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性教育

  • 在〈母親的性教育〉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家族亂倫

「什麼?宥學是色情狂?」
  有一天的黃昏打來的電話,使我感到驚訝。對方說我的獨子在公車上做色情狂行為被逮捕。
  「究竟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宥學會…」
  我這樣問,因為還無法相信對方的話。
  「妳要我說多少遍,妳家的宥學,在公車裡摸我的屁股。我把他交給警方,可是見他有悔過的樣子,於是說我願意負責,把他保出來了。」
  「很冒昧的問妳,妳是…」
  「我叫陳馨薇。我在85度c咖啡廳等,請妳馬上來。」
  打電話的女人用憤怒的口吻說完便掛斷電話。
  放下電話時,我已經陷入恐慌狀態。我知道國三的宥學已經對性感到興趣,沒想到他的欲望竟然以這種方式出現…
  在宥學的房間,第一次發現刊載裸體照片的雜誌,是二年前他剛進入國中不久的時候。
  雖然感到驚訝,但想到自己的兒子是大男人了,產生奇妙的感慨。

  他好像每天都手淫,房間的字紙簍裡丟著擦過精液的衛生紙。

  (要這樣排洩欲望,不然無法安心的讀書。)

  我這樣想也就沒有放在心上。

  但也不是完全沒有顧慮,因為宥學偶爾會拿我脫下來的內衣手淫。早晨看一下洗衣機時,昨晚洗澡前脫的三角褲,顯然沾有精液的痕跡。

  第一次發覺時當然感到驚訝,但也想到這是出自思春期少年的好奇心,所以沒有特別的責備他。

  (應該早一點和那孩子談一談,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

  帶著後悔的感覺換衣服後,去指定的咖啡廳。

  「85度c」咖啡廳,我進去時已經有八成的客人,裡面很吵雜,但反而不容易被別人聽到談話的內容。

  宥學在最裡面的廂座,像受挨罵的小孩一樣垂著頭坐在那裡,前面坐著可能是打電話的那位叫馨薇的女性。

  「對不起,來晚了,我是宥學的母親沈琬筑。」

  我這樣寒暄時,陳馨薇也沒有站起來,只是點點頭說:「妳坐下來吧,那樣才好談話。」

  在始終不抬頭的宥學旁坐下,向服務生要咖啡後,對著陳馨薇說:「這一次我兒子做出不禮貌的事情…」
  我深深一鞠躬,額頭幾乎要碰到桌面。
  「真是讓人傷腦筋的孩子,妳是怎麼教育的?」
  「真對不起,沒想到他會…」
  「聽說宥學是在K中學上學,讓學校的老師知道,學校出了色情狂,不知有何感想。」

壯陽持久 印度犀利士雙效哪裡買 賴 avseo99
  聽到陳馨薇的話,我感到緊張,讓學校知道這件事,免不了要退學。從小學就送到補習班,很難得的考上名校,所以無論如何不能讓學校知道。

  「妳憤怒是應該的,我願意道歉,做什麼事都可以,但千萬不能告訴學校…」
  我一面偷看宥學,一面向馨薇懇求。
   如果是用錢能解決,不論多少我都願意付出,不能為這件事影響宥學一生。
  服務生送來咖啡,談話中斷。在尷尬的沈默中,我偷看馨薇的表情。
  「宥學,我要和你媽媽談一談,你先回家吧。」

  陳馨薇突然這樣說。

  我看一下宥學和陳馨薇,對露出困惑表情的宥學說:「宥學,你先回家等我,這裡交給媽媽吧。」

  宥學聽我這樣說,點點頭,離開咖啡廳。

  在我和陳馨薇之間,出現尷尬的沈默。

  「我…不知道該怎麼道歉才能…」

  我戰戰兢兢的提出來時,陳馨薇笑一聲,說:「妳好像有一點誤會了。」

  「我是為兒子做的事情道歉…」

  「那種事不重要。我請你來這裡,是要告訴妳宥學的想法。」

  「我兒子的想法…」

  我不了解對方的意思,露出困惑的表情。

  陳馨薇從皮包裡拿出名片遞給我。

  看到名片,我更掉入五里霧中,因為名片上的印著:『喪失處男俱樂部代表』

  (究竟是…)

  「就是那樣呀,要讓男孩們得到性交的經驗,但也不必往壞處想,應該說是關於性的顧問吧。」

  「性的顧問?」

犀利士藥局 犀利士價格多少呢 https://tw.avseo.net
  「對,聽他們訴說關於性的苦惱,盡可能的替他們解決。十多歲少年的苦惱,大概都和性有關。所以,宥學摸我時,在一時氣憤下送到警方,但又感到可憐,因此想聽聽他的真心話。」

  陳馨薇說到這兒,挺直上身,蹺起二郎腿。

  (這個人很了不起,簡直像外國人…)

  陳馨薇穿黑色毛料的洋裝,高高隆起的胸部,從下擺露出的雙腿,遠遠超過女人的標準。

  (宥學一定嚮往這樣的女性,才忍不住做出色情狂的行為。)

  色情狂是可恥的行為,但似乎我能理觸撫摸陳馨薇肉體的宥學的心情。

  「妳可知道宥學為什麼摸我的身體嗎?」

  陳馨薇探出身體問。

  「我想…那是因為妳的身體很有魅力,那孩子有很多外國女郎裸體雜誌。看到妳遠勝過一般女性的身體,一定是忍不住了。」

  陳馨薇聽我這樣說,吃吃笑著搖頭。

  「謝謝妳的讚美,我說的不是這個意思。在電車裡,還有高中女生、大學女生、職業婦女等許多年輕的女性,可是為什麼偏偏找我這樣的歐巴桑摸呢?我要說的就是這件事。」

  「這…這是…」

  聽她這樣說,確實很奇怪。馨薇的年齡可能和我差不多,儘管有美好的身體,若想做色情狂的事,應該選年輕的女人才對。

  「我們談另外一件事。妳過去有沒有意識到宥學的視線呢?」

  「什麼?宥學的視線…」

  「我是說,妳有沒有感受到他把妳當做女人看呢?」

  「怎麼可能…我是他的母親呀。」

  陳馨薇看到驚訝的表情,聳聳肩說:「所有的母親都有這種想法,所以會出事。一點也不了解兒子的心思。」

  「難道說,我的想法錯了嗎?」

  覺得她瞧不起我,多少有一點生氣,何況我自認為比誰都了解宥學的心情。

  「妳想想看,對一個男孩而言,第一個遇到的女人是誰呢?」

  「應該是媽媽吧。」

  「沒有錯。如果這位母親很有魅力,妳說男孩會有什麼想法呢?」

  「什麼想法…母親就是母親呀…」

  「錯了,那是錯了。」

  陳馨薇稍急躁的說:「母親也是女人,對男孩而言,是性欲的對象。」

  「怎麼可能…」

  「沒有什麼不可能。我剛才也說過,我是十多歲男孩的苦惱顧問,而且男孩的問題,以對性交的嚮往占大多數,想和母親性交的男孩也不少。」

  「和母親性交…」

  我緊張得幾乎要站起來。

  陳馨薇點點頭,又說:「我過去為好幾個男孩解決他們的童貞,其中有很多男孩在性交時,要求對我喊『媽媽』,把我當成他的媽媽性交的。」

  陳馨薇的話帶給我很大的衝擊。

  看我默不作聲,陳馨薇繼續說:「因為有這樣的經驗,我就問宥學是不是對媽媽的身體有興趣,才選擇我這樣的身體撫摸。」

  「那麼…宥學他…」

  「嘻嘻,我猜的沒錯。他說從很久以前就完全迷上妳了,還說手淫時從未想過其他的女人。」

  我覺得身體一團火熱,知道宥學對異性有興趣,可是沒想到那個對象是我…

  「妳真的沒有感受到宥學的眼神嗎?」

  「我…一點也沒有。」

  「又是這樣的人,可是玩弄過妳的內衣吧?」

  「哦,有好幾次了…」

  「那個時候妳就應該有警覺的,他是以和妳性交的心情射精在三角褲上的。」

  「我完全想不到那種情形,只以為他對女性的內衣有興趣。」

  「不錯,做母親的一定會這樣想。但現實是很嚴重的,即使再喜歡,一般的男孩也認為不能和母親性交的。所以藉聞媽媽的三角褲的味道,射精在那裡,發洩自己的欲望。」

  陳馨薇的話十分有說服力。宥學把精液射在我的三角褲上,聽她這樣說,覺得兒子過去的眼神裡含著熱切的欲望。

  「陳小姐,我該怎麼辦呢?」

  我用哀求的眼神看陳馨薇。說實話,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兒子的事。

  「以後的事要妳自己思考了。不過,根據我知道的實例,讓兒子達到目的的母親比較多。」

  「妳是說…」

  「沒錯,是和兒子性交了。」

  「真的有那種事…」

  「也許妳不相信,其實這是常有的事。大部分的母親知道親生兒子把她視為欲望的目標就會感到驚慌,但內心深處,會覺得很高興。妳是不是也這樣呢?」

  「這…那是…」

  陳馨薇說的沒錯,聽到宥學有這種思念,我感到很興奮,彷如置身在初戀中…

  「我不是要妳一定得和他性交,因為這是妳自己決定的事。可是有了思春期的兒子,做母親的就要有責任感,如果妳對宥學置之不理,他可能又會變成色情狂了。」

  「這…」

  「不是不可能的事,我就知道一個男孩弄髒媽媽的內褲受到斥責,結果去偷隔壁太太的三角褲了。」

  「偷…三角褲…」

  「男孩們都在尋找發洩自己欲望的方法,所以母親只要做得到,就應該做的吧。我現在能說的,大概只有這麼多了。」

  陳馨薇說完,端起咖啡杯,喝一口。

  「這是很奇妙的緣份,希望妳能知道,我請妳來的目的就是要告訴妳這些事。」

  「謝謝,關於色情狂的事,真是對不起。」

  「不,沒有關係。以後的事情,你們自己好好談一談吧。」

  陳馨薇站起來,拿起帳單,以輕快的腳步離去。

  ***

  這一天晚餐時的氣氛還是很尷尬,平時愛說話的俊介,一句話也沒有說。

  「宥學,你怎麼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丈夫不放心的問。

  宥學只是搖搖頭。

  「他一定很累了。宥學,是吧?」

  我替兒子解危時,他的表情才緩和一些。

  宥學開口道:「快要考試了,睡眠有一點不足。」

  「那麼,今晚你洗完澡就早一點睡吧。」

  「嗯,媽媽,我會的。」

  隨便吃幾口飯,宥學便去淋浴,然後把自己關在房裡,很可能不好意思面對我。

  深夜進入被窩裡,我已擔心起宥學。

  同時又想起和陳馨薇的談話,我的身體不由得火熱起來。

  (宥學把我看成一般的女人,把精液射在我穿過的三角褲,取代和我性交的欲望…)

  想到這兒,連子宮深處都搔癢起來。

  「老公,抱我。」

  不由己的把身體貼在丈夫的身上要求。

  「真難得,妳會自己主動要求。」

  「因為…最近很久沒有…」

  「說的也是,來吧。」

  丈夫抱緊我的身體,迅速的解開睡衣的鈕扣,用力揉搓乳房,把乳頭含在嘴裡吸吮。

  「啊…唔…」

  我自己都感覺出從肉體深處溢出蜜汁。

  丈夫脫下我的三角褲,手指在肉縫上滑動。

  「琬筑,真不得了,妳已經這樣濕淋淋了。」

  「是呀…快一點來吧。」

  「別急,妳先用嘴給我弄吧。」

  我立刻答應丈夫的要求,拉下他的睡褲和內褲,把半勃起的陰莖吞入嘴裡。

  「唔…」

  丈夫的陰莖在我的嘴裡很快的變硬。這時,意外的,我的腦海裡出現宥學的影子。

  (那孩子的雞雞,一定很大了吧。)

  最後一次看到宥學的雞雞,好像在小學五年級的時侯。自從他自己一個人洗澡後,再也沒有看過了。

  (啊,真想給他弄,像這樣,把那孩子的雞雞含在嘴裡吸吮。)

  我第一次產生這樣的念頭。在和陳馨薇談話之後,並沒有產生和兒子性交的勇氣。可是此刻,心裡突然湧出想用嘴安慰他的念頭。

  我把丈夫的肉棒當做宥學的雞雞愛撫,用舌尖在龜頭背面刺激後,一下深入到喉嚨深處。

  「唔…妳今晚很熱情…我忍不住了。」

  丈夫緊張的說完,從我的嘴裡拔出陰莖,立刻壓到我的身上來,說:「好久沒有這樣興奮了!想馬上給妳插進去。」

  「嗯,快來吧。」

  丈夫手握肉棒,用力向我的花心刺入,那樣的充實感使我有些目眩。

  「啊…太棒了…我的東西快裂開了…」

  「噢,我忍不住了。」

  丈夫猛烈抽插,很快的開始射精。

  (啊…宥學,媽媽也想和你性交…)

  我在子宮裡感受到噴射火熱的精液,同時腦海裡幻想和宥學性交的場面。

第二天黃昏,我在宥學的校門口等待兒子出來。

  「媽媽…為什麼在這裡…」

  宥學看到我,露出訝異的表情問。

  「我在等你,想和你一起回去,可以吧?」

  「嗯…當然…」

  宥學急忙向四周看,大概不好意思和媽媽並肩同行。

  我不理會他的這種態度,盡量把身體靠在他的身上,朝車子停的方向走去。

  我覺得他很緊張,一直不敢看我。

  「今天媽媽想和你好好談一談。昨天的事,不方便在爸爸的面前說。」

  「哦…」

  「我和那位陳小姐交談後,知道很多事。比如像你這樣的男孩,心裡在想些什麼…」

  我看得出宥學聽過我的的話後,沒那麼緊張了,也許他以為我會責備他做色情狂的行為。

  「不過,我真嚇了一跳,你對媽媽會有那樣的想法,我一點也不知道…」

  「那…那是…」

  這時,我看到他的臉紅了。

  「宥學,你也不用怕羞,這是媽媽不好,如果早一點知道你的心事,就不會這樣了。」

  「媽媽,這是怎麼一回事?」

  「在路上不方便說,我們先去喝飲料吧。」

  我帶宥學上車往一家飲料店去,面對面坐下來之後,宥學也不肯看我,只是紅著臉低下頭。等到送來飲料,我才說:「宥學,你要老實的回答我,為什麼對陳小姐做出色情狂的事情呢?」

  「那是…那位阿姨不是說了嗎?」

  「她是說了,可是我想聽你親口說出來,你為什麼不找年紀差不多的女孩,卻去摸陳小姐的身體呢?」

  好像內心掙扎似的,沈默一陣後,嘆氣道:「這都是因為媽媽的關係,我想摸摸媽媽的身體,可是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在電車上看到那位阿姨之後,忍不住便摸了,因為那位阿姨多少有一點像媽媽。」

  宥學說完,更紅著臉低下頭。

  不過說到臉紅,我可能比他更紅,因為我聽到宥學的話時,感到全身火熱。

  「原來是真的,你對媽媽是…」

  「嗯,我從很久以前就想媽媽,我自己弄得時候,每一次都想著媽媽。」

  「從什麼時候…你就這樣自己弄了?」

  「大概是國小五年級吧,那是還和媽媽一起洗澡的時候,可是只要看到媽媽的身體,就會硬起來,所以…我就要一個人洗澡了。」

  「說起來…」

  確實要求一個人洗澡是宥學提出來的,當然我不知道他心裡有這樣的想法。

  「最初是裸體的媽媽出現在我的夢裡,我就射精在褲子裡了。」

  「哦!那是夢遺。」

  「嗯,後來我學會自己弄了,只要看到媽媽,我那裡就會硬了,有時候一天弄四、五次。」

  「哇,好可怕。」

  「因為媽媽經常打扮得很性感,有時在沙發上翹起二郎腿,洗澡後身上只披一件浴巾就走出來…」

  聽他這樣說,或許我是要宥學看我的身體,但不是有意的。以為對方還是小孩子,不知不覺中做出惱人的姿態吧。

  「媽媽也感到奇怪,是在你開始弄髒媽媽的三角褲的時候。」

  「媽媽,對不起,我知道不可能摸到媽媽的身體,所以至少想摸貼在媽媽身上的內衣。有一次,把媽媽的三角套在硬起來的那個東西上,忍不住便射精了,因為那種感覺太舒服就迷上了…對不起…」

  「沒有關係。你弄髒媽媽的三角褲時,媽媽還沒有想到你的心情,只認為你對女性的三角褲有興趣而已。」

  我嘆一口氣,喝一口咖啡說:「宥學,還想摸媽媽的身體嗎?」

  「那是當然。」

  「真的嗎?你摸陳小姐的身體,覺得很舒服吧,可是媽媽的身體可能沒有陳小姐的好,那樣也想摸嗎?」

  「和那個阿姨無關,我想摸的是媽媽。我摸那個阿姨的屁股時,心裡想的是媽媽。」

  可能是興奮了,宥學的聲音大起來,我急忙向四周望去,幸好沒有人聽到的樣子。

  「媽媽從昨晚一直在想,不一定有勇氣和你性交…摸一摸也許可以。」

  「媽媽!真的嗎?能讓我摸嗎?」

  我急忙用手阻止聲音又大起來的宥學,用力點頭。

  「像昨天摸陳小姐那樣,今天在車子裡,我讓你摸媽媽的身體,可是你要向媽媽保證,今後絕對不摸其他女人的身體。」

  「那是當然,我如果能摸媽媽的身體,其他的人都不重要了。」

  看到宥學興奮的樣子,我感到熱呼呼的。

  「宥學,我們走。」

  坐上車子,我的身體幾乎在顫抖。想到現在要讓兒子摸身體,有興奮的期待,同時也感到一些不安。

  (宥學真的能對我的身體滿意嗎?如果他覺得陳小姐的身體更好的話…)

  懷著這樣不安的心情,開著往家裡的道路。車子裡,只有我跟兒子。

  坐在副手座的宥學,可能是緊張之故,表情僵硬。

  「書包礙事吧,放後面吧。」

  「宥學,可以摸了。」

  我在宥學的耳邊說。他緊張的點頭後,左手逐漸伸到我的身上。

  「啊…宥學…」

  「媽媽…好舒服…」

  我們幾乎同時說出來。我為了讓宥學撫摸,洋裝下沒有戴乳罩。

  「摸吧,宥學…」

  宥學大膽的撫摸乳房。

  「媽媽的乳房真好,我沒有想到這樣軟。」

  「啊…宥學…」

  對這樣撫摸乳房的兒子,我感到無比的疼愛,於是邊開車邊讓他摸我的乳房

  「啊…兒子,你的硬起來了。」

  「我快受不了了,媽媽。」

  「媽媽,好舒服…太舒服了…」

  兒子的話使我無比興奮,先前的不安早已消失,因為他好像很滿意我的身體。

  「宥學,你不必顧忌,可以把手伸入裙子裡。」

  「媽媽!真的可以嗎?」

  我點點頭,把他的右手引到下腹部,撩起裙擺,把兒子的手夾在大腿根之間。

  「媽媽!太好了!媽媽的大腿真好…」

  「宥學,媽媽…也可以摸嗎?」

  「媽媽…要摸我的嗎?」

  「是呀,媽媽忍不住想摸你的雞雞了。」

  「媽媽!摸吧,摸我的吧。」

  我右手伸到兒子的胯下。

  宥學的陰莖幾乎要頂破黑色的學生褲。

  「哇!好了不起,宥學的雞雞這麼硬了。」

  「媽媽…我不行了…媽媽…啊!」

  這是突然發生的事,我毫無心理準備,我只是輕輕的撫摸,他就射精了。

  「媽媽,對不起,我射出來了。」

  「宥學,你不用擔心。」

  我心裡很感動,我是親手讓我最愛的兒子射精了。

  在距離家最近的7-11下車,我首先讓兒子去廁所,為的是要他擦拭射在內褲裡的精液。

  我在車內等待時,宥學笑容滿面的走出來。

  「謝謝媽媽,太好了。」

  「你喜歡就好。」

  「只要媽媽還讓我摸的話。」

  「當然可以,隨便你什麼時候摸都可以。」

  我們興奮得如一對情侶般的回家。

  這一天晚上,我也主動的要求和丈夫性交。因為我讓宥學射精的興奮仍然存在,實在無法入睡。

  「妳怎麼了?好像很興奮的樣子。」

  「是呀,因為昨天晚上我們做愛的感覺太好了。」

  丈夫也露出滿意的表情,把我抱在懷裡。

  可是在丈夫射精後,身體仍然火熱得搔癢,而且還出現宥學的影子,全身都火熱起來。

  (這樣是睡不著了…)

  看發出鼾聲的丈夫,我把手伸向自己的胯下。

  那裡濕濕的,等待手指的愛撫。先在陰唇上滑動,然後在上端找到陰核。

  「唔…啊…宥學…」

  碰到陰核的剎那,不由得叫出宥學的名字。緊張的看丈夫,他好像睡熟了。

  (要小心,讓他聽到,不知道他會怎麼想…)

  我放心後,又把精神集中在手指上,用中指腹輕輕撫摸早已充血的肉芽。

  剎那間,心裡又出現宥學的表情,我的手上還留著宥學的陰莖勃起的感覺。

  (不知道宥學這時候睡了沒有?一定睡不著,說不定自己弄。)

  幻想宥學握陰莖的情景,我更加的沒有睡意,下腹部也更搔癢,不停的溢出蜜汁。

  (去看看他的情形吧。)

  小心可別驚醒丈夫。我沒有穿三角褲,只在赤裸的身上披一件睡衣,走出房間。悄悄的走到樓梯口,宥學的房間在二樓。

  在上樓前,我改去浴室,打開洗衣機看。

  (果然又把我的三角褲拿走了。)

  洗澡前脫下的三角褲確實不見了,一定是宥學拿去做手淫的對象。

  (這時候我的三角褲可能沾滿他的精液了…也許正在揉搓雞雞…)

  突然在子宮深處感到一陣搔癢,離開浴室,上二樓。

  站在宥學的房門前,把耳朵貼在門上。

  聽到輕微的聲音,我感到全身的血液沸騰。無疑的,宥學是在想著我手淫。

  (我想看那孩子手淫的樣子…)

  我輕輕轉動門把,推開五、六公分的縫隙向裡看。

  (果然他把雞雞弄成那樣大…)

  我猜想的沒錯,宥學正在手淫,把我的三角褲蓋在臉上,右手揉搓聳立的肉棒。

  「媽媽…我愛妳…唔…」

  兒子的呼叫聲煽動我的情欲,我下意識的把手伸到胯下,連大腿根都沾上溢出的蜜汁。

  (啊…宥學…媽媽也愛你…)

  把手指和食指併攏插入肉洞裡,產生有宥學的陰莖插入的錯覺,配合宥學揉搓陰莖的節奏,手指在肉洞裡進出。

  「不…媽媽…我要射了…要射在媽媽的裡面…」

  宥學的話刺激我的想像力,腦海裡出現兒子的陰莖插入我的體內的情景。

  (媽媽也想要,讓你的堅硬雞雞進入媽媽的裡面,讓你的火熱果汁噴射在媽媽的裡面。)

  就在這時,不小心,身體失去平衡,搖搖擺擺的跌進房間裡,當我警覺時,為時已晚。

  「媽媽?這是…」

  我站隱身體的同時,下意識的用手指擋在嘴前,讓丈夫發覺可麻煩了。

  「說話小聲一點。」

  宥學點頭,右手還握著陰莖,左手拿著我的三角褲。

  我深深嘆一口氣,把門關好,向宥學走去。

  「你又在自己弄了,在車上射出了,現在又忍不住了嗎?」

  「那是當然。我摸到媽媽的奶和大腿了,所以今晚弄幾次也沒有問題,我洗澡時在浴室裡也弄過一次了。」

  「宥學,你…」

  我更靠近宥學,坐在床沿,兒子手中的陰莖然聳立。

  「每一次都這樣想媽媽嗎?聞著媽媽的三角褲味道,最後就射在三角褲上吧。」

  「嗯,我每一次都想著媽媽。」

  「啊…宥學…」

  我激動的壓到宥學的身上,毫不猶豫的吻兒子。

  「唔唔…唔…」

  宥學在猶豫後,也回應我的行為。我伸出舌時,他也用舌頭互舔,我們就這樣沈醉在熱吻中。

  「宥學,想要媽媽嗎?想和媽媽性交嗎?」

  我離開他的嘴,說話的聲音是未曾有過的沙啞,可見我有多激動。

  「媽媽!我要…我要和媽媽性交。」

  「媽媽也是…想和你性交。」

  我從床上站起來,在宥學的面前脫去睡衣。

  「媽媽好美…真漂亮…」

  「聽你這麼說,媽媽好高興。」

  這一次我上床後,卷曲在宥學的雙腿之間。

  「你的手拿開,讓媽媽看清楚你的雞雞。」

  宥學點頭,右手離開緊握的陰莖。

  「太好了…竟然會這樣大…」

  我以難以相信的心情向兒子的肉捧伸手,當指尖碰到肉棒的剎那,又感到昏眩。在車上是隔著褲子摸,和現在摸到的感覺完全不同。

  「這是夢想!讓媽媽這樣摸,一直是我的夢想。」

  「不只是夢,只要能使你舒服的事我都可以做,宥學的雞雞是屬於媽媽一個人的,啊…」

  我右手握住肉棒根部,一下便把兒子的陰莖吞入嘴裡,開始用唇舌和上顎刺激陰莖。

  「啊!不行了,媽媽,那樣弄,我要射出來了!」

  兒子的聲音急促。

  「沒有關係,媽媽會全吞下去,就射在媽媽的嘴裡吧。」

  我真的想吞下去,可是宥學不肯,用力從我的嘴裡拔出陰莖,瞪著我說:「媽媽!我真的想和媽媽性交,可以吧。我想馬上把這個東西插進媽媽的那裡!」

  宥學的話使我的性感動搖。不錯,我也一樣,很想讓兒子的硬東西立刻插進來。

  「好!媽媽讓你插進來。」

  我騎到仰臥的宥學身上,握住沾滿唾液的陰莖,使龜頭對正肉洞口。

  宥學雙手抓住我的乳房,指尖陷入肉裡。

  「啊…好舒服…媽媽的乳房真好。」

  「我也舒服,可是這一邊會更舒服的。」

  我的屁股用力向下降,宥學的火熱肉棒一下插入到底。

  「啊…太棒了…怎麼會這樣舒服…」

  「啊…媽媽也很舒服…宥學的陰莖太好了…」

 處男的宥學當然沒有忍耐力,我屁股只是上下幾次,陰莖就開始射精了。

  「啊…我知道你射在媽媽的裡面了…」

  「媽媽…啊…」

  我興奮得幾乎要昏迷。

  我讓兒子肉棒留在裡面,抱緊他、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