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着姨夫操姨妈

  • 在〈背着姨夫操姨妈〉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家族亂倫

  今天是爸爸的生日,我照例回农村老家给爸爸庆生。由于我,哥哥,姨妈,姨夫离家远不能回家,只能住下。在农村只有一铺大炕,热炕头是爸爸的专利,但爸爸睡觉打呼噜特别响,所以每次我都住炕稍。客人9点多才走完,收拾完已经快11点了,大家准备睡觉,从炕头依次是:爸爸,妈妈,哥哥,姨夫,姨妈和我。

 

   由于白天都很累,所以躺下后很快就睡着了。睡梦中感觉有人拉我的手,我的手好像摸到软绵绵东西——乳房,说实话真的很累,迷迷糊糊的我以为是在家中挨着老婆睡觉,所以不自禁的把手抚在乳房上,并大力的柔了几下,同时把头向前一探,用嘴亲了耳朵一下,然后又睡着了。睡梦中老婆背对着我,把手伸到背后握住了我的鸡吧,并轻轻的套弄着,忽然我感觉有点儿不对,老婆的手没有这么柔软,我激灵一下醒了,定神向四周看了看,屋里不是很黑,阿姨和姨夫都背对着我,由于姨夫身材魁梧,那边情况看不清楚。这时我的鸡鸡又被轻轻的动了一下,使我彻底清醒了,啊,老天,阿姨正背对着我,同时把手伸到背后握住我的鸡吧,我的鸡吧已经青荕暴涨马眼流出丝丝粘液,而我的手正握住阿姨的乳房,拇指大的乳头被我夹在中指和食指中间,早已变的硬硬的。阿姨的内裤和裤衩不知什么时候被脱到膝盖处,丰满的臀部撅着正对着我的鸡吧,太不可思议了,我定了定神

但并没把手从阿姨的乳房上收回,不自禁的借着屋里微弱的光线端详起阿姨。阿姨半裸着身体,虽然已经40多岁,但身材很好,虽然有些发胖,但更有成熟女人的韵味,丰乳肥臀,正是我喜欢的类型。阿姨的呼吸略有些急但还算平稳,这时阿姨的手又轻轻的动了一下,感觉比刚才的握力更紧了,我也轻轻的颤抖了一下,不知觉的向前挪了挪身体,我感觉龟头已经碰到阿姨的屁股沟,但我又马上停了下来,因为她是我的亲姨妈,是一个受人尊敬的老师,在我的眼里她是端庄文雅又不失高贵,我怎么能和自己的亲姨妈发生性关系。但是我毕竟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现在已经性欲高涨,尤其姨妈——一个女人用柔软的小手握住我的鸡吧,正对着她自己撅过来的屁股,太淫荡,太刺激了。最终,性欲战胜了理智,现在就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夜深人静幹他们该幹的事情。这真是——鸡吧是根棍儿,硬起来不管差辈儿不差辈儿。

 

 

我又仔细观察一下周围的情况,阿姨不知真睡还是假睡,姨夫背对着我们,好像睡的很香,并且他高大的身躯将这边淫糜风景隔开,正好方便我操阿姨–他的媳妇。姨夫那边只能听见爸爸震天的呼噜声,,即使有些声响别人也听不见,真是天助我也。

 

 

我向前又挪了挪准备实施下一步动作,但很轻,因为我要让事情按原来的方向发展,也就是我不是故意侵犯姨妈,这一切都是偶然或是天意。姨妈撩人的睡姿使得我那粗硕的鸡巴亢奋得高耸挺立,恨不得立刻插进姨妈的肥穴嫩逼,但我必须忍耐,我轻轻爱抚姨妈那赤裸的胴体,从姨妈身上散发出阵阵的肉香、淡淡的汗香,抚摸她的秀发、嫩软的小耳、桃红的粉额,双手放肆的轻撩,游移在姨妈那对白嫩高挺、丰硕柔软的浑圆大乳房上,并揉捏着像红豆般细小可爱的乳头,不久敏感的乳头变得更加膨胀突起,姨妈的呼吸也急促起来,我把手慢慢的摸向姨妈的阴部,乌黑浓密、茂盛如林的三角地带高高的隆起下边,就是我的目的地。我用中指轻触阴蒂,姨妈身体轻轻的一震,我又向下边探索,姨妈的大腿根部非常湿滑,显然是姨妈的淫水泛滥,已经流到大腿。我用手指蘸一些淫水闻了闻

,一股女人特有的腥臊味儿使我更加兴奋,我把手上的淫水轻轻的抹在阿姨的鼻子边,因为我知道这种气味对她同样刺激。

 

 

我觉得差不多了,于是,我把身体贴近姨妈,用我前胸紧紧地压在姨妈柔滑的后背,下边把龟头顶在姨妈的屄门口,不过我要姨妈握着鸡吧的手保持原样,因为这就是我不是故意侵犯姨妈证据,同时,我故意加大手上的力度,以便使姨妈醒来。果然,姨妈身体动了一下,握着鸡吧的手一顿,但并没有马上抽走,因为她还不是很清醒,姨妈把头转了转,看看周围的情景,像是明白了一切,握着鸡吧的手一松,想要抽回。此时我早已准备好,在姨妈把手抽走的同时屁股往前一顶,少半根粗大的鸡吧顺势插进姨妈早已湿滑的屄里,同时,我嘴里像是梦魇般说:“晓辉(我媳妇的名字)”。我感觉姨妈的身体在我插进去的同时一抖,便僵在那里,我轻轻的柔了柔饱满的乳房,把头靠在姨妈的耳朵边,轻柔的说:“肏进去了”。

 

 姨妈并没有什么反应,大约过了十几秒钟,我想这短短的时间里姨妈也一定进行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一是这种亂倫太意外了,她不想发生,尤其是教书育人的她;另外,还有这么多人,更可怕的是旁边睡着自己的丈夫;二者自己已是情慾高涨,淫靡之气充斥鼻孔,腥臊味儿让自己骨软筋酥,更何况鸡吧已经插进自己的屄里,自己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他的硬度和粗壮,亂倫是自己平时所不耻的行为,而此时更刺激性欲,一想到这里,姨妈立刻有一股羞耻感产生,但身体却不受自己的控制,轻轻的颤栗,阴道有节奏的收缩着,差点儿达到高潮。这一切全在我的意料之中,尤其姨妈阴道有节奏的收缩更说明她的情慾已经快要冲垮理智的大堤。我想一不做,二不休,我要让姨妈彻底摆脱矛盾,身体又向前挺一下,“噗滋”一声,大半根根鸡吧便操进姨妈的肥屄里。姨妈不自觉的啊了一声,幸好她及时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声音不是很大。但糟糕的是姨夫身体也轻轻的一震,像是被惊醒了。

  姨妈好像也发现了,我和姨妈都一动不动,好在姨夫又恢复了平静的呼吸,还伴随着断续的鼾声,我听见姨妈轻轻的出了一口气,太惊险了,也太刺激了,这才叫真正的偷情。但是姨妈由于刚才的事情像是要打退堂鼓,她把我盖在乳房上的手抬起要推到身后。我有些紧张,我不能前功尽弃,我假意被惊醒,迷迷糊糊的说:“晓辉,不—–啊”我假意被惊呆,姨妈也没有想到我突然醒来,并发现这糟糕的一幕,也症在那里,我们谁也不动,因为场面太尴尬了。我们的下体连在一起,外甥的鸡吧插在亲姨的屄里,这是常人所不敢想的,片刻之后,姨妈害羞的用手捂住脸,身体向前挪了挪,像是要脱离我的鸡吧(而我却的目的就是把事情挑明,让姨妈没有退路,反正她不会大喊,这我有把握),就在姨妈想逃离的同时我用双手抱住姨妈,屁股向前一顶,,“噗滋”一声,大半根根鸡吧便重新操进姨妈的肥屄里,我在姨妈耳边轻轻的说:“已经这样了,我,我控制不了了,好姨妈—-让我—-操你吧”。我知道女人到这时候很容易妥协,听天由命,更何况正值虎狼年华。姨妈轻轻的叹了口气,不在挣扎,向我这边靠了靠,算是默许,还把手伸到背后放在我的屁股上不轻不重的拧了一下。

  我目的达到,喜出望外,。我又观察一下情况,一切正常,于是身子一停,把整根鸡吧操进姨妈的银屄,姨妈的阴道很紧,我明显感觉龟头顶在姨妈的子宫口,激发的欲火使她那子宫如获至宝,嫩肉一张一合的吸吮着龟头,我的大鸡巴被姨妈又窄又紧的小阴道夹得舒畅无比,由于不敢弄出大的声音,我改用旋磨方式扭动臀部,使鸡巴在姨妈肥穴嫩逼里回旋。

 

 姨妈也消除顾虑,尽情享受外甥的奸淫,手紧紧地抓住被角,头伏在枕头上,以便堵住嘴,鼻孔发出微弱的呻吟.

  我在姨妈耳边轻声说:“姨妈,外甥的鸡吧怎麼样?被外甥操舒服吗?”姨妈不说话,只是呻吟声更大了。

  我把手伸到前面揉捏姨妈的阴蒂,又把中指抠进姨妈的屄里,可能这下刺激太大了,姨妈的屄强烈的收缩起来,两腿伸直,我的鸡吧被姨妈夹的有些疼,但很舒服,一股阴精直喷我的龟头,姨妈这么快就高潮了。

 

 在自己的姨夫面前把亲姨被幹到高潮,亲姨用滚烫的阴精喷淋亲外甥的龟头,太过瘾了,一想到这里,强烈的快感经脊柱直冲脑门,我也精关一松,渲洩而出,阳精直接射进姨妈子宫里。

背着姨夫操姨妈1(描写精彩,细腻,逼真的乱文) 

 

 

   今天是爸爸的生日,我照例回农村老家给爸爸庆生。由于我,哥哥,姨妈,姨夫离家远不能回家,只能住下。在农村只有一铺大炕,热炕头是爸爸的专利,但爸爸睡觉打呼噜特别响,所以每次我都住炕稍。客人9点多才走完,收拾完已经快11点了,大家准备睡觉,从炕头依次是:爸爸,妈妈,哥哥,姨夫,姨妈和我。

 

男性勃起困難,硬度不夠,半途軟掉,早洩秒射,半顆解決你的困擾 - 印度超級犀利士

   由于白天都很累,所以躺下后很快就睡着了。睡梦中感觉有人拉我的手,我的手好像摸到软绵绵东西——乳房,说实话真的很累,迷迷糊糊的我以为是在家中挨着老婆睡觉,所以不自禁的把手抚在乳房上,并大力的柔了几下,同时把头向前一探,用嘴亲了耳朵一下,然后又睡着了。睡梦中老婆背对着我,把手伸到背后握住了我的鸡吧,并轻轻的套弄着,忽然我感觉有点儿不对,老婆的手没有这么柔软,我激灵一下醒了,定神向四周看了看,屋里不是很黑,阿姨和姨夫都背对着我,由于姨夫身材魁梧,那边情况看不清楚。这时我的鸡鸡又被轻轻的动了一下,使我彻底清醒了,啊,老天,阿姨正背对着我,同时把手伸到背后握住我的鸡吧,我的鸡吧已经青荕暴涨马眼流出丝丝粘液,而我的手正握住阿姨的乳房,拇指大的乳头被我夹在中指和食指中间,早已变的硬硬的。阿姨的内裤和裤衩不知什么时候被脱到膝盖处,丰满的臀部撅着正对着我的鸡吧,太不可思议了,我定了定神

但并没把手从阿姨的乳房上收回,不自禁的借着屋里微弱的光线端详起阿姨。阿姨半裸着身体,虽然已经40多岁,但身材很好,虽然有些发胖,但更有成熟女人的韵味,丰乳肥臀,正是我喜欢的类型。阿姨的呼吸略有些急但还算平稳,这时阿姨的手又轻轻的动了一下,感觉比刚才的握力更紧了,我也轻轻的颤抖了一下,不知觉的向前挪了挪身体,我感觉龟头已经碰到阿姨的屁股沟,但我又马上停了下来,因为她是我的亲姨妈,是一个受人尊敬的老师,在我的眼里她是端庄文雅又不失高贵,我怎么能和自己的亲姨妈发生性关系。但是我毕竟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现在已经性欲高涨,尤其姨妈——一个女人用柔软的小手握住我的鸡吧,正对着她自己撅过来的屁股,太淫荡,太刺激了。最终,性欲战胜了理智,现在就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夜深人静幹他们该幹的事情。这真是——鸡吧是根棍儿,硬起来不管差辈儿不差辈儿。

 

 

我又仔细观察一下周围的情况,阿姨不知真睡还是假睡,姨夫背对着我们,好像睡的很香,并且他高大的身躯将这边淫糜风景隔开,正好方便我操阿姨–他的媳妇。姨夫那边只能听见爸爸震天的呼噜声,,即使有些声响别人也听不见,真是天助我也。

 

 

我向前又挪了挪准备实施下一步动作,但很轻,因为我要让事情按原来的方向发展,也就是我不是故意侵犯姨妈,这一切都是偶然或是天意。姨妈撩人的睡姿使得我那粗硕的鸡巴亢奋得高耸挺立,恨不得立刻插进姨妈的肥穴嫩逼,但我必须忍耐,我轻轻爱抚姨妈那赤裸的胴体,从姨妈身上散发出阵阵的肉香、淡淡的汗香,抚摸她的秀发、嫩软的小耳、桃红的粉额,双手放肆的轻撩,游移在姨妈那对白嫩高挺、丰硕柔软的浑圆大乳房上,并揉捏着像红豆般细小可爱的乳头,不久敏感的乳头变得更加膨胀突起,姨妈的呼吸也急促起来,我把手慢慢的摸向姨妈的阴部,乌黑浓密、茂盛如林的三角地带高高的隆起下边,就是我的目的地。我用中指轻触阴蒂,姨妈身体轻轻的一震,我又向下边探索,姨妈的大腿根部非常湿滑,显然是姨妈的淫水泛滥,已经流到大腿。我用手指蘸一些淫水闻了闻

,一股女人特有的腥臊味儿使我更加兴奋,我把手上的淫水轻轻的抹在阿姨的鼻子边,因为我知道这种气味对她同样刺激。

 

 

我觉得差不多了,于是,我把身体贴近姨妈,用我前胸紧紧地压在姨妈柔滑的后背,下边把龟头顶在姨妈的屄门口,不过我要姨妈握着鸡吧的手保持原样,因为这就是我不是故意侵犯姨妈证据,同时,我故意加大手上的力度,以便使姨妈醒来。果然,姨妈身体动了一下,握着鸡吧的手一顿,但并没有马上抽走,因为她还不是很清醒,姨妈把头转了转,看看周围的情景,像是明白了一切,握着鸡吧的手一松,想要抽回。此时我早已准备好,在姨妈把手抽走的同时屁股往前一顶,少半根粗大的鸡吧顺势插进姨妈早已湿滑的屄里,同时,我嘴里像是梦魇般说:“晓辉(我媳妇的名字)”。我感觉姨妈的身体在我插进去的同时一抖,便僵在那里,我轻轻的柔了柔饱满的乳房,把头靠在姨妈的耳朵边,轻柔的说:“肏进去了”。

 

 姨妈并没有什么反应,大约过了十几秒钟,我想这短短的时间里姨妈也一定进行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一是这种亂倫太意外了,她不想发生,尤其是教书育人的她;另外,还有这么多人,更可怕的是旁边睡着自己的丈夫;二者自己已是情慾高涨,淫靡之气充斥鼻孔,腥臊味儿让自己骨软筋酥,更何况鸡吧已经插进自己的屄里,自己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他的硬度和粗壮,亂倫是自己平时所不耻的行为,而此时更刺激性欲,一想到这里,姨妈立刻有一股羞耻感产生,但身体却不受自己的控制,轻轻的颤栗,阴道有节奏的收缩着,差点儿达到高潮。这一切全在我的意料之中,尤其姨妈阴道有节奏的收缩更说明她的情慾已经快要冲垮理智的大堤。我想一不做,二不休,我要让姨妈彻底摆脱矛盾,身体又向前挺一下,“噗滋”一声,大半根根鸡吧便操进姨妈的肥屄里。姨妈不自觉的啊了一声,幸好她及时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声音不是很大。但糟糕的是姨夫身体也轻轻的一震,像是被惊醒了。

  姨妈好像也发现了,我和姨妈都一动不动,好在姨夫又恢复了平静的呼吸,还伴随着断续的鼾声,我听见姨妈轻轻的出了一口气,太惊险了,也太刺激了,这才叫真正的偷情。但是姨妈由于刚才的事情像是要打退堂鼓,她把我盖在乳房上的手抬起要推到身后。我有些紧张,我不能前功尽弃,我假意被惊醒,迷迷糊糊的说:“晓辉,不—–啊”我假意被惊呆,姨妈也没有想到我突然醒来,并发现这糟糕的一幕,也症在那里,我们谁也不动,因为场面太尴尬了。我们的下体连在一起,外甥的鸡吧插在亲姨的屄里,这是常人所不敢想的,片刻之后,姨妈害羞的用手捂住脸,身体向前挪了挪,像是要脱离我的鸡吧(而我却的目的就是把事情挑明,让姨妈没有退路,反正她不会大喊,这我有把握),就在姨妈想逃离的同时我用双手抱住姨妈,屁股向前一顶,,“噗滋”一声,大半根根鸡吧便重新操进姨妈的肥屄里,我在姨妈耳边轻轻的说:“已经这样了,我,我控制不了了,好姨妈—-让我—-操你吧”。我知道女人到这时候很容易妥协,听天由命,更何况正值虎狼年华。姨妈轻轻的叹了口气,不在挣扎,向我这边靠了靠,算是默许,还把手伸到背后放在我的屁股上不轻不重的拧了一下。

  我目的达到,喜出望外,。我又观察一下情况,一切正常,于是身子一停,把整根鸡吧操进姨妈的银屄,姨妈的阴道很紧,我明显感觉龟头顶在姨妈的子宫口,激发的欲火使她那子宫如获至宝,嫩肉一张一合的吸吮着龟头,我的大鸡巴被姨妈又窄又紧的小阴道夹得舒畅无比,由于不敢弄出大的声音,我改用旋磨方式扭动臀部,使鸡巴在姨妈肥穴嫩逼里回旋。

 

 姨妈也消除顾虑,尽情享受外甥的奸淫,手紧紧地抓住被角,头伏在枕头上,以便堵住嘴,鼻孔发出微弱的呻吟.

  我在姨妈耳边轻声说:“姨妈,外甥的鸡吧怎麼样?被外甥操舒服吗?”姨妈不说话,只是呻吟声更大了。

  我把手伸到前面揉捏姨妈的阴蒂,又把中指抠进姨妈的屄里,可能这下刺激太大了,姨妈的屄强烈的收缩起来,两腿伸直,我的鸡吧被姨妈夹的有些疼,但很舒服,一股阴精直喷我的龟头,姨妈这么快就高潮了。

要想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