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奇妙亂倫之旅

  • 在〈我的奇妙亂倫之旅〉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家族亂倫

第一章

  「先生您好,飛機已經到達花城機場了。」溫柔又公式化的聲音把我從夢中
拉了回來。醒過來才發現飛機上已經沒有其他乘客,一位空姐正站在我的身邊,
拍打我的肩膀。

  看來我又不知道什麽時候進入了昏迷,記憶開始清醒後來,我也想起了我坐
飛機是來做什麽的。

  我叫於歡,考上了花城的花城大學,離開學的時間還有一周,我這麽早趕來
這裏是爲了我爺爺給我安排的另一個任務。

  「歡歡,看這裏!」一個三十三的少婦正在候機廳外揮舞著手中的牌子。

  之所以我知道她的年齡,並不是我懂得看人,而是我確實的知道她的一些信
息。

  郭怡君,女,三十三歲,我一位已經去世的遠房表哥的妻子。關於我的那個
表哥,說起來了了就複雜了。

  「嫂子好,沒想到你本人看起來比照片上還要年輕。」我主動上前握住了她
的手,又涼又軟還很滑,我那表哥也管著點家族裏的資産,讓自己的老婆保養的
像是個二十歲的小姑娘也不是什麽難事,不過她的身材可比和我同齡的小姑娘要
有料多了。一張鴨蛋小臉上有一雙撩人的桃花眼,眉毛修的精緻濃密,一張大嘴
雙唇飽滿,皮膚白淨,脖頸修長。一米七八的個子有著一雙大長腿,身穿著一件
運動式的吊帶背心把她的事業線擠的深不見底,下身是一條運動款的緊身長褲,
腰臀曲線就好像是緊口的花瓶一樣,大腿發達,屁股挺拔,而且我甚至可以看到
她穿著的三角內褲的輪廓,我有點看不出這個女人的深淺。

  「歡歡,你走這麽遠行李都沒帶嗎?」她忽閃著眼睛好奇的問我。

  我這才一拍腦門恍然大悟:「我把行李落在飛機上了。」

  機場的工作人員很是熱情,幫我聯係了一下就讓我在門口等待行李送過來就
好了。沒等多久我就看到了在已經空無一人的出站長廊上我那熟悉的不聽話的箱
子,還有那個在努力駕馭它的那名空姐,好像就是在飛機上叫醒我的那一位。她
的身材十分瘦弱,踩著雙高跟鞋顫顫巍巍的拉著與她的力量不符的箱子,就連腿
上的黑絲都不小心挂在了箱子的拉鏈上,撕拉一下露出了一大塊白嫩的腿肉,看
她的模樣是典型的南方人,小臉沒有巴掌大,五官倒是精緻,小鼻子小嘴巴煞是

壯陽持久 印度犀利士雙效哪裡買 ( Line: avseo99 )
可愛。當時我就想到一句詩,聘聘袅袅十三餘,豆蔻梢頭二月初。眼看就要走到
出口了,她的高跟鞋卻踢在了箱子上,鞋跟被報銷了,身子一歪就向前倒了過來。

  我眼疾手快趕忙一步上前抱住了她,撞了個香玉滿懷,就連她的吐氣如蘭我
都嗅的清清楚楚。我一隻手摟著她的後背,另一隻手下意識的就摸上了她的小屁
股,忍不住隔著裙子捏了一把,那裙子隔著絲襪的觸感絲般柔順,屁股也彈性十
足。

  「謝謝……」她或許是感受到了我那隻不安分的手,掙紮著從我懷裏爬了起
來,幹脆就把壞掉的鞋踢到一邊,羞紅著臉把行李箱交給了我,一瘸一拐的溜溜
的就跑了,就連掉了東西都沒有發現。

  「董……淑……蘭……」我撿起了她掉落的胸牌默默地記住了這個名字,上
面還帶著她的體溫和體香,我當即就決定把這東西收藏起來。

  表嫂她開著自己的紅色小轎車,光行李箱就把後座都占滿了,也不知道她買
這麽小的汽車圖個什麽。一路上我們聊著家常,也開始對對方有了資料以外的認
識。聊到了關於家族的財産才知道我那懶逼表哥拿著錢都去炒房子,現在我表嫂
的工作就是當個包租婆然後上交給家裏面,不過我來了以後,她也就隻能給我當
個助手,畢竟我爺爺的觀念既保守又死闆,我也算是他的親孫子,地位比不知道
哪輩的遠方表哥留下的女人要高到不知道那裏去。每個月還要去挨家挨戶收房租
上交,可真是個幸福又痛苦的工作。

  「歡歡,我們到家了。」表嫂突然打斷了我的思路,指著路邊的一座大廈說
道:「這一座花城麗景大廈就是你表哥留下的所有東西了。」

  我順著她指的方向看過去,那座設計感前衛時髦的大廈起碼有20層樓高,我
原本也就以爲買下一個單元樓就不錯了,看來我對家族的財産有著極大的認識偏
差。這都要歸功於從小爺爺就帶著我住在鄉下有關係,我隻是聽著閑言碎語自己
有些大膽的關於家裏的猜測,看來我還是太過保守了。

  坐著電梯來到了頂層二十四樓,就是表嫂現在住的地方,她帶著我大概的逛
了逛,生怕我在家裏迷了路,臥室、客廳、書房、廚房、健身房、洗衣房、洗手
間、洗浴間。一圈逛下來我已經忘記了哪裏是哪裏,隻覺得這些房門都是一模一
樣的沒有什麽區別,好在我的臥室裏面也有獨立的洗漱間。

  我在房間裏休息了沒多久,表嫂她就來敲門,要帶我出去好好吃一頓來接風
洗塵。這次她換了一身黑色的連體裙,下擺連膝蓋都不到,腰間係著一條腰帶把

犀利士藥局 犀利士價格多少呢 www.poxet.tw
她姣好的身材都展現了出來,還穿上了一雙薄透黑絲。這女人是要勾引我嗎?我
好奇起來。

  和她一起走進了電梯裏面就聞到了那股香水的味道,濃密又熱烈,混合著多
種氣味,雖然說不出具體的感覺,但我聞了之後就感覺隱隱的一股熱血充上了頭。
不大的空間裏面她還特意的現在了我的側前方把我逼在了角落裏面。我的目光忍
不住從她的脖頸、後背、腰間滑落到了她的豐滿雙臀上面。她還有意的在左右的
輕輕扭動腰肢,雙腿帶著臀部來回的摩擦著,那雙小腿也是優美筆直,腳腕纖細,
在左腳腕上還有一個愛心的小紋身。

  「哼……」她一聲若有若無的輕笑,側著臉偷偷的瞥了一眼正聚精會神的我,
不知道心裏有什麽鬼主意。

  在來之前爺爺就提醒我要小心女人,難道就是暗指我表嫂嗎?

  上了她的車很快就到了一家附近的西餐店,裏面複古的裝潢和環境讓我感覺
和在購物廣場的那種牛排快餐就有所不同。那邊是以學生情侶居多,而這裏感覺
整體年齡都要大上一圈。

  「你想吃什麽,我來幫你點吧?」表嫂看著我拿著不知道哪國文字的菜單發
呆主動提議,探著身子讓我看到了一片雪白,還有一點的粉嫩?她的裏面是真空
的嗎?

  思考這種問題直接讓我的大腦宕機了,她微笑著把菜單從我手裏抽了出來,
叫來了服務員把餐給點完,目光就一直在我的身上來回打量。

  「歡歡長的這麽帥氣有沒有談過女朋友啊?」她突然問道。

  「啊?家裏家教比較嚴一直都是單身。」有我爺爺盯著,我要去敢談戀愛被
他知道怕不是三條腿都要被打斷。

  她繼續追問道:「那你有沒有想過想要找什麽樣的女朋友?」

  「我也不清楚喜歡什麽樣的,隨緣吧。」

  「那你都上大學了,離開這麽遠,你爺爺可管不到你了,你可以好好的享受
享受生活,嫂子到時候也可以給你介紹介紹。」

  說話的時候,服務員就來上菜了,幫我們一道一道的分進各自的餐盤裏,還
開了一瓶紅酒。

  拿著刀叉看著盤子裏的那點菜品,我心裏有句媽賣批不知道當不當講。一口
下去還不夠塞牙的。

  表嫂看到了猜到了我的心思就讓服務員直接整盤端給了我。

  「你長身體的時候多吃一些,不夠再點。吃相不要這麽著急,多喝一點酒,
別噎到了。這款甜甜的不醉人的。」我把蘸醬直接倒在了整盤烤豬肘肉上帶著點
綴上面的香草拿刀叉就拌了起來扣在了肉醬拌面條上面,她就在一邊哭笑不得的
端著酒杯看著我。

  我這才反應過來她是想要和我碰杯,我也空出一隻手來舉起杯子:「幹。」
一仰脖就把那糖水都喝了個幹淨。

  「歡歡你的酒量還挺好呀。」她幫我又倒上了一杯:「以前在家裏也經常喝
酒嗎?」

  「沒有,我以前都沒有喝過,這酒甜甜的和飲料一樣,挺好喝的。」吃的有
些噎,我又幹下去了一杯。

  「你喜歡就好,慢慢喝,不要著急。」她熱情地又幫我倒上。

  一頓的酒足飯飽,在回家的路上,躺在車裏我就有些昏昏欲睡,就覺得頭上
的血管跳動著嗡嗡的在響,全身也開始熱起來,明明車裏開著空調,我卻還是煩
躁的把衣領都敞開呼扇衣服想要讓胸口降降溫。

  「歡歡。」她莫名其妙的喊了我一聲。

  「啊?怎麽了?」

  「沒事,別在車上睡著了,不然我可擡不動你。」她說道。

  「嗯,能不能把空調開得再低一些,車上好熱啊。」

  燈光並不明亮,反而讓我更清楚的看到了表嫂的模樣,細小的皮膚紋路,反
射微弱光亮的汗毛,隨著流動空氣顫抖的眼睫毛,在吞咽口水時候的喉部運動,
呼吸間起起伏伏的誘人雙峰,雙腿上的黑絲摩擦的聲響,爸高跟鞋放在一邊赤腳
踩在地毯上的雙足,甚至是她呼吸間傳來的紅酒的果香和皮膚發散出的熱量。

  我好像是進入了一個新的世界一樣,用與之前完全不同的視角打量著身邊的
女人。那身黑裙在我的眼中恍若無物,她的身體就這樣赤裸的暴露在我的面前,
毫無防備。我的身體甚至比意識先一步行動了起來,不知什麽時候手就摸在了她
的大腿上面,光滑的皮膚下面是緊緻的肌肉,帶著一層脂肪在中間作爲緩沖,不
讓人覺得肥膩也不會幹枯。

  這也是我和女人有這麽親密的接觸,更何況是這樣的美女。我的胸口都隨之
一滯呼吸都停止了下來。我不知道我接下來該怎麽解釋這樣的出格行爲,但是她
先給了我答案。

  「嗯……」一聲酥到了骨子裏的呻吟,她主動的握住了我那隻不安分的手,
讓它向上走去,從裙子下面到了裙子裏面,那裏更加的柔軟溫暖。

  有了她的默許,我也失去了理智,貼了上來湊在她的鬓角吸吮帶著她的體溫
的空氣。

  「別著急,還沒到家呢。」她撒嬌的說道,身體也向我側過來了一些,把臉
頰送到了我的雙唇上,更是用雙腿夾住了我準備繼續作案的手,我另一隻手從她
的腰後伸過半摟住了她,她的腰肢在我的懷裏好像沒有骨頭一樣。

  回到了車庫,我不想和她的身體分開,幹脆就把她從駕駛座攔腰抱了起來,
她也隻是驚詫了片刻,就像一隻溫順的貓鑽進我的懷裏。

  走進了電梯在這樣狹小的密閉空間,我更加壓抑不住自己的欲望,學著西方
電影的樣子,親上了她的紅唇,那一塊軟肉被我含進了嘴裏,想要撕咬它卻又舍
不得用力,就變成了厮磨。她也主動的樓主了我的脖子,讓我們的親吻更加緊密
難以分開。在電梯中的短短時間,我缺氧窒息好像已經死過了一次那樣的漫長。

  找不到她的臥室在哪裏,幹脆就她把丟在了餐桌上面,我則壓在了他的身上,
雙手從裙子中四處遊走,不知何時她解開了她的腰帶我的手就從大腿一路向上握
住了她的乳峰,那飽滿又堅挺的地方。我越發的覺得體內有一股邪火無處發洩,
隻有和她的身體緊靠在一起才能緩解我的痛苦。

  「哈呵——」她輕輕的把我推開深吸了一口空氣,用低沈的嗓音在我耳邊聞
到:「想要更舒服一些嗎?」

  「嗯!」我把她緊勒在懷裏用力的回答道。

  「啊——你都要把姐姐勒死了,想要舒服的話,你知道要怎麽做嗎?」她滿
滿的幫我把上衣脫下來丟到一邊,用舌尖在我的胸口打轉,讓我更加的瘙癢難耐。

  「怎麽做?」我抱著她的腦袋被她舔的難受又不想把她推開,就隻好保持著
這樣的姿勢。

  「哼哼——你以後的事情都要聽我的,不要聽那個老頭子得了,你能做到嗎。」
她又含住了我的耳垂,說話時候的吐息全吹進了我的耳朵裏面。

  「我……都聽你的。」不假思索的我就答應了她,再一次的她把壓在了身下。

  「那就好,隻要你聽姐姐的,姐姐就讓你舒服。」她說著就把手伸進了我的
褲子裏面,握上了我的子孫根,那玩意立刻跳的像個兔子一樣:「人不大東西倒
是不小。」

  「啊……」那溫熱的手握上來了以後我立刻就從本能中明白了我要怎麽做,
抱著她蹦了起來,肉棒就在她的手中進進出出。沒幾下我的身體就不可控制的抽
搐起來,一股強烈的尿意根本來不及反應就全都尿在了她的手上,不同的事就是
這尿一股一股的又粘又稠,斷斷續續的尿了好久,內褲裏全是黏黏糊糊的,貼在
身上特別難受。

  「年輕人精力就是旺盛。」她笑著把手抽了出來,展開的五指之間挂著白色
的不明粘稠物,上面還帶著腥臭的味道,她卻毫不在乎的一樣,一根手指一根手
指的都舔了個幹淨。

  尿在她身上以後,我一下子沒了力氣,什麽都不想,就和她一齊躺在餐桌上
抱在一起。就好像剛跑完了三公裏一樣的劇烈喘息著。

  「快回去洗個澡換身幹淨衣服,好好休息,不然明天有你難受的。」她推開
我從桌子上下來對我囑咐道。

  「好。」我不假思索的就答應了下來,還沈浸在剛才的愉悅之中,不知不覺
中睡了一覺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洗過澡以後躺在床上情緒激動的根本就睡不著。
隻要一閉眼就是表嫂在我身下的嬌俏模樣,身體也就莫名的煩躁起來。迷迷糊糊
的到了快天亮才睡著。

  第二天果然就起不來床了,全身無力就好像生過了一場大病一樣,腦子裏面
就像有個榨汁機把昨天所有的記憶都攪的七零八落。一直折騰到了中午才實在渴
的難受起床去找水喝。路過表嫂的房間就看到她的房門大開著。

  她還穿著昨天晚上的那身衣服睡在床上,睡相極其難看,張著大嘴口水流了
一灘,一隻胳膊和一條腿從床上垂下來半個身子也吊在外面被身下的毯子兜著沒
有摔在地上,手裏還握著支空啤酒瓶,地上也擺著五六瓶的樣子,看來晚上她又
沒少喝,滿屋子裏都是酒氣一整夜都沒有散去。

  看到這副模樣,突然就對她興趣全無。出於人道主義精神,我好心的上前去
把她翻回了床上,省的她再真的從床上滾下,再幫她把她毯子蓋好,就準備離開。
沒想到好死不死的她在這個時候醒了過來,連眼都沒睜開就拉住了我的胳膊,一
酒瓶拍在了我的腦門上,當即我就整個人都栽倒在了她身上,眼前一黑就什麽都
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