點羞愧的說:

「平哥哥,人家那個來了。今天不行!」

  雷,神雷,九天神雷。這句話把許平給劈得體無完膚,幽怨的看了她一眼。

  奶奶的,知道自己月經來了就該乖乖的躲著點,居然主動送上門來,還等快

進入正戲的時候才說,實在太惡毒了。

  許平哭喪著臉說:「怎麽那麽巧啊,不會是專門和我做對吧?」

  「要不你去找凝雪妹妹吧。我先去睡覺了,晚上你在那邊睡就行了,別回來

哦……」

  趙鈴趁著許平郁悶的時候趕緊小跑出去,笑呵呵的鼓勵自己的男人去采摘別

的花朵。

  在這個年代的男子,尤其是有權有勢的男子,三妻四妾是正常的,如果只有

一房正妻,別人肯定都說這個女子善嫉,光這一點就足夠男人無條件的踢開黃臉

婆了。而一般女人,尤其是普通百姓家的女人,要是嫁入豪門,除了名分外,地

位其實和丫鬟差不多,除非娘家也是顯貴。

勃起困難,硬度不夠,做到一半軟掉,早洩秒射 怎麼辦

男性因家庭、人際、事業與經濟的壓力下,造成勃起功能障礙陽痿與早發性射精早洩的比率最高達30%,導致性生活品質下降,影響女友或老婆親密和關係,引發家庭危機,男人,應該重視這個普遍的痛點!印度壯陽持久藥 犀利士,必利吉,果凍威而鋼,萬艾可,樂威壯,威格拉,犀利士5mg,威而柔 原裝進口 https://www.5mg.tw

  趙鈴是個懷春的少女,當然也有過自己的夢想。但是只要冷靜下來,不免也

覺得有些惆怅,自己的愛郎身分顯赫,還是顯赫的過了頭了。身爲一個太子,要

是無法爲皇家開枝散葉,那可是一個天大的罪過。而趙鈴也清楚自己的出身,平

民百姓不說,哥哥更曾是咆哮山林的土匪,雖然現在有許平的疼愛,但如果哪一

天失寵,就徹底的完蛋了。

  一個人默默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懷念著許平那張大床的舒適。一件件將輕

紗羅裙慢慢褪去,趙鈴看了看自己婷婷玉立的嬌嫩身子,眼睛不禁停留在了小腹

上,玉手一邊輕撫著,一邊呢喃道:「肚子啊,你爭點氣,讓我給平哥哥生個兒

子吧……」

  比起趙鈴那邊的諸多感慨,許平卻是在這生著悶氣。奶奶的,那個死鬼岳母

什麽時候不來,偏偏今天來。這樣老子怎麽把凝雪那丫頭吃了啊?

  想想母女倆傲視群芳的一對巨乳,許平不禁色色的笑了笑。等老子把這對母

女騙上床,一定要讓她們輪流用她們的大咪咪來幫老子乳交,到時候肯定爽到極

點。

  幹,還是不幹?難道要強推嗎?許平猶豫了好久都沒辦法決定,還是先到她

們那再說。

  夜黑風高,雖然古代的燈光還不是很明亮,但太子府卻是亮晃晃的如同不夜

城一樣,在京城里也算是著名的景點了。許平這時候站在花園里,左右手玩剪刀

石頭布,吹了一個多時辰的冷風,還是沒辦法安慰兄弟的怒火,它依然硬得朝天

挺立,向自己強烈的宣示著它的不滿,要求找個小洞洞滿足一下。

  要是左手贏的話,自己用娴熟的技術打飛機解決,當然這樣的結果是他最不

樂見的,估計就算贏了也不會執行。右手贏的話,就借酒裝瘋跑到程凝雪那兒,

管她什麽老媽不老媽的,進去一律用強,反抗的話就強奸,配合就通奸。按照這

丫頭的性子一定會反抗,再加上她媽,肯定是一場激烈的三P,想想都覺得刺激。

  半個時辰過去了,依然沒辦法做出決定。其實這年頭的這些人,就算許平進

去用強,她們也不敢多說什麽。畢竟他地位崇高,但這樣沒半點情調,和找妓女

有什麽區別?這也是許平不和那些宮女丫發亂來的原因。

  巧兒悄悄的繞到了許平后面,一邊打著飽一瞞,一邊笑嘻嘻的問:「主子怎

麽不去陪鈴姐姐,自己一個人在這發呆啊?不會是被趕出被窩了吧!」

  許平本來就一肚子火,再看她一副嬉笑的樣子,沒好氣的擺了擺手說:「去

去去,少爺我煩著呢,現在都想去當采花賊了,你別在這搗亂,惹惱了我,可不

管你年紀大小,直接推倒霸王硬上弓,到時候全府都聽見你的慘叫。」

  巧兒這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魔女,一聽許平露骨的話,臉上露出紅暈,看起來

分外的嬌俏可人,低下小腦袋小聲的嘀咕道:「那麽大火氣幹什麽,人家又沒惹

你。」

  又看許平一臉的臭相,突然一拍小腦袋語氣高興的說:「人家知道了,這兩

天正好趙姐姐月事來了,沒辦法侍寢,你才跑出來了,對嗎?」

  許平這時候眼淚都快下來了,難道真要玷汙自己正直純潔的人品,蒙著臉出

去禍害別人的閨女嗎?這……這實在是傷風敗俗,實在是太刺激了。再說,堂堂

太子爺要是淪落到去當強奸犯,那也太丟人了,退一萬步說,要霸王硬上弓起碼

在外邊,就在自己家里搞這些事未免也太淒涼了。

  巧兒低頭看見他褲裆中間的大帳篷,好奇的打量兩眼,心跳加快的問:「家

里不是有那些丫鬟嗎?你若想要,她們肯定樂意?實在不行,你跑回宮里,那里

的美女也不少啊!而且你開口,她們鐵定一窩蜂而來,何必自己在這難受呢?」

  「找她們幹什麽,我還懶得動呢!」

  許平一想起那些怨婦,馬上嚇得搖了搖頭說:「要是找她們,到時候一傳十,

十傳百的。要是被她們輪奸到明天早上,我還有命嗎?」

  「那可以去找凝雪姐姐啊!」

  巧兒繼續討好的說道。

  「她老娘不是在旁邊嗎?怎麽找啊!」

  許平有點郁悶的答道。

  巧兒一臉認真的思考,小眼珠轉了轉,突然打了個響指,壞笑著說:「有了,

一會兒我和鈴姐姐通通氣,我們找個理由把她媽媽帶走。這樣不就有機會了嗎?

到時候我們多拖一點時間就行了,等她回去的時候,你倆生米都煮成熟飯了。」

  許平見巧兒的小腦瓜一直都在爲自己著想,感動的握著她柔若無骨的小手,

臉上滿是興奮的說道:「還是巧兒乖啊,以后要是我和凝雪有了孩子,肯定認你

做乾媽,實在不行,等你再長大一點,少爺我爭取讓你也生一個。你對于皇家開

枝散葉的功勞簡直就是千秋萬代。我不會忘記你的功勞!」

  巧兒紅著臉抽回了自己的小手,小身影沒幾下就消失在了夜色里,還調皮的

說:「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先去她們房間門口等著,等一會兒人家把她媽媽帶

走的時候,你就可以盡情的糟蹋雪姐姐了。」

  許平嘿嘿一樂,聞著手上小女孩特有的香味,再看看她已經玲珑微張的曲線,

開始有點后悔自己怎麽不提議把這小蘿莉推倒呢?看她那樣,已經發育得不錯了,

也夠自己好好享受一番。雖然是祖國的花朵,不過搞起來也是清音體柔易推倒,

別有一番風味啊。

  想歸想,左右權衡之下,還是程家母女的豪乳贏了。許平想想那肉團,不由

得流口水了,爬上屋頂,輕手輕腳的往東廂那邊潛去,直到看見凝雪的房間才慢

慢的跳到房頂上潛伏著。自從修練武功以后,這一次是真的體驗到了勤奮的好處,

光是這份無聲無息的功底,以后想幹哈壞事還怕幹不出來啊!

  耐心的等了一會兒,果然沒多久巧兒就跑了過來,輕輕的敲著房門,乖巧無

比的說:「雪姐姐,鈴姐讓我過來找一下你媽媽過去說說話,你開開門。」

  許平這時候已經激動的說不出話了,彷佛程凝雪已經脫光了衣服等著自己一

樣。但房間里一陣瑟瑟的水聲,似乎有人在洗澡,除了剛才那一句外,聽不清她

們在交談什麽,只是見有人開門說了幾句后,巧兒就領著未來岳母走了,一路上

說說笑笑的十分愉快。

  直到看不見她們的背影后,許平才翻身下地,像做賊一樣推開了房門。這還

是第一次進凝雪的房間,屋里布置得溫馨典雅,隱隱有股說不出來的香氣,香床

櫃台胭脂氣,典型的女兒家閨房。稍微往前,就看到隔壁的屏風后有個婀娜的身

姿正在沐浴。

  見沒驚擾到出浴的美人,許平蹑手蹑腳的把門給關上了,這才迫不及待的朝

她走去。每走近一步,許平就感覺一陣異樣的刺激,終于算明白爲什麽古代那麽

多的采花賊了,除了對美色的迷戀外,最大的吸引力就是這種「偷」的刺激。

  趴在屏風前悄悄的伸頭一看,美人光滑的玉背就映入了眼簾,一滴滴水珠正

延襲而下,看起來嫩極了。烏黑的長發此時去掉了繁瑣的裝飾,一縷縷青絲隨意

的抖落在身上更是妩媚無比,傲人的身軀被熱水泡得發紅,從后面還隱約可以看

見那對碩大的雙峰。這樣若隱若現已經讓許平硬得不像話了,就差沒直接撲上去

XX○○她了。

  許平稍微想了一會兒,悄悄的脫掉了自己身上唯一的短褲,朝美人慢慢的匍

匐前進。既然是來「偷」,就必須玩到底嘛,哪怕她一會兒反抗,也總比點穴以

后沒知覺強多了。

  水中的美人根本不知道有個色狼正在悄悄接近,還在仔細的清洗著自己的嬌

軀,細心的呵護著每一寸吹彈可破的肌膚,手拿著清新的花瓣慢慢的撫摩著自己

的身子,當手來到那大得都快掉下來的豪乳時,只是輕輕的一碰白嫩乳肉就顫了

起來,一讓人眼睛都有些花了。

  許平哪還忍得了了,色欲上腦整個人跳進了木桶里,水馬上就往外溢了出來,

流得遍地都是。下身的龍根硬挺挺的頂著她的屁股,但一抱住懷里的美人馬上就

感覺不對勁,一量乳入手的感覺明顯大了不少,才一個月不見怎麽就豐滿了那麽

多,自己又不是沒摸過,雖然大,但還沒誇張到這地步。他有點疑問的伸手握住

了一顆乳頭仔細的摸了幾下,真大了不少?

  美人被抱住,身子一僵,嚇得說不出話來。又感覺自己的胸部正被人把玩著,

來人肆意的玩弄揉捏著自己敏感的胸部,突然回過神來,張開朱口,發出了一聲

高亢的尖叫。

  「啊!」

  分貝高得許平耳朵作疼。

  靠,壞事了。一聽這聲音就知道不是程凝雪的,能在她房間里洗澡又有這樣

傲人的尺寸,那就只有未來岳母了。許平趕緊伸手捂住了她還在尖叫的嘴巴,頭

往前一伸,仔細一看,還真的是林紫顔,這時候她滿臉都是恐懼、緊張的看著自

己,漂亮的眼理志忑的神色更是讓人憐惜,看起來真的是被自己嚇壞了。

  許平冷汗都滴下來了,剛才那種高亢的尖叫,別說傳遍整個太子府了,就算

是傳到皇宮都不稀奇,要是凝雪這時候聽到聲音回來的話,那對以后的推倒計畫

就有所阻礙了,也許她還會防賊一樣的防著自己,那時候母女雙飛的大計就難辦

了。

  不過頂著這樣一個美婦人確實也挺爽,她一掙扎,那香臀軟滑的磨過龍根,

又綿又滑的,觸感特別好。手不禁也抱上了她的腰,名義上是不讓她亂動,實際

上還不是大吃豆腐。小腹平坦又有彈性,腰身又細又美,還真看不出她生過孩子

啊!

  許平下流的贊揚著,臉上卻是一副難爲情的樣子說:「姐姐你別怕,我不是

故意的,剛才還以爲是凝雪在洗澡,你別叫了,我馬上放開你。」

  林紫顔感覺男人的火熱頂在自己的臀間,生怕再湊在一起的話一不小心就頂

了進去,這樣一來自己的名節就沒有了,立刻就慌忙的點著頭,只求快點脫離身

邊那滿滿的男人味。

  許平看林紫顔點了點頭,這才慢慢的松開了自己的手,不過卻還是忍不住作

怪,故意用龍根在她屁股上頂了一下。

  林紫顔不禁一聲嘤咛,那種久違的感覺激沖上來,整個人差點軟了下去。再

看看許平臉上那淫蕩的表情,就差沒說:「我是故意的。」

  頓時心生嗔怒,但想想對方是自己女兒的救命恩人,又是當今太子,也是敢

怒不敢言。

  許平則是啧啧的打量著她的正面,乖乖啊!就這一對大家夥,饑荒的時候能

養育多少的孩子啊!許平用最專業的數據看了看,應該是傳說中的F了,雖然有

一點點的下垂,但卻不影響它圓潤的美感,有趣的是小乳頭還是深紅色的,乳暈

也是小小的,看起來就像是二八少女一樣鮮嫩,讓人忍不住想含到嘴里好好的舔

食一番。

  林紫顔見許平直勾勾的看著自己的嬌軀,這才意識到自己春光外洩了,連忙

把身子沒入了水里,只留一個腦袋在水面上,想說什麽卻說不出來。但馬上就發

覺這姿勢不對勁,許平的下身也在水里,這時候露出了龍根的大頭在水面上,好

死不死的正對著自己的嘴唇,似乎只要輕輕的張開嘴就能碰到這根嚇人的大寶貝。

  林紫顔慌忙的撇過頭去,心里賠罵自己羞恥,又不是什麽人盡可夫的妓女,

怎麽一看見男人光著的身子立刻就變得那麽下賤呢?心里雖然罵著,但卻是忍不

住偷偷的看了一下,不由得啧啧稱奇。眼前這東西起碼有二十公分長,而且粗的

不像話,這是人長的東西嗎?

  林紫顔忍不住拿死去的丈夫比了一下,簡直就是小孩和大人的區別。心里又

隱隱擔心自己女兒那嬌嫩的身子,是否真能承受這樣的恩寵,要是太子爺一時興

起,粗魯了一些,那女兒可怎麽受得了啊?

  氣氛一時間有些尴尬。

  許平沒話找話說:「洗澡啊!」

  「是啊,你找小雪?」

  林紫顔腦子似乎也進水了。

  「嗯,她不在嗎?」

  許平自己卻不知道這樣的對話有什麽意義。

  林紫顔語氣有些發顫的說:「嗯,她出去玩了。」

  就在又沒話說的時候,好死不死程凝雪突然回來了,語氣又是擔心又是謹慎

的問:「娘,洗完了嗎?我剛才怎麽聽見您在尖叫啊,是不是出什麽事了?」

  邊說邊朝這邊走來,一副戒備的模樣掃視著房間,從手上的姿勢就知道她已

經握好了小飛刀準備發射了。

  林紫顔頓時嚇得花容失色,要是被女兒看見自己和她的男人,光著身子在一

個木桶里那還得了,心里頓時慌了起來,小聲而又著急的朝許平說:「先躲起來

啊,千萬不能讓雪兒看見。」

  這種氣氛,太他媽刺激了。尤其是林紫顔一臉鬼鬼可憐的一公求自己時,那

令人疼惜的風情就算要幫她殺人都無所謂了。許平不由得啧啧贊歎著,真是性感

尤物啊!

  往哪躲啊?程凝雪一小步一小步的逼近,許平左右一看已經來不及了,正好

水面上有些花瓣和牛奶,可以稍微掩飾一下,趕緊屏住呼吸,整個人躲進水里,

雖然是太子府上的高檔東西,但木桶到底是洗澡用的,再大也大不到哪去,容納

許平這樣的大個子進去,水立時瘋狂的往外缢著。

  程凝雪聽見這不尋常的水聲更是警覺,臉上的神色嚴肅起來,又繼續試探的

喊著:「娘,您說話啊!」

  林紫顔這時候只好往上挪了挪,豐滿的香臀正好坐在許平的小腹上,同時許

平的大龍根也被她的雙腿夾住,許平的手卻是剛好在她的臀上,親密的接觸刺激

到兩人都差點憋不住了。

  這時候許平在水底暗暗罵著,臉被她的小腰擠得都快變形了。奶奶的,網路

上那麽多小說都有這個香豔情節,無恥的主角一般都在這個時候情挑美人,摸得

她情難自禁,再雞巴的虎軀一震,插進小BB里偷偷的幹著,一起享受著偷情的

刺激。這純粹就是他媽的扯淡,都擠成這樣了,想動都動不了,還水底偷情呢,

不他媽被憋死就算不錯了,哪個王八蛋把木桶做得這麽小,老子出去非宰了他不

可。

  不過想歸想,皮膚上的接觸都是實實在在,光滑如玉的感覺倒也不錯,可惜

空間不足以做一些比較刺激的事情,這樣小的空間怎麽調整姿勢插入!再說真合

體了也沒辦法亂動,除非是一只章魚!看在她身子還是挺誘人的份上,無奈的忍

住吧!

  許平難受的一個輕扭,卻是感覺自己一手被她的香臀壓得緊緊的,輕輕一動,

感覺美婦的嬌軀顫了一下。手指隱約在光滑中摸到了一個圓圓的粗糙所在,一褶

一褶的使勁收縮著,難道是菊花?

  許平再次輕捅了一下,看手感和她害怕的反應立刻知道判斷正確。無聊的時

候有這麽好玩的事哪能放過!手輕輕的環著她的腰,另一手開始壞壞的在她的菊

花邊上打起了轉,挑逗著那一層又一層重疊的褶子,偶爾還用指甲刮一刮,感覺

美婦的身軀開始瑟瑟的發抖起來。

  程凝雪見母親滿面的不自在,身子似乎顫抖了一下,水面上立刻有一圈的波

紋蕩漾開來,更加疑惑的問:「娘,您到底怎麽了,快說啊!」

  「沒事的,小雪!」

  林紫顔沒辦法阻止男人做怪,只能趕緊一讓自己的聲音平淡一些,盡是溫和

的說:「只不過剛才看見老鼠跑過去,娘嚇了一跳而已。」

  程凝雪看地上都是缢出來的水,幾乎把整個地都弄濕了,趕緊問:「娘,這

地上怎麽弄得那麽多水?」

  林紫顔到底還是腦子轉的快,趕緊圓謊:「剛才看見老鼠跑過去嚇得大叫,

你也知道娘最怕的就是老鼠。這一亂動就弄得地上都是水了。你先出去吧,這門

開著讓風吹進來,爲娘覺得冷。」

  說完還故意摸了摸自己的肩膀,一副瑟瑟發抖的模樣。

  程凝雪這才算是相信了,一邊轉身去關門,一邊滿是愧疚的說:「對不起了,

娘,女兒剛才擔心您,所以就冒失了。」

  見女兒臉上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林紫顔松了口氣。但卻感覺到男人的手越

來越得寸進尺了,居然一點一點的前移,就要摸到自己的私處,慌了神,玉手一

下就鑽進水里,抓住許平想侵犯自己的手,死死的按住。

  許平也不計較,后移一下,繼續慢慢的愛撫著她的菊花,享受著林紫顔身子

時不時的痙攣。好笑的是她不讓自己碰她的陰道,卻是讓自己肆意的愛撫屁眼,

難道古代女人真的對這沒半點防備?還是說那些腦子進水的學者對這方面沒研究?

  「娘,您還冷嗎?」

  程凝雪關好門后,一臉乖巧的問道。

  「還行,好多了……」

  林紫顔一邊強笑著,一邊裝作嗔怪的說:「不過你這丫頭也是夠冒失的,要

是有別的人進來看見爲娘在洗澡的話,那你讓爲娘可怎麽做人啊!」

  嘿嘿,說得倒是一板一眼的。雖然在水下,但許平卻是清晰的聽到她們的對

話,忍不住玩興一起,藉著水的滋潤和她的不防備,猛地將半根食指一下就捅到

她的菊花里邊,享受著美婦的直腸那緊湊的夾擊和有規律的蠕動。

  「呀……」

  如此荒唐的偷襲二且刻讓林紫顔尖叫了一聲,感覺自己那羞人的后門被男人

用手指扣弄著,心里不由得一陣恥辱感,但卻是有一種更異樣的快感。

  「娘,您怎麽了,臉好紅啊!」

  程凝雪剛想說話,冷不防被她的尖叫聲嚇了一跳,但卻見母親突然面帶潮紅,

氣喘籲籲,頓時不知所措。

  「沒什麽!」

  林紫顔一邊咬著牙,忍受著許平的手指在她菊花里放肆的樞弄,一邊強顔歡

笑的說;「剛才又看見老鼠跑過去而已,沒事。已經不見了!」

  「娘,您嚇死我了!」

  程凝雪松了一口氣,撒嬌著嗔怪起來:「您不知道,剛才那一聲尖叫差點嚇

破人家的膽子。」

  「呵呵,是爲娘的不是!」

  林紫顔秀眉一皺,感覺再這樣下去自己真會忍不出呻吟出來,得先把女兒打

發走才行。腦子轉了轉后,朝程凝雪微笑著說:「小雪,剛才你鈴姐姐不是差人

來請嗎?爲娘現在想吃水果,你先去準備一下,爲娘一會兒就過去了。」

  「嗯,那您快點!我去鈴姐姐的房間等您了,奇怪的是那個色狼少爺居然不

在,跑哪去了?」

  凝雪乖巧的應了聲后,嘀咕著走了出去。

  見她順手將門關上后,林紫顔這才松了口氣,狠狠地掐了一下許平的腰。

  許平只能無奈的放棄她美妙的菊花,將手指慢慢抽出來后,慢吞吞的從水底

鑽了上來,看著不停拍著胸口的林紫顔,那對豪乳隨著她上下跳動,帶起一陣柔

軟的肉浪,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本就妩媚的臉上這時候挂著好看的紅暈,臉上

又嗔又怒的瞪著自己,真是別有一番風情啊!

  林紫顔這時候才從驚慌中回過神來,一看許平鑽了出來,上身的肌肉覆蓋著

一層水光,盡顯陽剛之氣,一站起來,男人碩大的家夥就現出了原形,雖然嚇得

轉過頭去,但心里還是驚訝,男人的家夥怎麽能長這麽大,比自己的丈夫起碼還

大上一倍。

  雖然對自己的菊門被玩弄感到憤怒,但卻也不敢對許平發怒。玉手輕遮胸前

的風光,幽幽的歎了口氣后說:「太子爺,凝雪已經走了,您也趕緊走吧!今晚

妾身就當什麽都沒有發生,您也別告訴別人。」

  看林紫顔一臉哀求的表情,有痛苦也有無奈。

  但許平可不這麽認爲,一把將她抱住,一議那對大白兔緊緊的貼在自己的胸

口。

  美婦沒想到許平這時候還會抱自己,面對面的看著那對炙熱的眼睛,羞澀的

別過了頭。聲音小的和蚊子一樣的說:「太子爺,請您自重點,妾身是凝雪的母

親啊。今晚之事已過于荒誕,請別這樣好嗎?」

  許平一邊色色的摸著她的臉蛋,突然一挺腰,把又硬又熱的大龍根頂在她的

小腹上,喘著粗氣說:「我知道你是凝雪的母親,可你知不知道,像你這樣成熟

的美人對男人的吸引力有多大?你看看我現在都成什麽樣了,從第一眼看見你的

時候,我就迷上你了。能發生這樣的事,我高興都來不及呢!」

  林紫顔的臉上羞紅了一下,似乎受不了這樣暧昧的環境。就在許平正想得寸

進尺,她的臉色突然堅定起來,身子一軟,放棄抵抗,任由許平抱著。臉上突然

神色一換,變得特別沈靜的說:「既然太子爺看得上民女的殘破之身,那民女也

只好順從了。望您勿要嫌棄妾身已是殘花敗柳。」

  許平看她說話的時候,臉上一副被鬼壓的表情,已經看不出來有任何的情緒。

  稍微想想也明白了,她是怕惹怒了自己而牽連到凝雪,又怕不順從的話,大

仇根本沒辦法報。

  知道林紫顔還是對于道德禮儀十分的看重,那些老觀念早就在她的腦子里根

深蒂固了。自己要是硬上的話,難保她事后不會來個懸梁自盡,她的順從不過是

潛意識和認知里對帝王家的屈服而已,想到這,兄弟頓時沒有了激情,有些不舍

的看了看滿面平靜的林紫顔,輕輕的將她放開,嬉笑著從木桶里跳出來。

  林紫顔錯愕的看著桶里的水位瞬間下沈到自己的腿根,慌忙用手捂住了那成

熟迷人的三角地帶,眼神卻是複雜而又有些疑惑的看著許平。

  許平一邊穿上自己已經濕了的短褲,一邊笑著說:「行了,既然你不願意的

話,我也不勉強。不過這事也得怪你,誰叫你長得那麽漂亮,讓我忍不住想好好

的疼你一下。我現在就出去,這事我希望只是我們倆的秘密,我先走了。」

  說完,漠視她呆滯的表情,狠狠地瞪了幾下她飽滿的豪乳,這才從窗戶里跳

了出去。

  涼風吹過身子,林紫顔不禁感到一陣冰涼,這時候她都不知道晚上發生的事

到底是真是假,看了看一地的水和自己狼狽的模樣,這才紅著臉確認自己確實是

被輕薄過,而且還是女兒的心上人。

  想想他躲在水里,當著女兒的面暗暗的亵玩自己的菊門,那手指好色的挑逗

所帶來的淡淡快感,林紫顔不由得心生一種無力的恥辱感,朝著窗戶羞罵了一聲:

「登徒子。」

  林紫顔忍不住撫摸著被抱過的細腰,自從丈夫死后已經沒有和任何男人親近

過了。腦子里浮現出那根在水下頂著自己的大家夥,忍不住和丈夫比較了一下。

  那麽大的家夥,要是真的頂進去,別說自己的寶貝女兒了,就是自己這已爲

人母的身子都會受不了。

  我在想什麽呢?居然在想像和這個可能是自己女婿的英俊少年共赴巫山的場

景。林紫顔搖了搖腦袋,暗罵自己無恥。人都走了,還一個人在這遐想!

  從桶里出來,拿過毛巾輕柔擦著自己傲人的嬌軀,但總是忍不住想到許平寬

大的胸膛和那雙有力的大手覆蓋在自己胸前時的那種感覺,自從家里出事以后,

從沒有像剛才那樣的有安全感。尤其是他的手指作怪時,更是讓自己情動不已,

那東西居然也能玩,真是變態。林紫顔臉紅的罵了一下,但腦子里卻是總在回味

那異樣的感覺。

  林紫顔臉上有恐懼和不安,過一會兒后又是情動的羞澀,接著又是痛苦的表

情,突然咬了咬牙,狠狠地給了自己一巴掌。

  捂著火辣辣疼的臉,林紫顔嘴里還嚷嚷的念著:「林紫顔你真是個不要臉的

女人,那可是凝雪的丈夫,你的未來女婿啊。這事夠荒唐了,你還犯賤的去想。

不知道什麽叫廉恥嗎?」

  林紫顔一邊克制自己的邪念,一邊拿起毛巾擦著自己的身子,當擦到女人敏

感地方的時候,突然身子顫了顫,臉色一紅,拿起手一看,居然已經潮濕無比了,

趕緊匆匆的把衣服穿上,走了出去,只留下一個慌亂的現場,和心里永遠忘不掉

的異樣香豔。

  許平一臉口水的趴在屋檐上欣賞美人更衣的過程,美婦剛從水里出來的時候,

這頭色狼只想大聲歡呼。豐滿而凹凸有致的身材,圓潤挺翹的香臀,雙腿中間成

熟而又可愛的柔軟體毛,一對爆乳雖然龐大但卻是特別堅挺,蓓蕾還是深紅色的。

  從身材來看,怎麽都不像是有個十多歲女兒的婦人,看這成熟迷人的風韻,

一個禍害人間的妖精就該是這樣的標準。

  突然看見她狠狠地打了自己一巴掌,那麽大的響聲和臉上清晰的紅印,讓許

平心疼極了,就差沒下去疼愛她一番。不過細聽她的嘀咕心里也開了花,看來大

爺還是挺有魅力的,這麽一會兒就已經讓這個孤單的寡婦念念不忘了。現在只要

慢慢的誘惑,再加上一些適當的心理輔導,相信離美婦投懷送抱的日子也不遠了。

  這邊心情是不錯了,無奈兄弟還是一樣的有意見,到現在一直是保持著強硬

的態度,占旦示著它的不滿,許平歎息了一下后也翻身離開了。

  許平有點納悶的躺在屋頂上,兄弟依然保持著戰斗的狀態。吹了很久的夜風

都沒有辦法讓它冷靜下來,實在不行?晚上到宮里隨便找個宮女住的宿舍進去當

一回淫賊?但壞了人家名聲,大概會被殺掉吧?家里那些丫發又不怎麽樣,老子

現在有錢有勢的,用不著去和那些普通貨色玩吧?太沒格調了。

  就在許平唉聲歎氣的時候,牆邊響起了巧兒調皮而又甜美的聲音:「主子,

怎麽一個人在這吹風啊?多寂寞啊。」

  話音剛落,小魔女已經翻到了屋頂坐在許平的旁邊,小眼睛打量大帳篷,捂

著小嘴偷笑,一臉狡猾小狐狸的模樣。

  「你說呢?一點小事都辦不好。說好了是引林紫顔走的,怎麽后來變成是凝

雪先走?要不是老子機靈,明天京城里傳出色狼大子強暴岳母的新聞,到時候我

第一個把你賣去青樓。」

  許平雖然沒好氣的說著,但也隱瞞了剛才和未來岳母的親密接觸。

  「沒辦法嘛,人家去的時候剛好阿姨在洗澡,凝雪姐姐說要先去弄些糕點,

我沒辦拭,才和她先走的。」

  巧兒委屈的說著,突然轉了轉眼珠,趴在許平耳邊問:「林阿姨的身材好不

好?人家看她胸部好大喔!而且還很圓。不知道什麽時候才能長得和她一樣。」

  「確實夠大的,一只手握上去還握不住呢!」

  許平腦子里浮現出林紫顔那嚇人的肉球,不自覺的邊比畫著邊回答,等明白

過來的時候已經爲時已晚了。

  「呵呵,主子果然去偷吃了。」

  巧兒一臉得意的偷笑道。

  「靠,小丫頭你也敢來調戲我。少爺我現在火氣特別大,你要是再這樣,小

心成了二少奶奶了。」

  許平狠狠地說著,打量了巧兒一會兒,還是下不了決心把這個小蘿莉吃了,

畢竟她還小,而且有了林紫顔的標準在,再看她的胸前就讓人直搖頭歎息。

  巧兒倒也知道自己的主子嘴狠心好,沒有半點害怕的說道:「要不咱們溜出

去玩一下吧?聽說主子也很少出去外邊,我帶你去逛一下京城,好不好嘛?」

  「能去哪啊?」

  許平沒好氣的問道。其實以前倒是很乖,除了練功也沒怎麽出去玩,古代什

麽都好,就是沒有夜生活。

  巧兒想了想,笑嘻嘻的說:「剛才我聽柳叔說,有個叫張慶和的人等不到主

人召見就走了,好像還請了張虎一起出去。應該是跑去醉香樓那玩了,咱們也去

看看怎麽樣?正好那是魔教的産業,就算是巡視一下。」

  聽這名字就知道是青樓了,難道自己真得在那種地方滅火?張虎這王八蛋平

時看起來一副嚴肅的樣子也會去那種地方?真他媽的悶騷。要是林偉這畜生,就

算把龜公給睡了也沒什麽奇怪的。反正晚上沒什麽事幹,又見巧兒一臉期待和可

憐的模樣,只好無奈點了點頭。

  「好啊,那我現在就去換衣服了。」

  巧兒歡呼了一聲后就跑了。

  許平看了看自己,身上就一條短褲,確實也不太適合去那種場合,回房間重

新換上一套正規點的衣服。白色的儒生長袍隨風飄著,看起來倒也人模人樣,雪

白而又清雅,以裝B爲目的,拿著先皇的扇子搧了幾下,感覺還不錯。

  照了照銅鏡,鷹目秀眉,堅挺的鼻子和紅潤的嘴,潔白的臉再配上柔順的黑

發,真有那麽點風流書生的味道,更是一個不可多得的花樣美男哪!可惜了,老

子穿越時空以后浪費了這張迷人的臉蛋,要是放在以前的社會,這張臉當鴨子肯

定能成爲頭牌,現在有錢有權,相貌反倒沒那麽重要了,必須以氣質取勝。

  沒一會兒和女扮男裝的巧兒會合,她一身有些蹩腳的青色小褂看起來不倫不

類,但卻是多了一種調皮的可愛,這樣一來立刻從蘿莉變成了正太,應該會引起

那些有龍陽之好的老色狼的興趣。

  許平趁著夜色偷溜了出去,有點緊張的跟著巧兒邁出了古代嫖妓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