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圖第四集第二章

  • 在〈美人圖第四集第二章〉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家族亂倫
摘要

一陣激烈的金鐵交嗚聲震天響起,伊山近手持利劍,在劍陣中左衝右突,劍
尖寒光閃閃,凌厲刺向每一個劍婢手中長劍,在叮噹聲大作之中,盪開一柄柄刺
來的利劍,將敵方所有攻勢化為無形。

勃起困難,硬度不夠,半途軟掉,早洩
便宜印度壯陽藥-按此進入

第二章傾世之戀

美人圖中,雲霧繚繞,大地一片銀白,恍若白雪鋪於地面。

腳步伸出,也可踢起片片白雪,空氣卻並不寒冷,只因這裡是美人圖中的空

間,自然與外界不同,氣溫冷熱只隨擁有者的心意而定。

潔白大地上,七名美貌劍婢手持利劍,警戒地面對伊山近,將他團團圍住。

伊山近手中握著劍柄,站在劍陣中心,微垂雙目,鼻觀口,口問心,氣勢沉

凝,一讓人有莫測高深之感。

七劍婢凝神面對他半晌,終於漸漸沉不住氣,有幾名美婢劍尖開始微顫起來,

呼吸也變得有些不平穩。

為首的珈穎突然嬌叱一聲,劍光漫天湧起,七柄利劍在空中交織成緊密劍網,

向著伊山近頭頂罩下,在明月映照下,散發出燦爛絢麗的劍光,耀人眼目。

劍網之下,伊山近身形突然疾速晃動,手中長劍閃電般地出鞘刺出,速度快

得讓人看不清楚。

一陣激烈的金鐵交嗚聲震天響起,伊山近手持利劍,在劍陣中左衝右突,劍

尖寒光閃閃,凌厲刺向每一個劍婢手中長劍,在叮噹聲大作之中,盪開一柄柄刺

來的利劍,將敵方所有攻勢化為無形。

這些天裡,他常抽空進入美人圖,與八名未曾被降服的美女交手,從趙飛鳳

那裡偷學到精妙的拳掌功夫,又將七劍婢的劍法記得爛熟,即使閉著眼睛也知道

該怎麼應對。

透過無數次激烈交手,他的劍法大為增進,不僅學會了七劍婢的大部分劍法,

自己也苦心思索,自行創出一些劍招,用以克制她們的招數。

他本來就天資聰慧,又經歷了仙女純潔靈力淬鏈整具身體,現在頭腦清楚,

在武學之道上有著常人難及的天賦,學習劍法進境極速,並能舉一反三,觸類旁

通,比這些只會死練劍招的美婢要強得太多了。

在美人圖中苦練多日之後,他終於劍法大成,現在就是他大展威風的時刻!

劍光漫天,七劍婢同聲嬌叱,奮力挺劍刺出,化成道道光網,將他籠罩在內。

劍風繚繞,將地面雲霧都吹得動盪不定。

伊山近持劍抵擋無窮無盡襲來的劍勢,看清她們的招數,計算她們下一步將

會如何攻擊,陡然厲嘯一聲,身形化為游龍,在劍陣中疾速遊走,長劍如狂龍般

男性勃起困難,硬度不夠,半途軟掉,早洩秒射,半顆解決你的困擾 - 印度超級犀利士

吐出,噹的一聲,擊在珈穎手中利劍的劍身上。

巨大力量從劍身上湧來,震得珈穎手掌酸麻,再也握不住長劍,失口驚呼一

聲,長劍跌落地面。

伊山近張口長笑,聲震玉峰,如龍吟般連綿不絕。掌中長劍毫不停頓地疾速

刺出,化出道道劍影,向著四面八方狂捲而去。

他此時劍法已近爐火純青之境,又熟悉眾美婢組織的劍陣,所有攻擊方式都

爛熟於胸,一劍劍刺出,以攻為守,早已立於不敗之地。

幾名美婢大驚失色,她們組成這劍陣,本來一向是八人的,現在少了一人,

劍陣本身就有著極大的缺陷,更哪堪熟悉這一劍陣的劍法高手突然強襲,看伊山

近劍光閃爍,每一劍都是刺向劍陣最薄弱的部位,讓她們只能抵擋招架,被逼得

步步退後。

伊山近劍勢一起,便再也收不住,如長江大河般狂捲而來,氣勢雄渾,如有

氣吞萬里之象。那些劍婢施盡渾身解數,也漸漸抵擋不住,看著漫天湧來的燦爛

劍光,心中升起恐懼無力的感覺,遞出的劍招更加散亂。

一聲厲嘯響起,伊山近劍光大盛,長劍如龍刺出,轟然擊在眾劍婢劍身之上。

叮噹之聲激烈震響,美婢們紛紛驚慌尖叫,手中長劍失手跌落地面,虎口都被震

得現出血痕。

不過轉眼功夫,她們個個都被震脫了長劍,驚慌對視,惶懼至極。

珈穎最先清醒過來,尖叫著撲向地面去檢長劍,卻被伊山近冷笑飛起一腳,

將她苗條嬌軀踹飛,在空中翻滾飛舞,重重地跌落在潔白地面上。

伊山近在大地上踏出九宮步法,不住地飛速踢出彈腿,將一個個試圖檢劍再

戰的美婢踹飛出去,耳中聽到她們嬌滴滴的慘叫聲,心中大為解恨。

七劍婢橫七豎八地躺在地上,費力地撐起身子,恐懼地看著中央的伊山近,

見他持劍冷笑,一個個都嚇得花容慘淡,想不出這年約十二的少年竟然有如此厲

害本領。

珈穎嘴角帶著一絲血痕,強行按捺住心中恐懼,顫聲道:「小弟弟,大家似

乎有些誤會,有話好說!」

剛才她們人多勢眾,不說什麼誤會就持劍圍攻,一心要取他性命;現在打輸

了,就談起「誤會」,試圖化幹戈為玉帛,伊山近可沒有這麼好糊弄,冷笑著踏

足向前,一閃身站在她的面前。

勃起困難,硬度不夠,做到一半軟掉,早洩秒射 怎麼辦

男性因家庭、人際、事業與經濟的壓力下,造成勃起功能障礙陽痿與早發性射精早洩的比率最高達30%,導致性生活品質下降,影響女友或老婆親密和關係,引發家庭危機,男人,應該重視這個普遍的痛點!印度壯陽持久藥 犀利士,必利吉,果凍威而鋼,萬艾可,樂威壯,威格拉,犀利士5mg,威而柔 原裝進口 https://www.5mg.tw

珈穎驚呼一聲,隨即被他一腳踹倒,乾脆地騎上了她溫軟嬌軀,按住她掙扎

的雙手,抬起手來,正正反反幾個大耳光打下去,打得她眼冒金星,櫻口流血。

伊山近恨她從前口舌惡毒,當眾罵自己是「賣屁股的兔子」,下手毫不容情,

沉重耳光編下,幾乎將她打昏過去。

他坐在少女酥胸上,雙腿緊夾充滿青春活力的嬌軀,想起她跪在趙飛鳳美腿

中間舔弄蜜穴時淫聲浪叫的淫蕩模樣,不由心頭火熱,屁股用力扭動,享受著屁

股下面堅挺乳房的觸感。

以他現在的能力,已經可以輕鬆打倒她們,將之降伏,按在胯下狠幹,讓這

些青春美少女瞭解到男人的厲害,即使是小小男孩也不可輕侮!

雖然降伏她們需要更多的靈力,但他這些天在美人圖中勤奮修練,再加上吸

取了大量處女元陰,靈力早有大幅度增長,支出這些靈力倒還算不得什麼。

不過,他剛幹了那麼多美婢,將她們和她們的主母一起幹得爽暈過去,發洩

得很是暢快,現在的慾望並不是太強烈。

自從進入美人圖,在趙飛鳳面前暴奸了她最心愛的俏婢之後,伊山近就決定

下一個目標就是她,一定要讓她在這些處女美婢面前被自己奸得死去活來丟盡臉

面,然後再當著她的面奸了她這些情人,讓她徹底絕望,作為她作惡多端的懲罰!

想到這裡,伊山近心中大快,也不再折磨珈穎,縱身而起,隨手劃開空間,

縱身穿入虛空中的裂縫,消失在一眾美婢驚慌恐懼的目光之中。

他下一個出現的場景,就在另一座玉峰之上,正是趙飛鳳棲身的地方。

玉峰的山腰處,一道看不見的屏障立在中間,將一對相互深愛的戀人分隔在

屏障兩邊。

一位性感窈窕的美麗女郎,與清純柔美的少女,一絲不掛地赤露著雪白嬌軀,

跪在透明屏障兩邊,相對凝視,眼中都充滿了悲傷與愛戀的情感。

她們跪在雪白大地上,雙手隔著屏障手心相對,彷彿要將自己的心意以此姿

勢傳達到對方心中。

雖然可以在最近距離看到,卻無法碰觸到對方誘人的身體,這對她們來說是

一個極大的折磨,而夜夜無女不歡的趙飛鳳則更是慾火如焚,痛苦不堪。

「那個該死的小賊,如果落到我的手裡,我定要將他一刀刀的割下肉來,喂

www.747.tw

給狗吃!己趙飛鳳眼中現出淚光,咬牙切齒地說道,美目盯緊小碧胸前的艷麗櫻

桃,和柔細絨毛覆蓋的嫩穴,用力嚥下口水。

小碧雖然傷感,可是看到她充滿情慾的目光,還是羞紅了臉,猶豫了一下,

低頭含羞道:「幫主,你要是實在忍不住的話,我可以自摸給你看……」

趙飛鳳精神大振,用力點著秦首,目光灼灼,盯著她雪白纖美的嬌軀不放。

小碧俏臉羞紅,緩緩地將纖纖素手下移,落到潔白酥胸前,開始輕輕地揉弄

起來。

這一辦法,是她這些天看著趙飛鳳被慾火折磨得不堪忍受,才想出來的,猶

豫了好久才向她說出,現在真的當著她的面自摸,心中也頗為羞赧。

但隨著玉掌捏揉,乳房上漸漸傳來快感,讓她嬌軀漸漸酥了,美目中也忍不

住現出嬌柔嫵媚之色,水汪汪的令人心動。

挺拔而富有彈性的少女玉乳顫抖著,散發著青春的活力,在纖手雪掌之中變

幻成各種形狀,看得趙飛鳳美目中神采大盛,瓊鼻間的呼吸也急促起來,酥胸快

速起伏,一對雪白高聳的暴乳上,嫣紅乳頭逐漸充血挺立起來。

小碧在對面已經漸入佳境,顫聲嬌吟著揉弄自己乳房,另一隻手也漸漸伸下

去,摸在美腿中間的嫩穴上,輕揉撫弄,挑逗陰蒂,溫柔得就像情人的手。

她和趙飛鳳在一起交歡也有很長時間,對於女性敏感帶極為瞭解,常用手指

將趙飛鳳幹得淫呼浪叫,醜態百出,興奮狂叫著爽暈過去。

現在她用手指來滿足自己,也頗能收到奇效,很快就弄得嬌軀顫抖,花徑蜜

道也顫抖起來,一滴滴的露珠從嫩穴中向外湧出,染在雪白嬌臀上面。

趙飛鳳跪在潔白地面上,瞪大眼睛仔細欣賞美少女自淫的美妙畫面,一雙掌

慣了生殺大權的玉手也不由自主地放到高聳碩乳和飢渴蜜穴上,興奮地揉弄起來。

她的手法與小碧類似,都是在彼此的瘋狂滿足中逐漸融合而成,算是同一個

流派,就像武林中各個門派都有自己獨有的招數一樣,撫弄下陰時,爽意疾速升

起,頭腦逐漸暈眩。

櫻口微張,趙飛鳳忍不住低低嬌吟,含淚顫聲叫道:「小碧、小碧……哦,

你弄得我好舒服……!」

她修長有力的蔥指在蜜穴處大力磨擦,一邊欣賞著小碧的自淫,在視覺與觸

覺的快感中得到了極大的歡樂。

嬌柔美少女已經倒在了地上,顫聲嬌吟著,興奮地追求著性愛的快感。

她能感覺到情人的目光就落在她一絲不掛的胴體上,這讓她興奮羞慚,卻因

自己的淫賤動作而感覺到背德的快感,美目中湧出熱淚,顫聲嬌吟道:「啊,幫

主,幹死我吧……小碧好下賤、好害羞……可是只要是幫主你要,小碧就……」

她越來越興奮,初破瓜不久的花徑顫抖著,更感覺到裡面的空虛,讓她無法

忍耐,嬌啼一聲,纖美蔥指突然穿入玉門,深深地插入到蜜道之中。

趙飛鳳正含淚欣賞她的淫蕩美態,同時將自己摸得劇爽,突然看到這一幕,

不由嬌軀劇震,頹然摔倒在雪玉地面上,心中如有萬把鋼刀,狠狠地剜刺著她充

滿愛情的已。

從前的小碧,可是絕對不會做出這樣動作的,因為她怕痛。但現在她做了,

只因為她的處女膜,已經被那個可恨的小子用大肉棒刺破了!

趙飛鳳趴在地上,美目中湧出熱淚,櫻唇顫抖,喃喃道:「殺千刀的畜牲…

…我一定要逮到你,活活殺上千刀萬刀,割了你的卵蛋,讓你做個沒卵子的小鬼!」

說是這樣說,但她也知道,自己現在已經成為對方的俘虜,就算憑著高深武

功暫時保住自己的性命和清白,但要想逮住對方凌遲洩憤,還只是在說夢話。

這種感覺讓她絕望,趴在地上默默流淚半晌,終於還是爬起來,含淚自摸,

不捨得放棄這難得的機會,自淫的動作反而更趨激烈用力。

小碧已經陷入到情慾的狂潮之中,絲毫沒有感覺到情人的異狀,還是躺在地

上興奮自摸,淫蕩的嬌柔叫聲響徹整個玉峰。

很快,趙飛鳳的淫叫聲也隨之響了起來。她瞪大美目看著小碧將手指毫無阻

礙地在粉紅嫩穴中插進抽出,心中的痛苦卻化成更強烈的慾望,讓她摸弄乳房和

陰蒂、蜜穴的動作更加狂猛,聲音高亢地尖叫著,彷彿要和情人比賽誰叫得更響

一樣。

在無盡的快感與痛苦折磨之後,兩名美女終於都達到了興奮的高潮,纖指用

力磨擦著,雪白美腿夾緊,她們聲嘶力竭地放聲尖叫,大量灼熱蜜汁從嫩穴中噴

射出來,達到了自淫性愛的高潮。

這一刻,堅強忍耐淚水的趙飛鳳也終於忍不住流下了熱淚,望著玉指深深插

入嫩穴的純潔女孩,泣不成聲,淚水與淫水一齊灑落到潔白如玉的雪峰之上。

人影突然閃過,躺在地上的純情美少女雪白玉體被抬了起來,一根粗大肉棒

從她身後穿入雪股,瘋狂衝向嫩穴,噗嚇一聲,狠狠地插了進去!

美少女痛得大叫一聲,食中二指被肉棒磨擦著,深深地擠入嫩穴裡面,指甲

撞得肉壁劇痛。

以她剛破瓜的小嫩穴,能容納兩根手指已經不容易,更哪堪再加上這麼一根

大肉棒,脹得她俏臉通紅,卻別有一股強烈至極的滿足感湧上心頭,讓她嬌軀劇

震,蜜道快速痙攣著,噴射出更多的蜜汁,染滿玉指和巨棒。

純潔的少女美目迷離,顫聲淫叫著,玉體不由自主地劇烈顫抖,達到了新一

輪的高潮。

加上了男人肉棒,這種奇妙的快感更為強烈,比剛才還要爽得多。

在對面,趙飛鳳已經悲憤地尖叫起來,跪在地上面對這樣悲慘的場面,拚命

拍打著透明屏障,玉掌都被拍得血紅。

可是她無論怎麼悲憤絕望,都不能穿透這層厚厚的障壁,只能眼睜睜地看著

那俊美男孩突然出現,突然抱起小碧將肉棒從後面插入,每一個細節都看得清清

鬼鬼,甚至連肉棒插入嫩穴時的噗啡聲都傳入耳中,讓她心碎腸斷。

奇異的是,這樣的場景更刺激了她的情慾,讓她的處女蜜道加速痙攣,在她

悲憤絕望的尖叫聲中,噴射出更多的蜜汁,將大腿下面的地面噴得一片狼籍。

「潮吹美女啊,啊啊啊啊……」伊山近抱緊美少女,興奮地看著她的情人潮

吹,被美少女痙攣抽搐的蜜道夾得肉棒劇爽,六神無主地快樂大叫起來。

小碧雪白纖美的嬌軀一陣陣地劇顫,一絲不掛地躺在他的懷中,在高潮中享

受了許久,才漸漸醒過神來,看著對面的戀人,羞愧至極,放聲哭泣。

伊山近還沒有爽夠,將她推倒在禁制屏障之前,讓她趴跪在地上,高高聳起

雪白圓潤的玉臀,粗大肉棒從後面插進去,快樂地大幹起來。

她的花徑緊窄至極,裡面灼熱濕潤,緊緊套住肉棒,肉壁快速磨擦肉棒表面,

讓伊山近爽得從心裡都要笑出來。

趙飛鳳從兩次高潮中逐漸恢復過來,睜開迷茫淚眼,看到心愛的少女趴在地

上,像條小狗一樣被男人從後面狠幹,不由心如刀絞,奮力拍打著透明屏障,指

著伊山近放聲大罵,幾乎要痛苦得吐出血來。

伊山近被她罵得很不高興,可是看到這幹慣了壞事的美女如此痛苦,又更加

興奮,於是變本加厲,在她面前大幹小碧,爽得大呼小叫,更刺激得趙飛鳳美目

充血,幾近瘋狂。

茫茫大地上,美麗少女被男孩翻來覆去,用各種姿勢狠幹,爽得哭泣尖叫,

羞赧無地,雪峰上響遍了少女的哭喊、女郎的咒罵和男孩爽翻的大叫之聲。

不知幹了多久,伊山近也爽得差不多了,將小碧翻過身來,讓她重新變成小

狗趴地姿勢,抓住她高聳的雪臀纖腰,粗大肉棒在嫩穴中狂猛抽插,幹得淫水四

濺。

小碧趴在透明屏障上面,伸手與趙飛鳳虛握,臉貼屏障顫聲哭泣著,與對面

的趙飛鳳哭成一片。

趙飛鳳也將臉貼在透明屏障上,看著小碧的淚眼,心如刀絞,卻只能眼睜睜

地看著粗大肉棒在她嫩穴中大肆狂幹,痛苦得幾欲死去。

這一對真心相愛的戀人,雖然離得這麼近,卻如咫尺天涯一般,情景感人,

令人鼻酸。

小碧哭泣著與愛人對視,卻又被肉棒挑動了激烈的情慾,忍不住挺動瑩潤雪

臀,向後撞擊著伊山近的胯部,讓大肉棒插得更深一些,卻也因此更加羞愧,哭

泣尖叫著,用內疚的目光向情人道歉。

趙飛鳳與她情意相通,哪還不知道她的意思,更是痛苦到了極點,以頭撞牆,

恨不得將頭碰碎在這看不見的該死屏障上面。

但屏障內裡堅韌,表面柔軟,怎麼碰也碰不破,只讓她額頭髮青,滿眼血紅,

一向以美麗聞名江湖的俠女趙飛鳳,此時卻弄得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如妖

似鬼,淒厲美艷。

伊山近看得既憐惜又痛恨,隨手一甩,十幾塊美玉從空問縫隙中掉出來,落

到趙飛鳳身邊,仰天長嘯道:「惡女人,想想你幹的好事,就為了這些身外之物,

落到這樣的下場,你覺得值嗎?」

他跪在小碧柔嫩粉臀後,雙手用力抓住纖腰隆臀,肉棒狠狠地向裡面一搗,

被美麗少女痙攣顫抖的緊窄蜜道狠夾,終於達到高潮,狂叫著將大量精液射入到

少女純潔蜜道深處。

趙飛鳳大吃一驚,這些價值連城的美玉她分兩處存放,一處是她的私宅臥室

中,供她隨時把玩;另一處則是綵鳳幫最隱秘的寶庫,沒有她的手令,誰也無法

進入。

在那兩個地方,都有重兵把守,許多綵鳳幫精銳好手都分佈在那裡。現在這

些東西卻都落到伊山近手裡,這讓她心裡生起不祥的預感,想起他和官府的密切

關係,這預感就更得到了證實。

小碧趴在障壁上,嬌軀劇顫地哭泣,目眩神馳地看著趙飛鳳性感誘人的赤裸

胴體,和那十幾塊潔白無瑕的美玉,想到自己落到這番田地的來由,不由悲憤大

哭,感覺到粗大肉棒在自己紅腫嫩穴中狂跳著,將大量灼熱液體直接灌輸到純潔

的子宮裡面。

這讓她痛苦而又快樂,在絕望中迅速達到高潮,放聲悲泣著,仰天尖叫哭喊,

在情人面前展露出人生在高潮中的興奮模樣。

趙飛鳳玉手緊握美玉,絕望地看著愛婢的痛苦與淫蕩,以及伊山近將精液射

入她玉體時肉棒跳動的情景,再回想到本幫覆滅,自己這麼多年的心血化為烏有,

悲憤悔恨至極,雙手用力,恨不得將這些美玉生生捏碎。

突然身前一虛,屏障驟然消失,她收不住身子,撲地向前,與小碧滾成一團。

伊山近的肉棒還在射著精液,卻已趁機使出殺招,面孔痙攣地點出一指,直

指她充血脹起的嫣紅乳頭。

趙飛鳳是在生死中搏殺出來的,殺機一動就有感應,立即舉手抵擋,沾滿淫

水的兩隻手碰觸到一起,發出轟然大響。

伊山近的肉棒仍然插在小碧嫩穴深處,雙手揮舞,化作漫天掌影,拍向趙飛

鳳玉體各處要害,其中嫩穴與乳房是他攻擊的重點,刺激得趙飛鳳心頭狂怒,揮

玉掌瘋狂反擊,漫天掌影擊在一起,轟響不絕。

兩人都是一絲不掛,下體沾滿淫水地相對攻擊,戰況卻極為激烈,小碧同樣

赤裸地夾在他們中間,被震得玉體酥麻,堅硬肉棒時而在嬌嫩蜜道中挑起,頂得

她失聲嬌呼,下體流出更多蜜汁,混著精液一直順美腿流下去。

伊山近雖然在武學上天才橫溢,卻終究比不過趙飛鳳苦練多年的內功,被她

拚命狂擊出的一掌擊飛出去,肉棒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將幾滴精液灑向

她的美麗玉顏和微張的櫻桃小嘴。

趙飛鳳正憤怒嬌叱,見精液來了也不躲閃,一口咬住吞下,身形如飛般趕至,

舉掌擊向伊山近的頭頂,恨不得將他頭顱擊得白漿溢出,以報他將小頭插入愛婢

嫩穴、射出白漿的大罪!

伊山近見自己布下的阻敵追擊戰術落空,為她的堅忍果決吃了一驚,失聲叫

道:「臥薪嘗膽,也不過如此了!」

他舉掌當胸,硬接了她一擊,趁勢向後飛縱,化解了這驚天一掌。

趙飛鳳大步追擊,修長結實的玉腿邁出時,妙處畢露,蜜穴中不時灑下方才

興奮流出的露珠,她卻並不掩飾私處,只是羞憤脹紅了臉,不住地向前追殺。

兩人在雪野上快速奔跑,激烈交手,動作優美壯烈。直到伊山近被一掌擊飛,

才仰天大笑,消失在空間縫隙之中。

趙飛鳳茫然望著長空,悲憤地放聲尖叫,跪倒在雪地上,以頭搶地,痛不欲

生。

叫了許久,她的聲音也變得嘶啞,卻仍揮拳痛擊地面,只恨那小子跑得快,

不能逮住他凌遲洩憤。

這些天裡,她也清楚伊山近的作戰方式,經常突然出現與她交手,然後又突

然消失,下次再出現時,武功又增強了許多,雖然還不是她的對手,但顯然在和

她的對戰中吸取經驗,不斷地成長。

這樣下去,早晚有一天會輸給他的。一旦輸了,又會落得什麼樣的下場?

想到這裡,趙飛鳳恐懼悲憤,嘶吼聲更是淒厲絕望。

突然,一個溫軟柔滑的胴體從後面抱住了她,耳邊聽到小碧顫抖哭泣的聲音

:「阿鳳,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該……」

趙飛鳳立即轉身,一把抱住她,奮力吻在她的櫻桃小嘴上,香舌頂進去,攪

起她的丁香小舌,大力攪動起來。

雪野上,一對美麗女子赤裸相擁,瘋狂激吻著,用行動訴說著心中的愛戀與

慾望。

很快她們就由激吻發展成交歡姿勢,成六九式躺在潔白雪野上面,興奮地撫

摸著對方一絲不掛的美麗胴體。

趙飛鳳突然感覺到,一條柔軟滑膩的小小舌頭在自己的蜜穴上面舔弄起來,

舌尖頂開花瓣,激烈頂弄穴口嫩肉,爽得她興奮尖叫起來。

這是很熟悉的做愛方式,趙飛鳳也不再多想,按照習慣的做法強行吻上美少

女的嫩穴,要用激烈的交歡來驅散心中的痛苦。

壓抑許久的情愛爆發出來,讓她頭腦暈眩,在嫩穴上狠舔猛吸了好一陣,才

突然感覺到口中味道不太對勁,與往昔滿口蜜汁的味道差得很遠。

她抬起頭,愕然看著美少女的嫩穴,外部被她舔得很乾淨,而嬌嫩穴口裡面

卻緩緩向外流著乳白色的液體。

那是伊山近的精液,因為射得太多,終於流了出來,流速適中,彷彿無窮無

盡的樣子。

趙飛鳳悲憤得滿臉是淚,可是剛才已經吃下了那麼多精液,現在就算想吐,

也來不及了。

而小碧已經被她舔得神志不清,正爽得嬌哼著在她下體拚命舔弄,舌奸之下,

趙飛鳳也興奮起來,不忍說出真相讓小碧難過,只能含淚伸舌,用如花櫻唇覆蓋

住嬌嫩花瓣,輕柔吮吸著,將裡面的精液吮出來,滿滿地含在口中。

她正想找機會吐掉,可是小碧的舌功太厲害,讓她忍不住尖叫低吟,等回過

神來時,赫然發覺口中的精液已經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