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的夜晚—豪乳辣妻2

  • 在〈暧昧的夜晚—豪乳辣妻2〉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家族亂倫

暧昧的夜晚(1)

  「我們回來了!」

  三人進入房門后說道,也沒有在意有沒有人在。

  沒有人回答,溫馨的大廳里沒有人,飯桌上也沒有晚餐,這讓三人很是奇怪。

  「也許媽媽在廚房做飯呢?」

  隨著李云楓的話語落下,高貴的母親方逸雅從廚房里出來了。

  和早上的不同,現在她頭發盤在頭上,身上除了圍裙外立面還穿了一身白色的居家服,下身是白色緊身的短裙,將一對肥臀抱的緊緊的,充滿了肉感,豐滿的碩大全部包裹在衣服里面,隨著她的走動,胸前碩大也是不停的在晃動著。

  「歡迎回來,先去洗個澡吧,下來就可以吃飯了哦。」

  溫柔的笑臉,輕柔的話語,讓三人心情立刻舒暢起來,方逸雅說完來到三人面前在三人的臉上各自親了一下,就再次進入廚房做晚餐了。

  「嗯!」

  兩個小蘿莉被方逸雅親了后,很是開心的回答道,然后各自在李云楓的兩邊親了他一下,「哥哥,我們上去洗澡了。」

  說完兩女就一起沖向了自己的房間。

  李云楓看到兩女已經上樓了,沒有立刻回房,而是來到了廚房。

  廚房里,方逸雅正開心的爲子女們做著晚餐,李云楓來到她的身后,輕輕的摟住了她,頭搭在方逸雅的肩膀上,閉著眼睛感受著母親的體香,雙手伸入了衣服里面,在方逸雅光滑的皮膚上撫摸著。

  「楓兒,快點去洗澡,一會兒該吃飯了。」

  方逸雅溫柔的說道,兒子的手在她的小腹上摸來摸去,臀部也感受到了兒子的碩大。

  「媽媽,我好喜歡你,好想永遠和你在一起。」

  李云楓動情的說道,下體也在母親的臀部上摩擦著,感受著那里的豐滿。

  「媽媽會永遠和你在一起的。」

  方逸雅放下手中的活,轉過頭來在李云楓的嘴上親了一下,「但是媽媽也想和你額姐姐妹妹們在一起,你明白嗎?」

  方逸雅看著兒子的眼睛,任由他的大手覆蓋在她的巨乳上。

  「媽媽,我知道,很快我們一家人就可以一起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到時候我要懲罰媽媽,因爲媽媽讓我等的很辛苦。」

  李云楓微笑著說道,一只手拉過方逸雅的手按在自己的下體處,讓自己的母親感受著自己那里的碩大。

  「楓兒,只要我們一家人可以生活在一起,媽媽什麽都聽你的。」

  方逸雅的手慢慢的將兒子的拉鏈來開,將你們的龐然大物釋放了出來,小手套弄起來,讓李云楓舒服的呻吟了一聲。

  「媽媽,今晚我會將大家變成我的性奴的,二姐早就是我的玩物了,兩個妹妹近期我也會將她們開苞,到時候媽媽就沒有理由決絕我了,我要在家人面前玩弄你。」

  李云楓挺動著自己的肉棒,在母親的小說里進進出出,一只手仍然握住母親的巨乳,另一只手已經從褲子里摸到了母親的內褲里面,大手覆蓋在母親飽滿的蜜穴上面,緩慢的摩擦著。

  「嗯……壞兒子,說出這麽淫蕩的話,說什麽性奴,你要將家里的女人都變成你的玩物嗎?嗯……不要了,楓兒,媽媽受不了了,你答應過媽媽的。」

  方逸雅有些嗔怒的說道,下體被兒子的大手撫摸著,讓她無比的舒服,蜜汁正不斷的流出來,她明白兒子的手上現在一定布滿了她的蜜汁。

  「媽媽,你不想做我的性奴嗎?我可是很想將媽媽調教成我的性奴呢,想著媽媽高貴的樣子,跪在地上,叫我主人,主動的含著我的肉棒,哦,媽媽,我要射了。」

  李云楓的手指插入了方逸雅的蜜穴里,肉棒在方逸雅的手上開始射精,濃濃的精液全部對準了方逸雅的臀部射了,不一會兒白色的緊身短裙上面就充滿了精液。

  「啊……媽媽也來了。啊……」

  方逸雅感到自己的臀部被大量的充滿熱量的液體打在了上面,是兒子的精液,真多啊,蜜穴里兒子的手指在快速的抽插著,她也高潮了,蜜汁噴射出來,仍然在抽插的手指上面頓時被蜜汁打濕了,而內褲根本吸收不了這麽多的蜜汁,方逸雅的下體不斷的有液體滴落下來,大腿上也有大量的液體在流動著,在燈光的照耀下閃閃發光,這個高雅的美婦此時顯得是那麽的淫蕩,讓人充滿了欲望。

  「媽媽,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你願意做我的性奴嗎,被自己的兒子收爲性奴,並且被他一直玩弄,將來還有可能懷上自己兒子的骨肉,替他生下亂倫的血脈,讓這個家族成爲淫亂的亂倫家族。」

  李云楓的話里仿佛充滿了魔力,讓剛剛高潮的方逸雅頓時陷入了想象。

  自己挺著高高聳起的肚子趴在地上,兒子一邊打著電話和人歡快的聊天,一邊用肉棒大力的干著自己。肚子的孩子正是兒子的種。

  自己和女兒們跪在兒子的面前,肚子都高高聳起,所有人都懷孕了,兒子站在她們的面前,高聳的肉棒對著她們射精。

  自己摟著可愛的女兒喂奶,下身跨坐做兒子身上,兒子碩大的肉棒正在她的蜜穴里進進出出,不時的吸著自己另一只乳房的乳汁。

壯陽持久 印度犀利士雙效哪裡買 ( Line: avseo99 )

  自己摟著兒子親吻,他的胯下一個可愛的小蘿莉正在替他口交,那是她和兒子的女兒,現在已經可以將自己父親的肉棒含著嘴里吸允了。

  一些淫亂的場景立刻浮現在了方逸雅的腦海里,她剛剛高潮的身體好像又有了快感,臉上的紅暈更加的濃了,回頭看到兒子淫蕩的笑臉,她笑了,「壞兒子,就會欺負媽媽,媽媽的心思你還不知道嗎?」

  小手繼續摩擦著兒子碩大的肉棒,臉上充滿了淫欲的表情。

  李云楓有點仍不住了,肉棒慢慢的來到了母親的下體處,將母親的短裙掀起,已經濕透的粉紅色小內褲被他輕輕的拉了下來,肉棒貼在母親的蜜穴上摩擦起來,兩只手全部伸入了母親的衣服里,大力的揉弄著母親的巨乳。

  「媽媽,我想干你,現在就想干你,將我的精液射在你的蜜穴里,讓你爲我生孩子。」

  李云楓一邊用肉棒在母親的蜜穴上摩擦著,一邊在母親的耳邊說道,他粗重的喘息聲表明他現在極度需要女人。

  「嗯,楓兒,媽媽願意讓你干,也願意給你生孩子,不過現在不行,你要將你的姐妹們都變成你的性奴后,媽媽會主動的跪在你的面前成爲你的性奴的,到時候你想媽媽給你生幾個孩子都行。」

  方逸雅雖然肉體上特別的想要兒子將大肉棒插到自己的體內,但是爲了以后家人可以快樂的生活在一起,她現在不得不忍,一只手按在兒子的說上,讓兒子可更加用力的玩弄她的巨乳,另一只手摩擦著兒子的肉棒,讓兒子的肉棒夾在自己的蜜穴和小手之間抽插,也防止兒子突然的插入。

  看到母親堅決的樣子,李云楓不想在逼母親了,方正很快家里的女人都會是自己的性奴了,到時候他會好好的在家人面前玩弄母親的,想象著母親在自己胯下呻吟的樣子,肉棒抽插的速度更快了,不一會兒再次射精了,這次他對準了母親的蜜穴射的,雖然不是射在里面但是看到母親的跨坐不斷的滴落著自己的精液,讓他感到很是舒服,在母親的紅唇上親了一下,就上樓去洗澡了。

  方逸雅趴在竈台上,雙腿分開,粉紅的小內褲正在大腿更處,上面已經滴滿了兒子的精液,蜜穴上面更是布滿了耳機的火熱的精液,她伸出手撫摸著自己的蜜穴,一只手將兒子的精液送到嘴里品嘗,一只手將精液送到了自己的蜜穴里,「啊,楓兒,媽媽是個淫蕩的女人,很快媽媽就是你的性奴了,你會將自己的精液都射到媽媽的蜜穴里,讓媽媽懷孕吧,媽媽好期待,啊,楓兒的精液好多,媽媽好喜歡。」

  方逸雅將蜜穴上的精液都處理玩后,看到自己的小內褲上面還有很多的精液,但是子女們快要下來吃飯了,于是她直接將內褲穿上了,濕濕的內褲貼在她的蜜穴上,濃濃的精液也黏在了她的蜜穴上面,這讓她再次感到了快感,放下短裙,上面也都是兒子的精液,稍微的處理了一下,就繼續做飯了,廚房的地板上,她的腳下,灑落了不少母子兩的液體。

  李云楓回到自己的房間,立刻就開始洗澡了,赤裸著身體站在浴室下面,任由噴頭將水灑在身上,看起來不是很強壯的身材卻到處充滿了肌肉,很是健壯卻不突出,胯下那巨大的肉棒現在靜靜的軟著,可是就這沒有硬的姿態,都比一般人挺立起來的時候還要大,真是一根龐然大物,不愧能玩弄那麽多的女人,而他的卵袋也是不小,黑色的體毛僅僅覆蓋住了一部分,暴露出來的地方不是那麽的粗糙,看起來很光滑飽滿,看來里面此時仍然有大量的精液在儲備著。

  洗完澡后,穿上一件睡袍就下樓了,里面沒有穿其他的衣服,因爲不需要,今晚可不會就這麽簡單的過去。

  來到樓下,兩個可愛的小蘿莉正坐在沙發上看動漫。李可心穿著自己粉紅色的睡衣,上身沒有戴胸罩,所以透明的睡衣上兩顆櫻桃高高的挺立著,粉紅色的長發被兩條同樣粉紅色的緞帶扎成雙馬尾,正垂在她的背后,清純的笑臉上正開心的笑著。李月怡穿著仍是自己的天藍色睡衣,里面同樣沒有戴任何東西,豐滿的巨乳將睡衣高高的頂起,天藍色的長發沒有綁任何東西,自然的披散在背后,正笑嘻嘻和李可心聊天。

  飯桌上已經擺滿了食物,可是母親不在,而大姐到現在也沒有見到人影,李云楓來到兩個小蘿莉身邊,還沒有說話,就被兩個可愛的小蘿莉拉著坐在了兩人的中間,兩人豐滿的居然更是立刻壓在了他的胳膊上。

  「哥哥,你洗澡好慢哦,我和月怡可是只用了半個小時就洗好了,今天可是最快的速度哦。」

  李可心驕傲的擡起了自己的頭,等待著哥哥的表揚。

  「嗯,我也是,我也是,我也只花了半個小時就洗完了。」

  有些害羞的李月怡也臉紅著看著自己的哥哥,臉上同樣充滿了期待。

  李云楓將手從兩女的巨乳間抽了出來,手在兩人的巨乳中抽出,讓兩個可愛的小蘿莉頓時臉紅了。摟著兩個可愛的小蘿莉,笑道:「我的妹妹是最棒的,哥哥最喜歡自己的妹妹了。」

  說完在兩女的小嘴上各自親了一口,讓兩個可愛的小蘿莉臉更紅了。不過李可心是開心的紅,而李月怡是害羞的紅,兩個可愛的小蘿莉,一個活潑,一個害羞,讓李云楓很是喜歡。

  「你們看到媽媽和望舒姐了嗎?」

  李云楓靠在沙發上,將兩個小蘿莉摟著懷里,大說在兩女的小腹上緩慢了撫摸著,感受著兩女的體溫。

  「嗯……哥哥,媽媽剛剛回房間去了,說是做飯時將衣服弄髒了,去換衣服,而望舒姐我們也不知道,到現在都沒有看到她。」

  李可心摟著李云楓的腰說道,自己的小腹上哥哥的手在撫摸著,讓她很舒服,很喜歡,頭枕在李云楓的胸膛上,眼神里充滿了癡迷。

  「哥哥,不如我們打電話給望舒姐吧,我有點擔心望舒姐。」

  李月怡靠在李云楓的身上,臉上很是害羞的說道,自己的小手按在哥哥在她小腹上作怪的手,不是阻止,而是感受哥哥手的溫暖。

  「也是,打個電話問一下吧。」

  李云楓想了下說道,大手拍在里可心的翹臀上,「可心,幫哥哥拿下電話。」

  「嗯……壞哥哥,占我的便宜。」

  嬌媚的看了李云楓一眼,就起身去拿電話了,不過那輕快的步伐和嘴里的歌聲表明她很喜歡剛才的那一下。

  來到電話機旁邊,還沒有拿起電話,電話就響了起來,「叮鈴鈴……」

  悅耳的聲音讓李可心一愣,隨即拿起了電話。

  「喂,是望舒姐嗎?你現在在哪里?怎麽還沒有回來?」

  心急的李可心還不知道對方是誰就文了一堆的話,讓電話里暫時沒有了聲音。

  就在李可心焦急的時候,李云楓來到了她身后,將她摟著懷里,接過了電話,「喂,是望舒姐嗎?」

  李云楓在李可心去拿電話的時候,就將李月怡摟著了懷里,看著懷里害羞的妹妹,再也忍不住的他吻住了李月怡的小嘴,大手也按在了妹妹那豐滿的巨乳上面,讓剛剛還羨慕李可心的她頓時變得無比的害羞,笑臉通紅,連脖子都變的很紅。

  「不喜歡哥哥吻你嗎?」

犀利士藥局 犀利士價格多少呢 www.poxet.tw

  李云楓明知故問道,大手各種薄薄的睡衣揉弄著妹妹那豐滿的巨乳。

  「沒有……」

  李月怡立刻回答道,雖然害羞但是哥哥的吻卻是她非常喜歡的,看到哥哥的笑容,她知道被哥哥耍了,很是害羞的趴在了哥哥的懷里,頭深深的埋在胸膛上,「哥哥好壞,欺負我。」

  感受哥哥的大手正緩慢的深入睡衣里面,她好開心,但更加的害羞。

  就在李云楓想進一步調戲自己的妹妹的時候,電話響了,于是將李月怡放在沙發上,在她的嘴上親了一下,來到了李可心的身邊,摟住了李可心,大說直接深入了妹妹的衣服里面,在她光滑的小腹上撫摸著,讓李可心幾乎軟倒,心里更是激動不已,看著哥哥英俊的臉龐更加的癡迷了。

  「是我,剛才是可心吧!一下子那麽多的問題,除了她恐怕沒有別人了。」

  電話里傳來了大姐李望舒妩媚的聲音。李云楓剛想問她在哪里的時候,她又繼續說道:「弟弟,快出來,我就在門口,有好多的東西,我一個人拿不進去,快點哦。」

  說完就挂了電話。

  李云楓無語了,大姐還是那麽的直接,然后將已經按在李可心巨乳上的手抽了出來,在抽出來的時候,狠狠的揉弄了一下,讓正細聲呻吟的李可心立刻大聲的嬌喘了一聲。

  「大姐,就在外面,我們去接她吧。」

  李云楓笑著說道,說擺在鼻子邊聞了一下,「真香,不愧是我的妹妹。」

  淫蕩的表情讓李可心瞪了他一眼,「哥哥是色狼。」

  說完就跑到沙發邊拉著仍然在害羞的李月怡向文外走去。

  李云楓也跟著兩人的身后走了出去,心里卻是想著,「什麽時候替她們倆開苞呢?」

  這個淫蕩的問題。

  門外停著一輛轎車,是李望舒的,此時她正靠在車門上無聊的等待著。今晚的她渾身上下充滿了女性的魅力,一身緊身黑色旗袍,金黃色的長發披散在背后,旗袍的下擺直到腳踝,但是開衩卻到了大腿的根處,修長雪白的大腿上正穿著黑色的絲襪,腳上是一雙紅色的高跟鞋,妩媚的臉上帶著迷人的笑容,耳朵上黑色的耳墜在燈光下更加的深邃。

  「望舒姐。」,「望舒姐。」

  兩個可愛的小蘿莉穿著透明的睡衣跑出來了,撲在了李望舒的懷里,兩顆小腦袋幾乎被那胸前的豐滿完全覆蓋。

  摟著兩個小蘿莉,李望舒笑道:「可心,月怡,你們兩的臉怎麽這麽紅啊,是不是干什麽壞事了。」

  沒有其他想法的調侃卻讓懷里的兩個小蘿莉的臉更紅了,這讓李望舒很是好奇。

  「望舒姐,今天去哪里了?這麽晚才回來?」

  李云楓也到了,出聲說道,隨便繞開那個話題,眼神里充滿了驚豔,沒想到今晚的大姐打扮的這麽漂亮,不知道干什麽去了,心里更加的好奇了。

  松開兩個小蘿莉,來到李云楓的身邊,在他的臉上親了一下說道:「今天在家里無聊,就去小姨那里玩了,結果玩的有點晚,所以現在才回來,讓你們擔心了。」

  妩媚的臉上此時卻有一些開心,看到弟弟對自己很是緊張的樣子,她心里就很開心。

  「沒什麽,望舒姐,你說有好多東西是怎麽回事?」

  李云楓不知道李望舒心里在想什麽,大姐回來了就好。看著大姐一身性感的打扮,剛剛被兩個妹妹挑起的欲火更加的高漲了。

  「是啊,望舒姐,東西呢?是什麽?」

  李可心來到兩人的身邊問道,李月怡也是乖巧的站在一邊,靜靜的看著。

  李望舒注意到李云楓眼睛里的火熱,心里更加的開心,家里不是只有媽媽會打扮,今天之所以去小姨那里,爲的就是請教小姨關于穿著方面的問題,小姨是個律師,應該不擅長這方面的事情的,可是小姨的客戶主要是女人,而且都是有錢的女人,所以小姨自己出現在各種社交場合的機會很多,打扮什麽的也就成立很平常的事。

  小姨對于她的要求很是好奇,不過她可不敢告訴小姨她的打扮是爲了李云楓,所以隨便編了一個理由,小姨不相信,但是也沒有多問,一天的時間都在指導她,這一天她學了很多。

  「是禮物哦,今天從小姨那里離開的時候,小姨買了很多的禮物送給我們,就在車里,我一個人般不進去,只好讓你們來了。」

  李望舒打開車后門說道,然后拿出來很多精美的盒子,遞給三人,開始搬運禮物了。

  東西確實很多,四人來回了兩次,沙發前的茶幾上擺滿了禮物。

  「這也太多了吧,小姨怎麽一次性買了這麽多的東西?」

  李云楓很是好奇,小姨雖然很喜歡他們,但是禮物沒人一件就夠了,怎麽準備了這麽多。

  李望舒有點臉紅的說道:「禮物,每人都有一件,剩下的都是我買的。」

  看著三人驚訝的樣子,繼續說道:「今天發現那里的衣服都很不錯,所以大采購了一番。」

  對此三人只能無語,李云楓還能說什麽,女人喜歡漂亮的東西,爲了它們干些瘋狂的事很正常,然后將三人禮物挑了出來,兩個小蘿莉都是一個可愛的動物玩具,毛絨絨的,讓兩個小蘿莉很是開心,大姐的禮物就穿在她身上,已經達到了目的了,而二姐的禮物沒有打開,不過看起來應該也是一套衣服,而李云楓的禮物則是一套男士西服,看來小姨已經將李云楓當做是家里的男人了,可以撐起這個家了。

第07章 暧昧的夜晚(2)

  在幾人互相討論著禮物的時候,母親方逸雅下來了。

  「這麽多東西,都是誰買的呀?」

  溫柔的聲音讓幾人停止了交談,李云楓看著母親的打扮心里又是一蕩,真美。

  方逸雅在將飯做好后,就回房換衣服了,下體兒子的精液太多了,黏黏的讓她很不舒服,洗了個澡,隨意的挑了件衣服就下來了。上身穿著黑色緊身薄紗休閑衣,沒有戴胸罩的巨乳緊緊的帖在衣服上,兩顆櫻桃清晰可見,下身同樣黑色緊身薄紗短裙,緊緊包裹住了肥臀,里面黑色的蕾絲邊情趣內褲讓李云楓想入非非。

  「東西都是望舒姐的,她今天打采購了一番。」

  李云楓說道,眼睛一刻都沒有離開母親那豐滿的身材,太有誘惑力了。

  「今天去小姨那里玩,順便就買了些衣服,我先將衣服送上去,一會兒就下來吃飯。」

  李望舒說完,拿起一部分衣服就上去了,兩個小蘿莉主動的幫忙,拿起剩下的部分,一次性將所有的衣服拿了上去。

  方逸雅看著女兒的打扮,心里明白,女兒是要行動了,看著自己兒子火辣的眼神,嬌嗔道:「不認識媽媽了,一直盯著媽媽看。」

  李云楓來到方逸雅的身邊,將她摟著懷里,聞著她身上的體香,說道:「媽媽,你真漂亮,不管怎麽打扮都是那麽的美麗。」

  說著手按在了母親那豐滿的巨乳上,一顆櫻桃也被他捏住手指把玩起來。

  「嗯……壞兒子,一會兒她們就下來了,還不住手。」

  溺愛的責備了李云楓一下,就離開了李云楓的懷抱,坐在了餐桌邊,李云楓跟在坐在了她身邊,大手按在她雪白的大腿上緩慢的撫摸著。

  「誰叫媽媽今晚打扮的這麽吸引人呢?以后我要媽媽天天穿成這樣給我看。」

  李云楓淫蕩的說道,大手緩慢的摸進了方逸雅的大腿內側,隔著薄薄的內褲,摩擦著方逸雅的蜜穴。

  方逸雅的臉有點紅,伸手抓住李云楓的手說道:「乖兒子,一會兒她們就下來了,被看到就不好了。」

  哀求的眼神讓李云楓頓時心軟了,在母親的嘴上狠狠的吻了一下,坐在餐桌邊無聊的等待著。

  三人很快就下來了,坐在餐桌邊開始了今天的晚餐。兩個小蘿莉坐在了李云楓的對面,剛才的事讓兩個小蘿莉暫時很害羞,怕母親和大姐發現她們和大哥的關系,雖然很喜歡大哥,但是在沒有確立正在的關系的時候,還是不想讓家人知道。而李望舒坐在了李云楓的身邊,她今晚的打扮可就是爲了讓李云楓看的。

  兩個小蘿莉迅速的吃著碗里的飯菜,對于家人夾過來的菜就吃,沒有就吃白飯,心里很是不平靜,所以很快就吃完了,「我吃飽了,去作功課了。」

  李可心說完,就立刻回房了。

  「我也吃飽了,也去做功課。」

  李月怡看到李可心離開了,也放下了碗筷說道,然后就臉紅紅的回房間了。

  方逸雅有點奇怪兩女今天的態度,看到兒子則和女兒在玩暧昧,就沒有多想,也是很快的吃完了飯后,就回房休息了,不過她真正的母親是爲了給兒子方便,兩人在餐桌邊的動作她看的很清晰,知道今晚兒子要收了大女兒,所以她離開了。

  頓時,餐桌上就剩下李云楓和李望舒了,李望舒看到其他人都離開了,立刻趴在了李云楓的胯部,已經在她手里變的無比巨大的肉棒頓時被她吞入了口中。

  李云楓也是不在顧忌的將手伸入了李望舒的旗袍里面,玩弄著她的巨乳。

  兩人在開飯沒多久,李望舒就將手放在了李云楓的胯部,緩緩的撫摸起來,感到那里已經開始硬了,就用手套弄起來,讓李云楓爽的不得了。他也將手伸入了李望舒的旗袍,幸好旗袍開衩夠大,他的手很容易就摸在了李望舒的大腿內側,感受著肉體的光滑,所以兩人都是一只手在吃飯,臉上的表情都很正常。

  李云楓之所以這麽大膽,是因爲他已經無所謂了,家里的女人都已經和他有暧昧的關系了,沒有發現就繼續一個個來,發現了就一次性搞定,他相信自己沒有問題。

  而李望舒本來是沒有這麽大膽的,可是她們的小姨作爲一個律師,膽子很大,今天一天的教育讓李望舒膽子變的很大,所以當著自己母親和妹妹的面,她才敢將手伸入了李云楓的胯部。而看到妹妹們和母親相繼離開,更是讓她放心,于是主動的含住了李云楓的肉棒,替他口交起來。

  俊美的少年坐在椅子上,一個打扮無比誘人的角色美女正趴在他的胯部,頭部在上下聳動著,少年的臉上是一副享受的樣子,大手在美女那豐滿的巨乳上肆意的玩弄著。

  多麽誘人的畫面,真想代替少年的位置,享受著美人的口交,那一定很舒服。

  「啊,望舒姐,我來了。」

  李云楓的高潮來了,本來兩個可愛的小蘿莉就已經挑起了他的欲火,要是李望舒沒有回來,那麽他一定會讓兩個可愛的小蘿莉給他瀉火的,也許不是開苞,但是享受兩個可愛小蘿莉的口交也是個很不錯的選擇。

  靠在椅子上,肉棒在李望舒的嘴里大量的射精,一只手按在李望舒的頭,一只手仍然在玩弄著巨乳,舒爽的享受著高潮的快感。濃濃的精液一會兒就將李望舒的小嘴充滿了,喉嚨吞咽的速度沒有射精的速度快,李望舒只好將肉棒吐了出來,仍在射精的肉棒暴露在空氣中,一股精液從龜頭里射了出來,打在李望舒那絕色的臉上,她正在將嘴里的精液吞下去,對于臉上的精液沒有時間去管,此時又一股射了出來,再次射在了她的臉上,當她好不容易嫁給嘴里的精液吞下去后,臉上已經布滿了精液了,張開嘴巴,將最后爆發的肉棒含入嘴中,享受著被口爆的快感。

  「哦,望舒姐,你的舌頭還是那麽的厲害,舔的我好舒服。」

  李云楓射完了,肉棒又進入了大姐的嘴里,看著那張充滿了自己精液的臉龐,肉棒上的的觸感讓他知道大姐正在舔他的龜頭,真爽。

  不一會兒,肉棒干干淨淨的出來了,上面的精液被李望舒舔的很干淨,坐直了身子,開始清理臉上的精液,用自己白嫩的手指,慢慢的將精液移動到嘴邊,享受著自己弟弟的精液,看到弟弟的肉棒還是那麽的巨大,笑道:「壞家夥,還是那麽精神。」

  「望舒姐,我想要你。」

  李云楓一把摟住了李望舒,看著她的眼睛說道,眼神里全是欲火。

  「想要我,要我干什麽,想干我就想干我。」

  犀利的話語,妩媚的眼神,讓李云楓的大男子主義受不了了 .李云楓站了起來,巨大的肉棒對著李望舒,淫笑道:「望舒姐,我現在不僅要干你,還要將你變成我的性奴,永永遠遠的被我玩弄。」

  大手捏住李望舒的下巴,讓她的頭擡起來,肉棒貼在她的臉上摩擦著。

  李望舒淫蕩的笑了,張開嘴巴,舌頭伸了出來,圍繞著肉棒舔了一圈,說道:「那就要看你本事了,我可不會像素欣那樣,一會兒就臣服了。」

  李云楓笑了,將李望舒摟在懷里向著她的房間里走去,他要在那里將李望舒變成自己的性奴。

  來到房間,將李望舒壓在床上就熱吻起來,自己這個妩媚的大姐可不是二姐那麽容易就可以征服的。

  兩人的舌頭互相糾纏著,李云楓的大手慢慢的解開了旗袍的紐扣,飽滿的肉球頓時彈了出來,沒有帶胸罩的巨乳全部暴露在了空氣中,李云楓趴了起來,坐在了李望舒的小腹上,巨大的肉棒剛好被兩個豪乳夾在中間。

  「弟弟,你想要玩乳交?」

  妩媚的話語從李望舒的嘴里發了出來,雙手主動的握住了自己的兩個肉球,摩擦起了李云楓的肉棒,香舌也伸了出來,舔起了粗大的龜頭。

  李云楓坐在大姐的小腹上,巨大的肉棒在那對豐滿的豪乳間來回的抽插著,大姐的香舌在不斷的舔著龜頭,兩者的結合讓李云楓很快就有了快感。

  「望舒姐,好棒,舔的我好舒服,你這對淫亂的巨乳更是夾的我受不了了,看你這麽熟練的樣子,是不是被其他的男人玩過了。」

  李云楓故意淫蕩的說道,爲的就是讓李望舒有一種背叛的快感,加快征服她的幾率。

  果然聽到李云楓說道自己被替他的男人玩弄時,蜜穴里流出來大量的蜜汁,「難道自己真的是個淫亂的女人,喜歡被其他的男人玩?」

  她的心里不再是那麽的平靜了。

  「望舒姐,我要射了,好好的接住我的精液,就像你接住其他男人射在你嘴里的精液一樣。」

  李云楓說完,大肉棒就在李望舒的嘴里射精了。

  被李云楓的話刺激,加上嘴里的精液,她仿佛看到自己正夾在另一個男人粗大的肉棒在替她口交,自己也是充滿了奴性的迎接著男人的精液。

  「嗚嗚……咕哝咕哝……」

  嘴里被大肉棒插著,喉嚨里不斷的吞咽著精液,下體的蜜穴里大量的蜜汁流了出來,此時一直大手插入了她的下體,覆蓋在她的蜜穴上開始摩擦起來,讓她感到很是舒爽,但是蜜穴里沒有東西,讓她又很是空虛。

  「望舒姐,想不想我的大肉棒插你啊?」

  淫穢的笑容,肉棒在李望舒的臉上摩擦著,讓上面再次有了精液。

  「嗯……啊……」

  李望舒高潮了,在李云楓大手的摩擦下,這使得李云楓楞了一下,不過隨后就明白了,大姐還是處女,還受不了他的刺激,淫蕩的笑容更加的燦爛了。

  站了起來,將自己的衣服全部脫掉了,然后掀起了大姐的旗袍,里面黑色的情趣內褲早已經濕透了,將內褲緩緩的拉下來,沿著黑色的絲襪移動到腳踝處,脫了下來,拿起內褲擺在李望舒的鼻子邊,說道:「望舒姐,看,你洩了好多,內褲都濕透了。」

  這讓平日里一只在調戲別人的李望舒臉紅了,也讓李云楓更加的開心了,大姐終歸是個處女,還是有點放不開,不過調教處女可是自己的愛好之一。

  將李望舒的大腿分開,穿著黑色絲襪的雙腿高高的擡起,腳上紅色的高跟鞋仍在。李云楓跪在李望舒的蜜穴前,看著這還沒有任何男人進來的處女之地,他緩緩的舔了起來。

  「啊……好舒服……啊……弟弟……你舔的好深……啊……啊……」

  蜜穴里的快感讓李望舒再也受不了了,沒想到做愛這麽舒服,她已經有點迷失在弟弟的服務上了。

  「啊……我又到了……啊……」

  李望舒再次高潮了,大量的蜜汁從蜜穴里噴射了出來,統統射在了李云楓的嘴里和臉上,李云楓將大姐的蜜汁都喝了,最后趴在李望舒的身上,將嘴里的蜜汁送入了李望舒的嘴里。

  「自己的東西好喝吧,望舒姐,我可是很喜歡的,接下來,我就要替你開苞咯。」

  看著李望舒那充滿紅暈與欲望的臉,他知道該是最后的時候了。

  將大姐的雙腿分開,讓大姐的臀部擡起,李望舒可以清晰的看到自己的下體以及那正對著自己蜜穴的肉棒,想到自己馬上就要被自己的親弟弟插入了,蜜穴里再次流出了一些蜜汁。

  李云楓的肉棒在蜜穴上摩擦著,沒有立刻插進去,讓等待著進入的李望舒很是難受,蜜穴里面好想要肉棒的進入,看到弟弟戲谑的眼神,她知道他的想法,算了,弟弟太厲害了,做他的性奴也很好。

  「主人,請您將肉棒插入我的蜜穴,替您淫亂的性奴開苞吧。」

  李望舒媚眼如絲的說道,淫穢的話語讓李云楓哈哈大笑,「望舒姐,你輸了。」

  大肉棒大力的插入了飽滿的蜜穴,緊湊的縫隙頓時被巨大的肉棒分開了,肉棒一下子插入了一小部分,就讓李望舒大聲的慘叫起來。

  李云楓停止了繼續的前進,大手在大姐身上撫摸起來,緩解她的痛苦,不多時,肉棒慢慢的進入了李望舒的蜜穴里。而李望舒慘白的臉上也慢慢紅潤起來,嬌媚的呻吟開始蕩漾。李云楓開始了大力的抽插。

  「啊……主人……好大……我好幸福……能被……主人開苞……被主人……干……啊……主人……干死我吧……啊……」

  「哈哈……望舒姐……你也是我的性奴了……和二姐一樣……被我一直玩弄……哦……好緊……處女就是爽……啊……」

  「我是主人的性奴……被。主人玩弄……是我……的天職……啊……主人……我好喜歡被……主人干……啊……主人……干我……啊……」

  巨大的肉棒在剛剛開苞的蜜穴里大力的抽插著,帶出大量的蜜汁和處女血,一點也沒有憐香惜玉的樣子,全力的抽插著,讓李望舒的高潮很快就來臨了。

  「主人……我又到了……主人……啊……」

  「主人……也到了……射給你……全都射給你……給我……生個……小淫奴……」

  粗大的肉棒全部的插入了蜜穴里,李云楓也是緊緊的壓在李望舒的身上,兩人互相舔弄著彼此的舌頭,肉棒在子宮的最深處開始射精,大量濃稠的精液射入了處女的子宮里,讓平滑的小腹微微的隆起。

  兩人同時舒爽的呻吟一聲,享受著高潮的快感。

  「望舒姐,舒服嗎?」

  李云楓看著李望舒微笑著問道。

  「嗯。主人,沒想到被男人干是這麽美好的一件事,主人,我要做你的性奴,永永遠遠的被你玩弄。」

  李望舒無比堅定的說道,原來那種滿不在乎的表情沒有了,剩下的是對自己主人的臣服。

  「那是當然,那麽接下來進行儀式吧,以后你就是我的性奴了,我會賜予你稱號。」

  「嗯!」

  站在床上,看著剛剛被自己開苞的大姐正一臉期待的看著自己,蜜穴里還在流著自己的精液,李云楓淫蕩的笑了,儀式開始。

  一邊享受著自己新性奴的口交,一邊想著自己是該將兩個可愛的妹妹收下啦。

  「哦……望奴,我最喜歡你那張小嘴了,我又來了。」

  巨大的肉棒再次射精了,而今晚這不是最后一發,性奴的第一個夜晚怎麽能這麽快就結束呢。房間里很快再次響起了李望舒的呻吟聲。

  在兩人繼續歡愛的時候,方逸雅靠在門口的牆邊,手指插在自己的蜜穴里,快速的抽插著,地上那大量的液體,表明她已經高潮過好幾次了。

  兒子在李云楓和女兒李望舒兩人進房開始歡愛的時候,她就偷偷的來到了門口悄悄的看著兒女們之間的亂倫,在聽到女兒還是處女的時候她也是一驚。要知道女兒已經20歲了,在這個世界16歲以后還是處女那是很稀奇的事,她一直以爲女兒的第一次一定沒有了,沒想到還在,這讓她感到有些害羞。

  要知道她現在才36歲,也就是說16歲的時候就懷孕了,那麽至少她的第一次也是在16歲的時候就沒有了,實際上她的第一次在更早的時候就沒有了。

  看到兒子將大肉棒插入了女兒的蜜穴里,她高潮了,看到兒子將女兒變成了性奴,她高潮了,看到兩人再次開始了,她將自己代入了女兒的身體,想象著被兒子干的人是自己,兒子的肉棒雖然沒有進入過她的身體,但是大小她完全了解,她好像被兒子的肉棒插入,讓他在自己的體內射精,但是現在還不行,兩個可愛的小女兒還沒有被兒子收下,不過也近了,她相信兒子很快就會替兩個小女兒開苞的。

  「啊……楓兒……干媽媽……用你的大肉棒……插進來……哦……好大。好粗……媽媽好喜歡你……啊……楓兒……」

  隨著自己的幻想,方逸雅再次到達了高潮,無力地靠在牆壁上,享受著高潮的愉悅,通過門縫看著里面的場景。

  此時兒子正坐在床邊,女兒正跨坐在兒子的大腿上,粗大的肉棒在女兒的蜜穴的大力的進出著,女兒那豐滿的巨乳也隨著身子的上下套動而上下擺動著,最里面的呻吟聲就沒有停止過。

  突然,她發現兒子好像看了這邊一眼,讓她立刻離開了門縫,「楓兒看到自己了,不會的,他現在正在干著望舒,哪有時間看這里,一定是錯覺。」

  她再次的看了進去。

  此時,女兒正趴在床邊,豐滿的臀部正高高的翹起,蜜穴里大量的精液正在滴落,大腿上的黑色絲襪上面已經有很多的精液了,高跟鞋里面的小腳更是已經被精液包圍了。兒子正將肉棒從對準了女兒的屁眼,然后插了進入。

  「楓兒,居然將望舒的后面也要了。」

  看著女兒先是痛苦后是舒爽的表情,她自己很了解,那里被兒子那麽大的東西插入,一定會很爽的。

  粗大的肉棒在那狹小的通道里快速的進出著,蜜穴里的精液不斷的流著,讓方逸雅想起來自己第一次被干后面的時候和現在很像,也是趴在床上,高高的翹著自己的臀部,不過和女兒不同,自己是在很小的時候就被要了后面,那根巨大的肉棒插入自己體內的時候,她感覺自己像是被撕裂了,不過隨后的快感讓她在那段時間里,天天期待著被干后面。

  然后她看到兒子再次望了這里一眼,她知道兒子發現她了,于是最后深深的望了里面一眼,就離開了,今天是女兒的開苞日,自己不應該打擾他們。

  兒子已經將兩個大女兒都開苞了,想象二女兒的后面也一定被兒子享用過了,兒子和他太像了,所以她了解,自己很快就會成爲兒子的性奴了,想到兒子的大肉棒很快就可以插入自己的體內,她感到下體又濕了。

  很快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拿出一根按摩棒,插入了自己的蜜穴里,想象著是自己的兒子在干自己,這跟按摩棒幾乎和李云楓的肉棒一模一樣,看來是按照他的樣子制造的。

  方逸雅就這樣在被按摩棒插著睡著了。而李云楓也是痛快的將大姐的三個洞里都射滿了精液后,摟著她睡了。

第08章 替兩個小蘿莉開苞

  第二天,李云楓醒了過來,看著懷里的大姐,那仍然插在大姐蜜穴里的肉棒再次硬了起來。不過他沒有干李望舒,昨晚上太瘋狂了,大姐需要休息,在李望舒的嘴上親了一下,就起床了。

  大床上,李望舒渾身赤裸的躺在那里,臉上挂著甜蜜的笑容,嘴角還有干涸的精液,身上更是到處都有精液的痕迹,剛剛肉棒從蜜穴里拔了出來,那里又開始流起了精液。

  李云楓洗漱完后就來到了樓下,和平時一樣,母親方逸雅已經在廚房里做早餐了。

  上身是粉紅色的緊身居家服,下身是白色的短裙,還是那條圍裙將豐滿的巨乳完全的包裹住了,但是衣服和裙子的材料都是那麽的透明,從后面看可以清晰的看到雪白的背部和豐滿的臀部。

  從后面摟住了自己的母親,「媽媽,昨晚上的事你都看到了吧。」

  大手摟住母親的細腰,沒有侵犯她的巨乳,下體緊緊的貼在母親的臀部上,但是沒有干其他的事。

  「嗯,你大姐是第一次,你就這樣的玩,不怕她以后不理你啊?」

  方逸雅臉有點紅,不過任然溫柔的說道。

  「嘻嘻,媽媽,不要忘記了我們之間的承諾哦,到時候我會玩的比昨晚更厲害。」

  李云楓吻著母親的耳朵說道,大手伸入了母親的下體,蜜穴上面沒有一點的東西,還是那麽的光滑,手摩擦了一會兒,李云楓就離開了。

  而這短暫的一會兒,就讓方逸雅的蜜穴里流出了蜜汁,「哎,看了我是注定要做性奴了。」

  帶著紅暈的臉上充滿了期待,她在想象自己做了兒子的性奴后,兒子會怎樣玩她。

  李云楓離開了廚房后,就來到了自己兩個妹妹的房間,兩個可愛的小蘿莉昨晚可是很早就回房睡了呢,現在也該起床了。

  進入房間,兩個小蘿莉還在睡覺,粉紅色的被子將兩人遮蓋的很嚴實,但是那鼓起的肉球卻將不是很厚的被子頂了起來。

  兩人都是躺在睡的,清純可愛的笑臉上帶著絲絲紅暈,頭發散亂在枕頭上,輕柔的呼吸聲微微的響起,兩女睡的很香。

  「真是可愛,可惜不是雙胞胎呢。」

  李云楓坐在床邊,看著兩個小蘿莉甜美的睡姿,很是淫蕩的笑著。大手慢慢的將被子拉了下去,兩女的身體暴漏在了空氣中,兩人居然是裸睡的,李云楓看了眼床頭櫃,發現那里有兩人的睡衣。

  「居然裸睡,看來昨天的刺激不輕啊。」

  將被子完全的從兩女的身上移開后,他立刻就看到了,兩女那飽滿的蜜穴處正有不少濕潤的痕迹,沒有一絲雜毛的下體是那麽的誘人,李云楓的肉棒立刻硬了。

  「家里的女人好像都沒有毛呢,白虎,我喜歡。」

  淫的笑著,李云楓跪在了兩女的下體處,兩只大手分別按在了兩女飽滿的蜜穴上,緩慢的撫摸起來,手掌將整個蜜穴都覆蓋了,一根手指貼在兩女那緊湊的縫隙里,手掌開始摩擦。

  「哦,真是滑嫩,這麽美麗的小穴,很快就要被自己的肉棒插入了,哦,想想都受不了了。」

  李云楓的手緩慢的撫摸著,兩女的臉上也漸漸的紅潤起來,微微的呻吟聲從兩女的嘴里發了出來,頭部也有了些小幅度的擺動,看來兩女在做夢了。

  李云楓有點受不了了,兩個可愛的小蘿莉完全赤裸著在自己的面前,沒有任何放抗里,他將衣服脫掉了,巨大的肉棒高高的挺立著,坐到了李可心的小腹上,巨大的肉棒被李可心的巨乳夾在了中間,他握著妹妹的兩個巨乳開始了乳交。

  雪白的乳房,巨大而有彈性,手根本握不住,大肉棒在乳房中間快速的抽插,龜頭更是不斷的打在李可心的小嘴上,隨著肉棒的多次抽插,那張可愛的小嘴已經微微的張開,肉棒的龜頭慢慢的進入了那張從來沒有被肉棒插過的小嘴里。

  她有點迷糊,不過既然哥哥要干自己,自己當然要配合了,于是主動伸出了香舌舔起了哥哥的龜頭。

  「可心,你醒了,哦,沒想到你除了乳房這麽柔軟,連舌頭也這麽滑嫩,繼續舔。」

  李云楓握著李可心的豪乳大力的抽插著,龜頭在妹妹的嘴里開始大力的抽插起來。

  李可心本來有些迷糊的眼睛立刻清明起來,「哥哥在用自己的乳房乳交,大肉棒還插在了自己的嘴里,這都是真的。」

  本來就紅紅的臉蛋現在更加的紅了,舌頭也不知道是該舔還是不舔了。

  她的心里一直很喜歡哥哥,無時無刻不想和哥哥在一起,當昨晚對她動手動腳后,她就很開心,心里期待哥哥可以更進一步,現在哥哥的肉棒在自己的嘴里,她卻又點害怕,害怕失去,她怕哥哥只是暫時的想玩弄她,她不希望這樣,她想一直喝哥哥在一起,她現在很迷茫,不知道該干什麽。

  李云楓注意到了她迷茫的表情,還以爲她不喜歡自己這樣呢,將肉棒微微的從她的嘴里拔了出來,說道:「可心,不喜歡哥哥玩你嗎?」

  他對自己的兩個妹妹很了解,她們不會決絕自己,現在妹妹的表情說明她心里有事,所以還是先解決好。

  微微的擺了擺頭,看著李云楓的眼睛,平日里無比活潑的李可心柔弱的說道:「只要哥哥願意,可心的身子都是哥哥的,我只是害怕哥哥玩過后就不要我了,我不想離開哥哥,我想永遠和哥哥在一起。」

  眼角已經有了淚水,心里充滿了傷心,哥哥平日里雖然對她很好,但是不會突然就這樣的過來玩她,她怕哥哥是收到了什麽刺激,才來拿她發洩,然后就還當她是妹妹,她不想這樣,她想做哥哥的女人,被哥哥玩弄,一直和哥哥在一起。

  李云楓楞了一下,隨即笑了,可愛的妹妹真是有點多心了,看了自己平日里表現的讓她很不放心呢,手將眼睛的淚水摸掉了,「可心,哥哥想讓可心做哥哥的性奴,永遠的被哥哥玩弄,和哥哥永遠在一起,可心,你願意嗎?」

  李可心那悲傷的心里頓時被喜悅占據了,「哥哥喜歡我,可以和哥哥永遠在一起,被哥哥玩弄,太好了,可以永遠和哥哥在一起了。」

  那充滿喜悅的表情全部被李云楓看著了眼里,不過他邪惡的說道:「不願意嗎?那我還是離開吧。我是那麽的喜歡可心呢,沒想到可心居然不喜歡我。」

  話語里充滿了失望,身子也微微的動了起來,打算站起來離開。

  李可心剛剛得到希望,怎麽可能放過,拉著打算離開的李云楓,讓他繼續坐在自己的小腹上,那根本來已經離開了巨乳的肉棒再次被巨乳夾在了里面,她雙手握住自己的巨乳,摩擦著哥哥的肉棒,對著李云楓說道:「哥哥,可心想做你的性奴,永遠被哥哥玩弄,想和哥哥一直在一起,請不要離開可心,可心願意做哥哥的性奴。」

  說完,小香舌舔起了肉棒的龜頭,舔的很認真,眼神中全部是癡迷。

  「是嗎?那可心你告訴我,你現在在干什麽,哥哥感到肉棒好舒服?」

  李云楓坐在李可心的小腹上,看著可愛的妹妹主動的爲自己服務,很是淫蕩的說道。

  「嗯……人家正在用自己的乳房給哥哥乳交,而且人家還在給哥哥舔肉棒,哥哥的肉棒最好吃了,可心最喜歡了。」

  小蘿莉現在想要的是哥哥承認她,接受她,所以對于哥哥淫亂的話語,也是很乖巧的回答著。

  「可心,你真是淫蕩呢,這樣的話也可以說出來,看來確實是個當性奴的料呢。」

  李云楓說道,大肉棒在妹妹的巨乳間開始摩擦起來,妹妹也是很努力的張開自己的嘴巴含著他的肉棒,替他舔著龜頭。

  微微的吐出嘴里的肉棒,李可心對著李云楓笑著說道:「可心是個淫亂的女孩,想要做哥哥的性奴,被哥哥玩弄,請哥哥將可心變成哥哥淫亂的性奴吧。」

  李云楓聽到妹妹淫亂的宣言,開心了笑了,開始大的抽插起來,用自己的妹妹的豪乳來碗乳交,哦,真是爽啊,雙手摟著妹妹的頭肉棒開始了射精。

  清晨,燦爛的陽光灑進了房間里,屬于少女的可愛的房間里此時正發生著淫亂的一幕,可愛的少女用力握住自己的巨乳,給坐在自己身上的少年摩擦著他那巨大的肉棒,此時濃濃的精液正從肉棒的龜頭里射出,少女可愛的小嘴將龜頭包裹在嘴里,「咕哝咕哝」的吞咽聲表明她此時正在吞咽著精液。

  「啊……好爽……可心你的小嘴真不錯。真不愧是天生淫亂的女孩,哥哥很喜歡。」

  李云楓舒服的在妹妹的嘴里射著精,早晨的第一發數量很是恐怖。肉棒已經從少女的嘴里拔出來了,仍在射精的肉棒對準了妹妹的巨乳,大量的精液射在了妹妹那雪白的巨乳上面,可愛的少女清純的面孔,微微張開的嘴巴里面正有精液在流出來,那對豐滿的巨乳上面更是被射滿了精液。

  看著妹妹努力的吃著自己的精液,看著妹妹現在淫亂的樣子,李云楓心里很開心,看了眼旁邊的少女,李月怡還在睡覺,他沒有叫醒她,當著另一個妹妹的面玩弄自己的妹妹,讓他感到很爽。

  「可心,來。」

  李云楓將李可心樓抱了起來,看著還在吞食自己精液的妹妹,笑道:「你知道哥哥接下來要干什麽嗎?」

  哥哥淫蕩的笑容讓李可心一蕩,看到哥哥大巨大的肉棒正在自己的蜜穴附近,她知道了,接下來,就是哥哥給她開苞的時間了,輕輕的靠在李云楓的懷里,小手握住了李云楓的肉棒,擡頭看著自己的哥哥,說道:「可心知道,接下來,哥哥要將大肉棒插到可心的小穴里,給可心開苞,然后可心就可以成爲哥哥的性奴了,永永遠遠被哥哥玩弄。」

  妹妹的乖巧讓李云楓更加的喜愛她了,讓李可心跪在床上,大肉棒來到了她飽滿的蜜穴處,緩慢的摩擦著,「真是個淫蕩的女孩呢,主動勾引哥哥給自己開苞,是不是很想要哥哥的肉棒干你?」

  「嗯,可心是個淫蕩的女孩,一直想要被哥哥玩弄,想要哥哥的肉棒插入可心的小穴里,玩弄可心。」

  少女完全的配合著李云楓的話,仿佛她真的是個淫亂的女孩,想到自己馬上就要被哥哥開苞了,蜜穴里的蜜汁大量的流出,全部流到了哥哥的肉棒上。

  「那麽,我乖巧的妹妹,哥哥現在替你開苞,讓你成爲哥哥的玩物,做一個淫亂的性奴。」

  說完,在蜜穴上摩擦的肉棒對準了蜜穴緩慢的插了進入。

  李可心感動哥哥的肉棒開始插入自己的小穴了,先是一點點的進入,突然肉棒大力的插了進來,讓她頓時慘叫起來,不過她的慘叫聲沒有發出,李云楓的手覆蓋在了她的嘴上,一只手按在她的臀部上,大肉棒大力的插入了她的蜜穴,沒有一點憐香惜玉,大力的插入了處女的小穴里,貫穿了妹妹的處女膜。

  李云楓心里有股虐待的快感,看到妹妹那痛苦的臉,自己插著妹妹體內的肉棒更加的巨大了,已經插入了一部分的肉棒再次插了進去,很快就抵達了子宮的最深處。

  李云楓趴在妹妹的身上,雙說玩弄著妹妹的巨乳,說道:「可心,現在哥哥在干什麽啊?」

  仍然感到下體入撕裂般痛苦的李可心,哭著說道:「可心,正在被哥哥開苞,哥哥的大肉棒都插進來了。」

  「哥哥的肉棒插的你舒不舒服啊?」

  「好痛,哥哥,可心下面要裂開了,不過可心好開心,可心終于是哥哥的女人了。」

  李可心的臉上仍然有著淚水,但是那痛苦的表情漸漸的變成了幸福的表情。乳房上面哥哥的大手在玩弄著她的巨乳,讓她也慢慢的有了快感。

  「那麽哥哥要干你喽,我淫亂的小性奴。」

  李云楓直起了身子,摟著可心豐滿圓滾的臀部,開始的抽插,緩慢的抽插了一會兒,李可心已經開始小聲的呻吟了,然后李云楓就大力的抽插起來,自己妹妹那緊湊的蜜穴加的他很舒服,啪啪的響聲也不斷的回響在房間里面。

  「啊……好大……好舒服……哥哥……干的可心……好舒服……好喜歡……哥哥……的……肉棒……啊……哥哥……最喜歡……哥哥……了……」

  李可心意亂情迷的呻吟著,雙手撐著自己的身子,讓哥哥可以更好的在身后插她,豪乳在隨著身子的前后擺動而晃動著,上面的精液也灑落在了粉紅色的床單上,兩人的交合處,白色紅色的液體對著肉棒的進進出出流了出來,李可心的大腿根部處更是有干涸的血迹,那是她的處女穴,被自己的親哥哥開苞后的處女血。

  「可心,你的小穴真緊啊,哥哥要來了,要好好的用蜜穴接住哥哥的精液哦。」

  李云楓開始摟著妹妹的臀部,加速沖刺起來。

  「啊……哥哥……可心……也到了……請……哥哥將精液都射在。可心的子宮里吧……可心會全部接住的……啊……」

  「啊。來了……」

  大肉棒用力的一幢,整根肉棒全部插入了李可心的蜜穴里,直達最深處,肉棒抖動起來,大量的精液爆發了,射在了自己親妹妹的子宮深處。

  兩人都發出了滿足的呻吟聲。

  李月怡和李可心昨晚回房后,想著哥哥對她們做的事,兩人的下體都濕了,于是脫掉了衣服,互相舔起了對方的小穴,兩人互相之間的玩弄已經很久了,不過兩人都只是舔舔和撫摸,從沒有打算將處女膜弄破,因爲兩人的心中都想將自己的處女送給自己的哥哥李云楓。

  互相高潮了好幾次,兩人才睡了,兩人都帶著甜蜜的笑容睡了,李月怡畢竟還小,玩的比較累,睡的很深。此時,她漸漸的醒了……

  睜開漂亮的大眼睛,里面還是很朦胧,看起來很是可愛的樣子,李月怡很是奇怪,今天居然沒有人來叫她和姐姐起床,沒有多想,轉過頭看了下身邊的姐姐,她剛剛就好像聽到了姐姐的呻吟聲。一幅很淫亂的場面出現在了她的視野里。

  哥哥李云楓正躺在床上,頭枕在自己的雙手上面,渾身赤裸,而姐姐李可心正跨坐在哥哥的身上,哥哥那巨大的肉棒正在姐姐的蜜穴里進進出出,姐姐的臉上很紅,很滿足,很淫蕩,讓她有點不敢相信這是平日里那個很活躍的姐姐,她的豪乳正隨著自己的套動而上下擺動著上面還有很多白色的液體。兩人的交合處可以看到很多白色的液體和一些紅色的液體。

  李月怡很是震驚,姐姐居然主動的坐在哥哥身上被哥哥的肉棒插著,這是怎麽回事,自己在做夢嗎?李月怡的第一反應是這是假的,但是哥哥突然將她拉了過去,樓在了他的懷里,聞著懷里熟悉的味道,感受著肉體的觸感,她知道這是真的,驚訝的表情和微微長大的嘴巴讓她無比的可愛。

  李云楓將李月怡摟著懷里,一只手摟著她的細腰,一只手按在了她的一只豪乳上,讓那個壓在自己胸膛上的豪乳再次變成了其他的形狀。

  「月怡,醒過來了,仔細看看,你會兒哥哥就替你開苞。」

  淫蕩的話語讓懷里仍然驚訝的少女頓時臉紅了,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不過哥哥好像要替自己開苞了,她的心里一下子沒有了其他的想法,只有哥哥要替自己開苞這件事在她腦海里回蕩著。

  看著李月怡那通紅害羞的臉,李云楓的大手更加用力的玩弄她的豪乳了,下面也加大了抽插的力度,讓正在被他干的李可心更加大聲的浪叫了。

  「嗯……哥哥……你剛剛說的是真的嗎?」

  害羞的李月怡不確定的問道,雙手摟住了哥哥的腰部,兩個豪乳全部壓在了李云楓的胸膛上,臉上很是期待。

  李云楓淫的一笑,大手從李月怡的背部滑到了她圓潤的臀部,然后沿著股縫來到了李月怡的蜜穴處,大手輕輕的撫摸著李月怡的蜜穴,說道:「月怡,可心現在是哥哥的性奴咯,剛剛哥哥給可心開苞了,一會兒哥哥就替你開苞,讓你也變成哥哥的性奴,你願意嗎?」

  哥哥的話讓李月怡的蜜穴里開始流出蜜汁了,回頭看了眼姐姐,發現姐姐正在看自己,立刻害羞的轉過了頭。但是哥哥卻讓自己看他干姐姐的畫面,盯著兩人的交合處,臉上更紅了,一會兒自己也會想姐姐一樣,被哥哥用大肉棒插入小穴,哥哥的好大,人家那里能受得了嗎?

  就在李月怡害羞的時候,李云楓松開了她,摟著了李可心,將她按住床上,開始大力的抽插起來,看著躺在身邊的姐姐,李月怡很是害羞,不知道該怎麽辦。

  李可心大概看出了她的尴尬,摟過她的脖子,和她熱吻起來,嘴里面濃濃的精液味道讓李月怡的蜜汁流的更多了。「嗚。」

  感到姐姐突然抖動的身體,她知道姐姐高潮了,轉過頭,就看到哥哥的大肉棒正對著她們射精,大量濃濃的精液射了過來,打在了她的臉上,姐姐身上,讓她愣住了。

  舔了舔嘴邊的精液,她知道自己離不開哥哥了,精液很好吃,她喜歡上了這個味道。在哥哥的眼神下,她舔起了姐姐身上的精液,讓姐姐的身子又抖了一下。

  淫亂的場面讓李云楓很喜歡,來到李月怡的身后,撫摸著她光滑的皮膚,肉棒對準了她的蜜穴,在李可心小手的幫助下,李月怡期待的目光下,插了進入。

  「啊……」

  大聲的慘叫聲從少女的嘴里發了出來,眼淚也流了出來,好痛,李月怡感到下體被撕裂了,此時一個溫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月怡,不要怕,一會兒就好了,第一次都會很痛的,忍忍就好了。」

  李可心已經趴了起來,剛剛高潮的她現在終于恢複了力氣,躺在妹妹的頭部,將自己的下體暴露在她的面前。

  「來,舔可心姐舔舔,里面有很多哥哥的精液哦,一會兒哥哥就會在你的蜜穴里射很多很多的精液了,現在姐姐先分享一些給你哦。」

  李月怡痛苦的表情緩解了,低下頭,舔起了李可心的蜜穴,飽滿的蜜穴邊緣都是精液,而那道緊湊的縫隙由于剛剛肉棒的插入,現在還沒有完全合攏在一起,大量的精液正在流出來。先是舔干淨了蜜穴邊緣的精液,連姐姐的處女穴都舔干淨了,然后舔起了正在流出來的精液,真好吃,最喜歡哥哥的精液了。

  李云楓感到妹妹已經不再那麽痛苦了,看到她舔起了可心的蜜穴,對著可心溫柔的一笑,肉棒開始緩慢的抽插起來,可心也是開心的笑了,讓自己的妹妹得到幸福,她也感到很快樂,享受著精液在蜜穴里流出來的快感,體味著妹妹舔蜜穴的舒爽,李可心感到自己是最幸福的人了。

  肉棒在剛剛開苞的小穴里緩慢的進出著,讓李月怡小聲的哼哼起來,舌頭更加用力的舔著姐姐蜜穴里的精液,她感到好開心,自己也是哥哥的女人了,以后可以和哥哥永遠的在一起了,哥哥的精液是那麽的好吃,以后可以經常吃到了。

  「嗯……好舒服……月怡的小嘴真會舔……姐姐好舒服……」

  「哦……月怡的蜜穴也是那麽的緊,夾的我好爽……處女的小穴就是緊啊……哦……要來了……」

  「嗯……啊……哥哥……我也……到了……啊……哥哥……」

  「來了……月怡。哥哥要射了……接好了……」

  「啊……月怡……也來了……哥哥……射……在月怡的……里面了……啊……」


  • 文章目录
  •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