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替兒子操兒媳—雪芙

  • 在〈代替兒子操兒媳—雪芙〉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家族亂倫
摘要

我白眼一翻,趕緊將自己的褲子穿好,口中咒罵著:[渾蛋,回來得那麼巧,差點我就可以爽了你老婆]聽見少元回來我十分不悅,離開廚房前,我還對佳慧撂下一句話:[今天晚上,妳想辦法讓少元早點睡…我們到客房去交歡!]晚飯的餐桌上詫異極了,阿娟因為有孫子可以抱,漸漸地滿意佳慧這媳婦,[嗯,我們佳慧煮的菜越來越好吃了,少元可真是娶了個好老婆。]

比如說最近幾個月,我故意安排少元連續在公司加班,目的是讓我有機可趁姦淫她老婆,可是自從雪芙學會做菜後,三不五時,少元就會提早回家吃雪芙做的飯菜,有時候,我本以計畫好當晚要和雪芙上床,可是少元突然回家吃晚餐就打亂了我的計畫,一次又一次,讓我覺得十分掃興、失落。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只要一聽到少元和雪芙在房內調情的聲音,我就感到心中無比煩躁,也讓我產生了名為「嫉妒」的陌生情緒。而這段時間,雪芙和我老婆阿娟,因為孫子的出生,也緩和她們婆媳之間的問題了。阿娟的思想十分保守,她總覺得,女人就該在家裡,侍奉丈夫和兒子,所以她之前一直對小兒媳婦雪芙不太滿意。可自從孫子出生後,多好啊!雪芙不僅能在家洗衣煮飯,還替她生孫子,每當晚餐時間,雪芙都在廚房裡忙進忙出,至於「我們」的孩子,則由疼愛他的奶奶照顧著,在客廳裡玩積木。

想起昨晚本來打算和雪芙洩洩慾火,可是少元卻提早回家,讓我很不是滋味,今天我趁著雪芙在煮飯的時間,鬼鬼祟祟的走進廚房,一個箭步就是從後方抱住雪芙,[好媳婦...爸...想要...]

[啊...爸...放開我...別這樣...媽在外面...],雪芙的表情扭曲起來。我低頭聞了聞雪芙身上的香氣,流露出一種別樣的誘惑,我的眼中閃著幾分情慾的色彩,我說:[雪芙,我們兩人在一起也不是第一天了...別怕...]

雪芙呆呆地看著我,我明白她心跳加速,雖然不是第一次偷情了,但雪芙每次都感到很害羞,她只要被我稍稍觸碰到身子,就會漲紅了臉,一副受盡欺負的小可憐樣,我卻正喜歡她的這種害羞模樣。

我更進一步,將濕熱的唇舌在雪芙的頸間來回品嘗,在她裸露在衣領外的鎖骨上,有一搭、沒一搭地啃咬起來,手掌闖過障礙,伸進單薄的居家服裡,在玲瓏有致的曲線上游移不定,彷彿充滿魔力一般,燃起了叢叢火苗。

我的手指還會輕撓她光滑的皮膚,好像在為她搔癢。但這個動作,反而逼出了雪芙的細碎呻吟,身上泛起一股戰慄,這讓她不得不拱起身,躲避著我的手指,[嗯...很癢...爸...別這樣...]雪芙眉心緊蹙,兩手無力地抓著我,試圖叫我停止騷擾,我嘴角微彎,順應她的意願,挪開了四處作亂的手掌,雪芙剛想鬆口氣,我挪開的手就轉移陣地,襲上她腿間的柔軟處,[唔!]

雪芙低呼著,她驚詫地看向我。[爸...現在還不能...]我說:[昨天晚上少元和妳溫存...破壞了我的好事...今天我一定要...]她沒料到我會這樣猴急,而且自從雪芙生完孩子以來,我感覺她和我在床事上,漸漸地興趣缺缺,儘管每一次,我都會操得雪芙死去活來,但她在床上得表現卻愈來愈冷淡,這讓我隱隱感覺到,雪芙有種想逃離我手掌心的嫌疑,所以現在,我並不準備放過她,即使知道我老婆在外頭,我依然想叫雪芙幫我口交一次。[只要一次就好,來...幫爸含含...]我講著講著,先拉開了自己的褲子拉鍊,當我手準備將老二掏出時,外頭傳來鐵門開啟的聲音,[爸...媽...雪芙......我回來了......寶貝兒子,爸爸提早回家看你了!]

我白眼一翻,趕緊將自己的褲子穿好,口中咒罵著:[渾蛋,回來得那麼巧,差點我就可以爽了你老婆]聽見少元回來我十分不悅,離開廚房前,我還對雪芙撂下一句話:[今天晚上,妳想辦法讓少元早點睡...我們到客房去交歡!]晚飯的餐桌上詫異極了,阿娟因為有孫子可以抱,漸漸地滿意雪芙這媳婦,[嗯,我們雪芙煮的菜越來越好吃了,少元可真是娶了個好老婆。]

阿娟稱讚著雪芙。[謝...謝謝媽...]雪芙害羞地應答,這種讚美是生孩子以前絕對沒有的。阿娟:[我那金孫,有那麼漂亮的模特兒媽媽,將來一定是個大帥哥...]一談起孫子,阿娟全身就散發出好婆婆的光輝,看到阿娟快樂的樣子,少元不禁笑問:[媽,瞧您樂的,不然我和雪芙再幫您生個孫女如何?]阿娟大笑道:[好啊!好啊!人家說多子多孫多福氣,雪芙,就麻煩妳再努力點囉!]

[呵呵,好...好...]

雪芙一邊嘴裡敷衍著,一邊又在心裡輕歎,卻不能表現出來。飯後,阿娟帶著孫子到外頭散步,我趁著少元在洗澡的空檔,將雪芙叫來客廳聊天,看著雪芙肌膚明艷照人,長得撫媚漂亮,而她身裁前凸後翹更是讓我三魂少了兩魂,雪芙的好身材讓我心裡頭一下子癢癢的,我迫不及待伸出雙手搓揉把玩她的乳房![爸...不要這樣...放尊重點!]雪芙的口氣相當不悅。

而我當然也不是省油的燈,劈頭我就給了她下馬威,我罵道:[尊重?妳不想想妳今天在家裡頭的地位是誰給妳的?]

同時,我掏出跨下的陽具,惡狠狠的對雪芙說:[我告訴妳,今天少元、阿娟對妳好,功勞全歸它!]

我指著自己微硬的老二。[爸......我......我不想再這樣...,,]雪芙口中透露著無奈,我繼續道:[不想這樣?怎麼?得道妳想要的東西以後,就想翻臉不認人?][不...不是這樣的...爸...][竟然不是這樣,那好啊...我現在就要妳滿足它!]此刻我周遭充滿了媳婦雪芙體香,我大力地將她撲倒在沙發上,看著她那雪白的肉體、誘人的身材,讓我熱血沸騰地將她翻來覆去,我不斷地親吻雪芙,[啊...爸...別這樣...不要這樣...][今天我操定妳了!]見我如此果決地獸行,雪芙終於妥協了,她道:[停!停一下!爸...我明白了...我願意服侍您...可是,我們不要在客廳好嗎?]於是,我挽著雪芙到了客房,我倆的炮房,我用鼻尖輕輕磨蹭著她的肩窩,這親暱的舉動,讓雪芙忍不住縮了一下肩膀。[雪芙、雪芙...]我小聲呢喃著她的名字,安撫著她的情緒,[別躲了,很快就會讓妳舒服的。]

我抓起雪芙的手撫上了我的生殖器,我說道:[好好照顧我的小兄弟,就是它讓妳在家中地位提升的!]

雪芙面帶憂鬱,紅了眼眶,我不由得笑了笑,雪芙用手指撫摸著我的下體,我的龜頭馬口流出透明液體,[喔...對...就這樣...喔...]我忍不住發出哼聲,血液在勃起的海棉體猛烈沸騰。接著我用力把雪芙的頭轉向跨下,將雪芙緊閉的嘴壓在肉棒上,[喜歡嗎?快含進去!]我壓著雪芙的頭,同時抬起屁股。[唔...唔...]我堅硬的肉棒頂開輕闔的嘴唇,不禁感覺舒暢。雪芙搖搖頭表示不願意,她面色凝重的說:[爸...我想結束這樣的關係...]

面對雪芙的訴求,我恍若未聞,手上的動作不僅沒有停止,反而加深了力道。我顧左右而言他:[說起來,這天底下,可能真的沒有什麼問題,會比婆媳關係更難解決了!]

我繼續說:[如今我替妳解決了,妳該報答我吧!用舌尖舔龜頭!]雪芙死咬著下唇,弄得我相當不高興,我單手託住了她的下顎,語帶威脅地恐嚇她:[現在妳我在同一條船上,是我的肉棒讓妳在這家過得舒服爽快,而妳的任務就是要讓我舒服爽快!聽懂了嗎?]我把雪芙放倒在床上,一手抓住她的乳房在乳頭上摩擦,撫摸乳房時也拉開雪芙的雙腿,隨著兩腿分開露出豐滿微微隆起的淫穴,這時後我右手輕輕揉搓乳房,左手從膝蓋的內側向大腿根陰唇進攻。

[雪芙,我的好媳婦,想死爸爸了!淫穴真漂亮!]我沙啞的聲音刺在雪芙的心上。雪芙雖然感到強烈的羞恥,但雙腿卻不由自主的更加分開,我撫摸乳房的手也慢慢用力,陰唇上的手開始活潑蠕動,雪芙的呼吸開始急促起來,身體也慢慢的顫抖。[雪芙!淫水越流越多喔!]雪芙的陰核非常敏感,在刺激下產生強烈的性感,雖然她一直克制著,但我的手指更激烈的尋找最敏感的部位,讓雪芙產生難以抗拒的甜美感覺。

[啊...爸...不要這樣...]被老公的爸爸玩弄羞恥的感覺,讓雪芙的身體產生無比強烈興奮,雪白的身上微微出汗,乳房被撫摸得出現紅潤。我的手指活動得更快速,手指在微微隆起的山丘和下面的肉縫上有節奏的撫摸,拇指不停的刺激敏感的陰核。[啊...嗯...爸...別...別在這樣...]雪芙克制住自己的尖叫,全身的敏感神經,好像在一瞬間盡數集中在這一個地方,她劇烈地抽搐著,連腳趾都繃得緊緊的,看著媳婦雪芙略微扭動的翹臀,我毫不猶豫,順從身體的渴求,將早已腫脹不堪的陽具,抵上了那春水氾濫、正不斷收縮著穴口的兒媳私處。雪芙很清楚知道,接下來將要面臨什麼,她同樣清楚,自己和公公上床是天理不容的亂倫關係,她喘息著,拚上最後的力氣,抓住我的胳膊,[爸...我想...我想結束這段關係!]我明白她的想法,俯身吻上她滑嫩的肌膚,只用簡單的三個字,就打發了雪芙:[辦不到。]

然後,我一挺腰,把自己老當益壯的陰莖深深地埋入她的體內,與她緊密結合。幾乎同時,我們兩人一起呼出了[嗯、啊...]的歎息。[噢...爽死爸爸了...雪芙...][啊...]

雪芙蹙眉,嗚咽著,難過地扭動著身體,我則箍住身下美人兒纖腰,刻不容緩地進出著,腰臀律動起來,每一次抽插,都像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似的,狠狠搗入雪芙花心的最深處。如果不是被事先握緊了雪芙的腰肢、讓她在原地無法動彈,恐怕雪芙現在早被這強悍的力量頂到床邊了。

灼熱又狂野,我要她的方式,總是這麼強悍有力,出於慾望的本能進攻,佔據了絕對的主導地位,在這種強悍的進犯下,雪芙重新抽泣起來,那雙被水潤濕的眸子,帶著驚人的誘惑力,這種委屈難過、不知所措的表情,讓我幾乎不能容忍。

雪芙緊抿著嘴角,我任意地掠奪著屬於自己兒子的甜美。猛攻著身下的嬌軀,任由雪芙細聲哭叫,卻絲毫不曾停止,[爸爸的肉棒爽嗎?爽嗎?我的好媳婦!]雪芙腿心裡氾濫著濕潤蜜流,我侵犯著蜜穴的陽具粗壯堅挺,被媳婦的柔軟的小穴緊致地包裹起來,雪芙紅潤的嘴唇微張,逸出甜蜜嬌吟,雪白的肌膚泛起紅潤的色彩,這一切,都讓我血脈賁張,眼中流轉著奇異的光芒,用力撞擊著身下嬌軀。

雪芙渾身發燙、汗水淋漓,彷彿身上起了火一般,要將她整個人都燒成了灰燼,[啊!啊啊...嗯...]一聲聲宛如小貓的吟叫,勾起了我更深的情慾,我粗重地喘息著,啞聲呼喚她的名字:[雪芙、雪芙...]又濕又滑的汁液,滋潤著我的碩大龜頭,在那堅挺碩大陽具深淺抽插的同時,花徑外也在不斷發出令人面紅耳赤的[滋滋]水聲。腿間傳來的刺激感覺,讓雪芙無助地叫喊著。[爸...不要了...不要了...爸...我們是亂倫啊...]擁緊覆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既然是自己的公公,這讓雪芙淚水擠出眼眶,落在了枕頭上,而她的下體任由我擺弄,埋在花穴裡的腫脹陽具,速度越來越快、力量也越來越重,狠狠地撞擊著她的深處。[啊...啊...啊...要射了!][雪芙...雪芙...我的好媳婦...雪芙...幫我生個女娃吧!]

短而急促的低吼聲過後,我在雪芙的身體裡激射出白濁的精液,溫熱的氣息拂過雪芙秀氣精緻的面容,我低喘著,與她一起迎來了極致的歡愉。操完雪芙後,我打個呵欠,雪芙則是在床上抱頭哭泣,[昨晚想妳想瘋了,沒休息好,今天又操妳操了好久...爽快...現在有點體力透支的感覺。]

我將雪芙丟在一旁,自顧自的穿起衣服,雪芙把身體蜷縮起來,成團狀靠坐在床上,逐漸放空了自己的意識。而我穿好衣服後,就回到客廳和兒子少元閒聊著。少元:[爸,有看到雪芙嗎?]我:[雪芙?有啊,剛剛好像在整理客房...]過一會兒,雪芙魂不守舍地走進客廳,我看見一臉倦容的雪芙,眼色一深,仔細看著雪芙那泛著粉色的面容,我不動聲色,提醒雪芙:[雪芙,累了吧,最近和少元早點休息!對身體比較好。]

我的嗓音裡卻明顯帶有幾分暗示的味道,目地是要雪芙早點把少元哄睡,而我要利用少元睡覺的時間姦淫她。

男性勃起困難,硬度不夠,半途軟掉,早洩秒射,半顆解決你的困擾 - 印度超級犀利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