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變裝絕色

  • 在〈大宋變裝絕色〉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家族亂倫

五代南唐末年,官賦繁重,治安不靖,盜賊四起,民不聊生。

合源縣趙家庄坐落在屏山山腳下。趙家少爺名叫趙宛,二八年華,生的是明眸皓齒,膚白勝雪,身段苗條,婀娜多姿,嫵媚秀美,完全不似男子,卻嬌美如絕色少女。

夏天,趙宛要到省城趕考,計劃和隨從趙六一起出發,走六天的路程到省城。這個隨從趙六,名匡胤,年十八,本是趙家別堂親戚,排行第六,所以稱趙六。由于家道中落,又遇盜搶,家中人口凋零,一文不名,只得投靠堂叔,作些家仆護院之雜事。

趙六體健力大,學過武藝,機敏過人,本性善良,因此,趙老爺很放心,教他護送少爺進省城。

這天一早,趙六就到少爺房間敲門道:“少爺,時辰不早,咱們趕路吧。”

“小六啊,等等,我這就開門。”一個柔順的聲音道。這時,門打開了,只見一個美若天仙的少女站在門口。她眉目如畫,體態婀娜,嬌如春花,麗若朝霞,頭上梳著云髻,身穿粉色絲織裙衫,穌胸微隆,腰身系一條絲絛,將苗條的腰身襯托出來,長裙掩足,雪白的玉足上穿一雙粉色的小巧絲履,真是不笑帶媚萬人迷,色不迷人人自迷。趙六驚呆了,眼睛不眨的看著她。

“看你那色迷迷的樣兒,我是少爺啊!”那美少女嗔怒的錘了趙六一拳:“換個女兒裝你就不認識了?”

“趙少爺,你……你換女裝……真好看!”趙六緊張的說不出話來。

趙皖“噗哧”笑出聲來,道:“我們好容易出遠門一次,就好好玩玩吧,咱們扮作一對兄妹,這就上路啊。說好了,你可得好好照顧妹妹哦。”

“那是,那是,我豁出命保護少爺……”

“別少爺少爺的叫,我給自己起個名字,叫宛兒吧。你可以叫我宛兒妹妹。”

“好的,少……宛兒妹妹!”這下子,世間少了一個叫趙宛的鬚眉男兒,多了一個叫宛兒的婉約女子。宛兒要在這旅途上,好好享受做美女的經驗。

兩人信步出門,走在路上,當然是趙六背著行囊。

“小六,咱們不是兄妹嗎?”

“是啊……是啊。”

“那就挽著我的手嘛。”宛兒嬌嚷道,然后挎著趙六的手臂,蹦蹦跳跳的走著,趙六聞到一股少女身上的幽香,不禁意亂神迷,跌跌絆絆。

“看你那熊樣兒,是不是沒有碰過女孩子?”

“少……宛兒,我趙六是個粗人,哪有女子中意我啊?”

“胡說,我難道不是女子?是不是嫌我丑啊?”宛兒一甩手,撅著嘴背著手。

“沒有沒有,宛兒妹妹美如天仙,最漂亮,最善良,我……”

壯陽持久 印度犀利士雙效哪裡買 賴 avseo99

“嘿嘿,真會說話,我還真以為你是個木頭疙瘩呢。”宛兒擰了趙六耳朵一下,趙六又開始犯暈了。

宛兒看到路旁草叢一只蝴蝶,銀鈴般笑著嚷道:“蝴蝶,看我去抓住它!”說著就提起裙角,向草叢跑去。

“哎喲”一聲,宛兒忽然坐在地上,疼的喊了一聲。

“怎麼了,宛兒!”趙六連忙去攙扶宛兒,宛兒身子一歪,栽在趙六懷里,皺眉頭道:“小六哥,我扭傷腳腕了!”

“怎麼?不嚴重吧,讓我看看!”

趙六小心的把宛兒扶著坐在地上,然后跪在她的腳前,揉捏著宛兒白皙柔嫩的腳腕。宛兒雪白玲瓏的玉足套在小巧的絲履內,半個白嫩如玉的腳背,都露在外邊。

“好痛喲!快幫我揉揉嘛!”宛兒皺了眉嬌呼著。趙六戰抖著一雙大手,隔著小小的絲履,笨拙的揉著宛兒的纖足。

宛兒又是“噗哧”一笑,嬌笑道:“呆子!穿著鞋怎麼揉?幫我脫鞋呀!”

趙六抖著一雙手,緊張的,輕輕的把那絲履脫了下來。宛兒那一雙纖秀白嫩,從未纏足,卻是長得天然的小巧,僅有四寸大小,如白玉似的金蓮,和一截如白藕一樣,光潔修長的小腿,美美的展露在趙六的眼前。

只見宛兒那一支瑩白纖秀,小得不足盈握的玉足,猶如潔淨的白蓮。圓潤柔嫩的足踝,瘦不見骨。纖秀渾圓白嫩如玉的腳跟,足弓柔美。潔白如玉光滑柔細的腳底,一絲皺紋皆無。

五顆白嫩得如玉蔥的香趾,緊緊的貼在一起,如五瓣白蘭花瓣。玉趾尖更鑲嵌了五粒,如珍珠般晶瑩的貝甲,把宛兒那粉妝玉琢,肌理細膩得發出如透明般光澤的玉足,點綴成如稀世珍寶似的。

趙六看得不禁哆嗦了一下,那跨下尺余長的大陽具蠢蠢欲動。

“看什麼看!沒看過腳啊?”宛兒嗔怪的敲了趙六的腦殼一下。

“我……姑娘的腳真美……”趙六情不自禁的說。

“哼!你什麼時候嘴變得這麼甜?”

宛兒心里甜甜的,嫣然一笑,挑逗的說:“那你聞聞看,我的腳香不香?”

宛兒把那小巧的秀足向趙六的鼻前一伸,趙六鼻中只聞一陣香風,宛兒的腳尖正在他嘴前。

“姑娘的腳……又美又香……奴才想,……好想……親親……”趙六不知那借來的膽,大膽的說。

“哼!你呀,真是不老實!快幫我揉啦!”宛兒美若春花的俏臉一紅。

犀利士藥局 犀利士價格多少呢 https://tw.avseo.net

趙六那又粗又大的手,才揉了宛兒的小嫩腳兩三下,就把宛兒柔若無骨的白嫩小腳,搓得又紅又痛。

“啊呀!你的手那麼粗,把我都搓得痛死了!不準揉了!對了,你不是想親我的腳嗎?嘻!好吧!就讓你親親吧!”說著把那雙光潔纖小的玉,向前一送。

趙六如得聖旨,兩手捧著宛兒這支美極人寰,白嫩如玉的小嫩腳,先深深的一聞。好個得天獨厚的宛兒,走了一天的路,那小嫩腳不但毫無異味,反而有股茉莉花似的清香。

而宛兒粉嫩細滑的腳底,潔淨如玉,微微帶汗,趙六輕輕的一舔,這天仙化人的美人宛兒,竟連腳汗都是甜的。

趙六對宛兒這支香足,愛得如醉如癡。于是由宛兒那纖細的足踝親起,吻過了渾圓細巧的足蹭,又吻遍了白嫩如玉的足背,沿著滑嫩如白玉豆腐似的腳底,再吻到宛兒那十粒如珍珠般的玉趾,更舔吮著玉趾縫間迷人的甜香。

宛兒看著趙六如奴隸似的,親吻著自己的小腳,趙六粗硬的胡渣,刺在宛兒嬌嫩的細膚上,又痛又癢的,竟是舒服得很。宛兒心想做美女真好,竟可令男子為自已曲膝。

這時趙六那大嘴,已把宛兒那大半只小嫩腳,含在口中。宛兒只覺腳上又濕又滑又熱,趙六那大舌還在自己柔嫩的玉趾縫間遊走。

宛兒只覺突的一絲媚思蕩意,由玉趾間的嫩肉,幽幽而上,令那兩條修長白嫩的玉腿間,那如半截蠶寶寶似的嫩白小肉芽,微微發漲。

一眼又看到了趙六那跨下,尺余長的大陽具,把褲子頂的高高的,更令那白嫩的臀溝間,后庭那粉白緊鎖,芳香如花的處女小菊蕊,似癢非癢,酸酸麻麻,還濕濕熱熱的。宛兒心中如小鹿般碰撞,美如天仙似的粉臉,羞得紅紅的,嬌美無比。

”啊呀!你把我的腳搞的又濕又髒的,討厭死了啦!”宛兒把腳一縮,嫵媚的一笑。

宛兒接著說:“嗯……可是你的嘴倒是又大又熱的,嘻!我以后要是腳冷…嘻!倒是可以讓你的大嘴含著,讓你幫我暖腳……小六哥~~,你說好不好呢?”

“小姐……那…那可是奴才天大的福份了,奴才求之不得,願意時時把小姐的玉足含在口中。”趙六興奮的結結巴巴的說。

宛兒的臉微微一紅,又是“噗哧”一笑道:“傻瓜,時時含著我的腳,我怎麼走路呀?快幫我把鞋穿了,天色不早,我們該找店打尖了。”

趙六一邊把那絲履穿上宛兒的小腳,口中尚在回味宛兒玉足上留下的余香,愉快的諾應著﹕”小姐,您……真的是仙女下凡…,連您的腳…都是香的…”

趙六結結巴巴,興奮的接著說:“小姐,您不論是穿男裝或女裝,都是美若天仙,我……以后就是您的奴隸了…,不要說暖腳了,小…小姐,…就是您要奴才吃您的屎,…喝您的尿,小的我也心干情願,真正愛到心底的…”

宛兒心里一甜又是一蕩,宛兒粉拳捶了趙六脊背一下,對趙六又甜甜一笑,嬌嗔的說:“臭小六…,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來…!就胡說些什麼髒東西…!哼…!起來,我們快走吧!”

宛兒一起身,“哎呀…”糟糕,腳仍是好痛。趙六忙扶著問道:“小姐,您還能走嗎?讓小的扶您走吧!”

宛兒只好右手扶住趙六的肩,半個身子靠住他,趙六一手摟著宛兒的細腰,宛兒一步一扭的慢慢地走。宛兒那柔若無骨的上半身嬌軀,被趙六一摟纖腰,就緊緊的依偎在趙六的身邊。趙六比宛兒高一個頭,宛兒的粉頰很自然的,輕輕貼在趙六健壯的肩膀上,兩人如一對情侶似,慢慢的上路。

進了就近市鎮,找了間干淨的旅店,吃了晚膳,主仆兩人假裝兄妹,同住一房。小二哥打了熱水,給兩人擦身。

要知道古時的旅店,並無浴室設備,在房中洗滌,皆用毛巾沾水擦拭。而大小解,也是在房中用夜壺解決。

宛兒等小二哥一走,輕松的準備寬衣擦身,先把頭上梳著的云髻解了下來,只見宛兒一頭如絲秀發垂肩,半遮粉頰,玉面如花,美眸含春,淺笑盈盈,真是麗質天生,美絕人褱。

正在端水盤的趙六,又是看得呆呆的,一不留神,差點把手中的水盆給潑得一地。

宛兒看得,忍不住的又“噗哧”的一笑,“傻瓜,嘻……沒看過女人下裝是嗎?又看直眼了?嘻……”

宛兒存心尋他開心,想看看自己對男人到底有多大魔力,反正我真正是個男子,心想,好吧!干脆讓你看個夠。宛兒媚眼流波一轉,膩聲的說:“咦!小六哥啊!爹不是要你照顧我的嗎?還不過來幫我寬衣脫鞋,幫我擦身呀!”

趙六把水放下,興奮的抖著雙手,幫宛兒把身上衣裳一件件脫下,整整齊齊的折好放在床頭,待到宛兒身子漸露,只剩肚兜和褻衣時,只聞滿室皆是宛兒如蘭似麝,如處女似的芳香。

只見宛兒那一抹如蚰璾粉頸,粉肩如玉,一雙白嫩如蓮藕似的玉臂,兩條修長直挺,粉嫩欲滴的玉腿,趙六已看得不知所措了。

待到宛兒一縷不掛,趙六早看呆了,原來宛兒這一身的肌膚,珠圓玉潤,不但如少女般雪白粉嫩,而皓膚勝雪,更如粉妝玉琢般的晶瑩晹透。

宛兒身材婀娜曼妙,周身散發如蘭似麝的醉人香氣,細腰如柳,臂若玉藕,粉彎雪股,一雙玉腿如象牙雕成,修長光滑,更有那一雙從未包扎過,但卻天生僅有四寸左右,纖細秀美,小巧玲瓏,白皙粉嫩的玉足。

那宛兒不但是天生麗質,更是世上絕無僅有的礦世奇萉,雖是身為男子,可那酥胸前卻有一對柔軟且微微隆起的,如膩脂沏霜似的,不堪盈握,小巧的雪白玉峰,峰頂的兩粒淺粉色的乳頭,更是如新剝雞頭肉似的,向上微翹,鮮艷柔美,嬌嫩欲滴。

而在宛兒那平滑似鏡的小腹上,點綴著一顆小巧秀美的粉臍,小腹下的私處,卻是一片耀眼的皓白。

原來宛兒不但全身玉膚似雪,,光滑無毛,連那私處股溝,皆是光溜溜的一絲皆無,寸草不生,潔淨無比,白嫩如玉。這宛兒竟是萬中選一,如假包換,全身皆是白淨無毛的天生白虎。

在宛兒那一片瑩白似雪的迷人三角地帶,俏生生的長著小小一條,如女子半截小手指般大小的一截玉蔥,包著一層雪白的嫩皮,白嫩似玉,半軟不硬的小玉芽。

那玉莖又細又小得可憐,但卻是極為可愛,,小巧圓秀的莖頂頭,如小葡萄般的大,觸手柔軟滑嫩。那顆粉紅嬌嫩的小葡萄頂端正中,羞答答的裂了一絲縫,更有些許晶瑩如滴的露珠,掛在那嬌嫩的裂縫口。

原來宛兒家中富裕,自小生來美貌婉約如女子,從小穿女裝,直到年前才換男裝。

而自小宛兒吃了與母親一樣,皆為女性荷爾蒙的補物,所以不但激發了女性的特征,令全身皮膚白皙滑嫩,酥胸微隆,更抑制了男性的特征的生長。所以宛兒這玉莖,在平時只有如顆蓮子般大,只有在勃起時,才有半截小指般細長。

宛兒這條白嫩嬌羞,已勃起的小玉莖,不但沒有硬得筋盤錯節,血脈突起,反而是半軟不硬,纖秀細柔,滑嫩可口得如白玉豆腐做似的,不但不似陽具,卻更像女子半截春蔥似的玉指,真是秀色可餐。

宛兒這條白嫩的小玉莖,似乎應是讓人含在口中,供人吸吮吐弄,品嘗欣賞之用的,令趙六看得口水都流了出來

宛兒實是好一個絕世佳,在這支白嫩小巧,美得令人垂涎的小玉莖下,竟然沒有卵囊,只見光溜溜,白滑滑,肥膩如羊脂白玉似的一片嫩肉,延伸向下到一抹白嫩潔淨,膚光晶亮的粉溝。

延著那白嫩如玉的粉溝下,隱隱約約的還可看到山谷間,淡粉色的菊花香蕊。那粉白晶潔的股溝與菊花蕊,散發出一絲絲迷人的芬芳甜香,令人有想親吻的欲念。

宛兒這美如天仙的絕世尤物,全身無處不是線條柔美,真是無一處不美,一身羊脂白玉似的嫩肌皓膚,一絲無瑕,混然天成,令滿室生輝。

再加上宛兒那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真是媚得能勾魂攝魄。這宛兒真是嬌媚可人,更勝女子三分,不但有傾國傾城之貌,一笑更是百媚生,惹得趙六看得口張目呆,口水直流,氣喘如牛。下身那支粗如兒臂的陽物,更是隔著褲子,翹的半天高。

宛兒看了,吃吃的掩口嬌笑著說:“你真是個大傻瓜耶…!嘻…!我和你一樣都是男子,我就有這麼好看嗎?”
“你看你那話兒,嘻…快把褲子都撐破了……嘻…!嘻…!傻瓜…!還呆著干嗎?幫我擦呀…!”

趙六強忍著熊熊欲火,眼中快噴出火似的,眼看著這千嬌百媚,粉妝玉琢的玲瓏玉體,真想一把摟在懷里,好好消魂一番。

趙六拿了毛巾,一雙手緊張得戰抖不已,生怕弄痛了這可人兒那吹彈得破的白嫩雪膚,輕手輕腳的擦著宛兒那滑不留手,柔若無骨的赤裸嬌軀。

擦完了粉臂玉背,趙六拿著毛巾,手卻停了,原來趙六既不敢注視,更不敢碰觸宛兒那微隆的酥胸,和酥胸頂那一對嬌嫩的小櫻桃。

宛兒不由得又“噗哧”的笑了起來:“呸……﹗沒用的東西……!看了我這個假美女,就這樣神魂顛倒的。那要是給你碰到真美女,那你不就早昏倒了……!哎呀……!傻瓜……我自己來吧!”

宛兒心想,這傻瓜可真膽小,想我想得要死,那大肉棍兒翹了一晚,給他機會摸我,卻又不敢。

宛兒心里一想到趙六那大肉棍,不知怎的,雪股香溝中,那仍是處子之地的粉菊花心,隱隱的一絲騷癢,不由自主的把一雙白嫩無比,修長誘人的大腿,宛兒並的緊緊的。

宛兒說著嫣然一笑,接過了毛巾,三兩把,就把一對微挺的酥胸,兩粒小櫻桃,連帶著雪股粉灣,迷人的小玉莖,一並擦洗完畢,隨即穿上了小紅肚兜和白紗小褻褲。

宛兒穿好后,坐在床邊,把一雙白嫩纖秀的小腳,向前一伸,嬌聲的說:“你不是喜歡我的腳嗎?來,幫我洗腳啊!”

趙六先把宛兒的小嫩腳,泡浸在水盆里,然后拿了毛巾,把宛兒的那美得蕩人心魂的那一雙小白腳,捧在手中,仔細的擦拭那本就潔淨如玉的小白腳。

趙六手握這玲瓏玉足,聞著那從宛兒小嫩腳上散發出的絲絲腳香,突的撲通一聲,跪倒在宛兒腳前,顫聲的說:“少,…小姐,…您是天上少有,人間難得的絕世佳人,美得如仙女下凡,無論您是女或是男,皆是絕世美人…,小的能做您的奴隸,真是天大的福份了。但是…,小姐…,您實在是太美了…,看了小姐…,小的…,那個…東西……實在…難受……小的實在忍不住了……,小的有個不情之請……,小姐……可否…可否……再讓奴才像白天那樣,用嘴……幫小姐按摩您的…嗯…玉足?”

宛兒心中一蕩,不由自主的嬌媚無比的騷聲道:“呵…,你這腦袋就不想正經事,好吧…!就讓你親個夠吧…!”

宛兒說著,把兩支美得令人窒息的小白腳,向趙六嘴前一送。那趙六如領聖旨似,喜出望外,一口就吻上宛兒那纖秀的小白腳。

宛兒看著趙六,真的是愛透了自己這一雙美麗的小嫩腳。又吻又舔又吸又吮的,從圓潤的足踝到腳跟,又從粉嫩的腳底舔到腳背,再仔細的把每一顆小巧玲瓏的腳趾都吸吮著,連每一個腳趾縫中的嫩肉都不放過。才把宛兒的一支腳弄得全是口水濕搭搭的,又湊過去舔另一支腳。

宛兒看著趙六給自已舔腳,一手嬌媚的撐著腮,一手撩撥著秀發,一雙媚眼斜瞄著,很喜歡的享受著趙六賣力的舔著自己那一雙白嫩的小腳的優越感,而那小處女香菊花心,也又開始微微的騷癢起來。

宛兒半瞇著媚眼看著,咦?趙六的右手在干嗎?好像在不停得抽動,原來趙六正一面舔吻著宛兒香噴噴的小嫩腳,一面用手在褲子里自瀆。宛兒心想這奴才也真是愛自己得緊,倒也不忍說破,就默默的享受著那被舔腳,被寵愛的滋味。

不一會,只聽那趙六氣息又快又重,把宛兒兩只小腳一起含在嘴里,又吸又舔又吮的,而那右手也抽動的越來越快,只聽那趙六喉中低吼一聲,把宛兒柔嫩的玉趾,吸吮得更用力了。

再一會兒,趙六的嘴慢慢放開了宛兒的小白腳,坐在地上大聲的喘著氣。宛兒對著趙六嫣然一笑,問道:“親夠我的腳了嗎?現在消火了?”

趙六又羞慚又感激的點著頭說:“謝謝少…小姐,謝謝…,我去擦身了…”說著,就把剛才宛兒擦身用過的水,端到角落,就用宛兒用過的水,洗臉擦身。

“唉!你這個傻瓜,怎麼用我用過的髒水呢?快叫小二哥去換上。”

“小姐,小的就是要用您用過的水,您看不但干淨得很,而且,還有您身上和腳上的香甜味兒呢!”趙六說著,竟端起那宛兒用過的擦身和洗腳水,喝了一大口。

好個冰肌玉骨,潔淨如玉,通體皆香的宛兒,那擦拭過的水,不但仍是潔如清泉,還更帶著宛兒處子之身的清香,這宛兒可真是人間奇葩了。

宛兒看了,不由得咭咭的笑了出來,心中卻甜甜的。宛兒從來都沒想到,自己的美麗,竟有這般魔力,雖然自己身為男子,卻能驅使世上別的男子為自己做牛做馬。

宛兒上了床,心中暗暗思諒,心想這趙六既呆又傻,但卻是真心的愛我,明兒個,說不定讓他親親別的地方,想著想著,心中甜甜的睡去了。

到了下個城鎮,進了旅店,吃了晚膳,兩人仍以兄妹入住一房。

進了客房,小二哥打了熱水,趙六才把房門一關,宛兒把云髻一除,如云秀發披肩,又把絲履一脫,向床上一躺,嬌媚的說:“喔……!今天可累死了……!好小六哥啊……!我不想動了,來嘛……!來幫我寬衣搽身吧……!”

這兩天下來,趙六已被絕色嬌媚的宛兒迷得神魂顛倒了。聽到宛兒騷媚入骨的聖旨,心中不由大喜。打了盤熱水,大步走到床邊,抖著一雙手,幫宛兒寬衣解帶。

宛兒那外衫一除,宛兒反手一勾一拉的,那小肚兜和褻褲,就滴溜溜的,從宛兒那滑不留手的雪肌玉膚上滑了下來。好個絕色宛兒,走了一天的路,那一身白嫩的冰肌玉骨,仍是清涼無汗,那少女肉香,反而更香更醇了。

宛兒那一身如粉妝玉琢的曼妙體態,登時一絲不掛的,展露在趙六那飢渴的眼下,趙六那尺長的大雞巴,馬上又一柱頂天,把褲子頂得老高。趙六看著活色生香,一絲不掛的宛兒,如一尊玉雕冰琢的迷人胴體,橫陳床上,一支皓白玉臂撐著香腮,另一支如玉藕似的玉臂半舉著,嬌慵的撥弄著秀美的長發,性感無比。

只見嫵媚妖嬈的宛兒、彎彎的柳眉、水汪汪的大眼、性感的櫻桃小口,櫻唇嬌艷,豐潤俏麗;香腮柔美,玉頸微曲;皓月般的香肩纖瘦圓潤,雪藕似的玉臂凝白嬌軟;蔥白修長的纖纖十指柔若無骨。

宛兒那玲瓏浮凸的酥胸上,兩座微隆半圓的白玉處女峰,淺粉色圓秀小巧的乳暈,如紅豆般的兩點鮮嫩羞澀,嬌嫩欲滴挺尖的乳蒂,更是如同雪嶺紅梅。纖細的柳腰,僅堪一握,小腹平滑細膩,一點玉臍,鑲在平滑光潔的小腹之中。

豐腴渾圓雪白的玉臀,象牙雕就般的玉潔雙腿:溫軟細膩、白皙修長,晶瑩剔透的大腿、白璧無瑕的小腿、赤著白嫩嬌小的蓮足,那雙完美的玉足,纖塵不染,玉潔無暇。盈盈一握,令人愛不釋手。

宛兒赤裸的嬌軀,曲線玲瓏,凹凸分明,雪骨冰肌,玉膚凝脂,肌膚白嫩似雪。晶瑩透亮,光滑圓潤,彷佛吹彈得破!

宛兒那一雙修長豐腴,雪白粉嫩的玉腿,嬌生生的並著,那令人遐想的神秘三角地帶,寸草皆無,一片光潔嫩白,半隱的小玉蒂,嬌香可溢,粉嫩清幽。香臀渾圓,玉溝半掩,更顯嫵媚艷麗!混身散發著處子幽香,實在絕世美麗,性感迷人己極了。

這那會是個美少男!從頭到腳,除了那粉嫩的小玉蒂,完全是個美若天仙,傾國傾城的絕世尤物!

“臭小六…!嘻…!又看呆了呀…?傻瓜…!昨夜不是全看過了嗎…?快幫我搽身呀…!”宛兒嬌嗔的呼道。

趙六頂著個大雞巴,緊張得滿臉的汗,拿著毛巾,抖著手,唯恐弄破一件最珍貴的寶貝似的,由宛兒白玉般的額頭開始,輕輕的擦拭。

趙六擦拭著宛兒一雙深如秋水、美若星辰,不笑帶媚的大眼邊,白玉似的粉頰,到高挑的鼻子,性感鮮紅的嘴唇,圓滑的下頜,再向下到一抹乍粉頸。

宛兒盈盈帶笑,撩撥著秀發,享受著趙六的服侍。

趙六抖著手,喘著氣,緊張的用毛巾輕觸宛兒那一雙微隆的小玉桃,嬌滴滴、水靈靈的雪乳,一觸手,只覺在微微的顫抖著。光滑細嫩白瑩瑩的玉女峰,線條柔和,那乳尖頂上小巧渾圓的粉紅兩點,在趙六毛巾的碰觸下,尖尖的小櫻桃微微的向上翹起。

趙六擦到宛兒那盈盈一握的小細腰,及鑲嵌在平滑的小腹上可愛的玉臍,再沿著完美的弧線,向下延伸,到那嫩白豐挺的臀部。再往下到那令趙六神魂顛倒,噴血不止,羞答答的躲在雪白臀溝中,若隱若現,美麗芳香,潔淨粉嫩的迷人小菊花。

趙六再往下,擦拭著宛兒的雪滑玉淨一絲皆無的股溝,再向前到了雪白粉嫩三角地帶,那白淨的皮膚,像晶瑩白潔的羊脂白玉凝集而成,足以使人心蕩魂飛。而宛兒那嬌粉嫩玉的小玉蒂,在趙六的碰觸下,已長成一支小小嫩白的玉芽。

趙六擦拭著宛兒那雙圓潤勻稱修長白嫩的玉腿,再沿著那一截如粉藕似白嫩的小腿,再到宛兒那一對潔、秀美、柔軟、白嫩的纖纖玉足。

趙六擦拭完畢,己是全身大汗,那支大雞巴,更像支長槍,直挺在褲前。

趙六過了這兩天,又親吻過宛兒的小嫩腳,也吃過宛兒的香糞,喝過宛兒的香尿尿,更吮舔過宛兒的小菊花,知道宛兒喜歡自己的服侍,于是大膽的問道:“小姐…,唔…小的可否…再親吻一下…小姐的玉足…和…香股?”

宛兒雖是嬌慣任性,但確是個純潔無邪的少年童子,這兩天逗弄趙六,吻腳吃屎喝尿,本是一番童心,想自已與他一般,皆是男子,諒他不會真做。

誰知這忠心憝厚的趙六,竟對穿了女裝,明知是男子的自己,愛的如醉如癡。不但吻腳吃屎喝尿,如飲甘泉,一切照辦,更是被自己的美色,迷得神魂顛倒。看在宛兒眼中,衷心的感動。那芳心竟漸漸溶化,只恨自己不是真正女子,可以和趙六真正消魂。

于是宛兒嬌媚的柔聲道:“小六哥~~良夜方長,別急嘛…!去…先去把那一身臭汗擦干淨……才準你碰我…”

說完后,宛兒那勾魂的大眼,媚笑的對著趙六那直翹的大陽具,深深的瞄了一眼。

趙六聽令不由大喜,心中一陣狂跳,實時到屋角背著宛兒寬衣,露出一身健壯如牛的肌肉,用剛擦過宛兒玉體的,帶著宛兒少女芳香的香露水,三兩把就擦洗完畢。

原來這趙六,正值年輕體壯,性欲特旺之青少年期。雖曾隨同府中年長仆從,去過幾次青樓嫖妓,但由于趙六的陽具粗長無比,一般女子之陰戶,無法容下。每令青樓女子陰部爆裂,血流飄杵,痛楚無比,數天不得接客。幾次下來,無人再願接留趙六。

而在中國古代,由于重文輕武,年少男子手無縛雞之力,文弱如女子者,比比皆是。而年少輕柔,肌膚白嫩,面容姣好者,多被官宦巨賈收為男寵,于此男男之風極甚。

趙六旺盛之欲火,在青樓女子身上不得發泄,常以自瀆解決。后時與趙府中,那些年少俊俏白淨小廝們,試做些龍陽之戲,發現后庭旱道,竟可容下自己之巨陽,而姣好少男,妖媚更甚女子,于是樂此不疲。

趙六在趙府中,看著少爺宛兒那傾國傾城,貌似天仙,嬌艷如花的美色,早己垂涎己久。趙六常心想,若誰人能得此天仙化人之美人垂愛,實是死而無憾。

而在府中所有仆役,眾人皆知宛兒的全身,連排泄出之汙穢之物,皆是芳香甜美,好比珍饈,人人爭相食用。故此皆把絕色天香的宛兒,當成天仙聖女下凡似的愛慕。

趙六與宛兒雖是堂兄弟,但身份卻截然不同。這趟旅程,得以令伊人垂青,一親芳澤,令趙六如蒙神仙眷戀,夙願得償。

那美如天仙,溫婉若少女的宛兒,卻是冰清玉潔,那后庭小菊花尚是處女地。偶見家中仆從與小廝們,作那男男茍且之事,每每嬌羞無比,但宛兒那未經人事的小菊花,卻隱隱作癢。但由于少爺之身份,雖心中極想一試,卻苦無機會。正想趁此旅程,換穿女裝,嘗試下這龍陽之戲。

話說趙六清洗完畢,正要取褲穿上。只聞宛兒嬌聲喝道:“哼…!臭小六…,小姐我的全身,都被你看完摸遍了,你倒還怕我看了不成?哼……”

“小姐…不…小的是怕這丑東西,會把您嚇著了…”趙六說著,兩手捂著下體,慢慢的轉了過身。

“呸…!小六子…,你這是怕羞還是怎的?…你有的,我…不是也有嗎?”

趙六臉一紅,兩手一放,只把宛兒嚇得打了個哆嗦,一支嫩蔥似的小手,掩著小嘴,驚呼道:“啊呀…!你…小六…,你這…怎地如此……巨大……?這……好可怕呀……!”

只見趙六這支巨大的家夥,足足有尺余長,如兒臂般粗,簡直比宛兒那如嫩藕似的一截玉臂,更為粗長,這根本就是支驢鞭。那三角形如鵝蛋般大,又紅又黑,有棱帶角的龜頭,馬眼還一張一閉的,就如毒蛇吐信,要吞噬人似的。趙六那巨型陽具,還長滿了黑黑粗粗的屌毛,不但青筋暴起,更布滿了壘壘絡絡的肌脈,而由龜頭到莖根,愈來愈粗壯,像支堅硬的鋼椎似的。

宛兒看了,可是又驚又嚇又羞又想。心本想今夜把小菊花的初夜,獎賞給吻腳吃糞,忠心耿耿的趙六,但自己那處女的小菊花,怎能容得下這龐然巨物。

宛兒那粉嫩的小菊花,嚇得不由自主的向內一縮。但那小菊花心酸癢的感覺,卻更強了。

“小姐…對不住……嚇到您了……我這就穿上褲子……”趙六嚅嚅的說。

“唔…不用了……嗯…你剛才不是說要…什麼來著?還在等什麼……?”宛兒說完,粉臉嬌羞的一紅。

“是…小姐…小的遵命……!”說著,趙六晃著那大屌,急步走到床邊,一骨腦跪在床腳,鼻端就聞到宛兒小金蓮上散發出的,那一股醉人的芬芳腳香。

趙六端詳著宛兒這雙美絕人瞏,百看不厭,天生小巧,僅有四寸的小嫩腳。只見雪白如玉的腳背上,細膩的肌膚,無一絲瑕疵,在燈光下,瑩白得閃閃生輝。粉嫩的腳底,泛著晶瑩潤滑的光澤。五支白玉般細嫩的玉趾,就像鮮嫩的白蘭花瓣,含苞待放、整整齊齊的並攏在一起,並且美美的,自然的向腳底收縮。香秘柔和的趾縫間,散發出迷人的趾香。

玉趾尖淡白色的半月隱隱約約,玉翠般的貝甲晶瑩閃亮,圓柔的玉趾尖如五只蜷縮的小兔,含羞帶怯的,惹人輕憐蜜愛。玉潔粉嫩的腳跟,光滑、圓潤的腳踝;幼白、瑩潔的腳腕,和絲滑、柔軟的腳背,組成一對渾若天成的絕世完美秀足,讓人好想掬捧在手,一親芳澤。

趙六俯身,用自己面部摩擦著宛兒的足趾和足背,光滑而微涼的肌膚讓他性欲更是高漲。趙六的左手,己握著自己的大雞巴,上下的抽動著。趙六伸出舌頭,先親吻著宛兒雪白如玉的腳背,然后順著宛兒優美微曲的足弓,舔到光潔玉潤足踝,然后繼續往上親吻,舔弄著俏宛兒的香趾,又將每一個晶瑩柔嫩的玉趾,含在口中輕輕的吮吸。

宛兒斜撐著粉腮,那雙勾魂的大眼,媚媚的看著趙六那大嘴,親吻自己的小嫩腳。宛兒的另一支白嫩的小香腳,卻上了趙六的臉,用那柔嫩的玉趾,撫弄著趙六的臉。

“小六啊…!你……喜歡我嗎?”宛兒柔聲問道。

“小姐……小的…當然喜歡小姐……小的…愛死小姐了……小的…願意一生一世,服侍小姐……小的…會一輩子…為小姐做牛做馬……小的…要每天為小姐舔腳,永遠做小姐的尿壺,天天…吃小姐的香糞……喝……”

宛兒“噗哧”的笑了起來,打斷了趙六,嬌嗔的說:“臭小六…你可真犯賤呀…!就喜歡那麼髒的東西……呸…!”宛兒用白嫩的腳趾,輕輕的戳了一下趙六的鼻尖。

“小姐…真的是仙女下凡,連您的糞便,都是香甜可口……在府中…人人都爭相食用……”

“好啊…!原來你…你…早就嘗過我的…唔…髒東西啦……?哼…爹還以為你老實……,嘻…可是…你一親我的腳…吃我的髒東西…你那家夥……嘻…漲得那麼大…!好可怕喲…!你那東西……唔…難不難受呀?”

“小姐…您可不知道,您身上的香味,香汗,香尿和香糞,都是稀世奇珍的壯陽物呀…!男子吃了…可勇猛呢…!小的那丑東西……難受極了……”

“那…那若我不是少爺,你又待如何…?”宛兒接著問。

“小的……小的……”趙六實在不敢說。

“說呀……!我不會怪你的……快說……!”

“小的……小的……會想……在小姐……嗯……身上……消火……”趙六紅著臉說。

“咦﹖我和你同是男子,你倒如何在我身上消火呀?”宛兒故作不知的問。

“這…這……男子……的后庭……也有可用之處呀!”趙六嚅嚅的說。

宛兒粉面一紅,嬌羞的說:“嗯……那要是……我由著你呢?”

“那…那……小的……小的……”

宛兒用白嫩的玉趾,一點趙六的額頭,嬌聲的說:“你這個呆子……你……還在等什麼呀?”

宛兒說著,那白嫩的小玉腳,向下一勾,把趙六那又粗又大,又硬又燙的大屌,給勾了起來。

宛兒那纖巧白嫩,令人生憐的小玉足,和趙六那青筋暴起,又黑又紅,粗壯如鐵的龐然巨物對比之下,恰似支小白兔,落在猛虎口前似的,楚楚可憐。

“小姐…那小的恭敬不如從命…。嗯…小的先向小姐告罪……若是小的待會兒,有任何冒犯小姐之處,就請小姐多多包涵,小的有憯了…!”

趙六一說完,即一躍而起,坐在床邊,對著這千嬌百媚的宛兒,仔細的端詳。只見傾國傾城,美麗絕世,清純可人的宛兒,那晶瑩剔透的雪肌玉膚,閃爍著象牙般的光暈,線條柔美的雪白胴體,婉如一朵出水芙蓉、凝脂雪蓮,絕色嬌美的芳靨羞紅如火,風情萬千的清純美眸,含羞緊閉,又黑又長的睫毛緊掩著那一雙剪水秋瞳輕顫。白皙嬌美的挺直玉頸下,一雙柔弱渾圓的細削香肩,那一片雪白耀眼的中心,是一雙柔軟玉滑、微隆堅挺,豐盈如少女似的椒乳。

微聳的玉乳頂端,一對淺粉色、嬌羞稚嫩的“蓓蕾”含羞初綻,那晶瑩雪白得近似透明的如織纖腰,盈盈僅堪一握,柔美萬分、雪白平滑的嬌軟小腹下,迷人的神秘三角地帶,寸草皆無,一片賽雪欺霜的羊脂白玉。

兩條修長嬌滑的雪白玉腿含羞緊夾,隱約可見玉白色小花苞。一雙玉滑細削的粉圓小腿下,一對骨肉勻婷的渾圓足踝,和一雙美的蕩人,小巧細嫩,柔肉無骨的小玉足。這從未經人事的宛兒,雖在平日驕縱任性,可是真的到了這節骨眼,宛兒卻嬌羞的如清純處女似的。

只見宛兒猶如一只溫馴的小羊羔一般,蜷縮在床上,俏美的小臉羞得通紅,如星麗眸含羞緊閉,就如一具象牙雕塑的女神一般靜靜躺在床上。

趙六緊張的抖著雙手,貼著宛兒柔滑玉嫩的雪肌玉膚,輕柔地撫摸著、撩撥著。摸了一會兒,漸漸膽大了,趙六的手,滑向宛兒那如清純少女似,聖潔微隆的玉女峰。趙六握住了宛兒一雙微隆的玉乳,柔軟堅挺、飽滿光滑,如少女似的椒乳,觸手滑溜溫軟,頂端兩粒稚嫩的小巧花蕾,柔軟嬌嫩,還帶著一絲少女的羞澀和處子的芳香。

當趙六握住了宛兒一雙玉乳時,宛兒羞澀地抬起雪藕般的玉臂,遮住了雙眼,把那白得耀眼的胳臍窩,和一身雪白迷人的赤裸嬌軀,任趙六的雙手暢遊。

清純的宛兒,只感到趙六的一雙手,好像帶著一絲電流,在她柔滑的雪膚、嬌嫩的玉乳上撫摸著,直把宛兒撫弄得渾身繃緊,芳心如遭電擊般直打顫。

趙六另一只手,沿著宛兒纖細的小蠻腰,向下摸索著。他的手熱熱地,在宛兒光滑柔軟的小腹上,撫摸起來。趙六的大手,輕撫著那柔軟細滑如少女似的小腹,再向下,到了宛兒那嫩滑如凝脂,一絲皆無,白潔光滑,柔軟微凸的陰阜。

趙六的大手再向下,就觸摸到宛兒那潔白如玉,微微上翹,半軟半硬,柔嫩細小,如半截小指般小的玉芽。那小玉芽,被趙六的粗手一碰,如小免兒似,嚇得微微的顫抖。

趙六又順著那條嬌滑玉嫩的小玉芽,向宛兒那猶如處子似的,嬌玉臀溝的深處滑去。

宛兒那從來沒有被人撫摸過隱秘的部位,由于緊張和異樣的刺激,那光潔玉滑的小玉芽,竟繃得筆直,差點忍不住,那玉汁就要一瀉而出。

趙六的大手,滑到宛兒那肥腴豐滿,如滿月似,雪白肥嫩的香臀,再沿著神密幽香的玉溝下滑,滑到了宛兒那玉潔冰清,嬌嫩柔軟,粉香玉滑,尚為聖潔處子地,清新芳香的小菊花蕊。

趙六的中指,輕輕的向宛兒那柔嫩無比的,又緊又窄的處女小菊花心戳入。宛兒那從未經外物入侵過,緊閉的小菊花,那經得住趙六堅硬手指的攻擊,那花心向內一縮,趙六的指尖己進入宛兒那芳香四溢的花心內。

趙六只覺宛兒那重重深鎖的小香菊,觸手柔膩細柔,那處女小香菊內,竟已有些濕滑的香汁。原來這絕世美姣童宛兒的菊花腸壁,竟天生異稟,如同女子陰道一樣,受刺激興奮時,亦會分泌腸液做潤滑之用,于此宛兒的處女之地,己為初夜破身,正在做準備工作。

趙六再也忍不住了,激動地向宛兒柔軟的玉體壓下去,緊緊地抱住宛兒那柔軟的纖腰。

宛兒如一只溫柔的小白兔一樣,被趙六擁在懷里,宛兒被他火熱有力的摟抱,弄得嬌軀酸軟、芳心如醉。

望著這樣一具活色生香、千嬌百媚的誘人胴體,趙六欲火萬丈地,伸出舌頭在宛兒的柔軟玉乳上,輕舔著那嫣紅稚嫩嬌羞的處女乳頭。舔了一會,趙六更低下頭緊緊地含住了宛兒的一只嬌嫩柔軟的乳頭吮吸起來。

“哎~~”宛兒只覺一陣酥麻似的痙攣輕顫,口中情不自禁的,發出一聲嬌喘,宛兒頓時腦海一片空白,芳心楚楚含羞,花靨漲得通紅,玉頰嬌暈無限。

“嗯~~”一聲迷亂而模糊的低喘,宛兒終于忍不住嬌喘嘆息。美少男嬌羞萬分,如癡如醉,那在自己冰清玉滯的處子椒乳上,乳蒂上吮吸輕舔的舌頭,已令她玉嫩嬌羞的嬌軀愈來愈酥軟。

趙六吮吸著宛兒,如少女般嫣紅稚嫩的聖潔乳尖,鼻中嗅到一股甘美清新的花香,以及宛兒那獨有的如蘭體香,把他刺激得欲焰高漲。他一邊逗弄著美少男的乳頭,一邊挺著硬梆梆的粗大陽具,壓在宛兒柔軟赤裸的玉體上。

“啊~~~”宛兒暗暗的一聲驚呼,只覺趙六那火熱粗壯的男性身體,已壓在了自己一絲不掛的玉體上,緊緊地貼著了自己雪白嬌嫩的肌膚。

趙六那一根又粗又長、硬梆梆像根鐵棍的東西,頂在宛兒光滑柔軟的小腹上,壓得宛兒那白嫩的小玉莖,柔若無物,令她心驚肉跳,少男芳心楚楚含羞,雖然想,卻又怕。宛兒芳心嬌羞無比,含羞脈脈。

趙六那根在宛兒處女地,那神密聖潔的小菊花內的手指,在宛兒那越來越濕滑的玉洞中,輕輕抽動著。宛兒那神密聖潔的處女腸壁內,已是一片濕潤、淫滑。

一個冰清玉潔、稚嫩嬌羞的清純處子,哪堪趙六這樣多管齊下地撩撥、挑逗,宛兒秀美嬌翹的小瑤鼻的喘息聲,越來越變得急促起來,柔美鮮紅的小嘴終于忍不住那一波又一波強烈的電麻般的肉體刺激而嬌哼出聲:“嗯~~唔~~唔~~嗯~~”

宛兒一聲迷亂狂熱而又羞答答的嬌喘,宛兒玉體欲火如焚,那下身深處,后庭小菊花的幽徑,越來越感到一陣強烈的空虛和酥癢,一股渴望被充實、被填滿、被緊脹,被男人猛烈占有、更直接強烈地肉體刺激的原始生理衝動,占據了宛兒腦海的一切思維空間。

宛兒少男芳心欲念高熾,但又嬌羞萬般,只見宛兒那秀美的嬌靨,因熊熊的肉欲淫火和羞澀,而脹得嫣紅一片,玉嫩嬌滑的粉臉燙得如沸水一樣,含羞輕掩的美眸半睜半閉。

趙六手中抽插著,宛兒越來越淫滑不堪的小菊花,自己那根巨大滾燙的陽具,戳弄著宛兒那滑嫩柔軟的小肉芽,口中含著宛兒如處子般,玉滑嬌美的乳尖,鼻中聞著宛兒那如蘭似麝的處子體香,耳中又聽到宛兒,那越來越火熱淫蕩的嬌喘呻吟,眼中又看見宛兒,那因欲火燒得通紅的嬌靨上,含羞脈脈的如星麗眸,知道這天姿國色的絕代佳人、嬌羞清純的可愛少男、千嬌百媚的絕色尤物已經欲火焚身了。

趙六早就已劍撥弩張、昂首挺胸了,他不再猶豫,把在宛兒玉滑嬌嫩的玉洞中的手指抽出,塗了些口沫在漲得紫紅色,如鵝蛋般大的龜頭上,兩手把宛兒一雙修長美腿抬在肩頭,挺著硬大的陽具,向著嬌羞清純的美少男,那從未經人事的香菊花,輕輕插入。

趙六粗大的陽具微一用力,三角型的龜頭尖,硬生生的擠開了宛兒那處女菊花蕊心,那稚嫩無比、嬌滑濕軟的肛唇。

宛兒那仍是處女地的小菊花蕊,緊窄無比,被趙六大龜頭一戳,如有被撕裂似的痛。

一聲夾雜著痛苦和無奈的嬌呼,衝出宛兒的櫻唇:“啊~~~臭小六…啊…!痛……痛死我了……你……弄……弄痛我了……嗚……我不要了,你……不可以進去~…快出來~…嗚…”

美若天仙的絕色宛兒,猶是聖潔處子,嬌嫩的小香菊,被趙六的大龜頭這一戳,蓬門今始為君開,已是痛苦不堪。而趙六的大龜頭,又是比常人更巨大,簡直令宛兒痛不欲生。一雙秋波含淚,梨花帶雨,楚楚可憐,嬌羞無奈。

美若天仙絕色聖潔處子宛兒,那嫣紅嬌小的可愛小菊花口,被迫吃力地大張著勒緊、容納包含著那強行闖入的巨大異物。趙六那大龜頭,包在宛兒那又緊又窄又熱又軟的香菊花蕊中,正舒服得緊,那肯在這節骨眼上抽出。

“小姐…這第一次…皆會有些痛楚……待小的輕輕抽動數次,待會兒就會令小姐您…舒暢得銷魂了……”

趙六說著,把那大龜頭,在宛兒的菊花心輕輕抽動。宛兒只得含著眼淚,銀牙緊咬,強忍著那小菊花心,那被撕裂的痛楚。

趙六輕輕抽動幾次后,宛兒的處女菊花心內,那香汁腸液愈來愈多,也愈來愈滑。宛兒那被趙六那大龜頭,幾乎撐得爆裂的,緊窄的菊花口,也漸漸習慣了趙六那粗大的龜頭了。宛兒也不覺得那麼痛楚了。

宛兒的菊花口雖痛,但那菊花深處,卻是又酸又麻又癢又酥,強烈的空虛和酥癢,等待渴望著被趙六那大雞巴填滿,被趙六那大雞巴占有。而那白嫩如春蔥似的小玉莖,也翹了起來,被趙六那濃密的陰毛,摩擦得想要吐汁。

宛兒那菊花口的痛楚,卻令宛兒心里有種無助的弱女子,被征服,被淩辱,被蹂躪,楚楚可憐,異樣的快感。心里卻盼望著趙六那粗大壯碩的雞巴,更深入侵犯自己的身體,帶給自己更多那痛楚的快感。

“嗯~小六哥……嗯~~好一點了……,嗯~~你可以再進去一點了…”

“喔~~好…小姐…您挺著點兒…”

趙六接著一挺腰,大龜頭把清純絕色的處女少男,那緊窄萬分、狹小非常的嬌小菊花口,撐得大大的。滾燙巨碩的龜頭,就已戳進了宛兒那從未有遊客闖入過,嬌嫩無比的羊腸小道。

“啊~~啊~~啊~~小六哥……痛死我了……嗚……嗚……”宛兒痛得粉臉泛白,眼角含淚,嬌呼不己。

趙六梆硬巨碩的龜頭,已刺破了宛兒那聖潔的處女菊花蕊,一股鮮紅的處子菊花落紅,從宛兒那被吃力撐開的,狹窄、嬌小的小菊花口滲了出來,滴在潔白床單上的處子落紅,鮮艷刺目。

趙六硬梆梆的大陽具,一舉頂進宛兒濕潤淫滑的香徑玉道,龜頭上沾滿了宛兒流出來香汁和絲絲落紅。美若天仙的美少男宛兒,那聖潔珍貴,芳香菊蕾的處女地,流出了珍貴的處子之紅。

宛兒覺得一根又粗又大的東西,彈頂著伸進自己的下身,“遊”進她的花溝玉溪,宛兒就如癡如醉了。就好像恍然醒悟般,她知道這根又粗又長的“寵然大物”正好可以填滿,她那空虛萬分的幽深“花徑”,可以一解心頭及小菊花深處,那如火如荼的肉欲淫火之渴。隨著趙六那條“龐然大物”在她處女腸壁中的遊動、深入,宛兒微微嬌喘著、呻吟著。

趙六又一挺腰,趙六那條兒臂般粗長的大家夥,幾乎盡根而入宛兒那緊窄無比的菊門幽徑。

宛兒只覺趙六那條粗長無比的大家夥,己填滿了香徑玉道內所有的空隙,也已伸進自己身體的最深處。自己的身體,己與趙六合而為一,而趙六那又熱又燙的大雞巴,套進了她狹小緊窄的處女腸道內,那腸道內千千萬萬的陰瓣,受到擠壓燙勻的快感,令宛兒那柔若無骨,粉白嬌嫩的小玉莖,羞答答的翹得半硬了。

嬌羞清純的宛兒,如被電擊,柔若無骨的雪白胴體輕顫不已,一支羊蔥白玉般的纖纖玉手,伸到如羊脂白玉似的三角地帶,兩支如春蔥似的玉指,不知道何時已圈著那,與如春蔥玉指一般白嫩的小玉莖,上下套動著。

宛兒只覺腸道香徑內,那柔軟而又彈性的玉壁上,層層叠叠的陰瓣,傳來的強烈的刺激,與抽動白嫩的小玉莖的快感,己合而為一。

“啊~~小六哥……啊~~唔~~你弄得……好舒服呀……啊~~~哥……親哥哥……啊~~我要上天了……啊~~~啊~~~啊~~~妹妹……舒服死了………啊~~~啊~~~啊~~~~”

一聲急促婉轉的嬌呼,宛兒優美的玉首猛地向后仰起,一張火紅的俏臉上柳眉微皺、星眸緊閉、貝齒輕咬,纖秀柔美的小腳上十根嬌小玲瓏的可愛玉趾,緊張地繃緊僵直,緊緊蹬在床單上。

宛兒只覺一陣痙攣,一陣銷魂蝕骨的快感,腸道香徑和小玉莖,同時噴出了瓊漿玉液,達到了從所未有的高潮,那小玉莖噴出點點乳白晶瑩的玉汁,散發出陣陣玫瑰花的媚香,宛兒那小玉莖,噴出了玉汁后,隨即縮成了蓮子般小。

但隨著趙六那又熱又燙的大雞巴,又緊又脹地“塞滿”宛兒那如處女似狹窄緊小的腸道。那嬌嫩的腸道,更被趙六那又熱又燙的大雞巴上,那些布滿暴漲的青筋,和顆顆粒粒聳起的肌絡筋結,抽括擠弄得舒服無比。

宛兒那菊蕾腸道香徑內的快感,令那白嫩嬌小的玉莖,再度勃起。宛兒那如春蔥似的玉指,也再度圈套著和玉指一般白嫩的小玉莖,不停的上下抽動著。

“啊~~親哥哥……啊~~你肏得妹妹……啊~~啊~~舒服死了……啊~~哥……啊~~唔~~好舒服呀……啊~~親爹爹……啊~~女兒又要上天了……啊~~啊~~啊~~~女兒……舒服死了……親爹……啊~~~親哥……啊~~~肏死妹妹了……啊~~~親爹……肏死……女兒了……啊~~啊~~~女兒要……啊~~舒服死了……啊~~~啊~~~啊~~~”

宛兒醉人的嬌啼,婉轉呻吟,己成了淫蕩撩人的叫春了。宛兒隨著趙六那又熱又燙的大雞巴,在狹窄緊小嬌嫩的腸道中,盡力的抽動,把個肥白粉嫩的香臀,上下拋送,宛轉逢迎,呈接著趙六的大雞巴。

宛兒只覺得,從那嬌嫩菊蕾,幽深花徑內,趙六那大雞巴抽括的快感,加上小玉莖上玉指抽動的爽,這前后混合的終極快感,令宛兒欲仙欲死。趙六每盡根的抽動十數次,宛兒就忍禁不往的,那消魂的刺激與快感,令宛兒的花徑與玉莖,香汁與瓊漿齊噴,痙攣得昏厥過去無數次。

那趙六不但是陽具特大,並且天斌異稟,能持久連御十女而不泄,加上白天又吃了宛兒那壯陽的香糞,簡直是勇猛無比。

可憐那才剛落紅破身的俏宛兒,那嬌嫩的處女小菊花,不但被趙六那大陽具,撕裂破身,紅腫疼痛,又被趙六肏得魂飛魄散,舒服無比,小玉莖更連續泄身了不下十余次。

“啊~~親哥哥……啊~~妹妹……啊~~啊~~舒服死了……啊~~親哥哥……啊~~唔~~好舒服呀……啊~~親爹爹……啊~~女兒又上天了……。啊~~啊~~啊~~女兒……舒服死了……親爹……啊~~女兒又要死了……親爹爹……啊~~肏死女兒了……啊~~女兒又到了……啊~~~啊~~親爹……肏死……女兒了……啊~~~啊~~~女兒要……啊~~~舒服死了……啊~~啊~~啊~~女兒死了……親爹……女兒又上天了……啊~~啊~~~女兒完了……嗯~~嗯~~嗯~~~嗯~~~”

傾國傾城,美若天仙的絕色美少男俏宛兒,此下己全身癱軟無力,如一團香泥白肉,躺在床上任趙六那大陽具,在嬌嫩的小菊花和緊窄的腸壁內,盡力馳騁,次次到底,只有半張開嬌艷的櫻唇中,尚能發出些,“咿咿~呀呀~”,無意識的騷音。

趙六一看,己知這絕色美少男俏宛兒,己爽得將近脫陽,不可再繼續泄身了。于是把宛兒那一對如春筍似的小白嫩腳,一起抓在嘴前,一口把宛兒左腳的五個白嫩柔細的玉趾,吃在口中吸吮,那大舌更在宛兒緊並柔密的趾縫間遊走,舔吮著宛兒玉趾縫間芳香的甜味。

趙六把宛兒的右腳,放到自己的鼻尖,大力的吸嗅著絕色美少男,那白嫩如玉的四寸金蓮,和香趾玉縫間散發出來的,如茉莉花香似的,絕色美女才有的腳香。

趙六眼看著宛兒那千嬌百媚,國色天香,清純可愛的絕色佳人的嬌靨,耳中聽著宛兒那如泣如訴的淫音,嘴中含著絕色尤物柔嫩的小嫩腳,鼻中聞著嫵媚清純的美貌俏宛兒的腳香,胯下那大陽具,更被又緊又窄的小菊花蕊和腸道膣壁,夾得令他飄飄欲仙。

趙六把精關一松,腰肢一挺,粗大的陽具火熱地,在宛兒那早已淫滑不堪,嬌嫩狹窄的火熱腸道陰壁內用力衝插數次,突的,一大股又濃又燙的粘稠的陽精,淋淋漓漓地射在宛兒,那飢渴萬分,稚嫩嬌滑,羞答答的小香菊深處。

半昏迷的宛兒,被那火燙的陽精,在絕色美少男最敏感的小香菊深處上一激,清純嬌美的可愛美少男那小玉莖和腸壁,又爽得再度,全身痙攣,到達極樂的高潮。

宛兒“哎~~”的一聲嬌啼,修長雪白的優美玉腿猛地高高揚起、僵直。一雙柔軟雪白的纖秀玉臂,痙攣般緊緊抱住趙六的肩膀,十根羊蔥白玉般的纖纖素指,也深深挖進他肩頭,一雙媚眼半閉,嬌媚如花的俏臉,被這連連不斷的高潮,刺激得失血而略帶蒼白,宛兒己被這銷魂蝕骨的絕頂快感,帶入了昏迷的境界了,宛兒舒服得昏死了過去……。

趙六想著,自己能夠得到,這位夢寐以求的,千嬌百媚,國色天香,美如天仙,雪肌玉膚、冰清玉潔、溫婉可人,絕代尤物的,那聖潔的處女童貞,真是三生有幸,何等幸運。而自己的大陽具,更在絕色佳人處子,嬌嫩的香菊花玉門關內,顛鸞倒鳳、行云播雨。這樣一個國色天香、溫婉柔順的絕色美少男,被自己徹底的占有和征服,他不禁飄然欲醉……。趙六的大陽具,在絕色宛兒小菊花內腸壁深處“卜~卜~卜~”,爽得不停的泄精…,趙六也泄到昏死了過去……

趙六和宛兒,這一覺醒來,己是天光大白。只見宛兒滿頭如云的烏黑秀發,淩亂不堪,秀麗俏美的小臉上,還殘留著一絲絲醉人的春意。宛兒一睜眼,看到潔白柔軟的床單上,那一片片處子落紅,不由得俏臉一紅。

宛兒正要起身,誰知后庭小菊花心,一陣劇痛,原來趙六那一夜的馳騁衝闖,把宛兒那嬌嫩無比的小菊蕊,搞得撕裂紅腫,疼痛難當。

“喔…!痛死我了……嗚……臭小六……都是你……搞得我……痛死了……嗚……”

“小姐,…對不起,…都是小的不好,…要不要小的幫您舔下?…”

“臭小六,你都……嗚…我都是你的人了……你…你還叫我小姐……嗚…我不理你了……嗚……”宛兒如懷春少女似,竟傷心的哭了起來。

“小姐…不…少…不…唉……小的可真的不知道怎麼稱呼……小姐…呃…唉……!”趙六急得一頭汗。

“哼…!臭小六……我講的話,你都不記住……哼…!一出家門時,我怎麼教你來著…?”

“噢…對了……宛妹,是吧…?宛妹……”

宛兒聽了,嫣然一笑,嬌媚如百花齊放。

“嗯…小六哥……算你還有點記性……好吧…可是…可是……我那兒那麼痛,怎麼上路呢…?”宛兒皺了雙柳眉,但卻仍是美得撩人。

“要是小姐…不…宛妹,準許…老爺囑咐過小的……若是小姐…不…宛妹…走得累了,可以雇車……小的可以推著小姐…不…宛妹,走…”

“哼…!臭小六……不早說…害得小姐我走了兩天,哼…!快去雇車呀…”

趙六雇了輛車,把宛兒扶上車,兩人如一對新婚夫妻似,甜甜蜜蜜的上了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