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驕後傳

  • 在〈絕代雙驕後傳〉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家族亂倫

(一)

 

 

江湖,什麼是江湖?這個問題沒人能給出一個正確的答案。總之有人的地方

就有江湖,而有人的地方就一定會有是非。江湖就是一個是非之地!

 

 

自小魚兒與花無缺一戰後,花無缺認祖歸宗改名江無缺與愛妻鐵心蘭隱居移

花宮;小魚兒與妻子蘇櫻隱居惡人谷(自燕南天重出江湖後,惡人谷中的惡人怕

遭他報復,全部星流雲散各自逃命去了。偌大的惡人谷竟空無一人,成了一個死

谷,正好給小魚兒做隱居之用)。

 

 

一代大俠燕南天在給二人主婚之後繼續浪跡江湖行蹤難覓,江湖也因此平靜

了一段時間。可惜無風不起浪,只要一陣微風就能使平靜的湖面泛器陣陣漣漪,

而一陣狂風驟雨又將席卷江湖這潭剛剛平靜不久的死水。

 

 

臥龍山,一座人跡罕至的深山,因形似臥龍而得名。在這座深山的一個小湖

邊,一個男人仰天狂笑,“魏無牙,我的‘四靈接引訣’終於練成了,當年你加

諸與我身上的恥辱我要加倍奉還給你!哈哈哈哈…………”

 

 

此人看外表只有二十余歲,不知是如何與那隱跡二十多年的魏無牙結仇的。

 

 

平安鎮——一個很普通的小鎮。此刻在這鎮中唯一的一間客棧裡正有一個男

子在喝著悶酒。

 

男性勃起困難,硬度不夠,半途軟掉,早洩秒射,半顆解決你的困擾 - 印度超級犀利士

 

“媽的,沒想到魏耗子竟然真的成了只死耗子,而且還是死在一個後輩的手

中,真是丟盡了我們‘十二星相’的臉面!其他的老弟兄也是死的死,散的散,

那我此番出山又是為的什麼!”

 

 

這個男子就是在臥龍山中剛剛出關的男人,他也是“十二星相”唯一一個沒

有露面的人——龍,他有一個別號“四靈之首”。

 

 

二十年前,龍和魏無牙為爭奪“十二星相”的控制權大戰了一場。最後龍不

敵魏無牙而退走,繼續修煉自己未完全練成的“四靈接引訣”。

 

 

他素有大志,此番出山原想與那魏無牙再戰一番,取得“十二星相”的控制

權,繼而稱霸江湖。

 

 

那知卻得到魏無牙已死,而“十二星相”也大部分死傷殆盡,怎不令他心下

郁悶,他這才借酒澆愁。正在他愁苦不以之時,他聽到旁邊二人的談話。

 

 

“你聽說沒有?這次又有人在山中看見仙女了。”

 

 

“是嗎?想不到又有人看見仙女了!可惜我沒有福分,進山多次自今無福一

見。聽說鎮上王大戶曾組織人進山尋找仙女卻被仙女趕了出來是否真有其事?”

 

 

“可不是嘛!聽說當時人影一閃,所有的人都不能動了,一個時辰後才能行

勃起困難,硬度不夠,做到一半軟掉,早洩秒射 怎麼辦

男性因家庭、人際、事業與經濟的壓力下,造成勃起功能障礙陽痿與早發性射精早洩的比率最高達30%,導致性生活品質下降,影響女友或老婆親密和關係,引發家庭危機,男人,應該重視這個普遍的痛點!印度壯陽持久藥 犀利士,必利吉,果凍威而鋼,萬艾可,樂威壯,威格拉,犀利士5mg,威而柔 原裝進口 https://www.5mg.tw

動,大伙都認為是仙女娘娘發怒了,個個磕了幾個頭後全部逃下山了。從那以後

再也沒有人去尋找仙女了,只是偶爾還有人遇上。”

 

 

龍聽到心想:“這哪是什麼仙女,分明是有武林高手在此,卻不知為何這等

偏僻之地也有高人出現。”當下起了好奇之心,他左右無事想去探訪一下這位高

人。

 

 

龍進入山中之後憑借他的江湖經驗很快就找到了那所謂的仙女,不過找到之

後他卻楞住了,因為他認得那個女人,她就是移花宮的大宮主邀月。

 

 

當年魏無牙為了追求她而去向她提親,卻險些被她給殺死,所以才隱居二十

年,沒想到她居然會在這裡出現。聽說她死了妹妹後變得瘋瘋癲癲的,今日看她

痴痴傻傻的樣子沒想到傳言靜是真的。面對當年武林中最美的女人,龍不禁色心

大動。

 

 

“十二星相”原不是正派人物,龍在閉關的二十多年間更是從未沾過女人,

此刻驟然見此美女,心中蠢蠢欲動。

 

 

他欺邀月神智不清,突施偷襲想要制住邀月,那知邀月雖然神智不清但戰鬥

的本能尚在,遂不及防之下險些吃了大虧。

 

 

移花宮的武學豈同小可,邀月雖然神智不清但出手間依然曼妙無方,變化萬

www.747.tw

千。龍與她戰了多時,方找到一個機會將她制服。僅接著又封了她全身大穴,這

才停手。

 

 

面對躺在地上的美女,龍心中得意非常。他一生都在魏無牙的壓制下過活,

此刻卻能染指魏無牙都無法得到的美女,感覺自己終究勝過魏無牙一籌,心中大

是快活。

 

 

他右手輕輕地環上了邀月的頸後,左手卻慢條斯理地開始解起邀月的裙帶,

他靈巧的左手半解邀月白色的裙帶,急不可抑地滑入了邀月裙內,剛開始的動作

雖快,但進去之後卻緩慢了下來,龍的手慢慢地動著,掌心慢慢地貼在邀月嫩滑

柔軟的小腹上,逐步逐步地下移,指尖緩緩地撥開了她和發絲一般柔軟纖細的毛

發,溫柔地扣上邀月的要害地帶。

 

 

雖然在昏迷之中,邀月的身體依舊屈從與本能的反映,身下的要害地帶汨汨

的流出了清泉。

 

 

當龍為邀月脫去上身的最後一件衣裳,她那豐滿高挺的雙乳彈跳出來的那一

剎,龍嘆了口氣,一把抱了上去,多麼美麗的雙峰啊!

 

 

既是豐潤無瑕,更是高挺渾圓,隨著邀月緊張的呼吸,那輕躍的動作更是嬌

媚無比,加上邀月肌膚晶瑩剔透,雪白的肌理配上微微粉紅的血色,那渾圓美麗

的驕挺酥胸上頭,還有兩顆粉紅嬌嫩的蓓蕾,顯得色澤更是美艷,龍也曾玩遍天

下美女,但這般誘人的雙峰也是第一次見到。

 

 

接下來,龍緩緩的解開自己的褲子,釋放他那早已勃起至極限的陰莖,然後

再將邀月翻個身,讓邀月趴著,並把邀月的頭置於他的兩股中間,接著他將邀月

的頭小心地抬起,准確的將陰莖插入邀月那溫暖的小嘴,接著慢慢地在其嘴內抽

動。

 

 

但此舉並不能帶令他達到高潮的感覺,但邀月又尚在昏迷中,不過如果邀月

沒有昏迷,那他根本就沒有機會將陰莖插到那盼望已久的櫻桃小嘴中。

 

 

閒話休提,龍用兩手抱住了邀月的頭,配合自己抽動的節奏,一來一往的上

下晃動,那溫熱的小嘴再加上規律、又帶著刺激的感覺,龍覺得自己已快到了極

限,於是他再快速的抽動了幾下,便全部射到邀月的嘴裡了!

 

 

只見他那已發洩過的陰莖,退出邀月的嘴巴時,那濃稠的精液也隨之從邀月

的嘴角慢慢的低垂著,形成一幕令人欲念大發的場面。那才剛射精的兵器,更是

重振雄風,甚至比剛剛還要粗壯,他已經忍不住了!

 

 

龍雙手略微用力,邀月全身上下的衣物頓時碎裂,化做翩翩彩蝶漫天飛舞。

 

 

他用雙手將肉縫從兩邊給拉開,那黏稠的愛液就從被他拉開的肉縫處流了出

來,濡濕了整個陰部,在陽光的反射下,顯得十分淫靡。接著,他再以舌頭深入

那以濕潤的密處徹底的舔弄,隨著他的舔弄,邀月的嘴裡也溢出了小聲的呻吟。

 

 

當他在陰核上以舌頭逗弄時,邀月的叫聲更是令他瘋狂。他以食指深入陰道

內,確定裡面已經夠濕潤了,可以承受自己的大肉棒之時,便快速的將陰莖置於

其陰道口,把自己那已怒漲不已的陰莖,緩緩的插入邀月那既濕潤又溫熱的陰戶

中。

 

 

龜頭的前端才剛從邀月那微開的小穴插入時,龍感覺到那處女聖地的狹隘、

緊繃,就好像是在保護著邀月一樣,不過這層的防護也即將在自己的淫虐下給毀

了,他向前用力一刺,便將邀月體內代表純潔的處女膜給戳破了。

 

 

看著鮮血緩緩的從陰道流出,龍的心理閃過一陣憐惜,再看看邀月那皺緊的

雙眉,更是說明了即使在昏迷中,破瓜的痛楚依然是無可避免的。

 

 

但是,他的肉棒緊緊的被那嫩肉包圍著,被包住的快感勝過了他心中些許的

憐惜愛意,他把注意力完全的拉回奸淫邀月的大事上。

 

 

龍緩緩的從邀月的體內退出,再用力的向小穴插入,在他插入的同時,感到

龜頭前端像是頂到了底,這樣更增添了心中的獸性。

 

 

他像是發狂了一般,用兩手將邀月的腿抬高並張開,使小穴整個暴露在自己

的眼前,接著用肉棒在小穴中快速且大力的衝刺,每次的衝刺均帶出邀月那濃稠

的愛液,滴濕了在邀月屁股下方的草地。

 

 

注意聽,還可以聽到邀月因痛苦所發出的“嗯……嗯……嗯……”的哼聲,

跟著他的肉棒突進而呻吟。

 

 

在龍忘我的攻擊之下,邀月的身軀逐漸的泛起紅潮,想必是邀月漸漸興奮的

證明。

 

 

龍的肉棒在邀月那昏迷的肉體恣意的進出、奸淫,在那緊縮的小穴中得到了

超高的快感,看著自己的肉棒在那夢想已久的肉體內,龍感到自己的肉棒又變得

更加堅硬了,而他的腰也更加快速的抽動,就像要把這二十年積攢的欲火,一次

發洩完的樣子。

 

 

忽然一陣酥麻從龜頭處傳來,接著又是一股想射精的衝動,龍好不容易壓抑

下來了,繼續在邀月那溫濕肉壁中反覆穿刺著。不期然的,邀月的小穴忽然緊繃

起來,緊接著邀月的呼吸聲也急促了起來,原來是又要高潮了。

 

 

此時龍也不想再強忍注射精的衝動,他再用力的突刺幾下,便將精液完全射

在邀月的花芯上;只見邀月高聲叫了一聲「啊……」,接著身軀向上一挺,陰道

內也噴出一股陰精,整個淋在龍的龜頭上。

 

 

龍喘了幾口氣,將已軟化的陰莖從邀月的體內緩緩退出,看著那微腫的陰道

口,他才領悟到剛才的自己實在太粗暴了,不過這樣的粗暴才能令自己積攢多年

的欲火完全發洩出來。在他退出的同時,精液及愛液又帶點血絲的白濁混合物,

一股腦地從邀月的陰道內流出來!

 

 

這麼淫穢的景色,像是一劑強烈的春藥,融化在龍的身體裡,只見他那已射

了兩次精的陰莖又再度膨脹了起來,龍原本想把陰莖再度插入小穴內,但看著那

微腫的小穴,他也不忍心再插入裡面恣意插弄。

 

 

於是他把陰莖放置邀月那仰躺身軀的胸部中間,把勃起的肉棒置於乳溝處,

兩手則從那高聳的乳房側邊,向中間擠壓,把自己的陰莖緊緊的用美乳包住,接

著用力的在其乳溝間衝刺摩擦,不一會,便將白濁的精液射在邀月的臉上及那美

麗的嫣紅上龍帶著昏睡中的邀月回到自己落腳的客棧,把邀月放到床上。看著這

絕世美人沉睡的玉容又回憶起剛才的激情,心中不由一陣興奮。

 

 

沒想到剛剛出山就得到一個絕世大美女,而且還是個具有絕世武功的美女,

這運氣實在不是一般的好。想到這,他那顆本已平靜下去的爭霸之心又開始躁動

起來。此刻,他就在盤算該如何利用邀月這枚自己手邊僅有的棋子。

 

 

自己手中的籌碼雖然不多,但其價值和潛力卻不小。邀月武功高強,運用好

了可使自己的大業事半功倍。雖然邀月現在只能充當一個打手,但武功這麼高強

的打手也不好找。自己爭霸江湖最缺的就是大量人才的輔助,只是“十二星相”

死傷殆盡,如今要從頭尋找人才到是有些麻煩。

 

 

如果邀月能恢復神智到是一大臂助,不過他隨即就把這不切實際的想法拋諸

腦外。要是邀月恢復神智,恐怕第一個要收拾的就是自己。不過,要是邀月始終

這麼神智不清,卻也有一個極大的問題。邀月神智不清雖然武藝不減,但卻完全

不具備一流高手應有的經驗與意識。要知道高手比鬥並不完全是自身武功的比拼,

經驗與意識也是十分重要的,不然也不會有那麼多的高手死在功夫不及自己的對

手手中了。江湖中不是強者必勝,但卻一定是勝者為王。

 

 

龍苦思良久,到是給他想出了一個變通的方法。這個方法就是下五門中一種

迷魂術,叫它“懾魂大法”也好,叫它“迷心術”也罷,反正就是這麼一種功夫。

這種功夫有極大的局限性,必須要配合迷藥來使用,對一般的意志堅定的人也沒

什麼用,不過對現在這種情況到是大派用場。邀月本就神魂不定,有魂無魄,在

心理上來說是差到了極點。而一年多來的居無定所,風餐露宿,更是連生理上都

不大健康,正是被施術的最佳對像。至於要迷藥配合,任何平凡的武功在絕頂高

手的手中都能夠化腐朽為神奇,這迷魂術也不例外,在龍強大的內力支持下,一

樣可以發揮作用。

 

 

龍先解開邀月身上的穴道。邀月穴道被解開之後,慢慢睜開雙眼,蘇醒過來。

不過此刻,已往那燦若星辰的雙眸已沒有了凌厲的眼神和那種威凌天下的氣勢,

取而代之的雙目中不定的焦距和一種無神和迷茫。不過她的眼前隨即出現了另一

雙眼睛,這雙眼睛如怒海深淵,深不見底,其中好像還有無數旋渦,將自己的心

神也吸引入其中。

 

 

“邀月……邀月……”龍輕輕的喚著。

 

 

邀月迷茫的轉動著自己的頭,眼前只有一片漆黑,不知道是什麼人在呼喚自

己。

 

 

“邀月……邀月……聽得到我的聲音嗎?聽得到的話,就點點你的頭。”

 

 

雖然不知道是誰在呼喚自己,但邀月還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那好,現在我問你,你是誰?”“我是??……邀月。”

 

 

“不,你不是邀月。”“我是邀月。”“你不是邀月。”“我不是……邀月。”

 

 

“你的名字叫月奴,你是我的月奴。”“不,我不是月奴!我不是你的月奴!!!”

龍當下一楞,不知道邀月為什麼反應會如此強烈。其實因為小魚兒和花無缺的母

親叫花月奴,當年就是她搶走了江楓,邀月當然就會把這個名字恨之入骨。不過

龍是不知道這其中的經過的,在他反復不瀉的努力下,邀月還是接受了月奴這個

名字。

 

 

“你是誰?”“我是……月奴……”“很好。你現在在什麼地方?”“不知

道,這裡……很黑,我什麼……都看……不到。”

 

 

“很好,能聽到我的聲音嗎?”“能……”邀月輕輕的答道。“想走出這片

黑暗嗎?”“想。”

 

 

“好!想走出這片黑暗就要聽我的,我說的話就是命令,知道嗎?”“知…

…道……”

 

 

“很好。現在跟我說,我是主人的月奴。”“我……是主人的……月奴……”

 

 

“主人就是我的一切。”“主人……就是……我……的一切……”

 

 

“主人就是我存在的意義。”“主人……就是我存在……的意義……”

 

 

“我願意為主人奉獻我的所有。”“我願意……為主人奉獻……我的所有…

…”

 

 

“我將畢生服侍主人,直到生命的盡頭。”“我……將畢生……服侍主人…

…直到……生命的……盡頭……”

 

 

“很好。現在,有人吻你一下你就會醒過來,離開這個黑暗的世界。而吻你

的人就是你的主人。”“吻我的……人就是……我的主人……”

 

 

話已說完,龍輕輕的吻上邀月的雙唇,邀月的雙唇很冷,卻也很柔軟。淡淡

的香氣從邀月的唇上傳了出來,是女人身上特有的馨香,味道就像寒冬腊月的雪

梅,雖淡然卻持久。

 

 

龍本想輕輕吻過的,不料卻沉浸在這淡淡的香氣中不可自拔。而邀月仿佛懼

怕黑暗似的,抬起雙臂纏上了龍的頸後,雙唇緊緊的吻著龍不肯分開,粉嫩的香

舌也伸到龍的嘴裡,靈活的攪動著,任憑龍恣意的品嘗著自己的芬芳。

 

 

唇分,兩人慢慢的拉開了距離。邀月那無神的雙目中也恢復了靈動的神采,

她看著面前的男子,輕輕的叫道:“主人?!”聲音依舊有如雪山冰峰般的寒冷,

但凜冽中卻透出一股淡淡的暖意。

 

 

“月奴,你醒了!”

 

 

“是的,主人。”

 

 

“感覺怎麼樣?”

 

 

“還好!剛剛做了個噩夢,夢見我被關在一個漆黑的地方,多虧主人把我帶

出來了。”

 

 

“哦!那你是不是應該謝謝主人啊?”

 

 

“是!月奴謝過主人。”

 

 

“光是口頭上的感謝可是不行的!”

 

 

“那主人想要月奴如何報答?”

 

 

“你先站起來。”

 

 

“是。”隨著邀月的起身,她身上裹著的龍的外袍滑了下來。邀月原來的衣

服被龍在野外撕碎了,被龍用自己的外衣裹著帶回客棧。隨著外袍的滑落,邀月

那一身山巒起伏的嬌軀也再次展現在龍的眼前。由於她修煉的“明玉功”已經大

成,全身肌膚如玉,溫潤無暇,那聳挺傲立的碩美乳峰,又柔軟又有彈性,即便

仰躺時也不見稍有軟散,雪玉般皙白的肌膚上兩顆嬌嫩甜美的粉紅蓓蕾鼓漲著,

兩瓣又白又大的玉臀圓潤挺翹,腰肢纖細結實,靜止時如弱柳扶風,扭擺時又如

水蛇纏身,雙腿筆直修長,並攏時兩腿之間沒有一絲空隙,再加上那美絕天下的

玉容,當真是光彩照人,明艷不可方物。整個人就如一尊美玉雕刻的藝術品,完

美無缺,毫無瑕疵。

 

 

龍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脫下,指了指自己的胯下,那傲人的陽物即便下垂時也

是雄偉粗壯,不可一世,遠超常人。邀月看了一眼,便臉紅心跳的扭過頭去不敢

再看。

 

 

龍用手輕輕的將邀月的臉扭可過來,微笑道:“好月奴,幫我吸一下吧!”

邀月玉面飛紅,羞澀的道:“主人,我不知道怎麼做。”龍微微一笑,將她的頭

按向他雙腿之間,柔聲道:“來吧。”

 

 

不敢再猶豫,邀月張大了小嘴,湊往龍的胯下,努力的將龍的具物盡力的含

進了自己的嘴中,努力的吸吮著,生澀無比使用她的小嘴及香舌,賣力的吸吮著。

慢慢的,龍的不倒金槍終於的在她的努力下,有了反應,邀月輕輕的清哼出聲,

一寸寸的將已經慢慢變大,讓她的小嘴在也容納不了的大肉棒吐了出來。到最後

邀月的小嘴只能夠容納龍那完全漲大的粗大肉棒的赤紅龜頭,其他的部分只能用

她的一雙小手來協助撫摸。

 

 

這是龍第二次進入邀月的口腔了,與上一次不同的是,這次是由邀月主動服

侍著他的肉棒。看到自己的肉棒慢慢滑進去塞滿了她的嘴,感受到溫熱的口腔內

壁緊緊的箍住自己的肉棒,靈活的香舌上下舔弄,爽得他差點就立刻射出來。低

頭看到邀月十分賣力的舔著他的雞巴,那變的無比紅艷濕潤的嘴唇,誘人的香滑

小舌,不斷的再自己金槍的龜頭及棒身上,來回的細心舔舐過每一個地方,那種

酥爽的感覺叫他忍不住的輕哼出聲,心理上更是升出一種征服過後的滿足感。

 

 

不久,龍舒服的道:“月奴,夠了,到床上來。”邀月聽話的起身躺到床上。

龍抓住她纖細的腳踝,分開了修長的玉腿。但見兩腿之間蔭蔭芳草掩蓋下的的美

妙羞處已是紅腫不堪,龍不禁微微皺眉,不過他隨即把目光落在邀月那小巧的菊

花蕾上。他輕輕的把邀月翻了個身,讓她趴伏在床上,雙腿分開,自己則處在邀

月的兩腿之間,雙手用力的按住她的美臀。

 

 

“啊!”在毫無准備中,邀月的臀部被按住了,火熱的龜頭頂住了她的後亭,

龜頭馬眼裡流出的粘液弄濕了她的後面,“主人,你……”她甚至還沒有來得及

叫岀聲來,龍已經用力地從身後頂住了她的股間,深陷進臀肉裡的龜頭竟然第一

次就直接撐開了邀月幼嫩的菊蕾,粗大龜頭勉強擠入了邀月成熟的肉體內,被她

毫無防備的肛肉緊緊地裹住。

 

 

第一次被侵犯後亭的邀月那敏感的肉體如同觸電般繃緊了腰部,那羞恥的插

入感從肛肉間沿著直腸如一股電流傳進了發脹的腹腔內,臀肌立刻緊收起來,並

且引起了整個軀體一陣劇烈抽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在邀月無助

的尖叫中,她挺起了胸部,仰天痛呼。

 

 

雖然無比疼痛,但她高貴的身子卻不由自主地在龍的侵犯下漸漸顯露岀來那

成熟女性的本能。龍不顧邀月拼命搖著頭喊叫著的可憐模樣,繼續用力,竟然將

自己的具物整根直接插進了邀月的菊蕾中。“啊啊啊啊……”屈辱的叫聲越來越

嘶啞,慢慢也變成露岀邀月那特有的成熟韻味的呻吟。

 

 

經過一陣劇烈的抽插之後,龍已經達到了噴射的邊緣。邀月緊窄的後亭給他

的刺激實在是太大了。當他最後一次插入邀月的體內時,他的肉莖已經在邀月的

腸道內勃起到了極限。而撅翹起屁股的邀月只能無奈地用肛門吞下了他整根的肉

棒。

 

 

“月奴……我……我……要……射了……啊啊啊……”被邀月的直腸緊裹住

肉莖的龍,在她的耳邊喘息了兩聲,就緊緊摟抱著她的腰部,讓火熱的巨莖徑直

在她體內急促地抽搐了幾下後,滾燙的精液就一股股地射進了邀月直腸深處。成

熟的身子像弓一樣彎曲起來繃緊了脊背,邀月在龍射精的同時,自己也達到了高

潮。

 

 

“月奴……我弄疼了你了嗎?”一邊親吻著邀月裸露的粉背,一面盡量溫柔

地拔出自己的肉棒,但仍然讓邀月渾身顫抖著發出一陣陣呻吟。白色的精液混合

著粉紅色的血絲慢慢從直腸裡倒流了出來,讓還在高潮余韻中顫抖的邀月屈辱地

呻吟著。邀月原先那有如女神般的氣質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普通女性的嬌弱。

 

 

“早點休息吧,明天還要趕路。”龍在邀月溫柔的說著。

 

 

夜即將過去。

 

 

清晨——“啊……啊啊……”

 

 

邀月烏黑的長發,在床單上披散滑動。龍的臉埋進她的雙乳之間,將害羞的

邀月的手腕壓在床上,輕輕用手貼覆住她的私處。

 

 

“啊!”

 

 

因為龍對乳房及乳頭的愛撫,使邀月的下體早已充份濕濡了。龍的手指逐漸

陷入花心,濕稠的黏膜,引導著他的手指撫向變得堅挺的陰蒂。

 

 

“舒服嗎?”

 

 

“呀……嗯……啊啊……”邀月挺起身體,口中不自覺地發出呻吟。龍略略

增強對那裡的刺激,一邊用膝蓋分開邀月的雙腿。

 

 

“啊……主人……”一臉陶醉的邀月閉上眼睛。那粉紅色的肉壁之間,滲出

了透明發亮的蜜汁,代表著龍的注視和愛撫,已明顯地挑起了她的情慾。龍見狀,

更加撫弄她的陰蒂,並輕輕碰觸由包覆的皮中蹦出的肉芽。

 

 

“啊啊……不行……”邀月微弱地搖搖頭,然後挺起身,“再下去月奴要洩

了……我要和主人一起……”她說完,輕輕地將龍扶倒在床上後,把臉埋進龍的

股間。已挺拔朝天的男根,被邀月毫不猶豫地以口包起。

 

 

“唔……”

 

 

由前端開始,邀月用嘴唇不斷上下吸吮。她偶爾會撩起披覆臉頰上的長發,

不停使用舌頭包起龍的男根,連背筋都仔細地挑舔。

 

 

“唔……”龍終於也發出輕微的呻吟。邀月的技巧比昨夜高明多了。

 

 

“啊……啊啊啊……”邀月比龍先達到高潮。她全身緊繃,大腿急劇地抽縮。

被龍手指侵入的內部也一下子絞緊,由她的身體深處源源不斷地滾溢出燙熱的汁

液。

 

 

龍的手指離開了邀月的陰道,移到了後庭,慢慢愛撫起來。“啊……主人,

不……不要……”邀月那原本因高潮過後酥軟下來的身子又再度繃緊。

 

 

“寶貝,屁股有感覺了嗎,想不想主人的大肉棒?”

 

 

“想,人家的屁屁想要大肉棒。”邀月動情的說著,背過身,向龍扭蕩著肥

臀。

 

 

“寶貝,趴到床上,撅起你的大屁股。”

 

 

邀月聽話的趴在床上,臉蛋側貼這床單,像母狗一樣高高撅起肥臀,一顆雪

白豐滿的大屁股徹底露出來。

 

 

“嗯,寶貝,好豐滿好性感的大屁股,好鮮嫩的小屁眼,說,為什麼這麼想

要主人的大肉棒?”

 

 

“嗯,因為月奴的屁股好圓好大,需要主人的大肉棒懲罰。”

 

 

“呵呵,好可愛的寶貝,主人我要好好懲罰你這淫蕩的肥屁股。”

 

 

龍不知從那裡搞來一瓶油膏,扣出一點涼絲絲的潤滑在邀月的屁眼裡,“小

寶貝,你的屁眼現在又濕又滑,還在蠕動,它在希望我進入。”

 

 

他進入了,這次比昨天溫柔了一些,他在慢慢掌握節奏,感受著他的強壯的

肉棒一下一下有力的進攻到自己的菊蕊深處,月奴想像自己被主人溫柔的征服,

屁眼被充實的快感襲滿全身,立刻開始美麗的嬌吟,同時腰肢扭動,隨著他的挺

進晃著屁股。幾百下之後,高潮向邀月襲來,龍也射了。邀月軟軟的爬在床上,

大屁股似乎還冒的熱氣流著香汗,被征服的屁眼裡緩緩流出他的精液。

 

 

“寶貝,你的屁股好美,特別是被幹過之後。”龍俯下身,開始吻那熱騰騰

的白屁股,不放過每一絲臀肉,他吻著,舔著,甚至咬著,他的中指輕輕插入邀

月那還流著精液的大屁眼,溫柔的擠挖著,摳弄著,欺負著她那美麗而哭泣的屁

眼。

 

 

在邀月嬌滴滴的呻吟聲中,他又一次進入了。邀月像被制服的綿羊般貼在床

單上,龍用全身壓著她,一邊溫柔的吻她的脖頸臉蛋,一邊強又力的幹她的屁眼。

月奴想像著他腰部起伏運動的樣子,想著他那男人的大肉棒像打樁一樣抽插自己

嫩嫩的小屁眼。每一下都讓自己嚶嚀,自己開始淫蕩而嬌美的哭泣,而他則回報

以更凶狠的抽插和熱吻。

 

 

“啊……,屁眼,啊……,主人,你把人家的屁眼弄得,啊……”

 

 

“寶貝,啊,你好美,小屁眼好緊好棒,啊,我要射到你的大屁股上。”

 

 

就在龍快要眩暈的剎那,他拔出大肉棒,熱熱的精液,噴射到邀月的屁股上,

很多,噴到整個屁股。被大棒拋棄的屁眼在沒有合攏,他粗硬的手指已經插了進

去,是兩根,“寶貝,你現在已經可以很好的吃進兩根手指了。”他一手塗抹邀

月屁股上的精液,整個大屁股和脊背都塗抹上了,邀月像一只被剝光的小肥羊,

光滑的大屁股被塗上亮亮的淫汁愛液,而更加鮮嫩誘人。

 

 

邀月滿面紅暈,渾身被幹的軟軟的,一點都不想動。龍把柔軟的邀月摟在懷

裡,心滿意足的喘息著。邀月把嬌羞的臉貼在他肌肉強健的胸口,好像溫柔的妻

子依偎在丈夫懷裡。他吻了過來,用特的大嘴強暴的吻著邀月香嫩的唇,長長的

一個吻,邀月覺得自己虛脫了,自己已經沒有自我,自己是他被征服的愛妾。

 

 

“寶貝月奴,你的唇好香。”他用手指輕拭邀月的唇。

 

 

“嗯——,主人好壞。”月奴哀怨的看著這個完全征服自己的男人,向他撒

嬌。

 

 

“不過還有一個唇主人還沒有吻過哦,不知道香不香。”他壞壞的笑。

 

 

“嗯?”邀月大眼睛看著他,“人家兩片唇都給你吻了啦。”

 

 

“呵呵,乖寶貝,不是這兩片唇,是粉紅色的那個唇,你的肛唇。”

 

 

“嗯——,壞——”月奴羞的一下把臉更深的埋進他懷裡。

 

 

“來,我躺著,你爬過我身上撅起屁股,把大屁股對著我,然後用你的小嘴

服侍我的大肉棒,我則來吻你的肛唇。”說完,他在我的大屁股上啪的拍了一下。

 

 

月奴聽話的撅起大屁股對著他,然後用小嘴溫柔的含他的肉棒。“寶貝,好

美的大屁股,又白又嫩又肥,好美的嫩屁眼,好嫩的肛唇,”他說著,撫摸著邀

月的屁股,迫不及待的吻向了她的肛門蜜蕊,蜜蕊邊的嫩肉因為剛才猛烈的抽插

而微微翻起,正像美麗的花唇,而他,正在貪婪的吸吮著邀月的菊花唇。接吻的

屁眼傳來一陣陣讓她顫抖的快感,她更加賣力的吻含龍的大肉棒,漸漸的,她感

到屁眼仿佛分泌出愛液而濕潤搔癢,他的肉棒也驚人的漲大起來,好像一根大鐵

棒。

 

 

“啊,小寶貝,你的屁眼好香,好像流出愛液了,我要你,我要再一次征服

這個淫美的屁眼。”龍坐起身,狠勁抓住邀月兩條大腿向後拉,邀月被扯開雙腿,

屁眼被他拉到鐵棒一樣昂揚的陰莖前,她不禁淫賤的伸出嫩舌舔他的腳,他則再

次進入了。

 

 

這次是仿佛野獸一樣的抽插,屁眼的愛液仿佛激起了他最原始的獸欲,他猛

烈的抽插著,漸漸蹲起身,把邀月的臉壓在床單上,使她的大屁股又高高撅起,

像幹一只發情的母獸一樣瘋狂的幹著邀月,月奴感到屁眼紅腫而麻木了,被凌虐

的快感讓她快樂的哭泣,俏臉因為他的運動而在床單上摩擦,眼淚,唾液,汗液

使頭發粘在臉上,而正被狂插的大肥屁股則發出濕潤的光澤,她啜泣,她哭喊,

屁眼無助的被抽插,他大叫一聲,她感到眩暈,他射出更驚人的大量精液,深深

的射進邀月美麗的屁眼深處。

 

 

他們瘋狂的做愛,不知道做了多少次,直到邀月的小屁眼徹底紅腫成一朵妖

艷的花。

 

 

他摟月奴在懷裡,深情的看著她,窗外月光如練,“寶貝,我愛你。”“我

也愛你,主人。”月奴輕輕吻了他一下,“嘻,親親我的好主人。”

 

 

龍伸出大手在繡花軟被下撫摸月奴的肥屁股,在她耳邊慢慢的說,“寶貝,

你好溫柔,你是我見過最溫柔的小寶貝。”月奴好像莫名其妙的吃醋而撒嬌,

“嗯——,主人是說,你還有其它寶貝。”“哪裡會有,你是這個世界上我唯一

的寶貝。如果我說的是假的,就讓我……”龍嘴裡雖然這麼說,心中卻不經意泛

起一道紅色的身影。月奴趕緊捂住他的嘴,“嗯,不許亂說,我要主人永遠永遠

保護我,我那樣說,是逗主人玩啦,傻樣。”“呵呵,小壞蛋,”他報復的在邀

月的肥臀上捏了一把,忽然一本正經的說,“寶貝,我一定會永遠永遠保護你。”

月奴忽閃長長的睫毛,用濕潤的眼神含情看著他,輕輕的,他們又開始吻。柔軟

的大屁股被他撫摸著,月奴溫柔的依偎在他的懷裡,慢慢的,他們都峮峮的睡著

了。

 

 

因為大家都希望邀月恢復記憶,小弟只好臨時增加她的戲份,小仙女的母親

要等到下一章了。

 

 

雖然邀月恢復記憶後情節上可以精彩許多,但以小弟的文筆是絕對體現不出

來的,到時請大家多包涵吧,小弟將盡量寫的精彩些,以娛眾目。

 

 

目前小弟想加強龍和月奴這個人格的感情戲,為將來邀月和月奴兩個人格的

融合做准備,這樣收服邀月也容易些。不過邀月要恢復記憶恐怕要等到很久以後

原PO好帥!

我最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