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阿姨 也是我的好姐姐

  • 在〈好阿姨 也是我的好姐姐〉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家族亂倫

罪惡感轉換成不可收拾的情欲,眼前的我,不但讓 阿姨空虛已的肉洞得到了充實,也讓她那空曠已久的感情黑洞得到了填補。
來自陰戶的快感因思想的解放,而增添百倍,積存多年的淫水,決堤般的湧出。 阿姨像一頭滾燙的母獸,用全身的每一個毛細孔去吸取每一絲我傳來的氣息。
我的每一次沖撞,都得到身下 阿姨最熱烈的回應,她緊夾著我腰枝的雙腿,像是摧促自己侵入 阿姨的更深處似的緊夾著,小穴更不停的擡高迎合著自己的雞巴。
突然我的雞巴感受到 阿姨陰道傳來的一陣陣緊縮,我不經意的睜開眼楮,恰好觸及 阿姨那深情款款的眼神,臉頰因興奮而顯出潮紅的 阿姨,濕潤的雙眼又愛又憐的偷瞧著眼前這個剛剛還是自己親生的我如今卻毫不憐惜用著大雞巴乾著自己的丈夫。
當 阿姨發現我停下來緊盯著自己時,像被逮著的偷兒,敢緊偏過頭去,避開我那灼熱的眼光。
突然間,四周安靜了下來,我停止了屁股的抽動,像一個惡作劇的小孩子,在 阿姨的紅通通的臉頰輕輕的親了一下,問道︰「 阿姨,我的雞巴乾的你舒服嗎?」
雖然 阿姨十三年所忍受的情欲在此時已得到身心俱感舒暢,但卻不知道如何回答我這種令人臉紅的問題,於是取了個巧反問我︰「 阿姨的親兒累了嗎?要不要休息一下?」
阿姨嘴上這麼說,雙腿卻將我的屁股鉤得更緊,膣道更有意無意的用力一緊,暗示著我,我已完全的征服了我的 阿姨,且我身下的 阿姨正期待著我這個我的大雞巴能在她小穴裏更深入、更擴張的插著。
得到 阿姨這般露骨的回應,我好不高興,雞巴頓時變得更長更燙,把底下的 阿姨頂得又又麻,騷癢得難受。急欲得到解放 阿姨,見我還是愣愣的盯著自己看,任憑自己的雙腿再三的催促,就是不肯抽動雞巴,顯然這固執的我不肯讓自己輕易的打發。
無可耐何的她,只好漲紅著臉發出浪語︰「乖兒, 阿姨舒服的緊,你就別再吊 阿姨的胃口,行行好,送 阿姨一程,好讓 阿姨把積了十數年的淫水,全數給了你吧!」
聽了這話,我滿意地笑道︰「好親 阿姨,我謹珍母命,哪,挺著點兒,我這就要給你來頓狠的啦!」
沒有些許的停留,我解開 阿姨鉤住自己的雙腿,將它們架在肩上,開始大起大落的擠壓。受到我沒命狠插的 阿姨,陰戶被拉出大量的淫水,那淫水沿著屁股溝兒,把底下的床單泄濕了一大片。就這樣,兩個赤條條的人兒,互相咬噬著對方的性器,陣陣的欲火,在接合處熊熊的燒著,幾乎把 倆人的性器都給熔化了。
就在這驚天動地的床戰,如火如荼地進行了近一刻鍾以後,魂兒仍在半天幽遊的 阿姨,突然發現我的呼吸變得十分急促,抽動的動作也變得越來越快, 阿姨料定我就要射精了,一時間,欲念全消,雙手急急的旁塢著我道︰「我,快抽出來,千萬射不得, 阿姨會…!」
可惜,這話來得太遲了,初登極樂的我根本顧念不了那麼多,急於一為快的我,不但沒有因 阿姨的話而停止動作,反而將 阿姨抱得更緊,屁股的起落更加的劇烈。突然,我感到眼前一陣光亮,底下澎漲到極點的雞巴,終於忍不住的吐出第一道情涎。
穴心突然受到我熱精澆淋的 阿姨,在發覺自己終究沒能躲開我初精的灌射後,渾身癱軟下來,任憑我將全身所有的子孫漿,一道一道的灌注進來。失去抵抗能力她,靜靜的看著我潮紅著臉,為人生的第一次高潮低吼著,心中竟為自己能給我如此大的快感,感到幾分的喜悅、驕傲。
多少年來她只覺得自己只是一個青春不再的 阿姨,但我在自己體內不停的爆發,卻再再的告訴她,自己仍未凋謝,仍是一個能令男人喘息、瘋狂的女人。
心情有了巨大轉變的 阿姨,不再擔心懷孕的事,只希望我能將自己完全佔有,並將我的愛一滴不剩的留下來,所以 阿姨更將夾在我的雙腳夾的更緊。
而我注入 阿姨子宮的每一道精水都成了 阿姨最強的摧情劑,翻攪、滲透著整個子宮,受不了這致命的快感, 阿姨幾乎昏死過去。
終於,我完成了我的第一次射精,雖然留在 阿姨體內的雞巴仍意猶未盡的抽搐著,我整個人卻已像一個消了氣的氣球般的趴在 阿姨的身上。
第一次嘗到女體滋味的我,懷著幾分感激的心情,不停的親吻著身下的女人,根本忘了這個才給了自己最大快樂的女人,還是自己的親生 阿姨。
才出十多年來所忍下的那最黏稠的陰精,慢慢的從快感的巔峰飄落下來的 阿姨,悠悠的品味著子宮內親生我所射的澎湃、激蕩的精液,此時我柔情似水的愛憐,不但不停的落在自己的每一肌膚,且狠狠的噬咬著子宮的每一處,撫摸著我依然發燙的臉, 阿姨告訴自己,那曾經消逝於多少個孤清夜晚的春天,終於在今天找回來了。
雲雨方休,我像一只消了氣的皮球一般,由 阿姨的身上,滑落到一旁的席上。當一切的動作停了下來後,四周突地變得十分安靜,胸部依然起伏不定的 阿姨,不落痕跡的抓起她散落在一旁的底褲,按住她的私處,因為我留在她身體裏的東西,正一陣陣的從她的陰戶流了出來。
就這樣,這對有了一層新關系的 就這樣無聲的並躺,直到過了好一會,當我的精神恢復了稍許時,我才覺得我或許該說些什麼什麼才對…
「 阿姨…」
這一聲才剛出口, 阿姨馬上就糾正我道。
「 阿姨?小祖宗,都已經這般田地了,你就別再叫我 阿姨了,難道你要你的孩子對著你叫哥哥?」
「我的孩子?」
「還裝傻,剛剛叫你別射在我那裏面,你偏不聽,還緊抓住人家劈哩啪啦的一陣猛射,現在姐姐滿肚子都是你交的貨,只怕明年就要替你生個胖小子羅。小子,只怪你貪圖舒服,過了這個晚上,姐姐的肚子要是大了起來,可要把賬給記到你的頭上,由不得你賴的!」
聽了這話,我忍不住的用懷疑的眼光看著 阿姨。不想和我爭辯, 阿姨僅是笑了笑,然後拉著我的手拉往她的腿根探了一探,果然,那還有幾分熱氣冒出的穴口,仍然是黏不啦搭的一片。
「姐,你後悔了嗎?」
「傻我,方才姐姐對著你張開雙腿時,就已經決定要和你作一輩子的夫妻了。既然當了你的妻子,姐姐還能不替你養個小子嗎?只要你願意,姐姐還想替你多生幾個哪。」
阿姨抱著我的手臂,輕咬著我的耳根,軟軟地說道︰「從今天起,你就是姐姐的漢子,姐姐的天,沒有外人在時,你想對姐姐怎樣,姐姐都依你,但就是不許你再叫我 阿姨了。趕明兒個姐姐上街買些貨兒,將這張床整治成咱姐弟倆的鴛鴦窩,再讓姐姐好好的侍候你這小冤家,以償你對姐姐的一番情義,你說好不好?」
我轉過身子,仔細端詳著 阿姨──眼前這個女人,還是那和自己相依為命十數年的 阿姨?
眼前的她,眼神散發出無限的春色,頭上的秀發,因方才那場激烈的交歡而略顯零亂,似張還閉的紅,好像正等著情人的品嘗,依然突出的乳頭、起伏不定的玉乳,告訴我, 阿姨仍未跳出剛剛那場情欲的漩渦,這個讓自己嘗到人生極味的女人,正期待著親生我的另一次侵犯…
「親姐姐,何必等到明天,你的親漢子現在就想再當一次神仙…還有,你不覺得我一邊幹你一邊叫你 阿姨會比較剌激嗎?」我把 阿姨擁入懷裏,溫柔地說道︰「就讓我我再好好的疼你一次…再讓我讓 阿姨好好的爽一回吧…」
說完這話,我再次把 阿姨壓倒在大紅花被,迎頭就是一陣令 阿姨喘不過氣來的狂吻,兩手在 阿姨的身上胡亂的摸索著…眼看另一場肉的交戰就要開始。
突然, 阿姨急急地推開我︰「好我、好我,你說的多對,你稍忍一下,姐姐去去就來…」
阿姨在我的鼻子輕輕的親了一下,抓起遺落在床角的抹胸掩住吻痕的胸部,下得床來,走近窗口,拉下窗蓋兒,並將房門的門栓戳上,回過頭來對我說︰「小色鬼!窗也沒合,門也沒鎖,就敢騎在你親 阿姨的身上猛幹,就不怕被架上豬籠?」
當她坐上床旁的馬桶時,發覺我正專神的看著自己,急漲紅著臉說道︰「討厭!你…轉過頭去嘛,別看…人家要那個…」

壯陽持久 印度犀利士雙效哪裡買 賴 avseo99
那知坐在床沿的我,存心讓 阿姨著急,僅一旁淺淺的笑著,就是不肯轉過頭去, 阿姨沒有法子,只得瞪了我一眼,任由這冤家看著自己把我在自己穴裏的陽精給排出來。
心想︰「反正穴都由我玩過了,讓我看看身子又算得了什麼?」
就這樣過了一會兒,突然傳來一陣聲響,原來 阿姨的穴裏因我的猛烈抽插而灌進了不少空氣,而這會兒竟隨著大量的穢物排了出來。
一旁的我,以為 阿姨放了個屁,不覺的笑了起來,還用手指在臉上劃了兩劃, 阿姨只當我看出自己並不是放屁,羞的耳根都紅了。
好容易才把肚裏的貨清乾淨, 阿姨掩著胸走到衣櫃旁找出一條乾淨的縑布,把陰戶仔細的擦乾淨,並偷偷帶著另外一條回到了繡床。
走到我的身旁, 阿姨用手指在我的臉上劃了兩劃,笑道︰「你啊,就只會偷吃,也不懂得擦嘴…來,姐姐替你擦擦。」說著,拿出縑布,在我的褲檔間擦了起來。
一邊擦著自己留在我身上的淫液, 阿姨一邊打量著我那極端興奮部份,想著︰「原來這冤家的寶貝是這般的粗大,難怪剛剛被它插的死去活來,這孩子真是員猛將,一上得身來就是一陣猛插猛抽,就當那穴是鐵鑄鋼打的。待會那頓活兒,可要叫我輕點兒,免得把穴乾腫了,就沒活兒可乾了…」
才不過一會兒的工夫, 阿姨就已經把我的東西擦乾淨了,只見她把手中的布條兒往床邊一丟,才說了聲︰「好了…」
我已挺著我那已再度勃起的肉棍兒,翻起身子,緊緊地將她壓住道︰「 阿姨,我們再唱一出二進宮吧…」
有著同樣的需要, 阿姨此時也就不再顧忌那 的名份,放膽的將她的兩腿張開,熱烈的迎接我的第二次侵入…
懷著某種期待的心情, 阿姨一手將我肉棍兒帶往她那又滲出淫水的陰戶道︰「進來吧, 阿姨的小駙馬!讓姐姐好好的疼疼你吧…」
有了 阿姨的幫忙,我很順利的再度侵入了 阿姨的體內,與第一次不同的是, 阿姨這次有了更撩人的風情。當我的龜頭才將她的花心那麼輕輕的一抵,她馬上有了十分激烈的反應…只見她兩條高舉的腿,突然用力的鉤住我的屁股,將我往她的身上拉扯,這種赤裸裸招呼,擺明就是要她的我將她的身體給一縫不留的全然塞滿,讓她能得到百分之百的痛快、宣泄。
已然將世俗的道德枷鎖由身上解去的 阿姨,仿佛無意間得到了張專屬於她的性執照,藉著心理解放所帶來的特權,她開始細細的品償我的每一次進出,不斷的將那窄小緊湊的陰戶挺向我的大雞巴,她用盡下半身去逢迎和討好令她魂牽夢縈的我最狂暴和醉人的沖擊,當她的陰戶因我陽具的進出而無法自主的開闔時,由底下襲至喉頭的激烈快感,讓她終於吐出了一串串欲的吟呻。
「啊…啊…哦…好我…你乾的 阿姨爽上天了…啊…」
「 阿姨,你…沒事,聽你哼呀哼的,是不是我那裏弄得不對,把你弄痛啦?」
不曾聽過女人在歡樂絕頂時的特有言語,我以為出了什麼大不了的事,焦急的這般問著。
聽到我那道純情的發問, 阿姨心裏暗的裏笑了一笑,她心想︰「想不到,死守了那麼多年的那塊貞操牌坊,讓我這小冤家這麼幾下抽弄,就全給散了,唉,原以為道德這種東西,雖管不了咱女人的下口,但也塞得住咱們的上嘴的,如今,唉,我這好色的女人,竟讓我把我上面這張嘴也弄出聲來了,慚愧、慚愧…」
「嗯,沒事的,你想怎麼插就怎麼插吧,我們女人…只要被插得舒服,就會這般叫的,你不用怕。對了,待會兒… 阿姨要是在丟身子時失了神嚷了出來,可記得把 阿姨的嘴給住喔,可千萬別讓咱們的左鄰右舍,知道這屋子裏發生了些什麼喔!」
「原來這樣啊, 阿姨我知道了…」
「來吧! 阿姨的小丈夫…… 阿姨的好我…快用你的大雞巴用力幹 阿姨吧…用力吧…」
我一聽到 阿姨的哀求後,雙手雙腳駝在床上開始擡腰狠狠的乾著 阿姨的小穴,而 阿姨則是雙腳緊緊的夾著我的腰,雙手環抱著我的脖子享受著我粗大的雞巴在自己淫穴裏抽插的快感。
「啊……好啊… 阿姨的小冤家……好我…啊…用力插…啊…乾死 阿姨吧……」
我一邊插一邊想剛剛 阿姨還說怕丟身時情不自禁的嚷出來,沒想到才插不到一百下 阿姨就叫了,看來待會可要小心了,要不然 阿姨待會叫的更厲害,讓左鄰右舍全知道了。
「哦…漢兒… 阿姨的好我……啊…用力插…啊…對……就這樣…用力幹你的親 阿姨…啊…你插的姐爽上天了…」
我看著平時拘謹守節的 阿姨,此時陶醉的表情變得像蕩婦淫娃般,嘴裏更不停的叫著一會叫我我,一會叫我我,我真不知道 阿姨到底要將我當成我還是我,但我也沒想那麼多,現在的我只用力幹著我眼前的女人,滿足這個女人,管她是想當我的 阿姨還是姐姐。
「 阿姨…漢兒…嗯…乾的你爽嗎…嗯…」
「爽啊……漢兒… 阿姨的好我…哦…你的大雞巴乾的親 阿姨好爽…啊…用力幹吧…小丈夫乾的 阿姨爽死了…啊…」
久蓄欲潮的 阿姨讓我的大雞巴插的像山洪奔瀉般的不知丟了幾次,此刻的她像愛欲焚身的蕩婦不斷的將腰往上擡,好讓她我的大雞巴能深深的插進她的小穴裏,嘴裏更不停的呼喚著我、哀求著我。幸好她的叫床聲還算小聲的,且最近的鄰居也在幾十尺外,要不然真的就讓人知道她們 倆乾的好事了!
「啊…漢兒的大雞巴插的 阿姨好爽……啊… 阿姨的小穴爽上天了…喔…用力…再用力…插…讓 阿姨爽死吧……」
久沒讓男人幹過穴的 阿姨第一次就踫到我的大雞巴,讓她爽的早已不知道自己再叫些什麼了,現在的她只想要我的大雞巴更用力的乾著她的小穴而以,而我看到自己平常總是帶哀愁的 阿姨,現在卻躺在我身下雙腳緊夾著我的腰媚眼如絲的露出淫蕩的樣子,嘴裏更不時的淫叫著,於是我更凶狼的抽插著 阿姨充滿淫水的小穴。
「對…用力幹…啊…把 阿姨插上天…啊…姐姐要上天了……啊…漢兒把 阿姨插上天了…喔…用力啊… 阿姨的小丈夫…」
「啊… 阿姨…你的小穴好緊…喔……夾的漢兒的雞巴好爽…喔…乾的我好舒服…嗯…」
「啊…漢兒…不是 阿姨的淫穴緊……啊…是漢兒的大雞巴太粗了…喔…… 阿姨的大雞巴我…啊……乾的 阿姨好爽…」
一會我雙腳跪在床上整個人壓在 阿姨的身上,雙手抱著 阿姨的肩膀拼命的將自己的雞巴插進 阿姨的小穴裏,隨著我的抽插,整張床也隨之搖動而發出「吱、吱」的聲音,配合著我們 倆的下體所傳來的「啪、啪」和 阿姨小穴裏所發出的「滋、滋」的 的性愛交響曲。
「啊…漢兒 阿姨的好我…啊…你乾的 阿姨上天了……啊…你的大雞巴插的 阿姨好爽啊… 阿姨的小穴爽死了…」
「嗯… 阿姨…我也好爽…啊… 阿姨的小穴真緊…乾的漢兒的雞巴好爽…」
男女的狂歡和小穴所傳來的快感一波又一波的沖擊著 阿姨, 阿姨十多年來的情欲空需,此時此刻全都被我激烈的雞巴給填滿,她瘋狂的叫著,雙手更緊緊的抱著,同感受著我爆發性的力量和雞巴狂猛的沖擊,一次又一次的享受著男女性交的高潮。
「哦… 阿姨的好丈夫…啊……乾的好…嗯…漢兒的好雞巴插的 阿姨好爽…啊……好我…啊…乾死 阿姨了…… 阿姨快丟死了…」

犀利士藥局 犀利士價格多少呢 https://tw.avseo.net
「嗯… 阿姨…喔…忍一會…啊…讓我再乾一會…嗯…我們 倆一起丟吧…啊……」
「嗯…好…啊…你可快一點…啊……你的大雞巴乾的 阿姨快爽死了…乾的 阿姨就丟死了…啊……再幹下去…嗯…你可乾死 阿姨了…哦…」
我看著被自己緊壓在身下的 阿姨已被自己乾的求饒,也有些不忍,心想 阿姨的小穴必竟已有十幾年沒被男人的雞巴插過了,今天不但讓我的大雞巴插了兩次,而且也插了有半個時辰之久,小穴裏的淫水早已不知流了多少,不僅我們 小腹沾了黏稠的淫水,連床上多濕了一大片。
「嗯… 阿姨…哦…快了…啊…我就要射給我的好姐姐了…啊… 阿姨的小穴…嗯…用力夾我的大雞巴…啊…我要射了…」
「啊…漢兒…用力射吧……全射進 阿姨的小淫穴裏…啊…讓 阿姨為我生個小寶貝啊……」
阿姨雙手緊緊的抱著我的背,雙腳也跟著緊緊的夾住我的腰,小穴裏的嫩肉更緊緊的夾住我的大雞巴不放。一陣快感從我的雞巴傳來,讓我更緊緊的抱著 阿姨,同時雞巴更是死命的往 阿姨小穴裏頂,似乎要連兩顆子孫袋也頂進 阿姨的淫穴裏似的猛頂著。
「啊… 阿姨…我要射了…啊…好好接著…」
「啊… 阿姨的好我…哦…射的好…啊…好燙啊…射的 阿姨好爽…啊…射的姐爽死了…」
射完精後的我整個人趴在 阿姨的身上喘息著,我靜靜的躺在 阿姨的身上享受著 阿姨因高潮而不停吸吮著我雞巴的美感。而 阿姨也緊緊的抱著我的身軀感受著自己親生我雞巴不停跳動的快感,同時她也感覺到自己淫穴裏的嫩肉不停蠕動的緊夾著我大雞巴,似是乎怕雞巴會再此刻抽離似的。
一會後,我才擡起頭來看著還被壓在身下的親 阿姨,只見 阿姨還閉著雙眼沈醉在剛剛的性交中。
「 阿姨!我乾的好嗎?你爽不爽?」
甫聽到我的話才慢慢的從高潮清醒過來的 阿姨笑著對我說︰「還叫我 阿姨!真是沒良心的壞家夥!」
「 阿姨!有什麼關系嗎?你不但是我的好 阿姨親,也是我的好姐姐,更是我的好 阿姨子!而且知道我乾的女人是我親 阿姨時,讓我乾的更快樂,你不覺得嗎?」
「是、是、是,你說的對,誰叫 阿姨不守婦道竟然偷漢子,而且是偷自己的親生我呢!」
「說真的啦!到底我的雞巴乾的 阿姨爽不爽啦?」
「爽啦! 阿姨知道你這麼厲害,而且早愛上 阿姨的話, 阿姨早就打開雙腳讓你乾了,也不用讓 阿姨忍了那麼久了。」
阿姨一邊說一邊用手將我的頭發往後撥,她看著眼前這個俊俏我,真是越看越愛,尤其是剛剛更讓我的大雞巴乾的求饒,心想要是我現在離開她,她真不知還活不活的下去。
「 阿姨,現在知道有什麼關系,我以後天天幹你,讓你天天爽,就怕你受不了!」
「 阿姨現在也不得天天和漢兒乾穴,只怕到時候 阿姨老了,你會不要 阿姨而以!」
「 阿姨!不會的啦!我永愛著 阿姨!」
「好啦! 阿姨相信漢兒啦,你也累了吧?下來吧!早點休息!」
「 阿姨不但還夾著我的腰,小穴更緊緊的咬著漢兒的雞巴,我怎麼下來。」
經我這麼一說, 阿姨才不好意思的將緊夾在我的雙腳放下來,當我將還插在 阿姨小穴的雞巴抽出來後, 阿姨小穴裏充滿的我的精液和本身的淫水才得到渲的流了出來, 阿姨趕緊拿著丟在一旁的底褲按著自己的小穴口。
等了一會,她小穴裏我的精液和自己的淫水全流出來後,她才坐了起來,同時看著躺在一旁早已睡了的我,她搖了搖頭心裏想著怎麼會和我乾出這種亂倫的事呢?要是讓別人知道那不就完了,但看著我凶猛的大雞巴她又有點情不自禁了,她的手忍不住的握著我的雞巴。
雖然以往她也常常的握著我的雞巴玩弄,但直到剛剛她才了解到它的勇猛,再想到剛剛我的雞巴所帶給她的歡愉,她知道今生今世是再也不能沒有它了! 阿姨又搖了搖頭,她決定不再想了,於是 阿姨躺在我的身旁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