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誰陪你睡終結版

  • 在〈今夜誰陪你睡終結版〉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家族亂倫
摘要

  臥室的門開了半個縫,閃出謝名的半張臉:「許哥,小梅讓我問問你,你怎麽還不走啊?」

(十二)換妻與獻妻

  再晚一些時候,我臨出門前,和梅甯聯系了一次,說今晚上要和她見個面,梅甯欣然答應了,並帶著夢幻般的語氣說道:「今天晚上,是我和你認識七周年了。」

  這時我才意識到,七年前的這個晚上,正是我和梅甯、梅雪姐妹倆第一次見面。不僅梅甯記著這個日子,在我和梅雪六年的共同生活中,這一天曾經被梅雪一再紀念過五次啊。

  聽梅甯的聲音,如癡如醉,滿含著淋漓的情愛:「今天晚上,我要告訴你我最后的決定。」

  當梅雪紅著臉,與謝名相擁走進臥室,並輕搖纖手,向我道別時,我猶豫了一下,張了張嘴,卻沒有說出話來。

  小梅定睛看了我片刻,從她的眼神中,我好像感覺到,從前一向細心的她,其實並沒有因爲近來移情別戀,而忘記這一天的意義,只不過,在這種淫靡放浪的氣氛中再和我共同懷念相識相戀七年的感情,就實在有些好笑了。

  我傻傻地呆坐在沙發上,聽到里屋傳出的隱隱說笑聲,從心里感覺我和小梅這座婚姻的大廈已經完全地傾斜欲墜了。

  又過了五六分鍾,手中的電話再次響起,我看看號碼,是梅甯的來電。

  臥室的門開了半個縫,閃出謝名的半張臉:「許哥,小梅讓我問問你,你怎麽還不走啊?」

  「嗯,我馬上就走。」

  「小梅已經脫光了在床上等著我呢。小梅限你兩分鍾,馬上消逝。」

  「你們他媽的著急上火葬廠啊。」

  「許哥,別賴在那兒了,小梅現在是我的老婆,這兒現在可是我的家,不走我就要打110了。」謝名笑瞇瞇地和我開著玩笑。

  非常奇怪,當時也不知怎麽了,我感覺他的微笑中有一絲象刀鋒般真實犀利的嘲諷,這種隱而不露的嘲諷,剝奪了我做人的最后一絲尊嚴和體面,是我生命中根本無法承受的東西。

  面對這個一再占有我妻子的身體、使她受孕之余,還有占有我的棲身之所的男人,我突然間爆發了。

  不,應該說是腦子的神經跳閘了。

  ……

  五分鍾后,當我肌肉上的神經終于止住了極度興奮的反應,一只手捂著還在流血的額頭,另一只手擦去快蒙住雙眼的血流,看到的景象實在有些血淋淋的。

  謝名倒在地上,臉上還有一些碎玻璃碴,腦袋像個血葫蘆似的,驚恐不定的眼睛中淚水直流,嘴里神經質似地嘟囔著,嗚,操*他媽的,你還要殺人啊!操*他媽的,老子不玩了……

  他的右胳膊上,插著半只啤酒瓶。

  小梅先從極度驚駭中清醒過來,從地上爬了起來。她的兩邊腮幫子,被我兩個巴掌給抽得青腫,說話時嘴里還冒出一些血沫子。

  「老公……你瘋了嗎?」

  她的眼神極端地驚疑不定,像兩只受傷的兔子,動作也畏畏縮縮地,流露出壓抑不住的深深的恐懼。

  「我沒瘋。」我居然還向她溫和地笑了笑。

  「你他媽的,嗚……老子這兒被你扎的,都露出白肉了,嗚……」

  謝名好像還是沒有緩過勁,當小梅欲爬過去幫他時,他竟一把將小梅推倒在地,「你他媽的,都是你,這是你們給老子設得套,房子剛轉讓過戶給你,你們就要對老子下毒手了。不幹了!老子不幹了!」

  他的反應越來越激烈,越來越失常,直到我走過去,舉起拳頭威脅后,他才老實起來,也慢慢地鎮定下來。

  小梅將他的傷口略做一些清理后,想過來給我也清理一下,我一揮胳膊,將小梅推到一邊,心中雖然無比地悲痛與后悔,但還是就在這一會兒,我終于做出了一個決定:「小梅,咱們離婚吧。」

  小梅像是被電擊了似的,臉色雪白,身子抖了抖,神情茫然地看著我:「老公,你說什麽呢?」

男性勃起困難,硬度不夠,半途軟掉,早洩秒射,半顆解決你的困擾 - 印度超級犀利士

  我歎了口氣:「……傻瓜,一開始只是一個遊戲,你玩得太投入了。」

  小梅終于明白了些,她看了我半天,終于從嘴里發出一聲慘叫,那種聲音,似乎是胸膛開裂時所發的聲音:「天啊……」

  「我走了,明天辦手續,房子財産一人各一半。」

  說完這句話,終于算是把胸中郁懑之情一洩而盡,把心中最陰暗的情結徹底解開,但是心里更加空蕩蕩的,覺得自己特別沒勁。

  「那孩子呢?孩子也一人一半?王八蛋!你覺得婚姻沒意思了,想找刺激,你讓我紅杏出牆,你讓我盡享情愛之歡,現在你又嫌我浪了,你這是給我設的計是不是?你早就厭煩我了是不是?……你爲什麽要離?難道我還沒有滿足你嗎?

  你要我做什麽我沒有做?許放,我……我不能沒有你啊!我求你了!你要我做什麽我都同意了,你不能這麽騙我啊!」小梅滿臉是淚地搖著我,抱著我,最后失聲痛哭起來。

  我慢慢地抱住了她,心里一酸,眼角也溢出些淚水。

  「今天是我們相識七年整,你爲什麽忘記了?」

  小梅更加委屈,擡起小手,在嚎淘中使勁地拍著我:「老公,我沒有忘啊,人家沒有忘……人家是想,今天不也是你和小甯認識七年了嗎?我整整霸占了你七年,當年拆散了你們,我心里一直過意不去,想今天讓你和小甯也續續舊……老公,我真是這麽想的啊!不信你問謝名……」

  「她剛才說過,今天原本想我們仨一起慶祝這紀念日的,而且以你爲主,」

  謝名扯扯嘴角,苦笑了一下,沒有就這個話題再繼續,頓了頓,掃了一眼我懷中的小梅,低聲說道:「小梅很愛你。許放,這種遊戲,如果你玩不起,就不要再玩了。小梅並沒有因爲我的緣故,少愛你半分,其實,我和她之間,如果不是你的鼓動,一輩子也不會有什麽故事的。」

  我低下了頭。謝名乘機擦乾眼淚,略收拾了一下狼狽形容。

  看我面無表情,他便回到里間忍著痛開始收拾東西,我隨著他走進里屋,看著他收拾好東西,小梅在外間的沙發上坐著,驚魂未定地小聲抽泣著。我們三人之間再沒有任何對話,一直到他默默地離開我們的家,小梅都再沒有擡起頭看他一眼。

  我把他出門以后,臨別之時,我看著他蒼惶地拎著皮箱和皮包,招呼著出租車,心中感到有些過意不去,呐呐地說道:「小謝,我……我有些失常,傷著你了,很對不起。」

  小謝扭臉看看我,搖搖頭,說:「許哥,不說了。你寫的幫助妻子去偷情,我看過了,與妻子去情人家同住,現實生活中根本不可能做到的。兩個男人,一個女人,同居一個屋簷下,根本不可能的。」

  然后他沒頭沒腦地說了些奇怪的話:「傳統的婚姻,就像計劃經濟,表面上穩定,永遠爲著對方做出最大的犧牲,其實現在這種社會,有太多的外界誘惑,越內向的東西越脆弱,說完就完。開放的婚姻,就像開放的市場,自我性很強,表面上很危險,不過只有你做好心理準備,相對來說,邊際效益非擔不會隨時間遞減,反而會因爲交換而實現價值遞增。」

  他向我攤攤手,彷彿我們之間的事,不是一件很私人、很龌龊的事情,而是爲著全人類所面臨的共同問題,進行的一種社會行爲實驗。

  回到家里后,小梅已經止住了哭泣,只是怔怔地看著牆上挂的一幅油畫。我正不知該說些什麽,放在桌上的手機又響了起來。小梅拿起電話,看清號碼后,沒有任何地遲疑,便接通電話。

  「妹妹,我告訴你我的電話,以后,有什麽事,就給我打電話吧,……你姐夫……已經轉了性了,要做回老實人了。」剛張嘴說出兩個號碼,便閉上了嘴。

  原來是那邊梅甯將電話挂斷了。

  又過了幾分鍾,我的手機再次響了起來,我正欲伸手接過來,梅雪毫不猶豫地再次搶過電話。

  「告訴你,梅甯,許放根本舍不得離開我,你死了這條心吧。你看,現在他就在我的邊上,我把電話放到茶幾上,他要是來接,我就把他讓給你,他要是不接,……你就不要再自尋煩惱了。你還是個女孩子,不要不知羞恥!」說完,她便把電話重重地放到玻璃茶幾上,拭去眼角的淚痕,面無表情地看著我。

  聽到手機里傳來近乎絕望的呼喚,我的手微微一動。

  梅雪冷冷地一笑,隨手檢起地上剛剛從謝名胳膊上拔出來的血迹斑斑的啤酒瓶,對準自己的小腹,等著我的反應。

  幾分鍾后,電話便永遠地挂斷了。

  梅雪扔向那件凶器,哇地一聲嚎啕,撲到我的身上。

  當晚上,我們象新婚一般,纏綿了一夜。

  直到天明,小梅才問我,她萬一懷上謝名的種,該怎麽辦。我將頭埋到她的乳房中間,像個孩子一樣嘬著終于回到自已嘴里的乳頭,心滿意足,因而表現得特別大度。

  「也算是紀念你們之間的一段情緣,就留下來吧。」

  「你殺了我吧,可別在說什麽情緣了,羞死我了。」

勃起困難,硬度不夠,做到一半軟掉,早洩秒射 怎麼辦

男性因家庭、人際、事業與經濟的壓力下,造成勃起功能障礙陽痿與早發性射精早洩的比率最高達30%,導致性生活品質下降,影響女友或老婆親密和關係,引發家庭危機,男人,應該重視這個普遍的痛點!印度壯陽持久藥 犀利士,必利吉,果凍威而鋼,萬艾可,樂威壯,威格拉,犀利士5mg,威而柔 原裝進口 https://www.5mg.tw

  「你不是說很愛他嗎?」

  小梅板起臉:「你是我的老公,我只愛你一人,我再不會愛上任何人了。」

  「女人啊!就在這張床上,時間倒推24小時,你不是正……」

  我的話還沒說完,小梅騰地一下子將我推到一邊,歇斯底里地指著我:「告訴你,不要再提那些事!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爲了滿足你!至于我對他的感情,全是假的。」

  「小梅……對不起,是我傷害了你。全是我的錯。」

  「老公,好老公,求求你,不要再提他了。」

  我一面低頭認錯,一面回憶起她日記里寫的話,其實不用看她日記,用鼻子都能想出來,一個婚內的女人,情願爲別的男人懷上孩子,這一定是一種異常熾熱的愛!

  本能告訴我,她對謝名的愛,有相當一部分,真實地完全不容任何質疑。我唯一不能確定的是,她的回歸,說到底是出于恐懼失去家庭和老公,還是對他的熾熱的愛,可以隨時因時因事而冷卻下來。

  有些東西,可能不屬于同類物,根本無法度量和比較,比如,她對于謝名的愛,那怕只是一個短短的波峰,之后便永遠消逝淡去,但是在最高峰時,有沒有超過她對我,在所有時期愛的最頂點呢?

  其實我不太願意考慮這些東西,換妻的行爲中,這部分東西,完全可以忽略爲無,因爲你可以把它當成一種臆想,成爲一種調劑的情趣。

  真實的情愫,只有當事者本人才能切實地體會到,在心靈的狂暴與無奈中,有多少是激波狂濤,有多少是暗流微瀾,有多少是洞花水月,有多少是血肉絲連,真實的東西,爲親者諱,爲人情故,永遠不可能表述出來,永遠不可能。

  第二天早上,我們起床,穿衣,洗漱,裝扮,道別,出門,打的,上班,按著既定的程序,開始演繹正常到不需思想就能繼續的人生。

  我先去了賀國才的公司。根據頭晚上我和小梅商量的應對方法,我告訴賀國才,我很快就將辦完離職手續,勞爾過去就是我開發的,和我的關系很好,還是由我來經營最合適,頭天晚上,我已經和勞爾聯系過一次,他說議付的條件中有兩點他做不了主,還要再請示一下他們老板。

  賀國才有些不耐煩,說這老黑怎麽這麽反覆,已經有好幾個來回了,商檢費用由我們來出,怎麽還不行呢?我告訴他,當地的SGS公司已經撤走了,現在另一家商檢公司才剛剛進駐,一時沒不能馬上開展工作。

  所以我的意思還是再等等,因爲我們是以小公司的身份第一次和他們做,有商檢還是牢靠些。然后他催我快些把工作辭掉,他這邊還有好些工作要交接給我呢。

  我逃也似地離開了他的辦公室。

  到了班上之后,謝總把我叫他的辦公室。

  我討好的笑臉被他一臉的冰冷寒意無情地封殺。他恨恨地將一張紙扔給我:「你老婆告訴我,你只是給做生意的一般性的朋友幫個忙!原來你是個……吃里扒外的叛徒!家賊!!我怎麽推薦你當副總了!我他媽的真瞎了眼!」

  當我看到那張由我僞造的標明被擔保方爲北京水洋洋水産公司與坦桑尼亞拉脫斯海洋貨物貿易公司(就是勞爾他們公司)進行進口貿易信用證資金擔保的承諾書時,我的血液幾乎凍結成冰。

  如果有個地縫,如果有后悔藥,如果有遮羞布……

  「你說吧,這事該怎麽辦!」

  他狂怒至極,圍著我轉了個圈,眼光象絞索一樣,繞著我越纏越緊,越來越亮。

  「老子現在就要舉報你。我最多就是識人不明,大不了在公司領導那兒挨頓罵,你呢,我他媽能把你給整死!小丫挺的,陰毛還沒長全,就想抖雞巴,想玩我?操*你媽的屄去吧!」

  他越說越是暴怒,最后拉著我,便要往外走:「走吧,現在就去總公司,他媽的不臊你,我也要到法院告你丫渎職罪,你這事不折不扣地僞造商業文書,讓你丫坐上兩年牢!」

  「謝總,你放過我吧,我錯了。」

  「放過你?你算什麽東西?!還拉你老婆給我賣騷,給我灌迷藥,你以爲我會吃你那套小兒科!什麽屄我沒玩過!」

  「從今往后,我就是你的狗,你想要讓我幹什麽都成。」我膝蓋一軟,竟然坐在了地上。說實話,當時我都想給他下跪了。

  「哼!」他擡腳不輕不重地踢了我一下,「接著給老子拿腔做派啊?!你不是有才嗎?!你狂啊!接著跟我牛屄啊!接著讓你老婆勾引我啊!」他罵著罵著臉上的怒氣已經消失了,說變就變,說到最后一句,表情上竟扯出一絲親呢與促狹的微笑。

www.747.tw

  「媽了個吧子,老子還真沒見過像你這樣的狗東西。坐吧。」他指著邊上的沙發。

  「謝總,謝謝你。」我已經去掉了最后一絲自矜與尊嚴,臉上迫不及待地浮出一臉媚笑。同時,我在心靈深處,發出一聲最后的歎息,原來,媚笑並不是很難做出的。

  「你還想當副總嗎?」老東西似笑非笑地看著我。

  「想。」當一個人把尊嚴賣掉典當后,剩下的東西全都可以上市交易了。

  「……讓你老婆陪我出幾天差?」

  「……行。」

  「看不出來啊,小許,你現在,很像我,你知道嗎?」

  「還不夠,您更厲害。」

  「啊啊,好,得一員幹將,比什麽都高興,剛才我說的那個,呵呵,只是開個玩笑。小許,別介意啊,你老婆,人不錯,很有韻味的,我從來沒見過這麽聰明與美貌結合爲一的女性。但我不會做得那麽絕,誘淫屬下的妻子,這可不行,你放心吧。不過,昨天下午,我確實很……呵呵,小許,我只是說說,你不會吃醋吧。小許,我們公司,馬上就要改制了,再過幾個月,管理層要參股,這個公司可能就是我的了,當然,參股之前,還要再精簡一下,小許,我這個人,只要你實心實意對我,不再和我玩那個,我不會虧待你的。」

  我一面心里暗罵著這條油滑卑劣的老狗,一面媚笑著接過話碴,低聲道:「謝總,從今往后,我就是您的人,只要你看得起我,我也是實話實說,您要我做什麽都行。你看得起小梅,我很高興。」

  他不相信似地看著我,怔了一下,激動之余,頭神經質地一晃,眼鏡不知怎麽差點掉下來,他臉一紅,趕緊扶好眼鏡,鼓鼓腮幫子,低聲向我道:「好。我現在就和你交個底吧。公司有五個副總,到時候,以民主測評爲輔,以我的建議爲主,留下兩個副總,根據現在的方案,你們副總一人可以參股五十萬,你錢不夠,我會借給你。你好好幹吧。」

  「謝謝謝總,謝謝您。」

  「咱哥倆,沒得說。」他又呵呵地笑了起來,「還有,那家水洋洋公司的老總,是不是姓賀?」

  「是,和我住對門。」

  「操你老婆的,怪不得呢!媽個巴子的,那個壞東西,我認識他的。你和他說,讓他來見我。在改制前,我和他做兩道,要不然來整來一百萬的現金呢。」

  「改制之后呢?」

  「以后再說吧,咱哥幾個的公司,還不好商量?!讓老賀給我們做分銷,他路子挺野的,上遊還得我們自己抓。」

  在回家的路上,我突然注意到出租車的前窗上有一只灰白的小飛蟲,在窗玻璃上飛來飛去,暈頭暈腦地一次又一次撞來撞去,一只翅膀都好像快掉下來了。

  司機在紅燈的路口,擡手將那只可憐的飛蟲處死了。不!我的心發出一聲無助地悲鳴。

  與賀國才合作,自己還能當一個總經理,還算是個人,和謝峰那個老流氓搭夥,不僅要把自己當成一條狗,還要別別扭扭地把小梅獻出去由他糟蹋,我他媽的怎麽活成這個德性了!

  而且,我好像有所預感,爲性愛助興的換妻和即將發生的無奈獻妻,根本是兩種不同的感覺。

  如果說前者是辛辣至極的調劑品,令人血脈贲張,后者該是食物中的砒霜,令人血脈凍結。

  半路上,梅甯給我來了個電話,她告訴我,她已經答應了林彼得,過完春節后,他們將在北京舉行完婚禮,然后雙雙離開這里。林決定在樹林做公司,她只能離開北京了。

  然后她幽怨地問我,爲什麽昨天沒去她那里。處在一種絕望的情緒之中,我什麽也沒有說,便把電話挂斷。自己的這種非正常生活,不能再加入更多的角色了。

  四五天后,快到春節了。賀國才那邊,我告訴他謝總想見見他,賀國才很老練,沒有表示出明顯的驚訝,只是問我到底還想不想辭職,到他那里幹。我紅著臉搖搖頭。賀便問是不是擔保金的事情你們老總知道了,我又點點頭。

  賀凝視著我,尴尬之中,我向他坦白:「老賀,對不起,我騙你了,其實我沒有再和勞爾聯系過。擔保金的事情,我實在幫不了你了。謝總對與你挺感興趣的,你還是和他聯系一下吧。」

  賀國才沒有說話,繼續象審視陌生人一樣地凝視著我,我突然間不再歉疚,其實,我並沒有欠他什麽。我掉頭便走掉了,腦后突然聽見一聲,「是我對不起你」,我又走了幾步,回頭再看,賀國才蹒跚反向而行,也走掉了。

  又過了兩天,我下班回家后,發現小梅已經先回來了。

  她躲在里屋,反鎖房門,卻在桌上留了一封信,我展開一看,只有短短幾行字,小梅告訴我她已經懷上了謝名的孩子,問我該怎麽辦。無論如何,她都聽我的。

  我輕輕地敲著房門,半響,小梅扭開鎖,留下了一個縫,然后便像個受驚的小動物,馬上跑開,躲到里屋臥室衣櫃打開的櫃門后面。我慢慢地走近她,看到她拿著一張紅色的頭巾,死死地蒙住了臉。

  我想扯開頭巾看她的臉,小梅雙手緊緊地拽著,掙著表示不從,在對抗中,我突然聽到她的喘息中帶著一絲抽泣的鼻音。

  我心里一暖,緊緊地摟住了自己可憐又可愛的小妻子。

  小梅慢慢地松開頭巾,在紅豔豔的顔色中間,是那張偷情少婦豔如桃花、春情氾濫的臉龐,因爲羞恥和曾經的放浪,她無法與我正視,只能在頭巾半包中,在淚光瑩瑩中,向我赧顔而笑,怯怯地半張著小嘴,緊張中,鼻翳也微微地翕動著,等著我的爆發或寬恕。

  那一刻,她把我當成是她的上帝,可以救贖她的不潔。我眼不錯珠地看著嬌美的小梅。

  我環擁著小梅,抑止不住激動,對她說:「脫掉衣服,我現在就想幹你。」

  小梅圓睜著雙眼,對我這種反應始料不及,她微微地向后一退,問道:「現在?」

  「對,現在。脫掉衣服。」

  小梅確實非常聰明,她馬上猜到我激動的原因,羞不可抑地拿著小指頭點著我,柔聲道:「呸,你好下流……」

  「你都懷上了別人的種,還說我下流,告訴我,一會兒一定要告訴我,他那玩意射進去的時候,你是什麽感覺。」

  小梅如癡如醉,任我脫去她的外衣,內衣,只是在嘴里喃喃地說著:「爽死了,我被他射進的時候,我好爽……」

  我附在她耳邊命令她:「現在把我當成是謝名。」

  小梅還是有些緊張,她疑慮地看看我,「你還想體驗啊?」

  「對,他不是你的床上老公嗎?告訴謝名,現在你老公是不是不在家?」

  「……哦……對,他,他不在家,你不要……我老公再發現我和別的男人做愛,他真的會殺了我的。……老公,能不能不玩這個遊戲?我有些緊張。」小梅捏捏我的鼻子,嬌聲央求道。

  「沒事。小梅,我喜歡你和別的男人做愛,你懷上他的孩子,我……別提有多激動了。小梅,一會兒做愛的時候,你不僅要把我當成是謝名,還要使勁地羞辱我。」說這些話的時候,我也很不好意思,只能貼著她的耳邊說,不讓她看見我的眼睛。

  「誰?羞辱誰?」小梅皺著眉,更有些緊張了。

  「羞辱我,許放。」

  「……老公,你好變態啊。」

  「我變態,不過這個社會更變態。來吧……」我一面說著,一面將自己也脫光。

  我剛要抱緊小梅,小梅突然間很煩感地將我推開,並掩著懷,正色對我道:「不行,真的不行。不要再提謝名了,一提他,我心里就好煩。」

  我愣在那里,臉上便有些不悅。

  「要不……我說一個名字,你別不高興,……不如提你們謝總。」

  我怔在那里,直直地看著小梅,不知她爲什麽提到這個人。

  「爲什麽要提他呢?」

  「…你知道嗎,那天下午,我不是求他不要計較你的過失嗎?當時,我……

  我和他坐的很近,我……的腿貼著他的腿,他后來還摟了我一會。他的眼睛,一直看著我的胸部,他的手,還碰過我的乳頭,我都由著他了。」

  「他碰你的哪個乳頭?」我啞著嗓子問。

  「左邊的。」

  「什麽感覺?你不討厭他嗎?」

  「麻酥酥的。爲了你,我只好把自己放到一邊了。其實我心里挺討厭他的,感覺這個人,好髒,好噁心。」

  「既然你不喜歡他,一會兒你能進入這種虛構的情節,被他非禮,由他糟蹋嗎?」

  說完這句話,我和小梅都有些激動。

  小梅垂著眼睫,紅著臉,低聲道:「能。」

  「爲什麽?」

  「說不清楚,」小梅的聲音更低了,像蚊子嗡嗡一樣,「我會想像自己洗得乾乾淨淨的,而他又髒又有口臭,還有腋臭,還帶著假發,我天天晚上,每一處都被這個色狼給玷汙得髒髒的,」小梅說著說著「撲哧」樂了出來,睜開眼,看看我,特別地不好意思,不過還是接著道,「我被他包了,由他帶著到處旅行,在他家里給他做女傭,隨時滿足他的淫慾,隨時隨地由他玩弄我,還有,他一面玩弄著我,一面還給你打電話,讓你過來。」

  我的雞巴硬成一根鐵杆了,這時小梅也風情萬種地遊動到我身上,光潔溫暖的肉體,和我纏綿到一處。

  「他讓你過來,來取文件,我求他不要讓你當面看到我被你玩得死去活來,欲仙欲死,他就用一床錦被蓋著我,只露出頭和腿,我假裝…假裝給他做按摩,在他身上,小洞里就插著他的大雞巴……我一點力氣也沒有了,只好讓你來……幫著,你隔著被子,抱著我反覆地一上一下,我的聲音都變形了,他……啊,他幹得我好爽,好深,嗯……啊,老公,你插進來吧……」

  「叫謝總。」

  「謝總,你插進來吧,我想把身子給你。我乾乾淨淨的身子,由著你弄。」

  「……哦,謝總,你好厲害……你一下就弄得人家的要害處了……人家身子全酥了……」

  「小梅,我,我是你老公許放,你現在在謝總家里嗎?」

  「對,是的,我是在他家里。」

  「你在幹什麽呢?」

  「你不是………和他達成一個協議,讓我服侍他一段時間嗎?我………我正在服侍謝總呢。」

  「你怎麽服侍他的?床上還是床下?」

  「當然……當然……是床上………」

  「謝總被你服務得很好嗎?」

  「很好……的……哦……謝總讓我轉告你,你老婆的秘處還很嫩……」

  「他怎麽知道你的秘處很嫩的?」

  「他,他現在正在享受那里的每一塊肉………啊……又水又嫩的肉……」

  「小梅,你真能爲了我,和他同居一年嗎?」

  「嗯……當然……誰晚上占有我,他就是我的主人,我……同意的……」

  我停止了動作,抱著她的臉,再一次問道:「我是說,真的,和他過上一段時間?」

  小梅愣了一下,搖搖頭,「真的?那可不行。他那麽老,看上去那麽髒,我可不喜歡他。再說,你怎麽辦?」

  過了一會兒,她再次堅定地搖搖頭,「老公,我已經懷上了謝名的孩子,你還不覺得刺激嗎?如果你把我獻給謝總那個人,他非把我玩壞了不可,再說,你過去不是一直很討厭他嗎?讓他占有我,射進去,你非得氣壞了不可。」

  「沒辦法了。我已經落到他手里了,他把我僞造的擔保書拿到了,如果我順著他,可能沒什麽事,如果不順著他,這個人,他會……」我不敢想下去了,情不自禁地打了個寒戰。

  沒過兩天,謝總便告訴我,他想帶著我去深圳出差,可能安排在大后天,說不定整個春節都要在外地過了。

  我問他什麽事,謝總笑笑,只著說,「春節讓你們年輕人分開,真是挺不好的。不如這樣,你把你媳婦也帶上,那兒玩的比北京多,我們在深圳一起過個歡樂祥和的春節。」

  回家后,我把事情告訴了小梅,小梅還是有些委屈,別別扭扭地走進里屋。

  過了一會兒,當我進去看她時,發現她眼圈都紅了。

  「老公,如果這次我失身給他,你可不能再怪我罵我打我了。」

  「小梅,委屈你了。」

  「老公,我其實挺討厭他的……能不能不答應他……我恨死他了……」

  「要不,今晚上再實習實習?」我摟著小梅,低聲問道。

  小梅的臉騰地紅了,甩開手就要跑,「不嘛,不好。」

  「上一次,你不是……喊著謝總的名字,達了高潮了嗎?」

  「羞死人了!嗯,我不想嘛!」

  「你肚子里還懷著別人的種呢,還有什麽放不開的,你就和他再過一段時間吧。」

  「我恨他,他這是威脅我們,這種情況下,怎麽能有平等的性愛?老公,你醒醒吧。這是一個老色狼!」小梅抱著我的頭使勁搖著,說道。

  我心里暗歎一聲,沒有接這個話題,只是裝出一臉淫笑,對她道,「你現在說恨,大后天晚上,看你還恨不恨他?據說,他玩過的女性,最好都心甘情願地和他好上很長一段時間呢。我上次不是說過嗎,他曾經把一個少婦連續玩上十個小時,像你這樣美麗的少婦,他最少也要玩上五六個小時,讓你無數次地丟盔卸甲,哭爹喊娘的。」

  「那我更討厭他,一點兒也不會尊重女人,這麽長的時間,不會把人玩死?我不想嘛,老公!我不喜歡他!」

  話雖這麽說,當天晚上,我再度與小梅云雨之時,強行讓她把我當成謝總,沒想到小梅的高潮來得更猛,更淋漓酣暢。

  事情過后,小梅再也沒有法子拒絕了,但是我揣度她的心理,對于謝總這個人,還是很煩感。

  在日記里小梅這樣向我傾訴:知道在深圳她肯定會被謝總降服,成爲他胯下的玩物,但這並不表明,她願意與他做愛。一想起到深圳后將要發生的事情,她心里面就很是害怕和噁心,對于謝總這個人,她的仇視就更深一層。

  (十三)結局

  再晚一些時候,我臨出門前,和梅甯聯系了一次,說今晚上要和她見個面,梅甯欣然答應了,並帶著夢幻般的語氣說道:「今天晚上,是我和你認識七周年了。」

  這時我才意識到,七年前的這個晚上,正是我和梅甯、梅雪姐妹倆第一次見面。不僅梅甯記著這個日子,在我和梅雪六年的共同生活中,這一天曾經被梅雪一再紀念過五次啊。

  聽梅甯的聲音,如癡如醉,滿含著淋漓的情愛:「今天晚上,我要告訴你我最后的決定。」

  當梅雪紅著臉,與謝名相擁走進臥室,並輕搖纖手,向我道別時,我猶豫了一下,張了張嘴,卻沒有說出話來。

  小梅定睛看了我片刻,從她的眼神中,我好像感覺到,從前一向細心的她,其實並沒有因爲近來移情別戀,而忘記這一天的意義,只不過,在這種淫靡放浪的氣氛中再和我共同懷念相識相戀七年的感情,就實在有些好笑了。

  我傻傻地呆坐在沙發上,聽到里屋傳出的隱隱說笑聲,從心里感覺我和小梅這座婚姻的大廈已經完全地傾斜欲墜了。

  又過了五六分鍾,手中的電話再次響起,我看看號碼,是梅甯的來電。

  臥室的門開了半個縫,閃出謝名的半張臉:「許哥,小梅讓我問問你,你怎麽還不走啊?」

  「嗯,我馬上就走。」

  「小梅已經脫光了在床上等著我呢。小梅限你兩分鍾,馬上消逝。」

  「你們他媽的著急上火葬廠啊。」

  「許哥,別賴在那兒了,小梅現在是我的老婆,這兒現在可是我的家,不走我就要打110了。」謝名笑瞇瞇地和我開著玩笑。

  非常奇怪,當時也不知怎麽了,我感覺他的微笑中有一絲象刀鋒般真實犀利的嘲諷,這種隱而不露的嘲諷,剝奪了我做人的最后一絲尊嚴和體面,是我生命中根本無法承受的東西。

  面對這個一再占有我妻子的身體、使她受孕之余,還有占有我的棲身之所的男人,我突然間爆發了。

  不,應該說是腦子的神經跳閘了。

  ……

  五分鍾后,當我肌肉上的神經終于止住了極度興奮的反應,一只手捂著還在流血的額頭,另一只手擦去快蒙住雙眼的血流,看到的景象實在有些血淋淋的。

  謝名倒在地上,臉上還有一些碎玻璃碴,腦袋像個血葫蘆似的,驚恐不定的眼睛中淚水直流,嘴里神經質似地嘟囔著,嗚,操*他媽的,你還要殺人啊!操*他媽的,老子不玩了……

  他的右胳膊上,插著半只啤酒瓶。

  小梅先從極度驚駭中清醒過來,從地上爬了起來。她的兩邊腮幫子,被我兩個巴掌給抽得青腫,說話時嘴里還冒出一些血沫子。

  「老公……你瘋了嗎?」

  她的眼神極端地驚疑不定,像兩只受傷的兔子,動作也畏畏縮縮地,流露出壓抑不住的深深的恐懼。

  「我沒瘋。」我居然還向她溫和地笑了笑。

  「你他媽的,嗚……老子這兒被你扎的,都露出白肉了,嗚……」

  謝名好像還是沒有緩過勁,當小梅欲爬過去幫他時,他竟一把將小梅推倒在地,「你他媽的,都是你,這是你們給老子設得套,房子剛轉讓過戶給你,你們就要對老子下毒手了。不幹了!老子不幹了!」

  他的反應越來越激烈,越來越失常,直到我走過去,舉起拳頭威脅后,他才老實起來,也慢慢地鎮定下來。

  小梅將他的傷口略做一些清理后,想過來給我也清理一下,我一揮胳膊,將小梅推到一邊,心中雖然無比地悲痛與后悔,但還是就在這一會兒,我終于做出了一個決定:「小梅,咱們離婚吧。」

  小梅像是被電擊了似的,臉色雪白,身子抖了抖,神情茫然地看著我:「老公,你說什麽呢?」

  我歎了口氣:「……傻瓜,一開始只是一個遊戲,你玩得太投入了。」

  小梅終于明白了些,她看了我半天,終于從嘴里發出一聲慘叫,那種聲音,似乎是胸膛開裂時所發的聲音:「天啊……」

  「我走了,明天辦手續,房子財産一人各一半。」

  說完這句話,終于算是把胸中郁懑之情一洩而盡,把心中最陰暗的情結徹底解開,但是心里更加空蕩蕩的,覺得自己特別沒勁。

  「那孩子呢?孩子也一人一半?王八蛋!你覺得婚姻沒意思了,想找刺激,你讓我紅杏出牆,你讓我盡享情愛之歡,現在你又嫌我浪了,你這是給我設的計是不是?你早就厭煩我了是不是?……你爲什麽要離?難道我還沒有滿足你嗎?

  你要我做什麽我沒有做?許放,我……我不能沒有你啊!我求你了!你要我做什麽我都同意了,你不能這麽騙我啊!」小梅滿臉是淚地搖著我,抱著我,最后失聲痛哭起來。

  我慢慢地抱住了她,心里一酸,眼角也溢出些淚水。

  「今天是我們相識七年整,你爲什麽忘記了?」

  小梅更加委屈,擡起小手,在嚎淘中使勁地拍著我:「老公,我沒有忘啊,人家沒有忘……人家是想,今天不也是你和小甯認識七年了嗎?我整整霸占了你七年,當年拆散了你們,我心里一直過意不去,想今天讓你和小甯也續續舊……老公,我真是這麽想的啊!不信你問謝名……」

  「她剛才說過,今天原本想我們仨一起慶祝這紀念日的,而且以你爲主,」

  謝名扯扯嘴角,苦笑了一下,沒有就這個話題再繼續,頓了頓,掃了一眼我懷中的小梅,低聲說道:「小梅很愛你。許放,這種遊戲,如果你玩不起,就不要再玩了。小梅並沒有因爲我的緣故,少愛你半分,其實,我和她之間,如果不是你的鼓動,一輩子也不會有什麽故事的。」

  我低下了頭。謝名乘機擦乾眼淚,略收拾了一下狼狽形容。

  看我面無表情,他便回到里間忍著痛開始收拾東西,我隨著他走進里屋,看著他收拾好東西,小梅在外間的沙發上坐著,驚魂未定地小聲抽泣著。我們三人之間再沒有任何對話,一直到他默默地離開我們的家,小梅都再沒有擡起頭看他一眼。

  我把他出門以后,臨別之時,我看著他蒼惶地拎著皮箱和皮包,招呼著出租車,心中一片茫然,呐呐地說道:「小謝,我……我傷了你,很對不起。」

  小謝扭臉看看我,搖搖頭,說:「許哥,不說了。你寫的幫助妻子去偷情,我看過了,與妻子去情人家同住,現實生活中根本不可能做到的。兩個男人,一個女人,同居一個屋簷下,根本不可能的。」

  然后他沒頭沒腦地說了些奇怪的話:「傳統的婚姻,就像計劃經濟,表面上穩定,永遠爲著對方做出最大的犧牲,其實現在這種社會,有太多的外界誘惑,越內向的東西越脆弱,說完就完。開放的婚姻,就像開放的市場,自我性很強,表面上很危險,不過只有你做好心理準備,相對來說,邊際效益非擔不會隨時間遞減,反而會因爲交換而實現價值遞增。」

  他向我攤攤手,彷彿我們之間的事,不是一件很私人、很龌龊的事情,而是爲著全人類所面臨的共同問題,進行的一種社會行爲實驗。

  回到家里后,小梅已經止住了哭泣,只是怔怔地看著牆上挂的一幅油畫。我正不知該說些什麽,放在桌上的手機又響了起來。小梅拿起電話,看清號碼后,沒有任何地遲疑,便接通電話。

  「妹妹,我告訴你我的電話,以后,有什麽事,就給我打電話吧,……你姐夫……已經轉了性了,要做回老實人了。」剛張嘴說出兩個號碼,便閉上了嘴。

  原來是那邊梅甯將電話挂斷了。

  又過了幾分鍾,我的手機再次響了起來,我正欲伸手接過來,梅雪毫不猶豫地再次搶過電話。

  「告訴你,梅甯,許放根本舍不得離開我,你死了這條心吧。你看,現在他就在我的邊上,我把電話放到茶幾上,他要是來接,我就把他讓給你,他要是不接,……你就不要再自尋煩惱了。你還是個女孩子,不要不知羞恥!」說完,她便把電話重重地放到玻璃茶幾上,拭去眼角的淚痕,面無表情地看著我。

  聽到手機里傳來近乎絕望的呼喚,我的手微微一動。

  梅雪冷冷地一笑,隨手檢起地上剛剛從謝名胳膊上拔出來的血迹斑斑的啤酒瓶,對準自己的小腹,等著我的反應。

  幾分鍾后,電話便永遠地挂斷了。

  梅雪扔向那件凶器,哇地一聲嚎啕,撲到我的身上。

  當晚,我們象新婚一般,纏綿了一夜。

  直到天明,小梅才問我,她萬一懷上謝名的種,該怎麽辦。我將頭埋到她的乳房中間,像個孩子一樣嘬著終于回到自已嘴里的乳頭,心滿意足。

  「是你們之間的情緣,就留下來吧。」

  「你殺了我吧,可別在說什麽情緣了,羞死我了。」

  「你不是說很愛他嗎?」

  小梅板起臉:「你是我的老公,我只愛你一人,我再不會愛上任何人了。」

  「女人啊!就在這張床上,時間倒推24小時,你不是正……」

  我的話還沒說完,小梅騰地一下子將我推到一邊,歇斯底里地指著我:「告訴你,不要再提那些事!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爲了滿足你!至于我對他的感情,全是假的。」

  「小梅……」

  「老公,好老公,求求你,不要再提他了。」

  我緊緊擁住已不再純潔的身體,回憶起她日記里寫的話,其實不用看她日記,用鼻子都能想出來,一個婚內的女人,情願爲別的男人懷上孩子,這一定是一種異常熾熱的愛!

  本能告訴我,她對謝名的愛,有相當一部分,真實地完全不容任何質疑。我唯一不能確定的是,她的回歸,說到底是出于恐懼失去家庭和老公,還是對他的熾熱的愛,可以隨時因時因事而冷卻下來。也或兩者都不是!

  有些東西,可能不屬于同類物,根本無法度量和比較,比如,她對于謝名的愛,那怕只是一個短短的波峰,之后便永遠消逝淡去,但是在最高峰時,有沒有超過她對我,在所有時期愛的最頂點呢?

  其實我不太願意考慮這些東西,換妻的行爲中,這部分東西,完全可以忽略爲無,因爲你可以把它當成一種臆想,成爲一種調劑的情趣。

  真實的情愫,只有當事者本人才能切實地體會到,在心靈的狂暴與無奈中,有多少是激波狂濤,有多少是暗流微瀾,有多少是洞花水月,有多少是血肉絲連,真實的東西,爲親者諱,爲人情故,永遠不可能表述出來,永遠不可能。

  事情本身已經結束,但給我們帶來的,也會煙消云散麽?不會,永遠都不會了,刹那的刺激與享受是最最誘人的,但隨著生活最終回歸于平淡,隔閡會象種子一樣滋生!真后悔當初的決定啊,不僅僅是破壞了一段美滿的婚姻,而且也讓我和小梅這對原本恩愛的伴侶不得不分開,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是我們自己!

  我愛憐的摟緊小梅正在微微顫抖的身軀,歎了口氣,我知道她也已經考慮到這些了,命運注定我們是要分開的!

  「小梅……我愛你」

  「嗚嗚……」小梅哭著把我摟的更緊,「老公……我也愛你」

  我們倆就這樣到了天亮

  第二天早上,我們起床,穿衣,洗漱,裝扮,道別,出門,打的,上班,按著既定的程序,開始演繹正常到不需思想就能繼續的人生。但是我們都知道彼此的生活軌迹可能將完全錯開了。

  我先去了賀國才的公司。根據頭晚上我想過的應對方法,我告訴賀國才,我很快就將辦完離職手續,勞爾過去就是我開發的,和我的關系很好,還是由我來經營最合適,頭天晚上,我已經和勞爾聯系過一次,他說議付的條件中有兩點他做不了主,還要再請示一下他們老板。

  賀國才有些不耐煩,說這老黑怎麽這麽反覆,已經有好幾個來回了,商檢費用由我們來出,怎麽還不行呢?我告訴他,當地的SGS公司已經撤走了,現在另一家商檢公司才剛剛進駐,一時沒不能馬上開展工作。

  所以我的意思還是再等等,因爲我們是以小公司的身份第一次和他們做,有商檢還是牢靠些。然后他催我快些把工作辭掉,他這邊還有好些工作要交接給我呢。

  我逃也似地離開了他的辦公室。

  到了班上之后,謝總把我叫他的辦公室。

  我討好的笑臉被他一臉的冰冷寒意無情地封殺。他恨恨地將一張紙扔給我:「你老婆告訴我,你只是給做生意的一般性的朋友幫個忙!原來你是個……吃里扒外的叛徒!家賊!!我怎麽推薦你當副總了!我他媽的真瞎了眼!」

  當我看到那張由我僞造的標明被擔保方爲北京水洋洋水産公司與坦桑尼亞拉脫斯海洋貨物貿易公司(就是勞爾他們公司)進行進口貿易信用證資金擔保的承諾書時,我的血液幾乎凍結成冰。

  如果有個地縫,如果有后悔藥,如果有遮羞布……

  「你說吧,這事該怎麽辦!」

  他狂怒至極,圍著我轉了個圈,眼光象絞索一樣,繞著我越纏越緊,越來越亮。

  「老子現在就要舉報你。我最多就是識人不明,大不了在公司領導那兒挨頓罵,你呢,我他媽能把你給整死!小丫挺的,陰毛還沒長全,就想抖雞巴,想玩我?操*你媽的屄去吧!」

  他越說越是暴怒,最后拉著我,便要往外走:「走吧,現在就去總公司,他媽的不臊你,我也要到法院告你丫渎職罪,你這事不折不扣地僞造商業文書,讓你丫坐上兩年牢!」

  「謝總,你放過我吧,我錯了。」

  「放過你?你算什麽東西?!還拉你老婆給我賣騷,給我灌迷藥,你以爲我會吃你那套小兒科!什麽屄我沒玩過!」

  「從今往后,我就是你的狗,你想要讓我幹什麽都成。」我膝蓋一軟,竟然坐在了地上。說實話,當時我都想給他下跪了。

  「哼!」他擡腳不輕不重地踢了我一下,「接著給老子拿腔做派啊?!你不是有才嗎?!你狂啊!接著跟我牛屄啊!接著讓你老婆勾引我啊!」他罵著罵著臉上的怒氣已經消失了,說變就變,說到最后一句,表情上竟扯出一絲親呢與促狹的微笑。

  「媽了個吧子,老子還真沒見過像你這樣的狗東西。坐吧。」他指著邊上的沙發。

  「謝總,謝謝你。」我已經去掉了最后一絲自矜與尊嚴,臉上迫不及待地浮出一臉媚笑。同時,我在心靈深處,發出一聲最后的歎息,原來,媚笑並不是很難做出的。

  「你還想當副總嗎?」老東西似笑非笑地看著我。

  「想。」當一個人把尊嚴賣掉典當后,剩下的東西全都可以上市交易了。

  「……讓你老婆陪我出幾天差?」

  「……行。」

  「看不出來啊,小許,你現在,很像我,你知道嗎?」

  「還不夠,您更厲害。」

  「啊啊,好,得一員幹將,比什麽都高興,剛才我說的那個,呵呵,只是開個玩笑。小許,別介意啊,你老婆,人不錯,很有韻味的,我從來沒見過這麽聰明與美貌結合爲一的女性。但我不會做得那麽絕,誘淫屬下的妻子,這可不行,你放心吧。不過,昨天下午,我確實很……呵呵,小許,我只是說說,你不會吃醋吧。小許,我們公司,馬上就要改制了,再過幾個月,管理層要參股,這個公司可能就是我的了,當然,參股之前,還要再精簡一下,小許,我這個人,只要你實心實意對我,不再和我玩那個,我不會虧待你的。」

  我一面心里暗罵著這條油滑卑劣的老狗,一面媚笑著接過話碴,低聲道:「謝總,從今往后,我就是您的人,只要你看得起我,我也是實話實說,您要我做什麽都行。你看得起小梅,我很高興。」

  他不相信似地看著我,怔了一下,激動之余,頭神經質地一晃,眼鏡不知怎麽差點掉下來,他臉一紅,趕緊扶好眼鏡,鼓鼓腮幫子,低聲向我道:「好。我現在就和你交個底吧。公司有五個副總,到時候,以民主測評爲輔,以我的建議爲主,留下兩個副總,根據現在的方案,你們副總一人可以參股五十萬,你錢不夠,我會借給你。你好好幹吧。」

  「謝謝謝總,謝謝您。」

  「咱哥倆,沒得說。」他又呵呵地笑了起來,「還有,那家水洋洋公司的老總,是不是姓賀?」

  「是,和我住對門。」

  「操你老婆的,怪不得呢!媽個巴子的,那個壞東西,我認識他的。你和他說,讓他來見我。在改制前,我和他做兩道,要不然來整來一百萬的現金呢。」

  「改制之后呢?」

  「以后再說吧,咱哥幾個的公司,還不好商量?!讓老賀給我們做分銷,他路子挺野的,上遊還得我們自己抓。」

  在回家的路上,我突然注意到出租車的前窗上有一只灰白的小飛蟲,在窗玻璃上飛來飛去,暈頭暈腦地一次又一次撞來撞去,一只翅膀都好像快掉下來了。

  司機在紅燈的路口,擡手將那只可憐的飛蟲處死了。不!我的心發出一聲無助地悲鳴。

  與賀國才合作,自己還能當一個總經理,還算是個人,和謝峰那個老流氓搭夥,不僅要把自己當成一條狗,還要別別扭扭地把小梅獻出去由他糟蹋,我他媽的怎麽活成這個德性了!

  經過了這擋子事之后,我清楚了一件事——命運是靠自己掌握的,我該怎麽對付謝峰這個老流氓呢?

  半路上,梅甯給我來了個電話,她告訴我,她已經答應了林彼得,過完春節后,他們將在北京舉行完婚禮,然后雙雙離開這里。林決定在樹林做公司,她只能離開北京了。

  然后她幽怨地問我,爲什麽昨天沒去她那里。處在一種絕望的情緒之中,我什麽也沒有說,便把電話挂斷。盡管我們已想到過離婚,但又能怎麽樣呢?難道?哎!算了吧……

  四五天后,快到春節了。賀國才那邊,我告訴他謝總想見見他,賀國才很老練,沒有表示出明顯的驚訝,只是問我到底還想不想辭職,到他那里幹。我紅著臉搖搖頭。賀便問是不是擔保金的事情你們老總知道了,我又點點頭。

  賀凝視著我,尴尬之中,我向他坦白:「老賀,對不起,我騙你了,其實我沒有再和勞爾聯系過。擔保金的事情,我實在幫不了你了。謝總對與你挺感興趣的,你還是和他聯系一下吧。」

  賀國才沒有說話,繼續象審視陌生人一樣地凝視著我,我突然間不再歉疚,其實,我並沒有欠他什麽。我掉頭便走掉了,腦后突然聽見一聲,「是我對不起你」,我又走了幾步,回頭再看,賀國才蹒跚反向而行,也走掉了。

  又過了兩天,我下班回家后,發現小梅已經先回來了。

  她躲在里屋,反鎖房門,卻在桌上留了一封信,我展開一看,只有短短幾行字,小梅告訴我她已經懷上了謝名的孩子,問我該怎麽辦。無論如何,她都聽我的。

  「呵,問我該怎麽辦。」我心里不由一陣氣苦,盡管已經想到了要離婚,還是接受不了啊我輕輕地敲著房門,半響,小梅扭開鎖,留下了一個縫,然后便像個受驚的小動物,馬上跑開,躲到里屋臥室衣櫃打開的櫃門后面。我慢慢地走近她,看到她拿著一張紅色的頭巾,死死地蒙住了臉。

  我想扯開頭巾看她的臉,小梅雙手緊緊地拽著,掙著表示不從,在對抗中,我突然聽到她的喘息中帶著一絲抽泣的鼻音。

  我心里一暖,緊緊地摟住了可憐又可愛的小梅。

  小梅慢慢地松開頭巾,在紅豔豔的顔色中間,是那張偷情少婦豔如桃花、春情氾濫的臉龐,因爲羞恥和曾經的放浪,她無法與我正視,只能在頭巾半包中,在淚光瑩瑩中,向我赧顔而笑,怯怯地半張著小嘴,緊張中,鼻翳也微微地翕動著,等著我的爆發或寬恕。

  那一刻,她把我當成是她的上帝,可以救贖她的不潔。我眼不錯珠地看著嬌美的小梅。

  或許小梅是想我最后一次找到屬于丈夫的權利吧,但我又怎忍心看到小梅爲了丟失了另一段可能也是她生命中極其重要的一段情呢?愛她,就放開她吧!

  我環擁著小梅,開始和她商量怎樣搞定謝峰那個老流氓,最終我們決定讓這個老混蛋鑽進我們的圈套!

  后記:老混蛋最終鑽進我們的圈套,以強奸婦女未遂被抓,我開始籌備自己的公司,在這期間我和小梅悄悄辦了離婚,雙方共同撫養孩子,接著小梅就去出差了。

  正月初六,我的新公司開張了,小梅還是沒有消息,梅甯也不知有沒有回美國,由于心情欠佳,這次我沒有請親戚朋友,待我形單影只的準備草草收場的時候,小梅和梅甯聯而至,一如當年我初見她們時的模樣!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