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倫生涯第八章 重溫母子恩愛戀 雲雨之中見真情

  • 在〈亂倫生涯第八章 重溫母子恩愛戀 雲雨之中見真情〉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家族亂倫
摘要

  「傻兒子,哪有當媽媽的和兒子計較的?我知道你這幾天忙──在床上忙,怎麼樣,又干了幾個了?」媽媽慈祥而又溫柔地問道。

第八章 重溫母子恩愛戀 雲雨之中見真情[第一頁]

  這幾天,由於我忙著和兩個姐姐幽會,可能冷落了媽媽,媽媽是

我最親的人,是她生下我,又是她不計後果敢於以生命為代價第一個

和我做愛,教會了我人生最大的樂趣,她是我生命中的第一個女人,

在我這麼多女人中,我最愛的就是媽媽,最想和媽媽做愛。

  我走進媽媽的房間,看見她正躺在床上出神。

  「媽,我這幾天沒來看你,是不是在生氣了?」我撲在媽媽身上

,用身體在她身上揉著。

  「傻兒子,哪有當媽媽的和兒子計較的?我知道你這幾天忙──

在床上忙,怎麼樣,又幹了幾個了?」媽媽慈祥而又溫柔地問道。

  「你猜猜看,我幹了幾個?」我故意反問媽媽。

  「唷,我怎麼知道啦?誰又知道你有多大能耐,也許一個也沒有

吧?」媽媽也故意逗我,想激我自己說出來。

  「什麼呀,就憑我這桿威武雄壯的『寶槍』,和連你都受不了的

『床上功夫』,怎麼會一個也沒有?告訴你,我幹了三個。」

  「三個?她們姐妹三個全和你上床了?」媽媽又驚又喜的說。

  「不,不是,是兩個姐姐,還有小鶯。」

  「怎麼把小鶯也幹了?我看那丫頭可能還是個處女呢,你這冤家

,又不愛人家怎麼占了人的清白啦?唉∼不過也難免了,這個俏丫頭

終日伺候在你房中,橫豎逃不過你的手掌心,終究要受你這一『槍』

,早晚要被你肏了的。」

  「媽,這你可說錯了,完全是她自願的,你不知道小鶯這丫頭有

多浪,浪得我想不肏她都不行,浪得我肏她一次她還不過癮。」我又

給媽媽講了小鶯的種種浪態。

  「你說小鶯真的是處女?那她可真的是個天生尤物了,真是個天

生和你對陣的淫娃,這下可對你脾胃了吧?有沒有被打敗呀?」

  「你說什麼呀媽媽,我怎麼會被她打敗?到最後直弄得她聲聲討

饒,差點被我肏死,昏迷了有大半個時辰,足足洩了有一臉盆的陰精

和浪水,她的屄被我肏得紅紅腫腫的,陰道被弄得都快定型成一個肉

男性勃起困難,硬度不夠,半途軟掉,早洩秒射,半顆解決你的困擾 - 印度超級犀利士

窟窿了,都快不會閉合了,你說誰敗了?」我逞能著說。

  「真的嗎?我的好兒子可真厲害,我好怕呀!」媽媽作害怕狀的

雙手捂著胸脯說。

  「你怕什麼呀?」我大惑不解的問。

  「怕你把我也弄成那樣子呀!怕你這些『豪言壯語』呀!你可真

嘔心,什麼話都能說出來,什麼『陰精浪水』『肉窟窿』?!真是的

!不管怎麼說,你肏過人家了,還是你給她破的身,雖說她是身份低

微的丫頭,可也算是你的女人了,你說話怎麼能這麼糟賤人家?你還

要不要她?你還想不想再肏她?」媽媽有點怒氣的質問著我。

  「媽,你還害怕她日後嫁不出去呀?」

  「她被你肏過了,『日後』怎麼嫁?」媽媽故意曲解我的意思。

  「不來了,媽你故意逗我,我說的『日後』是以後的意思,不是

你說的那麼下流的『肏過屄之後』的意思。」

  「好小子,敢說媽下流,好,你不下流,你說,小鶯以後嫁出去

,能快樂嗎?這小妮子第一次被肏就碰上你這麼棒的男人,給了她至

高無上的快感,這以後再讓你多幹幾次,就會食髓知味,你讓她以後

去哪裡找這麼強壯的男人做她丈夫?她丈夫滿足不了她,你想她能快

活嗎?說不定她會紅杏出牆,做出對不起她丈夫的事,從而夫妻不和

,那不是你害了她嗎?」

  「喲,這我倒沒有想到,那怎麼辦?大不了讓她婚後多來找我,

讓我多替她發洩發洩罷了。」

  「嘿,臭小子,心眼倒不少,你大概捨不得白白放掉一個已到手

的浪貨,想多肏她、常肏她,故意這麼說,明為幫她實為自己,對不

對?你不怕你將來的三個妻子吃醋嗎?」媽媽柔聲問道。

  「將來的三個妻子?你是說大姐二姐和……和小妹?這麼說,媽

你都安排好了?」我又驚又喜。

  「唉,媽為你這小子真操盡了心,媽和你姨媽都商量好了,現在

共產黨的軍隊快打過來了,許多達官顯貴都往台灣跑,咱們也去……

到了那裡隱姓埋名,只說她們姐妹三人和你是兩姨表親,只隱瞞我和

你姨媽嫁的是同一個丈夫就可以了,世上兩姨表兄妹結婚的太多了,

勃起困難,硬度不夠,做到一半軟掉,早洩秒射 怎麼辦

男性因家庭、人際、事業與經濟的壓力下,造成勃起功能障礙陽痿與早發性射精早洩的比率最高達30%,導致性生活品質下降,影響女友或老婆親密和關係,引發家庭危機,男人,應該重視這個普遍的痛點!印度壯陽持久藥 犀利士,必利吉,果凍威而鋼,萬艾可,樂威壯,威格拉,犀利士5mg,威而柔 原裝進口 https://www.5mg.tw

那時你們不就可以明正言順地做夫妻了嗎?」

  「好媽媽,你們兩位媽媽為我們安排得太好了,這麼說你不就成

了她們姐妹三人的婆婆;姨媽不就成了我的丈母娘了?」

  「對,這樣你就更應該給你姨媽叫媽了,不過,到那時,你們這

丈母娘和女婿,再幹那種事就不大好意思了吧?」媽媽童心未泯,又

開起了我的玩笑。

  「去你的,媽真壞,難道咱們母子幹那種事就好意思了?」

  「不好意思幹,媽也要幹,唉∼媽真不敢想象沒有了你,媽還怎

麼活下去。」媽媽幽幽地說。

  「媽,我愛你,我也是離不開你!」

  「嗯,對了,你兩個姐姐怎麼樣呢?」媽媽轉移了話題。

  「都很好,都愛死我了,我也愛她們,不過她們兩個在床上就不

如你和姨媽,大姐太斯文了;二姐雖不像大姐那麼斯文,可也是半推

半就,總沒有你們兩個幹得好,好了,不說她們了,說說咱們吧,媽

,兒子好想……好想……」我欲言又止。

  「媽知道你想的是什麼,媽比你想得更厲害,你每天都有美女陪

你上床,雖然翠萍斯文,艷萍婉轉,那是她們天性使然,不正是各有

千秋、各擅勝場、別有風味嗎?現在她們剛從處女過來,在床上還不

好意思對你太開放,等時間長了,她們就會不太害羞了,那時,就會

越幹越好了,你就不會嫌她們保守了;媽反而怕你會嫌我和你姨媽跟

小一輩一比,沒有她們年輕貌美,又是殘花敗柳,就會想不起我們了

,就會讓媽……」

  「媽,對不起,我冷落了你。」我摟著媽媽,吻著她的紅唇,把

她的話堵了回去:「媽,在我心目中,你永遠是神聖的,你是我親生

的媽媽,你如果是處女,我怎麼會從你那迷人的屄中生出來?姨媽要

是處女,這世上哪來千嬌百媚的姐妹三人?沒有她們姐妹三人讓我享

受,哪會有這個處女與非處女的比較?」

  「那麼你吃不吃你爸爸的醋?我和你姨媽這兩個處女可都是讓他

www.747.tw

給弄成了殘花敗柳了。」媽怎麼也會有這麼多稀奇古怪的問題?看來

是受了姨媽的影響了。

  「我怎麼會吃爸爸的醋?他老人家殆盡精力,在你的處女地上播

下種子,創造出了我,在姨媽的處女地上播種,創造出了她們姐妹三

人,供我享受,還替我開通了你和姨媽的『信道』,替我掃清障礙,

讓我省了一道工序,我感激還來不及呢,怎麼會怪他老人家?」

  媽被我這通怪論逗樂了:「看不出我這乖兒子倒挺會說話的,你

說的雖聽似荒誕,細想倒也有理,其實,每個女人只要生兒子,就注

定她這一生中已經被兩個男人幹過了,因為生兒子時,兒子從她那陰

道中出來,兒子的陰莖不也是從她那陰道中通過的嗎?只不過她們只

讓兒子過了一次,也就是只讓兒子肏了一次,而我讓你多過了幾次,

多肏了幾次罷了,她們要笑我,那也只是五十步笑百步罷了。」

  「對,媽,那你還有什麼顧慮的?」

  「我有什麼顧慮?要有顧慮的話,當初就不會讓你幹了。」

  「那你是怪我這幾天沒有來陪你?如果你不高興,那我就天天來

陪你好了。」

  「傻孩子,哪有媽媽和女兒吃醋的?再怎麼說,她們也算是我的

女兒呀!媽是逗你玩的,媽知道你愛媽,媽要怕你嫌棄,當初也不會

讓你去幹她們了,來,讓媽親親。」媽媽說完和我親蜜地接著吻,將

丁香小舌伸進我口中,任我吸吮個夠。

  我繼續向下吻去,分開她的上衣,吻著她的香肩和酥胸,不由自

主地去吮她的乳尖,一股酥軟甘香的感覺占據了我的腦神經;媽媽自

然地脫去衣服,又幫我褪去了衣物,兩個人赤裸裸地糾纏在一起。

  我吻了一會兒,擡起頭打量媽那迷人的玉體,只見媽媽粉面生春

,媚目含情,胴體雪白晶瑩,肌膚柔滑嬌嫩,玉乳挺拔聳立,陰戶豐

腴適度,陰毛烏黑卷曲,陰唇鮮紅欲綻,而那迷人的玉洞早已濕淋淋

的了,幾束可愛的卷曲的茸茸柔草,就像剛被露水浸潤過,水盈盈地

散亂地貼在陰戶上,那兩片飽滿勻稱略呈淡紅的晚荷,像帶雨的蓮瓣

似的,紅桃欲綻,令人陶醉,令人著迷,現在那嬌艷動人的陰唇,經

我一陣注視後,越發紅腫鼓脹起來,看上去就像兩片正在呼吸的貝肉

,微微顫動著。

  我色迷迷地盯著這優美絕倫的玉體,慾火難禁,伸手撫摸著那酥

胸上的大乳房,在那尖挺的乳頭上,來回隨意地搓弄著;媽媽的兩座

結實尖挺的乳房,真太漂亮了,在乳房的中心有兩朵紅色的小花朵,

在小花朵的頂端有兩粒紅萄葡般的乳頭,真是美麗極了,那兩粒紅萄

葡經我這陣子的撫摸,越發堅挺了,也變漲了一些,我撫摸著媽媽迷

人的乳房,感到酥軟滑膩,美不可言,令我愛不釋手。

  「媽,你的奶子可真美呀!我從沒見過比你的更美的乳房,真是

個完美乳房,是不是天下最美的奶奶?真漂亮,真豐滿!」我對親媽

媽的乳房發出了由衷的贊歎。

  「你少恭維媽,你才見過幾個女人的身子,就敢說媽媽的奶是天

下最美的?媽知道自己的乳房大,但媽也有自知之明,要知道天外有

天,人外有人,你怎麼知道媽媽的這東西是最美的?起碼你姨媽的就

和我的不相上下!還有你兩個姐姐,你不是和她們弄過那事了嗎?她

們的乳房你也沒少玩吧?她倆誰的也不比我的小吧?就是小,也小不

了多少吧?何況她倆雖然人已長大,但並沒有完全發育成熟,以後讓

你多肏幾次,經過性激素的刺激,一定還會進一步發育,乳房就會更

大了、更美了,到那時就會趕上我和你姨媽的型號甚至超過我們的!

至於小麗萍,雖然你還沒有直接欣賞過她的乳房,但你姨媽有那麼大

的乳房,她的親生女兒們會小嗎?換句話說,咱們家的女人沒有一個

是小乳房,都是豐滿、挺拔的大乳房!都配得上你的大雞巴!」

  

  媽媽沒說錯,小妹的乳房果然也是個大號的,後來經過我和她們

姐妹三人的多次性交,她們得到性荷爾蒙的充分刺激,身體進一步發

育成熟,特別是乳房都更充分的發育成長,在大小、型號上真的略略

超過了媽媽和姨媽,而後來她們姐妹們給我生的三個女兒,每個人的

乳房也都是巨無霸型的,比她們的媽媽們、奶奶們有過之而無不及,

真是「乳房後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強」。

  媽媽的話讓我又有了新的想法:「配得上我的大雞巴?乳房怎麼

能和雞巴配對呢?雞巴是用來肏屄的,所以雞巴一般是和小屄配對的

,乳房怎麼和雞巴配呢?難道像肏屄那樣肏乳房嗎?」

  媽媽不好意思地說:「去你的,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你有一

個與眾不同的大號雞巴,我們幾個女人如果沒有一樣與眾不同的大號

的東西怎麼配得上你?誰說要讓你的雞巴肏我們的乳房了?你的雞巴

肏我們幾個的屄還不夠呀?還想連我們的乳房一起肏?你用嘴親、用

手摸我們的乳房還不過癮,還想用雞巴來弄呀?真不像話!」

  「好媽媽,你就讓我肏肏你的乳房吧,好不好?兒子求你了,從

前你不是說過乳房和屄同是女人的性器官嗎?那為什麼我能用雞巴肏

你的屄,而不能用雞巴肏你的乳房這個性器官呢?」我哀求著。

  「不行,這怎麼可以呢?雖然乳房和屄同是媽媽的性器官,都是

屬於你的,但是乳房是用嘴來親、用手來摸的,而屄才是用雞巴來肏

的,怎麼能亂來呢?」

  「什麼呀,怎麼能這樣分呢?你說乳房是用嘴來親的,而屄是用

雞巴來肏的,可是你的屄不是也讓我的嘴親過嗎?被你分配給乳房的

嘴都親過屬於雞巴的屄,那為什麼被你分配給屄的雞巴不能肏屬於嘴

的乳房呢?何況連不屬於性器官的嘴都被我的雞巴肏過,何況是乳房

呢?」狡辯是我的強項,媽媽可不是我的對手。

  「媽媽不是要給你分什麼區域,主要是性質不一樣,東西也不一

樣,嘴雖然不是性器管,可也是用來表示愛意、表達感情的,親親你

的雞巴有什麼不對的?更主要的是嘴和屄雖然一個在上一個在下,一

個吃進東西一個排出東西,截然不同,但它們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

都有一個洞!都能讓你的雞巴插進去!而乳房怎麼弄?你的雞巴怎麼

插進去?連眼兒都沒有你怎麼弄?」

  「這你就不要管了,能弄不能弄是我的事,我只問你讓不讓兒子

弄?」

  「好,媽讓你弄,只要是我的親兒子、好寶貝兒想弄,別說是媽

媽的乳房,就是媽媽的心,只要你能弄成,媽也讓你弄!媽不是對你

說過,媽是屬於你的,無論你想怎麼弄、想弄哪裡媽都甘心!」媽對

我的愛到了極點,什麼都順著我。

  我在性方面的靈感是與生俱來的,眼珠一轉就有了主意:「媽,

你的乳房雖然沒有洞,但是有乳溝啊,洞和溝最大區別不過是洞的截

面是閉合的圓,而溝的截面是三面環繞、一面不閉合的大半圓,不是

照樣能肏嗎?來,你起來,跪坐在床上。」

  媽媽依言跪在床上,屁股坐在自己的小腿肚上,我站在她面前,

將雞巴插在她那深深的乳溝中,又讓她雙手從兩邊向中間掬著自己的

大乳房,好使她的巨乳完全夾住我的大雞巴,這下倒讓我誤打誤撞弄

對了,因為媽媽的乳房太大了,乳溝本來就很深,再加上她雙手把大

乳房從兩邊向中間掬,雖然我的雞巴很粗,但她的大乳房卻更大,雖

然兩乳中間多了一個大雞巴,但兩乳繞過我的雞巴卻仍然會合了,也

就是將我的雞巴完全包在她的乳溝中!

  這下媽媽的乳溝就不是溝了,就也成了個洞了,成了她身上另一

個暫時形成的洞!這不能不歸功於媽媽的大乳房,如果換個小乳房,

連乳溝都不一定有,更不要說洞了,我的雞巴連放都沒地方放,更不

要說完全插進去了。這就是大乳房的好處,可以進行別具一格的「乳

交」,因為兩個媽媽、三個姐妹都是大乳族,所以後來都能和我進行

這種與眾不同的乳交,而姐妹們為我生的三個女兒的乳房更大,和我

玩這種乳交遊戲就更「得心應乳」了。

  我將雞巴在媽媽這個「乳房洞」中來回抽插了幾下,笑著對媽說

:「怎麼樣,我弄成了沒有?這不是又一個洞嗎?你下身的洞叫屄,

那這個洞叫什麼呢?雖然這個洞不像屄是無底洞,而是個兩頭透風的

短洞,但也能讓我雞巴來回抽插,也可以說是個小屄,對了,就叫它

做『乳屄』好不好?」

  「啐∼去你的,真調皮,什麼『乳屄』不『乳屄』的,真難聽!

你這孩子,怎麼什麼法子都能想出來?還真的讓你弄成了,以後你又

多了個玩法了,對不對?」媽媽嬌羞無限地說,並低下頭來,伸舌在

我那夾在她雙乳之間的雞巴頭上舔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