啞巴姐妹花

  • 在〈啞巴姐妹花〉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都市色女
啞巴,是個不能說話不能聽話的殘障同胞。他們生活上的缺陷,使他們無法領略到聽覺上的享受,更無法以言語來表達他們所想的,所要說的話,惟有以變化無窮的手語,來表達他們的思想他們的言語。
機緣湊巧,在我四處飄泊,四處流浪的途中,在回高雄的途中,我認識了一位元女啞巴,我雖然認識了她,可是卻不容易溝通,我又不懂手語,只好拿筆和紙,慢慢的寫、慢慢的聊,到最後終於聊出一點眉目,原來她也是高雄人,於是我告訴了她,我回高雄的自的,啞女寫字告訴我。
「如果你不嫌棄寒舍的話,不妨到寒舍小住幾天。」
「方便嗎?我是男的,你是女的,孤男寡女相處一室,旁人會說閒話。」
「不是孤男寡女,我還有一個妹妹,家裏有兩個房間,沒關係。」
「好吧!不過我先聲明,我只住幾天。」
「隨便你要住幾天,你要走,我也不會留你。」
「到高雄,你就帶路吧!」
車行很快地到高雄,一下車她立刻領我到自強路一段她所居住的地方,那是一棟四層樓房式的公寓住宅,她住在三樓,是一間約莫卅五枰左右的房子,裏面陳設的裝璜,並不是挺豪華氣派,但是卻秀致適中,乾淨整潔,不落俗套,可以看得出來,這些擺設是經過一番設計和佈置的。
「不好意思,房間不太好,你隨便坐,不要客氣。」
「那裏,很好,整理的非常乾 。」
「你坐一會兒,我去弄個吃的,想吃什麽?」
「有現成的東西,就弄現成的,不用太麻煩,需要我幫忙嗎?」
「如果有需要的話,我會找你的,你坐著休息好了。」
望著啞女在廚房忙進忙出,不一會已弄好了三菜一湯,唉!我心裏想,如果有一天我真的結婚了,我的太太會不會像她一樣體貼我,關心我呢,我將來是不是和現在一樣四處飄泊,四處流浪呢?
哦,她在叫我吃飯了,望著菜肴,我不由的多看啞女一眼,好手藝,真的是色香味俱全,這一頓飯吃得我幾乎快撐死了,飯後,略做整理,啞女帶我到了她的房間,並為我脫下襪子,問我要不要去沖個涼、洗個澡,等會好睡覺,我想想也好,天氣這
熱,沖個涼,會比較舒服一點,於是我走進浴室,拿起蓮蓬頭,簡簡單單沖洗完畢,出來之後我告訴她。
「我想睡個覺,你這裏方便嗎?」
「可以,我不會吵你,你慢慢的睡吧。」
棉被一拉,閉上眼睛,就這樣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睡到一半,朦朧中,我感覺似乎有人在摸我的臉,摸我的胸膛,摸得我癢癢的,張開眼睛,原來是她,她也躺在我的旁邊,感覺上她身上沒有穿衣服。果然我用一摸,真的沒穿衣服,我想說話,可是她又聽不見算了,此時真的是無聲勝有聲。
啞女兩眼一眨也不眨看著我,似乎想把我的心事看穿,我笑一笑,拍拍她的肩膀,拍拍她的臉,聳聳肩,裝出沒什麽事,無所謂的樣子,啞女此時卻趁勢倒入我的懷裏,手還在我面前比東比西,比的我眼花撩亂,一頭霧水,搞不清楚,她到底是什幹意思。
最後,她比了一個右手食指穿過右拳,來回的伸入,哦!我才恍然大悟,原來她是想和我打炮,我懂了,這就是為什麽要帶我回她家的用意,原來她也是要和我做那種男人和女人的事為什麽會如此呢?我心裏不禁想道......
「反正我也不虧什麽,頂多住個幾天就走了。」
想著想著,冷不防啞女的嘴突然印上了我的嘴,丁香暗渡,我和她真的是親的嘖嘖有聲,她的胴體磨擦著我的身體,燎起陣陣的原始本能。
我的大雞巴也在這個時候,脹了起來,我的雙手更是不閑 ,一隻手愛撫著她的乳房,撥弄著她的高起的乳頭,另一隻則一邊細數她的陰毛,一邊又扣弄著女人最敏感的部位陰蒂。
啞女的經驗似乎也不差,用手做成管狀,上下套弄著我的大雞巴,我還是速戰速決吧,於是我比了個手勢,要她躺下,比了個好半天,她似乎弄不
楚該用什麽姿勢,乾脆我一把推倒她,提著大雞巴,毫不留情直入她的穴。
插呀、幹呀,我要弄死入死這個不會說話的浪女人,幹死她,啞女被我幹的很爽的樣子,不停的猛搖頭,雙手緊緊地抱著我的屁股,臀部更不停地上下搖擺,入的我舒服透了,啞女也不知在叫什麽,只聽得.......
「哦...呀....哦....呀....哦....呀....。」
我也不管啞女聽不聽得懂我舒服時呻吟的叫聲,舒服自然就會叫出來。
「哦...小浪貨....哦....你真騷....哦....呀....哦....呀....。」
「我插死你這個小穴,我要幹死你,好啞巴....哦......哦....我快 了....啊....我了......。」
從開始入穴到我
精,整個過程是狠、猛、快,可是只有短短的六分鐘,這次的插穴,可以說是有史以來最快的一次,啞女一直是那麽的善解人意,體貼入微,拿了衛生紙,將我軟軟的
巴,上上下下,前前後後,從頭至尾擦了個乾淨,又再比手語,我還是不懂,最後還是讓她自己來吧,只見啞女扶住我軟綿綿的雞巴,一 含了下去。
哇!她嘴上的功夫,可是高人一等,吸、吮、咬、含、套。樣樣都來,弄得我的雞巴又恢復生機,也因為啞女口的潤滑,我的大雞巴一跳一跳的,在她的小嘴裏蹦蹦跳跳,使得啞女的臉上露出一股欽佩又讚美的表情。
她也不管我的反應,站起來一屁股就往我的大雞巴上坐,滋....哦....。
「呀....哦....呀....哦....呀....哦....。」
「你真浪,好吧我給你玩...哦....。」

液態威而鋼哪裡買 印度水果味果凍威而鋼多少錢 https://www.5mg.tw
「哦....呀....哦....呀....哦....。」
她拿起我的手,要我抓她的乳房,為了滿足她,我當然是很大力的抓。
「呀....呀....哦....嗯....呀...。」
「好美...你的穴好棒....你真會玩....哦....」
「啊....呀....哦....呀....叮....。」
「你快 了吧....哼...對趕快動....大力的轉....。」
啞女在一陣高速的運轉之下, 了,哈哈她 了,軟軟的趴下來,不住的喘氣。
這下該我再次上場了,我該用什麽姿勢呢?對用側交的方式,於是我幫啞女擺好姿勢,大雞巴斜斜直直剌入啞女的浪穴裏,'雙手提著她的右腳,我不知道我這到底是什麽姿勢,半跪不跪的,所幸大雞巴抽送不必費很大的力氣,在這個時候,在我的第六感裏,天似乎快黑了


咦,門口突然有一聲輕響,我想我大概知道是誰,我也不問啞女,她那個時侯怎麽回答我,她只有享受挨插的樂趣,接受大雞巴摧殘。
「呀....哦....呀....哼....。」
「小浪穴!你的穴夾累我的雞巴,好舒服呀!哦....哦....。」
「呀....呀....哼....嗯....啊....。」
我知道時間不能拖太久,天已黑了,於是我提起神威,狠狠的幹,狠狠的插,一下又一下根根入底,啞女突然以手抓住我臂膀。
「啊....呀....啊....呀....。」
「好穴....美死我了....啊....啊...美死我了....啊....。」
我和啞女同時雙雙 身,我也不理啞女等一下還要幹什麽,但我猜想那一定是
上的事,我先好好的休息睡一覺再說,念畢,我倒頭就睡,心中也盤算著,今晚該如何去引誘另一個啞女。
當我昏沈沈的醒來,啞女和她妹姝,已分別坐在我床邊,啞女遞上紙條。
「起床,我們一塊去吃飯。」
我望旁邊的小啞女,約莫十八左右,長得甜甜的,原來她就是傍 時分的偷窺者,好極了!好極了,晚上大家一起來,看我不插死你們兩姐妹才怪。
因為補充睡覺後,我的體力各方面都顯得相當的充沛。
小啞女滋牙裂嘴的對我笑一笑,接著跟啞女又比手劃腳的不知談什麽。啞女似乎有心討好我,又是燉雞,又是豬肝,給我好好的補一補,好讓我晚上大開殺戒,狠狠的入她們姐妹兩,讓她們姐妹兩知道我的厲害,哈...
哈...心想著嘴上不知不覺中露出了笑意,是那得意的笑容。
「哈....哈....一箭雙雕。」
「這輩子活了這麽久從來想都沒想過,會同時和兩個女人做愛,樂歪我了。」
用完了
飯,啞女姐妹兩便請我去客廳休息,又泡了杯咖啡,哈好騷穴,大概是晚上不想讓我睡覺,存心設計我,和我豁上了不管了,剛吃飽先消化消化,有了戰備存糧才可以持久不敗,才不會犯兵家大忌,就這樣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走進了自己的房間,等待著她們姐妹兩的來臨。
俗語說「等久了就是你的。」,終於有人推開門走了進來,鞋子一放,衣服一脫,一頭鑽進了棉被裏,我搞不清楚,她是怎麽同事,既然她們策略是一個一個來,那我也一個個殺,殺得她們臣服於我的大雞巴。
我也走到床邊,並掀開棉被,欣賞那誘人的胴體,只看到小女孩全身精光,眼睛閉著,我的手一摸到她的身體,她有如觸電的抖了起來,呼吸急促,如同等待著什麽似的。
我慢慢的游走,周遊天下,我低下頭去,輕輕咬著她的乳頭,少女的胴體,的確不同於成熟的女人,有彈性,有一股少女的幽香,另一邊則扣弄著她那只長有幾根毛的陰戶。
我用手指先進去探路,只進去一點點便被阻擋,哈,是個原裝貨還沒有被開過封條,心中不禁樂道....。
「這可是千載難逢,好極了,好極了。」
我連忙迅速地脫掉衣服,雞巴早在那待命而發,再略一扣弄她的小穴,淫水已有如黃河氾濫般的流濕了床單,此時不上更待何時,於是我將大雞巴頭慢慢插進了去,我心又想....。
「她早痛晚痛還是要痛,硬上再看情形。」
我一挺腰,一送力,大雞巴便進了一半多,我立刻感覺到那種雞巴被夾緊的滋味,但是她呢?
「啊....啊....啊....」
小啞女雙手猛推我的身體,眼角也淌下幾滴淚水,看到這種情形,我立刻停止動作,並吻她的嘴,直到她用手比叫我才又將殘餘露在外面一截的大雞巴完全插入,可是我又馬上停下來關看她的動靜。
一看她不再推我,我又開始進行我的工作,繼續抽插,力量不敢太大,只是輕出淺入,讓她適應這根大雞巴,如此的抽插,大概已經有二百下左右,小啞女開始叫了,她的叫聲幾乎跟她姐姐一模一樣。
「呀....呀....哦....呀....哦....」

果凍威而鋼,印度原裝進口,速效威而鋼,犀利士,威而鋼,必利吉,萬艾可,犀利士5mg,威而柔,樂威壯,持久延時噴劑,必利勁,威格拉 - ( Line: avseo99 )
突然,她姐姐進來了,赤裸上身,我們才剛剛開始進入狀況,她就前來助陣,只見她走到小啞女身旁,輕扣著妹妹的乳頭,以增加她妹妹的快感和淫興。
「呀....呀....哦....呀....哦....」
我依然不管她們聽不聽得到我的叫聲,繼續我的慘叫。
「哦...你妹妹的穴真緊....哦....好小穴....大聲的叫....扭動你的屁股....哦....。」
一陣陣,一股股的熟浪立刻侵襲著我的大雞巴,小啞女
了,我抽出大雞巴,大雞巴整根紅紅的,又帶著如液體般的精水,大啞女一看,飛忙的立刻把我的大雞巴擦拭乾淨,並用嘴舔我的蛋蛋,我的雞巴頭,乃至送進她的嘴裏。
姐妹輪番上陣,薑是老的辣,大啞女深得個中滋味,懂得如何做好安排前奏曲,此時,我不能再存有憐香惜玉之心,能擺平她們姐妹兩,我想唯一的方法,就是讓她們多 幾次身子。
於是我立刻推倒大啞女,大雞巴駕輕就熟的滋一聲進去了,我要給她來狠的,小啞女似乎知道我的心思,低頭去吸吮著大啞女的乳頭,哈,這個厲害,三路進兵,非弄得你丟盔棄甲。
「呀....嗯....嗯....哦....啊....。」
「小浪穴美嗎?大雞巴幹的你可舒服?」
「呀....呀....嗯....哼....哼....呀....。」
「哦....小騷穴我會幹死你!哦....哦....。」
「呀....嗯....哼....哼....嗯....。」
我的大雞巴對大啞女的小穴,可真是絲毫不留情,一下又一下的狠入一次又一次的根根到底,弄得她分不清是過癮的叫,還是....其他的叫聲。
「呀....呀....哼....嗯....嗯....。」
大啞女的速度突然加速,她的雙手狠狠的抓住了我的頭髮,她也差不多了。
「啊....哦....哦....啊....啊....。」
「哦!小浪穴....哦....大雞巴美嗎?哦....。」
「小騷穴快扭動!啊....我要 了....啊....。」
一陣爽的感覺,刺激了我全身的神經,哦....好爽,啞女姐妹兩一看我好不容易 了,不由分說各自親了一個,嘿嘿嘿,最難消受美人恩,沒有付出那會有代價,對不對?
在略事休息休息之後,啞女姐妹兩早已在那兒相互的扣弄著,姐姐用嘴舔著妹妹的小穴,我從沒看過現場的兩女磨鏡,因此我好生仔仔細細的看了又看,研究又研究,原來也不過是如此而已。
看著她們姐妹兩的親熱動作,我也閒不住了,伸著手在大啞女的穴裏扣弄,先是一根指頭,接著二根指頭學著大雞巴的抽插,在她的小穴裏來回的進出,弄得我滿手都是淫水,小啞女也因為被姐姐舔的美死了,
中也叫出聲音。
「呀....哦....呀....呀....哦....。」
「嗯....嗯....哦....呀....嗯....。」
我的大雞巴早己脹得幾乎快痛死了,於是我站起來,雙手分開大啞女的陰戶,把她的屁股再抬高一點,大雞巴又進去穴裏去游泳了,而大啞女依然繼續做她的動作,舔著小啞女的小穴。
「呀....哦....哦....呀....哦....。」
「哦....嗯....哦....嗯....哦....。」
「好浪貨動你的屁股,哦!好騷穴。」
「嗯....哦....嗯....嗯....。」
由於我時常看錄影帶,在插大啞女的時侯,我想到了一個姿勢,於是我叫大啞女停止動作,叫她們姐妹兩站起來面對面,我躺了下去,大啞女的確是此道高手,一看我躺下來,便知道該怎麽做。
她便叫小啞女坐上我的大雞巴,自己則將她的陰戶對準我的嘴,小啞女分開小穴,一屁股坐了下去,我感到一陣大雞巴被夾緊的感覺,到底是剛開苞的穴,又緊又有彈性,夾得我大雞巴實在是美極了。
大啞女則屁股微翹,讓她整個陰戶呈現在我的眼前,雙手玩著她妹的乳房,哦,不!應該是應該是啞女姐妹彼此相互的玩弄對方的乳房。
小啞女由於是初經人道,不太會套弄大雞巴,讓大雞巴不時的溜出來,凡事總是要學,慢慢地她已曉得如何套弄,雖然不盡理想,但大雞巴不會再跑出來。我則伸出舌頭,舔著大啞女的小穴,舔著她敏感的陰蒂,分不清楚她們姐妹倆,到底是誰叫的比較浪,比較慘,因為我同時必須對付兩個騷穴,只能用耳朵去享受這種視覺上的享受。
「哦....哦....呀....哦....哦....。」
姐 兩人的淫水,泊泊的流,流得滿嘴,流得大雞巴整個都是。
「呀....哦....呀....哦....嗯....嗯....呀....嗯....哼....。」
在我的感覺上,小啞女上下套弄大雞巴的速度加快了,我也略略提起臀部,偶爾往上頂一下,頂一下,嘴巴、牙齒、舌頭,更是盡力的舔大啞女的浪穴。
「啊....啊....哦....哦....啊....啊。」
小啞女的動作停止,莫非她又 了,管她的,繼續我的動作,小啞女拿了毛巾,把我的雞巴擦了乾淨,又送上小嘴,學著她姐姐的動作,含、吸、吮、咬弄著我的大雞巴。
不知怎麽回事,大啞女突然推開小啞女,趴下身子,換她來套弄我的大雞巴,只見她大屁股不時的搖動,我更是加強我的舌功,雙手按住她的白白嫩嫩的的屁股,舌頭一陣攪、舔、翻、咬、拉。哈哈哈....大啞女也
了,弄得滿臉都是水,咦!屁股還在搖可真浪啊!
啞女姐妹先後
了身子之後,大啞女拿了另一條毛巾,把我臉洗了一把,並豎起大姆指稱讚,不客氣,我從十八歲開始在女人堆中打滾,多少也學得一些基本功夫,只是沒親身經歷這種陣仗而已,哼!
我叫她兩姐妹並排躺著,雙腳打開約一百四十五度,首先我該從那個開始呢?望著跨下硬挺的大雞巴。
好吧。從小的開始吧。
稍為移動身子,雞巴看准了小啞女的陰戶滋一聲,便進去向花心報到,大啞女可能以為我會先幹她,好生失望,只好先用手代替雞巴,自我安慰一番,我一邊抽插著小啞女,一邊欣賞著大啞女的自慰,這下可以說,什麽都有了。
「呀....呀....哼....呀....哼....。」
「嗯......幹死你們的小穴,插翻你們的浪穴....哦。」
「呀....啊....哼....哦....嗯....哦....哦....。」
換人我叫道,立刻抽出雞巴,插入大啞女的浪穴。
「呀....哼....哼....啊....。」
「你的穴夾的我好舒服,哦......。」
此時的小啞女,因為突然穴裏中空,還沒過足大雞巴的癮,只得學姐姐自己來那麽一下。
「呀....呀....哼....哦....哦....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