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嫂情父女愛

  • 在〈叔嫂情父女愛〉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家族亂倫

  梨花村,這個二百多戶的小山村,依山旁水,錯落有致,漫無邊際的群山,山上梨樹很多,每逢春季,漫山梨花爭相開放,裝點山巒,猶如仙境。

  山村裡的村民生活雖然清貧,但是民風淳樸,八十年代末,這裡的人們開始重視教育,破天荒的出了一個大學生,名字叫做鄭秋山,今年二十歲了,在省城醫科大學上大一,人長的眉清目秀,性格平和,喜歡獨自一人思考。

  這不放暑假回家,沒事總是喜歡獨自一人跑到後山上,爬上大樹,眺望遠方,最喜歡的就是傍晚,山腳下的山村,升起裊裊炊煙,鄭秋山都會欣喜如狂,陶醉其中。回到村裡,鄭秋山剛進家門,才三個月大的小姪女的哭聲從屋裡傳了出來,鄭秋山心裡一暖,他非常喜愛小姪女。

  家裡已經做好飯菜,爸爸媽媽已經坐在炕裡,哥哥鄭秋林笑著對弟弟說:山子,又跑山上去了,快吃飯吧,你嫂子特意給你炒了盤雞蛋呢。

  鄭秋山對哥哥非常尊敬,哥哥比自己大五歲,初中沒唸完就回家務農了,對弟弟十分關愛,尤其弟弟考上大學以後,在村裡走路都昂首挺胸,

  爸爸鄭富強,五十八歲,又發花白,身體硬朗,媽媽身體一直不好,常年咳嗽,身體消瘦。

  鄭秋山坐下「媽,你吃雞蛋,你身體不好,哥,以後別讓嫂子特意給我做吃的了。媽媽笑著說:山子,媽咋吃都這樣了,你可不行,上大學可累腦子,快吃吧。

  門外傳來嫂子甜甜的聲音:山子,嫂子做的怎麼樣,你哥特意讓少放鹽,說你口輕。話音沒落。嫂子抱著孩子,邊給孩子喂奶邊走進屋裡。

  鄭秋山不太喜歡嫂子,嫂子家也是本村的,小學都沒唸完,家裡母親有病,在炕上躺了三年多,就在三年前去世了,和哥哥也是通過介紹的,當初要了三千彩禮,那可是全村最高的了,害的家裡借了兩千高利貸,今年才還清。

  對此秋山一直耿耿於懷,但沒有表露出來過,禮貌的說「挺好的,謝謝嫂子」一家人高高興興的吃完飯,收拾利索後,嫂子抱著孩子回自己房間了。

  哥哥坐在炕沿說:山子,你的學費還差點,我和爹這幾天拉沙子,掙點,在拉幾天就夠了,你要安心學習呀,你看看咱們附近,頭疼腦熱的,兩個大夫都沒有,最近的鄉衛生院都有十七八裏路,你學醫可以好好給人看病啊。爸爸也點頭說:山子,你哥說的對,好好唸書,我和你哥身體好,家裡有你嫂子呢,你媽也清閒多了,吃了你帶回來的藥,這幾天我看輕多了。

  鄭秋山說:爹,哥,我知道了,你們就放心好了,早點休息吧,明天我和你們一起去拉沙子。鄭秋林站起說:拉到吧,就你那細皮嫩肉的可乾不了,你還是在家呆在吧,我去休息了,你也早點睡吧。

  悶熱的天氣讓人透不過氣來,鄭秋山打開窗戶,躺在炕上,父母已經睡著了。自己卻怎麼也無法入睡,悄悄起來,穿是一條大褲衩,輕輕打開門,到廚房喝了碗涼水,出來房門,在院子裡坐在院子裡的木墩上,呼吸外面清新的空氣,感覺舒服多了。

  看著滿天星斗,不無感慨的想,還是老家好啊,天是藍的,水是清的,田野裡一片蛙鳴,倍感寂靜。

  過來一會,從哥哥的房間裡傳出微弱奇怪的聲音,鄭秋山很好奇,不覺悄悄起來,在哥哥開著的窗邊,往裡瞄了一眼,藉著月光,鄭秋山看見哥哥赤身裸體的趴在嫂子身上,心裡一陣緊張,心砰砰的狂跳,血液瞬間湧入大腦,他當然知道哥嫂在幹甚麼,趕緊閉上眼睛,悄悄退回幾步。

  聲音變大了,哥哥濃重的呼吸聲,夾雜著嫂子的呻吟聲,鄭秋山忍不住睜開眼睛,鬼使神差的悄悄靠近哥哥的窗戶,偷偷向裡面看去。

  哥哥雙手拄著炕,擡起上身,嫂子白皙的身子,一雙大奶子挺立在胸前,腹下和哥哥的交合處,黑絨絨的若隱若現,哥哥的雞巴正在抽插嫂子,哥哥低下頭,吸住嫂子的一個乳頭吮吸,嫂子輕吟慢語「輕,輕的吃,壞,壞蛋,搶女兒奶水,啊,啊,不,不許再吃了,女,女兒醒了,還,還要喂奶呢,壞,壞蛋,使勁肏我,啊,啊,舒服,啊。

  哥哥擡起頭,嘴角流著嫂子的奶水,興奮的低吟「嗯,嗯,秀玲,愛是你了,嗯,嗯,小屄水好多,嗯,嗯,咋就肏不夠你」呱噠呱噠的交合聲,聲聲跳動鄭秋山的心,胯下的雞巴早已挺立。鄭秋山退後幾步,閉上眼睛,掏出雞巴用力擼動,腦海裡嫂子大白奶子不停晃動,那隱約的黑影下,彷彿抽動的就是自己的雞巴,快感集中在雞巴上,緊咬牙關,繃緊全身每一根神經,伴隨高高噴出的精液,身體打顫,緊緊握住跳動的雞巴。

  噴射過後,鄭秋山心裡一陣失落,一陣愧疚,自己怎麼能如此下流呢?居然偷窺哥嫂做愛,居然幻想肏嫂子,真是太無恥了,悄悄回到屋裡,躺在炕上,心亂如麻,迷迷糊糊睡著了。

  第二天起來,父親和哥哥開始餵馬,準備一天的勞作。嫂子把孩子抱給婆婆,開始做早飯。

壯陽持久 印度犀利士雙效哪裡買 ( Line: avseo99 )

  鄭秋山今天看嫂子的眼光發生了微妙的變化,頭一次感覺嫂子好美,一頭秀髮在腦後梳了條大辮子,繫著紅頭繩,明亮的大眼睛,彎彎的眉毛,小嘴紅嘟嘟的,兩個哺乳期的大奶子沈甸甸的,每走一步顫巍巍的,剛生育過的腰身不但沒有變形,反而更加婀娜多姿,屁股渾圓結實,略顯有點大,勻稱的雙腿修長筆直,看著嫂子撅著屁股炒菜,胯下的雞巴不自覺的又硬了,鄭秋山趕緊彎下腰,坐在炕上,臉色通紅,尷尬的不敢擡頭。

  吃過早飯,父親和哥哥趕著馬車拉沙子去了,鄭秋山突然不敢單獨面對嫂子,為避免尷尬,一個人又跑到後山,爬上大樹,眺望遠方的群山。

  中午回到家,嫂子已經做好飯了,正在給孩子喂奶,鄭秋山無意的瞄了一眼嫂子的奶子,好白好大,小姪女吮吸媽媽的乳汁,笑臉紅嘟嘟的,十分可愛,鄭秋山不自覺的嚥了口口水。

  急忙進屋,嘴裡說:嫂子,爹和我哥咋還不回家吃飯啊?嫂子也很納悶的說:說的是啊,每天這時候應該到家了,山子,你餓了就先吃吧。媽媽咳嗽幾聲說:興許今天活多,山子先吃吧。

  鄭秋山確實餓了,不客氣的盛了碗飯,剛吃半碗,村裡和哥哥一起拉沙子的二哥大汗淋灕,氣喘籲籲的跑進來大聲說「秀,秀玲,不,不好了,沙坑塌方了,秋林和你爹埋裡面了」

  秀玲『媽呀』一聲驚叫,鄭秋山扔下飯碗,一步跨出房門急切的問「二哥你說啥?我爹和我哥被沙子埋裡了」二哥喘息著說「是,是的,快去吧」鄭秋山擡腿就跑,身後嫂子和孩子都在哭喊。

  鄭秋山一口氣跑到離村五裏路的採沙場,塌方的沙坑周圍有許多人的奮力挖沙子,鄭秋山闖過去,拚命的用手扒沙子,大聲呼喊「爹,哥」

  眾人奮力的挖開沙子,裡面埋了四個人,除了鄭秋林還有一口氣外,其他人當時就死了。鄭秋山痛哭大聲喊「哥,哥你醒醒啊,哥,爹,爹呀,這是怎麼了,哥,你醒醒啊」

  秀玲哭著跑來了,跪在丈夫身邊哭喊丈夫的名字,鄭秋林慢慢睜開眼睛,嘴角流著鮮血,微弱的說「秀玲,山子,爹,爹怎麼樣了」鄭秋山哭著說:哥,爹已經走了,哥你堅持住啊,我們馬上去醫院。

  鄭秋林痛苦的咳出幾口鮮血,一隻手抓住妻子,一隻手抓住弟弟,細弱的說「別費勁了,我不行了,聽我說完,秀玲,我求你一件事,我死後,先別改嫁好嗎?等山子畢業在改嫁,家裡就都託付給你了,咳咳。

  秀玲哭著說:秋林,你不會有事的,放心吧,我不會改嫁的,嗚嗚。鄭秋林又對弟弟斷斷續續的說:山子,好,好好學習,不,不,不要總煩你嫂子,你,你嫂子是好人,你,你,出息了,別,別忘了你嫂子,和你姪女,我,我放心不下你們啊,咳咳,山子,秀玲,咳咳,我,我,啊。。。。。鄭秋林睜著眼睛,緊緊握住妻子和弟弟的手,慢慢鬆開了,停止了呼吸。

  「哥,哥呀」「秋林,秋林」任憑鄭秋山和秀玲如何喊叫,鄭秋林永遠離去了。現場一片哭聲,死者家屬都跑來了,那場面何等悲傷啊,怎不叫人落淚啊,

  眾鄉親流著眼淚,把死者用馬車拉回村裡,哭的死去活來的秀玲被鄭秋山架扶著,跌跌撞撞的回到家裡,媽媽咳嗽著,哭著抱著孫女坐在地上,一家人哭做一團。

  秀玲的爸爸跑了過來,顫抖的在鄭秋林父子的屍體旁大聲呼喊「秋林,富強大哥,這是咋的了呀,早上還好好的,現在怎麼就走了呀」

  全村人都來了,眾人無不落淚,秀玲的爸爸冷靜下來,對女兒和鄭秋山說「秀玲啊,山子,人死不能復生,這天太熱了,趕緊準備給他們爺兩個下葬吧,秀玲把秋林最新的衣服找出來,大嫂你把富強大哥的衣服也找出來,給他們洗洗換上新衣服,送他們上路吧。說完流下眼淚。

  鄭秋山忍著悲痛,和嫂子的爸爸一起清洗趕緊父親和哥哥的遺體,換上乾淨的衣服,在眾鄉親的幫助下,埋葬了父親和哥哥,秀玲的爸爸於大海陪著女兒和鄭秋山回到家裡。

  炕上躺在不斷痛哭咳嗽的媽媽,鄭秋山心如刀絞,不停的安慰媽媽。於大海悶頭抽菸,不停嘆息,秀玲哭紅了眼睛,抱著女兒,氣氛悲傷壓抑。

  好難挨的幾天啊,鄭秋山彷彿一夜長大了,懂事了,成熟了許多,每天安慰媽媽,勸導嫂子,好在有於大海每天過來幫著餵馬乾活。燒完三七,眼看快開學了,媽媽病情不見好轉,又不去醫院,每天吃兒子從省城帶回的要頂著,手裡沒錢,鄭秋山真正體會到,不當家不知柴米貴的道理來。

  還有三天就開學了,鄭秋山一夜沒睡,早上起來,於大海也來了,喂完馬,進屋坐在炕上,秀玲放好桌子,給婆婆和爸爸秋山盛好飯,抱著孩子開始喂奶。

犀利士藥局 犀利士價格多少呢 www.poxet.tw

  吃完飯,鄭秋山鄭重的說:嫂子,大海叔,我決定不上學了,我現在是家裡唯一的男人了,現在這情況我還怎麼上學呀,嫂子,你還年輕,走一步還容易,不要管我和媽了。

  秀玲流著眼淚堅定的說:山子,你說啥呢?你把嫂子當啥人了?嫂子答應你哥了,錢雖然還差點,一會我去借點,你必須上學,在苦在累也要供你上學。

  炕裡的媽媽一個勁的哭。於大海把菸頭用力撚滅,低沈的說:山子,啥也別說了,上學,明天去趕集,我把豬賣了,你緊手點花,夠了,到秋就好了,莊稼今年不錯,沒問題,山子,叔沒文化,可這做人的道理還是懂的,家裡你就放心好了有叔呢,牲口我經管著,地裡的活和在一塊乾,就當咱們是一家人好了。

  鄭秋山感激的流下淚水「大海叔,這怎麼好啊,我還是不上學了」秀玲生氣的大聲說:山子你住口,再也不許提不上學了,你沒看見你哥死不瞑目嗎?你想氣死我呀」說完嗚嗚的哭了,懷裡的孩子也大哭起來。

  於大海大手一揮,沈聲說道:好了,別爭了,就這樣決定了,明天賣豬,山子,叔知道當初秀玲嫁給你哥,彩禮不少,一分錢也沒帶回來,叔對不起你們,那錢都讓我還債了,你嬸那幾年病倒在炕,錢沒少花,唉!你可是咱村第一個大學生啊,咱就是頭拱地也得讓你上萬大學呀。

  鄭秋山緊緊握住大海叔的手,激動的說:大海叔,我山子一定好好學習,謝謝你了大海叔。說完雙膝跪倒,於大海趕緊攙起秋山,激動的連說:好孩子,好孩子。

  懷裡揣著五百塊錢,告別體弱多病的媽媽,哺育小姪女的嫂子,忠厚樸實的大海叔,鄭秋山踏上了求學的路。懷裡的錢好沈好重啊,鄭秋山再也不敢亂花一分錢了。

  鄭秋山拚命的學習,玩命的打工,拒絕了多次女同學的示愛,從不參加聚餐等活動,也經常聽見背後有人說他『傻逼,山炮』也不計較。夜深人靜時,嫂子抱著小姪女的影子經常出現在腦海裡,總是會露出幸福的微笑。

  考試結束了,鄭秋山全校第三,拿到了最高獎學金,這讓他激動的差點哭出聲音來。寒假到了,回家的強烈願望讓他一夜沒睡,不知道從甚麼時候起,好想快點回家,見到嫂子和姪女。

  冬季的群山白雪皚皚,蕭條寒冷,鄭秋山回來了,心裡默默念叨;嫂子怎麼樣了,小姪女長多大了』加快了腳步。

  推開家門,一股熱氣撲面而來,嫂子正坐在炕裡,小姪女在炕裡趴著玩呢,秀玲驚喜的說:山子回來了,麗麗快看叔叔回來了。小姪女認生了,快速爬進媽媽懷裡躲了起來。

  山子放下背包,疑惑的問:媽呢?嫂子低下頭,憂傷的說:你走不長時間媽就去世了,怕影響你學習,就沒給你寫信告訴你,山子原諒嫂子好嗎?

  山子驚愕的站在那,眼裡流出傷心的淚水「媽,兒子不孝啊,媽」巨大的打擊讓他悲痛欲絕,秀玲也傷心落淚,為山子擦拭淚水。

  嫂子的手好溫暖,鄭秋山無法控制自己,一頭撲進嫂子懷裡,失聲痛哭。小姪女用手揪扯叔叔的頭髮,咿咿呀呀的不知道怎麼回事。

  秀玲一手抱著孩子,一手愛撫小叔子的後腦,面露柔情。清醒過來的鄭秋山,離開嫂子的懷抱,有點不好意思的說聲:對不起嫂子,我剛才有點失態。嫂子『嗨』了一聲,沒事的,一家人沒啥的,我給你做飯去。

  這個寒假特別冷,鄭秋山除了幫嫂子乾活就是逗姪女玩,很少出去,大海叔經常過來幫著乾活。過完年了,鄭秋山對嫂子和大海叔說:大海叔,嫂子,我媽也去世了,我也有獎學金了,如果有合適的,嫂子就走一步改嫁吧。秀玲惱怒的大聲訓斥「不許胡說,你真把我當成那種人了嗎?你就這麼沒良心嗎?你就恨不得我早點改嫁嗎?你,你,你混蛋」

  沒想到嫂子反應這麼強烈,鄭秋山趕緊解釋道歉,好不容易才讓嫂子平靜下來。大海叔對鄭秋山說:山子,你嫂子的脾氣秉性我最清楚,別在說了,你走後我搬過來住,有幾個人老想打你嫂子主意,你就放心好了,現在家裡條件還不好,希望都在你身上了。

  鄭秋山對嫂子更加欽佩,對大海叔更加敬重了。慢慢求學路,鄭秋山不知疲憊的用功,還自學了中醫,期間沒有在回家,只是寫了幾封信。可不知道怎麼回事,對嫂子的思念越來越強烈。

  深思熟慮後,鄭秋山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回家開診所。畢業後,謝絕了大醫院的高薪聘請,毅然踏上了回老家的路。

  家就要到了,好親切呀,鄭秋山甩開大步走進村子。遠遠看見一個年輕的少婦,站在院子裡,一個小女孩在院子裡蹦蹦噠噠的玩耍。

  鄭秋山激動的跑過去,大聲喊「嫂子,麗麗,我回來了」秀玲擡起頭,看見是山子回來了,高興的迎過去,接過背包「看你滿頭大漢的,麗麗快叫叔叔」麗麗怯生生的叫了句「叔叔」

  鄭秋山抱起姪女,激動的說:麗麗都這麼大了,都會叫叔叔了。於大海走出來驚喜的說:山子回來了,快進屋吧。

  秀玲炒了幾個菜,鄭秋山和大海叔倒上酒,秀玲很自然的給爸爸碗裡夾了點菜,看了鄭秋山一眼,臉色不自然的紅了。鄭秋山不要注意,和大海叔邊喝邊聊。

  當鄭秋山說出回家開診所,嫂子和大海叔開始都不同意,鄭秋山費了好大勁才說服父女兩個人。

  酒足飯飽,於大海下地說:我今天回家睡,好久沒回家了,家裡一定很亂了,沒事山子早點休息吧。說完有點戀戀不捨的出了房門,秀玲幾次想開口,都忍住沒說話,鄭秋山輓留大海叔,大海叔卻加快腳步,慌亂的走出院子。

  和嫂子嘮著家常,鄭秋山突然發現嫂子皮膚比以前白皙了,氣色也好了,更有女人味了,不由看癡了。秀玲發現山子癡癡的看著自己,不覺臉一紅,小聲說:看啥呀,我臉上又沒有花。

  山子臉一紅「嫂子還那麼年輕漂亮,更水靈了」秀玲羞紅了臉,嬌羞的說:山子學會貧嘴了哈,拿嫂子開心,還是說說你吧,想怎麼乾啊?

  鄭秋山嚴肅的對嫂子說:嫂子,這幾年多虧了你和大海叔,我想診所開起來,咱這周圍十裏八村的就一家,收入應該錯不了,再者說了,我要是成功了,嫂子和大海叔也可以享福了,我也應該報答嫂子了。

  秀玲聽見山子如此說,不覺眼圈一紅,激動的說:山子能有這份心,嫂子也就知足了。家裡這兩年可以了,我讚了六千多塊錢,你就拿去用吧,不夠嫂子在借,你就大膽的乾吧。

  鄭秋山感動的熱淚盈眶,這麼好的嫂子哪找去呀,要是別人早改嫁了,一定好好對待嫂子的,以後自己就是家裡的主人了,養活嫂子和姪女就是自己最大的責任。

  鄭秋山開始跑開診所的手續,準備各種器材,忙的焦頭爛額。總算都準備好了,鄭秋山鬆了口氣,就差進藥了。奇怪了,一天不見嫂子,居然抓耳撓腮的心裡沒有著落似的。

  這段時間的朝夕相處,秀玲也很高興,有種激動和幸福的感覺,山子身上有他哥哥的影子,同時開始有點憂鬱起來,好像有心事。

  這天吃完晚飯,猶豫了一會對鄭秋山說:山子,我會我爸那一趟,看看有啥收拾的沒有。今晚就不回來了。說完帶著女兒,有點羞澀的走了。鄭秋山感到有點失落,一個人坐在炕上,默默無語的想心事。

  嫂子比自己大三歲,孤男寡女在一起,村裡已經有人說閒話了,何去何從應該有打算了,鄭秋山反覆考慮,這兩年嫂子在自己心裡變得是那麼重要,自己決定回來很大程度是因為放不下嫂子和姪女,不敢相信嫂子如果改嫁他人,姪女給別人叫爸爸,這是鄭秋山無法接受的,更覺得對不起哥哥,如果自己娶嫂子為妻,不就都解決了嗎?想到這,心裡一陣激動,對,就娶嫂子。鄭秋山突然感覺自己好幸福。

  鄭秋山越想越美,無法安睡,爬起來,迫不及待的去找大海叔和嫂子攤牌,緊張激動的向大海叔家走去。

  大海叔家並不遠,如果繞過另一條路,得走很長時間,鄭秋山心裡太急,直接跨過大海叔家後院子的籬笆牆,近了許多,大海叔家的後院子,種滿了各種蔬菜,茄子,豆角,辣椒,還有一大架黃瓜。

  鄭秋山隨手摘了棵黃瓜,邊吃邊走近大海叔家房子後面。怕驚嚇到嫂子和大海叔。鄭秋山輕手輕腳的想繞到前面正門,後窗戶散髮出昏暗的光,鄭秋山認為可能是姪女還沒睡呢,貓下腰,想從窗戶下悄悄的溜過去。

  裡面傳出說話的聲音「秀玲啊,麗麗睡著了嗎?唉!真是難為你了,山子回來了,還來陪爸爸睡,萬一讓山子知道了,你可怎麼活呀」鄭秋山一激靈,心裡咯?一下,嫂子陪大海叔睡?甚麼意思,難道會是?鄭秋山冒出冷汗,不敢想下去了。

  悄悄側過身,慢慢擡起頭,偷偷向裡面望去。前窗戶被厚厚的窗簾遮擋著,窗簾下的炕上,嫂子正靠在爸爸赤裸懷裡,嫂子只穿著小吊帶,一隻粗糙的大手正在裡面撫摸嫂子飽滿的乳房。

  鄭秋山驚呆了,空氣彷彿凝固一樣,閉上眼睛,心在痛,怒火在燃燒,冷汗在流。不不,這不是真的,不會的,嫂子怎麼可能和自己的爸爸呢,不不,也許是和爸爸撒嬌呢。

  深深吸了口氣,緩緩睜開眼睛,裡面嫂子擡起頭,在爸爸臉上親吻了一口,小聲說:爸,這兩年還不是多虧了你,在我最無助的時候,是爸爸給了我生活的勇氣和信心,山子如今回來了,我知道山子有良心,沒忘了我和麗麗,但是,爸爸,我離不開你呀,多少人勸我改嫁,我沒有,也做不到,爸爸的支持更讓我堅持了下來,前幾天三嬸問我了,問我是不是想跟山子過,爸,我不知道怎麼回答。

  說老實話,山子是很好,我也很喜歡山子,可我是他嫂子啊,而且我現在還和爸爸睡了,我有時候很害怕,很自責,覺得對不起秋林,對不起山子,可我不後悔,真的,我也不想改嫁了,這樣就可以陪爸爸了,對山子也可以照顧,山子要是娶媳婦了或者是嫌棄我了,我就回來和爸爸過,別人也說不出啥來。

  於大海溫柔的說:秀玲,爸爸對不起你呀,和自己的女兒睡覺,爸是要下地獄的,以後就別陪爸爸了,你還年輕,我覺得你和山子倒是正好,雖然你是他嫂子,可這不算甚麼,像你們這種情況啊,村裡村外都有過,你要是真和山子結婚了,爸爸也放心了。

  秀玲含著眼淚說:爸爸,我不會丟下你的,媽媽走的早,是爸爸含辛茹苦把我養大的,在我丈夫去世這幾年,也是爸爸幫我度過難關的,就是下地獄,女兒情願陪爸爸一起下地獄。

  爸爸需要女人,我是結過婚生過孩子的人了,懂得男人沒有女人,女人沒有男人的日子是多苦多難過的,我還要謝謝爸爸呢,爸爸不僅給了我最偉大的父愛,還給了我做女人的快樂,爸爸我好想你,這十多天來,女兒好寂寞好空虛呀。

  於大海動情的摟過女兒「秀玲,爸也想你呀,沒想到這歲數了,爸爸越來越想乾那事了,秀玲,把想你,想吃你大奶子,想,想。。。。。。

  鄭秋山心如刀絞,痛苦的咬著嘴唇,不敢相信,心裡完美無瑕的嫂子,無比敬重的大海叔,居然真的亂倫偷情,這可是天理難容啊。

  裡面的嫂子和爸爸熱吻在一起,小吊帶被爸爸脫掉,大奶子被爸爸又抓又捏,秀玲眯著眼,輕聲的呻吟,爸爸一口叼住一個乳頭,用力吮吸,粗糙的大手扒下女兒的花褲衩,手在女兒大屁股上揉捏,手指從屁股溝往裡扣動。秀玲的呻吟聲加大了,扭動屁股,配合爸爸的扣弄。

  於大海興奮的直哼哼,吐出滿是口水的乳頭,把女兒放在炕上,快速脫下褲衩,又黑又大雞巴堅硬無比,老臉通紅,分開女兒的雙腿,腦袋埋進女兒的胯下『呱唧呱唧』的舔弄。

  秀玲亢奮的扭動嬌軀,嬌聲呻吟「嗯,嗯,舒服,嗯,嗯,爸爸好會吃女兒啊,好爸爸從來不嫌棄女兒那裡騷,嗯,嗯,爸爸給我,女兒要爸爸。

  滿臉淫水的於大海,喘著粗氣,漲紅著老臉,趴到女兒雪白的身上,屁股一沈,向下一頂『噗哧』一聲,大雞巴深深插入女兒的陰道,父女同時悶哼一聲,秀玲白皙的嫩手緊緊抓住爸爸結實的後背,顫抖著媚聲嬌呼「啊,爸插進來了,啊,好漲好滿啊,爸呀,動動啊,女兒好喜歡啊,啊,爸你別憋著了,叫吧,女兒愛聽爸爸叫,啊,啊」

  於大海擡起屁股,猛的又沈下去,又一聲『噗哧』的交媾聲,興奮低沈的一聲叫喊「肏你,肏女兒騷屄,啊,啊,啊,爸爸肏女兒屄了」秀玲扭動屁股配合爸爸抽插,淫聲浪語讓她更加興奮,也許這就是突破亂倫禁忌的奇異快感吧,秀玲嬌聲淫叫「嗯,親爸肏親閨女,嗯,嗯,親閨女屄舒服,喜歡親爸爸肏,嗯,媽呀,爸爸雞巴好厲害呀,女兒屄都肏大了」

  鄭秋山眼裡噴著火,惱怒又悲憤,不恥又奇怪的興奮,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心中的嫂子那麼賢惠文靜,大海叔是那麼憨厚淳樸,此刻卻是如此淫蕩,不堪入耳的淫詞浪調是如此的自如放縱,陶醉其中啊。

  於大海粗糙的大手揉著女兒白皙的大乳房,眼裡冒著慾火,秀玲嬌柔的承受爸爸的蹂躪,滿臉興奮的表情,倫理道德此刻早已拋在腦後,肉體的交合,快感的升騰,淫聲穢語才是最性福的需要「親爸肏女兒了呀,啊,啊,射你女兒屄裡吧,啊,啊」在父女大聲呻吟中,於大海屁股狠狠抵住女兒的下體,火熱的精液噴射進女兒深處。鄭秋山在嫂子和爸爸的淫叫聲中,一股股精液射的內褲濕淋淋的,大腦短暫的空白過後,渾身痠軟的悄悄退後,慢慢跨出籬笆牆,發瘋似得狂奔,一直跑到後山那顆大樹下,惱怒的用力捶打樹幹。

  鄭秋山繞著大樹轉圈,露水打濕了褲子,渾然不覺,邊繞圈邊不停的自言自語「賤貨,騷屄,讓自己親爸爸肏,淫棍,王八蛋,肏自己親閨女,狗男女,不,不對,錯了,錯了。鄭秋山停下腳步,慢慢恢復理智,開始往回轉圈。

  又自言自語的開始念叨「我是學醫學的,男女的性需要很正常,嫂子是寡婦,年輕的寡婦,如果嫂子和別人偷情呢,自己會怎麼樣,又能怎麼樣呢?管的著嗎?連管的資格都沒有,嫂子是為了自己才守寡的,嫂子和自己爸爸不也是因為自己而沒改嫁造成的嗎?大海叔是好人,不到五十歲,正是需要女人的年齡,很正常,很正常,不對,不對,這是亂倫,不對,不應該呀」

  鄭秋山接著又往回轉圈「還想娶嫂子嗎?不能要,不能要她,她不配,不行,不行,嫂子啊嫂子,山子愛你呀,嫂子啊嫂子,你深深的埋進我心裡了,趕不走扔不掉啊,嫂子啊嫂子,你可知道這兩年我無時無刻不在想你,為你我寧願放棄城市而回到小山村,都是因為你,因為嫂子是我心裡和情感的歸宿啊,嫂子,為甚麼這樣啊,為甚麼呀,為甚麼我恨不起來你呀,為甚麼我為你亂倫淫亂而射精啊,誰能告訴我該怎麼辦啊」用力的拍打樹幹。

  喊過,哭過,惱過,罵過後,鄭秋山慢慢冷靜下來,坐在樹下認真思考,反覆考慮,反覆掙紮,最後站起來,大喊一聲,下定決心,大步向山下走去。

  天剛放亮,鄭秋山來到三嬸家,和三嬸說了回話,轉身回家,邊走邊說:今天進藥,明天開業收治患者。看著鄭秋山遠去的背影,三嬸露出滿意的笑容「山子有良心,好樣的,書沒白讀,一定給你辦成」

  緊張忙碌的一天,下午四點多,鄭秋山做著拉藥的拖拉機回來了,秀玲幫著鄭秋山卸完藥,剛要做飯,鄭秋山從拿出買來的肉交給嫂子,嚴肅的說:嫂子多做點菜,一會大海叔和三嬸過來一塊吃飯。

  秀玲疑惑的接過肉,沒說甚麼,進屋做飯去了,小麗麗高興的喊叫「叔叔買肉了,今晚有肉吃了」看著高興的姪女,鄭秋山眼裡露出高興的眼神。

  鄭秋山先請來於大海,三嬸是自己來的,一進屋就眉開眼笑的,搞的秀玲父女有點莫名其妙的。

  吃到一半,三嬸放心筷子,鄭重的對大家說:我今天來可是有事要說的,大海哥,秀玲啊,這秋林走三年多了,秀玲一直守寡沒改嫁,如今山子回來了,這孤男寡女住一起也不是長久之計,秀玲今年才二十七,山子二十四了,我看不如就讓給秀玲嫁給山子得了,這樣啊也省得別人說閒話,我把這層紙捅破了,大海哥,秀玲,你們爺倆有啥意見沒有啊?

  秀玲羞的滿臉通紅,一點思想準備都沒有,心裡好亂,不知如何是好,於大海眼裡露出喜悅伴著失落的光,咳嗽一聲說:這是好主意,這嫂子嫁給小叔子,也不犯說到,我沒意見,不知道山子和秀玲哈意見。

  秀玲低下頭,小聲說:三嬸,山子是大學畢業,如今又要開診所了,我才小學文化,配不上山子,再說了,我比山子大三歲呢,想嫁給山子的大姑娘多了去了,我一個寡婦哪能當務山子終身幸福啊?

  三嬸笑著說:秀玲啊,這女大三,抱金磚啊,不瞞你們爺倆說,是山子找我提的這事,山子啊,心裡早有你了,山子你當著大海叔和嫂子的面,表個態吧。

  鄭秋山莊重的說:嫂子,大海叔,娶嫂子為妻是我慎重考慮過的,我鄭秋山有今天,都是嫂子的功勞,我愛嫂子,我是真心的,我之所以回來,就是要嫂子以後能過上好日子,大海叔,你把女兒交給我,不也最放心嗎?嫂子,我是真心愛你的,我愛姪女,麗麗就像我親生女兒樣啊,嫂子,你就答應了吧。

  秀玲哭出聲來,心裡非常溫暖,也很難過,說不出的難過,太想答應,又不敢答應,矛盾的很。

  三嬸朗聲說到:秀玲啊,山子的話你也聽到了,還有啥猶豫不決的,大海哥,你就說句話吧,秀玲聽你的。

  於大海有點激動的對女兒說「秀玲,你三嬸說的對呀,山子也是真心的,總不能守一輩子寡呀,今天爸就做主了,怎麼樣?

  秀玲低著頭,擦乾眼淚,羞澀的說:我聽爸爸的。說完紅著臉不敢擡頭。三嬸哈哈大笑說:好啊,我這可是乾了件大好事啊,都是這麼大的人了,沒啥不好意思的,我看啊,明天診所開業,就著喜慶勁啊,一塊辦了得了,咱也不需要大操辦,直系親屬叫過來,一起吃頓飯,讓村裡人知道秀玲和山子成親就行了,很簡單,不就是把被縟從那屋搬到這屋就行了嗎,哈哈。

  鞭炮聲宣誓著診所開業了,也宣誓著鄭秋山和嫂子成親了,親朋聚集一起,高興的暢飲。送走最後一批客人,麗麗被老爺帶走了,秀玲羞紅了臉,鋪好以前沒用過的新被縟,柔聲對傻站在地上的鄭秋山說:山子,不早了,早點睡吧。說完臉更紅了。

  摸著黑,秀玲脫下衣服,快速專進被窩,鄭秋山緊張的脫下衣服,慢慢專進被我,兩個人都沒說話,保持一定的距離,睜大眼睛看著天花板,靜的能聽見彼此的心跳。

  被窩裡的兩隻手慢慢的向對方靠近,剛一接觸,都跟電擊了一樣,馬上拿開,又慢慢靠近,輕輕的觸碰在一起,停了一會,同時用力緊緊握在一起,一個寬大結實,一個嬌小柔軟,相互緊握。

  同時翻過身,面對面,四隻眼睛交匯在一起,同時伸出另外一隻手,鄭秋山輕輕摟在嫂子的腰上,秀玲輕輕放在鄭秋山的臉上,輕柔的撫摸。

  鄭秋山微微用力,嫂子嬌柔的身子靠近懷裡,溫熱的體溫,融化了鄭秋山的心,緊緊摟住嫂子的嬌軀,嫂子誘人的小嘴,微微開啟,呼出的香氣,噴進鄭秋山的鼻孔『嗯』的一聲,緊緊吻住嫂子有人的紅唇,探尋吮吸那軟軟的香舌,盡情品嚐,滋滋有聲。

  光溜溜的肉體纏繞在一起,火熱的激情摟抱熱吻,秀玲軟弱無骨的嬌軀輕柔的扭動,腿間火熱的肉棒不安分的亂動亂串,張開雙腿,屁股微微上挺,一聲低哼,火熱的肉棒被春水漣漣的肉洞吞噬了,水火交融的『噗哧』聲,彷彿在宣誓兩個生命體的結合。

  鄭秋山顫慄著,痛快著,幾下起落,聚集體內的激情能量噴射而出,久久不能平息。鄭秋山摟著嫂子,羞澀的低聲說:對不起嫂子,我,我,我射的太快了。

  秀玲溫柔的小聲說:山子,沒事的,你是第一次,第一次都這樣的,山子摟著我,山子,你娶嫂子會不會後悔呀?

  鄭秋山柔情的說:嫂子,不後悔,娶你是我的選擇,怎麼能後悔呢,以後啊,嫂子再也不用忙碌勞累了,你知道嗎?每天看見你和麗麗,我就說不出的高興,說不出的幸福,你是我最親的人了,我從來就沒把嫂子當過外人,真的。

  秀玲流下幸福的眼淚,緊緊依偎在鄭秋山懷裡,幽幽的說:山子,嫂子不一定有你想的那麼好,假如嫂子是壞女人,山子還會愛嫂子嗎?

  鄭秋山愛撫嫂子的後背,堅定的說:嫂子,不管你做了甚麼,我都愛你,永不後悔,我知道我在說甚麼,也知道我在做甚麼。對了,我以後叫你秀玲吧,你現在是我老婆了。

  秀玲激動的說:山子,還是叫嫂子吧,嫂子習慣了,你叫我嫂子,我心裡好受點。好多動人的情話,彼此感動著,幸福著。

  鄭秋山的醫科大學不是白讀的,很快鄭大夫的名聲就響了,遠近各村的患者都慕名而來,滿意而歸,讚譽鄭大夫醫術的同時,無不誇獎鄭大夫有個好老婆的,夫妻二人當然高興萬分了。

  夜夜歡歌,不知疲憊的鄭秋山每夜耕耘在嫂子身上,越來越熟練,越來越持久了,可隨著時間的流逝,總是有種說不出的困惑,每次都想向於大海一樣淫詞浪語。就是說不出口,而且總是想嫂子和爸爸做愛的情景,每次都會更加興奮快樂。

  一年多了,日子好過多了,收入也超出想像,鄭秋山發現嫂子每次做愛後都會偷偷嘆息,細心觀察,大海叔每次過來也會偷偷嘆息,鄭秋山心裡明白,也很糾結,怕嫂子和爸爸再來往,有有某種期待,早就想過的,也是想通的思緒開始膨脹,那是決定娶嫂子時候就想通的,可真要是做到,還真是一種煎熬啊,反覆琢磨,反覆衡量,一咬牙,就這麼辦。

  又一次激情過後,鄭秋山摟著嫂子,溫柔的說:嫂子,你好像偷偷嘆氣呀,告訴我為甚麼可以嗎?秀玲身體微微一顫說:沒有啊,山子你是不是想多了。

  鄭秋山親吻了嫂子一口,猶豫的說:嫂子,有些話我想了很久了,嫂子知道山子是多愛你的,我也不隱瞞了,其實我知道嫂子的事。秀玲一激靈慌亂的說:你,你知道甚麼?

  鄭秋山摟緊嫂子,儘量平和的說:嫂子和大海叔我看見過。秀玲驚恐的脫離丈夫的懷抱,做了起來,鼻子尖冒出冷汗,恐懼顫抖驚慌的說:你,你,你看見甚麼了?鄭秋山做起來摟過嫂子平和的說:就在我求婚的前一天夜裡,我去找你和大海叔,無意發現你正和大海叔在做愛,

  一句話驚得秀玲驚慌失措,啞口無言,渾身亂顫,試想,一個普通農村父女,被人發現和親爸爸亂倫,更何況是丈夫,那會是甚麼局面啊,秀玲渾身冷汗,顫抖的給鄭秋山跪下,驚恐的哀求:山,山子,嫂子求你,千,千萬別,別說出去呀,嫂子,給你跪下磕頭了。說完就要磕頭。

  鄭秋山抱住情緒失控的嫂子,吻著嫂子,深情的說:嫂子不怕,我要是想說,早就說了,要是嫌棄嫂子,我還會娶你嗎?好了,嫂子,山子理解嫂子和大海叔,真的,嫂子,我知道你們太苦太不容易了,山子不是糊塗人,嫂子和大海叔山子想好了,不計較的,真的,相信我好嗎?

  秀玲不敢相信丈夫的話,戰戰兢兢的說:山子,我對不起你,對不起你哥,我,我不配在和你在一起,明天我就走,走的遠遠的,只求你別說出去,我爸可就沒法活了呀。說完嗚嗚的哭了起來。

  鄭秋山愛撫嫂子,溫情的說:嫂子別哭了,山子不怪嫂子,嫂子也是女人啊,二十多歲守寡不容易呀,你就是跟別人,誰又能說甚麼呀,更何況嫂子沒有胡搞,和大海叔是亂倫,只要我山子認可,別人又不會知道,嫂子怕啥呀,我不會不要你的,愛你的心永遠不會變的,別哭了,好嫂子。

  秀玲依偎在丈夫懷裡,心裡五味陳雜,懊悔,痛恨自己,愧疚丈夫和女兒,沒臉面對丈夫,羞恥的淚水不斷流淌,丈夫會接受自己和爸爸亂倫,太不可思議了,這,這可太超出常理了,難道是在做夢嗎,如果山子真的接受了,自己還會和爸爸亂倫嗎?儘管多少次想,多少次動搖過,那種禁忌的性愛也是山子無法給自己的,可真要是在丈夫知情的情況下,繼續和爸爸亂倫,自己卻無法接受了,不敢擡頭看山子,就這樣在山子懷裡想了一夜,想不出所以然來。

  鄭秋山知道自己在做甚麼,他也知道嫂子顧慮甚麼,為了心愛的嫂子更幸福,鄭秋山願意做出任何犧牲,這是娶嫂子前,給自己立下的誓言。

  幾天來,嫂子不敢看丈夫,夜裡幾次想自己睡,都被丈夫給強行抱了回來,心裡更加不安和愧疚。丈夫的解釋和勸導,有些話雖然聽不懂,但丈夫的真誠是無疑的,心裡有點慢慢放鬆了,情緒也慢慢好了,更多了某種渴望和期待。

  鄭秋山的心裡極其複雜,他知道這扇門打開意味甚麼,千百個理由拒絕這事發生,千百個理由阻止自己奇怪的想法,只有一個理由讓他繼續,那就是不讓嫂子嘆息,不讓大海叔孤獨寂寞,這兩個人對自己有報不完的恩,嫂子更是自己一輩子愛不夠的女人。

  麗麗吃著姥爺給買的雪糕,和姥爺回到家裡,鄭秋山抱起姪女對於大海說:大海叔,明天把牲口賣了吧,我買一台四輪車,省得一天不消停,你也該享福了,家裡都亂了,今晚讓嫂子過去打掃一下,麗麗和我在家就行了。

  於大海顯得很期待又很彆扭,尷尬的啊啊幾聲,秀玲心裡一陣緊張,手裡的碗差點掉地下,紅著臉快步進屋,心跳的好厲害,真的要走出這一步嗎?山子真的願意這麼做嗎?猶猶豫豫的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鄭秋山進來,溫柔的說:嫂子,你就放心去吧,麗麗和我在家你還不放心嗎?嫂子不要猶豫了,這是我山子,你丈夫的選擇。說完輕輕把嫂子退出房門。

  麗麗很不情願,鄭秋山抱著姪女到小賣部買了好多吃的才哄好麗麗。夜深了,哄睡麗麗後,鄭秋山獨自躺在炕上,心裡極度複雜,他們開始了嗎?嫂子還會和以前一樣騷浪嗎?想到嫂子和爸爸的放浪行為,雞巴硬的發脹。又有股酸氣衝如大腦,好不是滋味,雞巴一會硬,一會軟,好不難受。反覆折騰,天快亮了,鄭秋山焦慮急躁起來。

  輕輕的開門聲,嫂子輕盈的走了進來,看見丈夫睜著大眼睛盯著自己,滿臉通紅,輕柔的爬上炕,鑽進被窩,依偎進丈夫懷裡,弱弱的說:山子,你一夜沒睡呀,對不起我的好山子,嫂子不好。

  鄭秋山摟住嫂子,吻住嫂子的小嘴,一股淡淡的菸草味從嫂子嘴裡傳入,一種奇異的興奮讓他快速撕扯嫂子的內衣,秀玲非常配合的脫光衣服,不需要任何前戲,鄭秋山堅硬的雞巴深深陷入嫂子泥濘的沼澤中,奮力挺動,越陷越深。

  秀玲輕聲呻吟,同時緊張的低聲說:輕點,別把麗麗吵醒了,啊,啊,山子,嫂子好幸福,啊,啊,舒服啊,山子好猛啊,嫂子來了,啊。。。。。

  射出最後一滴精液的鄭秋山,趴在嫂子柔軟的身上,大口的喘息,今天的快感好強烈呀,真不想拔出雞巴,無奈軟下來的雞巴,被嫂子收縮蠕動的陰道給擠了出來,一大股黏黏的液體噴湧而出,恐怕需要洗床單了。

  疲憊的二人摟抱在一起,鄭秋山溫柔的說:嫂子今天來的好快好強烈呀,裡面那麼濕滑,嘿嘿,大海叔射裡不少吧。

  秀玲扭捏的咬了丈夫肩膀一口,羞澀的小聲說:還山子,讓老婆和親爸爸乾那事,山子你真好,嫂子好愛你,狠狠的親吻丈夫幾口。接著說:我和爸爸都說實話了,爸爸激動的哭了,這不,天沒亮就起來賣馬去了,壞山子,以後我爸還不得拿你的話當聖旨啊『唉』我們父女呀,算是一輩子都欠我的好山子了。

  嶄新的四輪拖拉機開了回來,美的於大海愛不釋手的鼓搗,開始有點不敢看女婿,女婿好像甚麼事沒發生一樣,讓他安心不少。

  吃完飯,鄭秋山對嫂子和大海叔說:過幾天咱們準備在前面蓋三間新房子,做診所,現在患者越來越多,大海叔就搬過來一起住吧,我們是一家人,嫂子不讓我給你叫爸爸,也不讓我叫嫂子的名字,我都懂,我想,我哥也會同意我做的一切的。

  於大海流下老淚「山子,叔不知道說啥好,就一句話,都聽你的」秀玲更是無話可說了,對丈夫的任何決定,都無條件支持。

  於大海搬進了女兒的家,村裡人無不誇獎鄭秋山孝心的。頭兩天,於大海既不好意思,吃完晚飯就躲進自己的屋裡,不好意說話,緊張極了。

  秀玲也很不好意思,躲躲閃閃的不乾單獨和爸爸在一起。鄭秋山總是微笑平靜的對大海叔和嫂子,這才使氣氛慢慢變得融洽起來。

  吃完晚飯,鄭秋山對麗麗說:乖麗麗,今晚和睡叔叔和媽媽這,姥爺累了,讓姥爺好好休息好嗎?麗麗習慣了和姥爺睡,有點不太高興,鄭秋山哄了半天才同意,於大海和秀玲臉都紅了,於大海溜回自己的房間,秀玲不安的擺弄衣角。

風景圖 (23).jpg (216.09 KB, 下載次數: 0)

2016-12-22 20:58 上傳

  麗麗睡著了,鄭秋山捅了嫂子一下,低聲說:嫂子還不過去給大海叔暖暖被窩。秀玲猶豫了一會,深情的吻了丈夫一下,悄悄下地,輕輕推開房門,回頭看了一眼平靜的丈夫,輕盈的推開爸爸的房門,走了進去,順手關上門。

  於大海緊張興奮的躺在被窩裡,他對女兒的愛是無私偉大的,為了女兒始終沒有再娶,可這一切都變了,變的那麼突然,又是那麼自然,變的那麼慌扭,又是那麼現實,永遠不能忘記那一刻,那是改變他們父女關係的一刻。

  那是秋林去世一年多,女兒守寡,婆婆也去世了,山子在上學,家裡繁重的體力活都落在哺育孩子的女兒身上,那段時間的日子真是太苦太累了,為了女兒和山子完成學業,於大海不得不擔負起女兒一家的活計,女兒自己不敢在家,身為爸爸的於大海只能搬進女兒家裡,陪著孤苦伶仃的女兒,父女相依為命,形影不離,感情非常好。

  記得那天夜裡,月亮好圓好亮,夜裡於大海被尿憋醒,起來去撒尿,在農村,男人撒尿很簡單,掏出雞巴在?所旁邊尿了一大泡尿,抖落雞巴上的尿滴,剛要回屋,突然覺得?所裡有點動靜,可能是女兒在?所吧,心裡一陣羞愧,?所是木質的,好多縫隙,自己剛才會不會被女兒發現了,有點自責,同時雞巴不自覺的硬了,從褲衩底下探出來,於大海趕緊跑回屋去。

  也許的老天故意安排的吧,本來這不算甚麼事。沒等於大海躺下,突然女兒一聲尖叫傳來,於大海本能的幾步穿出房門,女兒正好從?所跑出來,驚恐的撲進爸爸懷裡「爸,?所有老鼠,嚇死我了。

  於大海愛撫女兒的後背,關愛的說:沒事的秀玲,不怕,爸爸在呢。手不經意的碰到女兒的屁股,心裡猛烈的跳動幾下,女兒跑的太急,褲衩沒提上,整個屁股露在外面,好多年沒嘗過女人味的於大海,胯下的雞巴不自覺的又從褲衩底下彈了出來『吧嗒』一聲,抽打在女兒的下體上。

  無法用語言表達,父女同時停止了呼吸,秀玲不知所措的沒有反應過來『吧嗒吧嗒』又是幾下跳動。於大海慌亂的推開女兒,結結巴巴的說:秀,秀玲,快,快回,回屋吧。秀玲回過神來,也非常尷尬慌亂的彎腰提褲衩,一股帶著男人的特殊氣味撲面而來,猶豫和爸爸距離太緊,爸爸褲衩下粗大堅挺的雞巴,差點碰倒臉上,一瞬間,血液湧入大腦,漲紅臉的秀玲提起褲衩,低著頭快速跑回屋裡。於大海傻愣愣的半天才回過神來,雞巴塞進褲衩,跑回屋裡。

  秀玲心亂如麻,爸爸的雞巴始終在眼前跳動,一年多了,深埋心底的性慾被突然點燃,手不自覺的伸進褲衩,黏黏的,放在鼻子底下聞聞,帶著爸爸的味道,不覺雙腿夾緊,一種特別的快感襲來,無奈的嘆息一聲。真該死,怎麼會對爸爸有這種感覺呢,唉,不知道爸爸會怎麼樣了,不要為了剛才偶然發生的事有負擔啊,唉,去和爸爸說回話吧,省得爸爸難堪。

  秀玲慢慢走近爸爸的房門,裡面傳來濃重的喘息聲,秀玲輕輕推開門,一下繃緊了神經,爸爸站在地上,閉著眼睛,正在擼自己的大雞巴。秀玲的心狂跳起來。嘴裡不自覺的『啊』了一聲。

  於大海正沈浸在手淫的快感中,女兒一聲『啊』把他嚇了一跳。發現女兒正盯著自己擼動的雞巴,驚恐的停住手的動作,握著雞巴,傻傻的看著女兒,驚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時間彷彿定格一樣,彼此相互看著,一動不動。一個事情的發生,有偶然就會有必然,此刻的父女早已喪失了正常的思維能力,同時跨步向前,於大海猶如發情的公狗,抱起女兒嬌柔的身軀,扔到炕上『哧啦』一聲,花褲衩被撕裂開,丟到一邊,皎潔的月光下女兒雙腿間濃密的陰毛下,含著蜜的洞口閃著光,散髮著女人的氣息。

  於大海空白的大腦只有一個神經清醒,性的神經。撲過去,挺著堅硬的雞巴『噗哧』一聲,深深插入女兒的陰道,一聲野獸一樣的呻吟『啪啪,啪啪』一陣猛抽。

  秀玲閉著雙眼,爸爸堅硬的雞巴插入的瞬間,那久違了的快感讓她情難自禁,嬌聲呻吟,好充實的感覺,好有力的撞擊抽插,性慾的狂瀾迷失了所有的理智,提臀迎合是唯一的選擇,高潮來的如此之快,劇烈的顫抖,近乎狂亂的大叫「肏我。啊,啊,肏我。啊。。。。。

  於大海的雞巴被女兒陰道劇烈的收拾緊吸下,一聲低吼「肏你」聲中狂噴而出,啊啊的呻吟顫抖,壓在女兒身上,不停的喘息。

  短暫的喘息過後,於大海一骨碌滾到一邊,恐懼的跪在炕上,驚的冷汗直流「秀,秀玲啊,爸,爸不是人啊,是畜生啊,我,我把女兒給,給,我不是人啊」『啪啪』的猛抽了自己幾個耳光。

  秀玲一把抓住爸爸的手說:爸你別這樣,女兒不怪你,爸住手啊,女兒願意,我願意。於大海羞愧萬分的長嘆一聲說:秀玲啊,爸對不起你呀,我怎麼能這麼做呀,真是畜生都不如啊,嗚嗚。。。。

  秀玲流著眼淚靠在爸爸懷裡,幽幽的說:爸,你不要傷心自責了,都是老天安排的,爸,女兒知道你的苦,要怪就怪我好了,是我守寡不守婦道。

  於大海摟緊女兒,疼愛的說:不,我的女兒是世上最好最懂事的女兒,是爸爸害了你呀。父女相互自責,相互安慰,不知不覺彼此的心更近了,愛更濃了,也都放鬆了,變得自然了。

  秀玲嬌羞的說:爸,擦擦吧,還濕著呢,說完拿過毛巾,輕柔的擦拭雞巴上的淫液,剛才的交談,彼此不在緊張難過,於大海的雞巴有一次慢慢變硬,在女兒的手中跳動,心裡異樣的興奮起來,輕聲的呻吟幾聲。

  秀玲感覺到手中的雞巴在變硬,變熱,在跳動。不覺有一次情慾高漲起來,只是爸爸的雞巴,爸爸剛才肏自己了,反正被爸爸肏過了,就讓爸爸好好享受吧,一種突破禁忌的快感充斥在大腦,這種快感讓她放棄了女兒的矜持和羞澀,用力擼了幾把手中的雞巴「爸,肏我」

  於大海的雞巴更加堅硬,天啊,女兒讓自己肏她了,那是多麼淫蕩的話語呀,刺激的於大海哼哼幾聲。月光下,女兒雪白的裸體,散髮著誘人的光暈,好美的女人,飽滿的雙乳顫巍巍的,嬌艷的乳頭突起,嬌滴滴等待採摘品嚐,平坦的小腹下,濃鬱的陰毛柔柔的,彎彎曲曲的猶如春草一樣,陰戶上流淌剛剛射進去的精液和淫水混合物,發出性的氣息,於大海看癡了。

  秀玲看著爸爸癡迷的樣子,心裡更加激動興奮,翻過身,對著爸爸撅起屁股,充滿欲情的,帶著突破禁忌亂倫的激動刺激聲音,咬著牙低聲呼喚「爸爸肏我,肏女兒屄」

  於大海腦袋『嗡』的一聲,甚麼倫理道德通通拋在腦後,握著雞巴對準女兒流著精液的陰道『呱唧』一聲插了進去。狂亂的淫叫「肏你屄,肏女兒小屄,親閨女呀,小屄真緊,水真多呀,爸爸肏你了,啊啊,啊啊。

  秀玲迷亂的淫聲浪叫「是,是,爸爸肏女兒屄了,啊,啊肏的好深,好舒服啊,啊,啊,肏女兒騷屄,爸,爸呀,女兒是騷屄,是騷屄」說出淫蕩的話,秀玲才更加激動刺激,那是一種近乎變態的扭曲的心裡作用,被肏,被羞辱彷彿是自己最大的催情劑一樣,快感才會更強烈,慾火才會消減。

  女兒的騷浪超出於大海的想像,騷浪的女兒更讓他有強烈的征服欲。雞巴在女兒屄裡狂插猛抽,精液和淫液流到大蛋上,流到女兒陰毛上,滴滴濺落。淫情大發的父女,激烈的交媾聲,啪啪啪啪的不絕於耳。

  在大叫聲中,高潮讓父女渾身亂顫。拔出軟下來的雞巴,於大海喘息著坐在炕上。隔壁傳來孩子的哭聲,驚醒了父女,秀玲趕緊爬起來,撅著的大白屁股,嬌嫩的小屄流淌著亂倫的精液,快速下地,邊走邊說:爸我不悔恨。

  於大海激動的流下眼淚,從這一天開始,夜裡於大海不在孤獨寂寞,女兒守寡的年輕肉體,在自己胯下承歡扭動,父女情更深更濃了,男女性情更解脫活躍了,無數次的歡愛,無數次的激情,深深刺入父女的心裡,無法拔出來,越刺越深。

  想到這,於大海緊緊握著雞巴,被子捂著腦袋。輕盈的腳步聲伴著開關門聲走進了,是女兒,是女兒過來了,被子被掀開了,秀玲『噗哧』笑出聲來,低低的說「擼雞巴呢,爸爸羞羞哦」光溜溜的肉體鑽進懷裡,那是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女兒肉體,迫不及待的插入女兒的體內,兩聲呻吟,秀玲扯過枕巾咬在嘴裡,想叫,又怕丈夫聽到,她自己也想不明白,為甚麼和爸爸做愛就是想大聲叫,就是喜歡聽爸爸的羞辱,越淫蕩越舒服,和丈夫卻叫不出來,也不敢叫,總會有種強烈的羞恥感,和爸爸就不一樣了,到底為甚麼,真是說不清楚。

  於大海同樣強忍著,隔壁就是自己的姑爺,女兒的丈夫,昔日的小叔在,現在自己在肏女兒,姑爺的媳婦,那是甚麼感覺呀,怎麼能不激動興奮呢,和往日不同,今天可是姑爺把自己的老婆,也就是自己的女兒,送過來讓自己肏啊,怎能不感激啊,這太刺激了,父女都被這種感覺刺激的快速高潮噴射。

  鄭秋山糾結的?起耳朵,莫名的想聽他們父女淫蕩放浪的叫聲,又非常心酸難過,自己老婆正被親爸爸肏,自己可真是鐵桿王八了,居然沒有一絲氣憤,雞巴卻異常堅硬,暗暗罵了自己一句『死王八』

  門開了,秀玲鑽進丈夫的被窩,緊張興奮的靠在丈夫的懷裡,啊,丈夫的雞巴好硬啊,握在手裡好熱呀。鄭秋山趴在嫂子身上,興奮的挺在雞巴,插進嫂子滿是精液的屄裡『咕嘰咕嘰』的猛插,秀玲配合丈夫的肏弄,緊緊摟著丈夫的脖子,不停的親吻丈夫的嘴。

  鄭秋山好不興奮,奇怪的冒出一句「嫂子,你爸肏你舒服嗎」秀玲身體一顫,快感一下增強了不少,顫抖的說:舒服,我爸肏的舒服,山子肏的也舒服,啊,山子,好弟弟,啊,啊。一句好弟弟,秀玲的感覺猛烈的來了,難道自己就是喜歡亂倫嗎?強烈的快感讓秀玲迷失了,狂亂了「弟弟,弟弟,肏你親嫂子屄」

  鄭秋山第一次聽嫂子和自己說如此淫蕩的騷話,那種突破性慾本身的火焰點燃了「嫂子,嫂子,肏你騷屄,親嫂子啊,弟弟肏你屄了,啊啊,啊啊,濃濃的精液猛烈的噴射進嫂子的屄裡。

  沒有人能形容他們的滿足和幸福,沒有人能體會他們的性福有多完美。一個嶄新的診所開業了,一個嶄新的家庭融洽的生活在一起,秀玲滿臉的幸福,嬌艷的容貌,羨慕死多少大姑娘小媳婦啊,於大海精神飽滿,容光煥發,多少人誇獎於大海有個孝順的姑爺啊。

  秀玲和丈夫更加恩愛體貼,做愛更加放鬆放縱,和爸爸的激情更加火熱,考慮爸爸的年紀,大約十天左右才和爸爸做一次激情四射的愛,於大海很少主動要求,和女婿都很自覺默契,彼此從沒有捅破這層紙。

  一句只有他們自己懂的語言,那就是,鄭秋山會說:大海叔被我涼了。秀玲會說:爸爸炕有點涼了。這他們自己的語言,是他們自己性福的表白,不需要外人明白。

  白天診所患者如雲,晚上一家人歡樂的笑聲羨慕死多少家庭啊,夜裡纏綿的性愛,激烈的交媾,淫聲浪語是多麼富有激情啊,用他們的話說,是肏屄,是雞巴與屄的對話,是叔嫂父女間的深情鳴奏。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