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圖第四集第一章

  • 在〈美人圖第四集第一章〉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淫亂校園
摘要

伊山近現在的樣子確實很失禮,盯著太后的臉和身禮看個沒完,直到蜀國夫
人悄悄了拉了拉他的衣袖,伊山近才醒過神來,慌忙向這少女拜倒,心裡還在納
悶不解。

第一章侯府歡宴

「臣妾參見太后!祝太后娘娘萬壽無疆!」

蜀國夫人跪下來,恭敬地向那青春美麗的少女行叩拜大禮。

太子與湘雲公主也拜倒在地,同聲道:「孩兒叩見皇祖母!」

溫皇后也率領著一眾宮女拜倒,恭聲道:「恭迎太后!」

只有伊山近雖然直挺挺地跪在地上,卻驚愕地瞪大眼睛看著那少女,不敢相
信這就是年高德劭的太后。

他左看右看,怎麼都覺得這美女最多不過十八、九歲,俏臉光潔如玉,一絲
皺紋都沒有,冰肌玉膚不輸於任何年輕女孩,怎會是太后?

湘雲公主笑嘻嘻地看著他,頗為享受他臉上驚愕的表情。許多第一次見到太
後的人都是這樣吃驚,結果導致駕前失儀,回家之後後侮得不得了,為此嚇得生
病的人不在少數。

伊山近現在的樣子確實很失禮,盯著太后的臉和身禮看個沒完,直到蜀國夫
人悄悄了拉了拉他的衣袖,伊山近才醒過神來,慌忙向這少女拜倒,心裡還在納
悶不解。

宮中眾人看這一幕早就看慣了,也不覺得他的表現有什麼稀奇。但太后的表
現卻很讓她們詫異,臉色都不由變得有些古怪。

在眾宮女簇擁之下的青春美麗少女,一直瞪大明眸,緊緊地盯著伊山近的臉,
還上上下下打量他的身體,目光漸漸迷離,彷彿魂不守舍的模樣,也不叫他們起
來。

蜀國夫人伏拜在地上,一直沒聽到太后說話,心裡志志,悄悄抬頭,看到年
輕的太后正盯著伊山近猛瞧,咽喉微微蠕動,像是在吞嚥口水,不由心中大侮,
懊惱得幾乎要流下淚來。

她帶伊山近進宮,本來就是冒著風險,生怕她的表妹、當今皇后看上了伊山
近。

若因此引來殺頭抄家的大禍倒沒什麼,但若是這可人兒被皇后勾引了去,他
豈不是要長住皇宮,難以再和她相見了嗎?

今天溫皇后的反應讓她很滿意,果然不愧是賢良貞靜、母儀天下的皇后娘娘,
對伊山近只有憐愛之意,毫無男女私情。蜀國夫人經歷了自己妹妹的事後,對這
些女性的目光看得很準,一眼就能看出她是不是對伊山近動了春心。

可是皇后雖然沒有看上伊山近,太后卻明顯對他動了心,這讓蜀國夫人懊悔
無比,心中悲悲切切,預感到失去小情郎的日子已經不會太遠了!

遙想當年,太后對她們姊妹曾有大恩,威國公朱達早年喪妻,留下兩個女兒
沒人照顧,太后就將她們收留到宮裡,當成女兒一般養大,讓威國公率軍在外征
戰無後顧之憂。

太后就像她們的半個母親一樣,雖然她年輕愛玩,卻對她們很是慈愛,還將
她保存下來的仙藥賜給她們姊妹,因此她們才能長保月貌花容,不至於被年輕女
孩比下去。今天能有這樣稱心如意的情郎,也都是因這仙藥所賜,不然自己人老
珠黃,小情郎豈能看得上自己,哪還有這銷魂極樂的夜夜春宵?

蜀國夫人心裡七上八下,患得患失,拜伏在地不敢出聲。湘雲公主卻天真爛
漫,看太后站在那裡發呆,不由叫出聲來:「皇祖母,該說「免禮平身」了!」

溫皇后慌忙喝斥道:「湘雲,不許胡言!」

太后這才回過神來,支支吾吾地道:「免禮、平身!」依依不捨地將目光從
伊山近身上轉開,俏臉上泛起紅霞,和別的懷春少女看起來沒有什麼不同。

看到這一幕,太子的目光更加陰冷,默默地盯著伊山近,看得他頭皮微微發
麻。

少女太后羞紅著臉,率領一眾宮人走進皇后寢宮,坐在上首,吩咐眾人坐下,
不必拘禮。

蜀國夫人上前謝罪道:「臣妾今日進宮,聽說太后出宮踏青去了,因此沒有
前去慈寧宮拜見太后,還望恕罪!」

「沒、沒什麼,你不用放在心上。」少女太后以手掩頰,支吾道,目光悄悄
地打量著伊山近,柔聲問:「這是你家的孩子?怎麼和從前長得不太一樣?」

蜀國夫人雖然是有點哭笑不得,但素知這位養母迷迷糊糊的性格,倒也不覺
意外,恭敬地回答道:「這是臣妾的養子,名叫文子真,帶他進宮來拜見太后娘
娘與皇后娘娘。」

「哦,你也可以算是我的養女,這麼說他是我的……」少女太后有點垂頭喪
氣地道,見蜀國夫人正要說話,慌忙阻止她:「不要叫他拜我!以後讓他常來宮
裡看我就可以了。」

溫皇后在一旁陪笑道:「是,臣妾已經讓這孩子做了太子侍讀,以後可以經
常進宮看望太后。」

少女太后精神一振,喜滋滋地點頭道:「不錯,有眼光!小文,你在上學之
外,有空的時候,過來看看我這老太婆,好不好?」

男性勃起困難,硬度不夠,半途軟掉,早洩秒射,半顆解決你的困擾 - 印度超級威而鋼 必利吉

她目光迷離,聲音溫柔,帶著些央求的意味。

伊山近慌忙拜倒在她身前,滿口答應道:「謹遵諭旨!」

他拜伏在地上,偷眼向前看,只看兩名美女錦裙飄飄,裙下美腿修長誘人,
鼻中暗香襲來,不由情慾大動,慌忙低下頭,心中懊悔:「自從練了這雙修仙訣,
常常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思,怎麼對德高望重、母儀天下的太后、皇后也能動這歪
念頭?千萬不可如此!」他在這裡暗自警醒,少女太后卻已經歡笑著讓他起來,
雖然很想上前親自扶他,但礙著眼前這麼多人,嚥了兩口饞唾,還是沒有敢過來
摸他白白嫩嫩的小手,心裡癢得如同貓抓。

伊山近在這裡陪著太后、皇后坐下,同席的還有當朝太子、公主,以及身為
皇親國戚的蜀國夫人,整個皇室中最重要的人物,大都在這裡了。

這一家人坐在一起,其樂融融地說著話,少女太后總是有意無意地問起伊山
近的家世來歷,聽了蜀國夫人的解釋,也陪著歎息一番。

又說起太子與公主的學業,原來他們兄妹卻是在一起唸書的,身邊也有幾個
伴讀,就是伊山近名義上的兄長文子諾也做過伴讀,後來因為體弱多病,只好回
家去休養。

太子的學業很好,出名的天生聰慧,少年老成,深受老師們器重讚許。而湘
雲公主雖然也很聰明,卻因喜歡玩鬧,學業總是趕不上她的哥哥。

就這樣說說閒話,時間也差不多過去了,蜀國夫人拜辭下殿,而少女太后也
沒有強行留他們用飯,只是眼巴巴地看著伊山近的背影飄然離去,呼吸都變得有
些急促。

幾輛馬車組成車隊,從宮門外一路向西行駛,朝著遠處的伯陽侯府駛去。

伯陽侯府,位於郊外三十里處,府邸佔地極廣,周圍則都是屬於侯府產業的
田莊,單在京師附近,就有良田千頃,可謂豪富至極。

在京城之內,本來也有一處府第,但蜀國夫人喜歡住大房子,只是偶爾來城
裡居住,多數時間還是住在郊外侯府中。

車輪滾滾,向著遠方行去。

在馬車裡,伊山近與蜀國夫人正摟在一起竊竊私語。

伊山近將心中的不解,一一向她詢問:「太后怎麼會那麼年輕,就算當初也
和你們一樣吃過駐顏仙藥,可是也不該年輕得這麼厲害啊?」

蜀國夫人依偎在他懷裡,吃吃而笑,將性感紅唇貼到他的耳邊,媚聲道:
「怎麼,看上太后了嗎?她可是沾不得的,一不小心,就會落個抄家滅族的大罪
呢!」

「我怎麼會有那種心思!」伊山近臉色微紅,忙道:「我只是奇怪她年輕得
過分,而且看我的眼神也有些奇異。」

蜀國夫人被觸動心事,幽幽地歎息一聲,無精打采地道:「當初仙人賜藥時,
我年齡還小,當然是太后先服藥,我們姊妹是十幾年後才蒙太后賜藥的。那時仙
藥已經在宮中存放了十餘年,藥性當然與剛開始時有些變化,因此在太后和我們
身上造成的效果不同,也沒什麼奇怪。」

伊山近想想也是這麼個道理,只是她們吃的究竟是什麼駐顏仙丹,倒讓他頗
感興趣。

這位太后可是非同凡響,名叫秦若華,當初也是著名的天下第一美女,嫁給
先帝之時正逢亂世,鼓勵先帝起兵,輔佐先帝建立了大楚皇朝,於歷史上寫下了
濃墨重彩的一頁。

後來先帝駕崩,傳位於當今聖上,是她的親生兒於,一向事母至孝。太后卻
也從此不問政事,只顧到處嬉遊玩樂,深受朝臣敬重。

只是她這些年來玩心愈重,彷彿返老還童一般,越來越年輕了,說話作事就
像青春少女,讓人擔心她是否當初吃的藥量過多,會不會導致什麼問題。

伊山近聽得饒有興趣,知道蜀國夫人是她的養女,對她的事情知之甚多,就
一一地問來,說起少女太后的好些趣事,都忍不住笑成一團。

他摟著蜀國夫人窈窕纖美的性感嬌軀,一邊說話,一邊習慣性地將手伸到她
雪頸間,順著領口插進去把玩柔滑玉乳,只覺玉峰豐滿高聳,一手都握不下,這
麼好的手感讓他不忍釋手,興奮地捏揉個不停。

蜀國夫人訴說著太后的趣事,被他捏得嬌喘吁吁,玉頰如火,聲音也斷斷續
續,柔媚異常,纖纖素手忍不住探到伊山近的褲子裡面,直接摸上了他的陽具,
興奮地撫摸套弄起來。

肉棒在柔滑玉掌之中,很快就站了起來,伊山近眼現快樂光芒,雙手握緊豐
潤暴乳,手指狠夾指縫問的粉紅櫻桃,弄得蜀國夫人嬌軀劇震,嬌喘吁吁地悶哼
一聲,玉手也隨之用力,緊緊握住肉棒,用盡力氣摸著它,彷彿要把它捏斷一般。

以伊山近現在的功力,當然不會怕她傷到肉棒,反而感覺劇爽,喘息著將手
向下伸去,乾脆探入美女長裙中,伸入內褲,一把握住曾生下文娑霓的蜜穴,手
指探進去狠攪幾下,只覺一股蜜汁從裡面流了出來。

蜀國夫人快樂地嬌吟出聲,仰起蠔首享受著小情人摸弄下體的快感,一手握
住粗大肉棒,一手撕開他的衣服,櫻唇貼到胸前小小的乳頭上,張口含住,柔滑
舌尖靈活地在乳頭上舔弄,吸吮得砸砸有聲。

在上車之前,伊山近早已在車廂中布下攝聲術,不管裡面鬧得天翻地覆,外
面還是一點聲音都沒有。

在外面,車伕安心地趕著車,聽著裡面靜悄悄的,只當蜀國夫人母子二人旅
途勞頓,都在車裡閉目休息,誰能想到他們兩人正在興奮至極地把玩著對方性器,
捏揉陰蒂龜頭,還把對方的乳頭狠捏緊咬?

自從認識伊山近之後,蜀國夫人慾望變得越來越強烈,被他摸到隱秘處,更
是欲心如熾,唇邊升起淫蕩的笑意,櫻唇香舌從他胸前一直舔下去,舌尖在肚臍
眼裡面調皮地打轉,溫柔舔弄了一陣,突然向下,一口含住翹起的肉棒,奮力吮
吸龜頭。

勃起困難,硬度不夠,做到一半軟掉,早洩秒射 怎麼辦

男性因家庭、人際、事業與經濟的壓力下,造成勃起功能障礙陽痿與早發性射精早洩的比率最高達30%,導致性生活品質下降,影響女友或老婆親密和關係,引發家庭危機,男人,應該重視這個普遍的痛點!印度壯陽持久藥 犀利士,必利吉,果凍威而鋼,萬艾可,樂威壯,威格拉,犀利士5mg,威而柔 原裝進口 https://www.5mg.tw

龜頭上感覺到櫻桃小嘴強大的吸力,伊山近興奮地大叫一聲,手指狠狠插進
文娑霓出生的地方,另一手乾脆按住美人蠔首,肉棒勢如破竹,直插咽喉。

龜頭順勢轟擊進美人食道,蜀國夫人被噎得美目翻白,卻還努力張大櫻口,
將肉棒整個含進去,蠔首上下晃動,進行深喉侍奉。

溫暖濕潤的櫻桃小嘴和緊窄的食道套弄著肉棒,伊山近爽得不克自制,也顧
不得馬車正在鬧市街頭行走,抱住她大幹起來。

蜀國夫人跪在他的兩腿中間,用屈辱的姿勢,心甘情願地用小嘴滿足著他,
直被他插得呼吸困難,呃呃連聲,伊山近才暢快淋漓地一洩如注,將大量精液直
接灌入她緊窄食道與溫暖小嘴裡面。

蜀國夫人一點不敢浪費,含淚咳嗽著,將每滴精液都吸食下去,美麗臉龐上
帶著淫蕩笑容,津津有味地舔弄肉棒,將上面舔得乾乾淨淨。又站起身來,褪下
絲綢長褲,撩起華麗衣裙,嫵媚輕笑著往伊山近的腿上坐下去,讓沾滿口水的粗
大肉棒順利地插入到蜜穴之中,被花徑緊緊地包裹起來。

伊山近感覺到她溫暖蜜道套弄著自己肉棒,爽得低吟一聲,也不再顧及別的,
將她窈窕性感的美麗胴體抱在懷中,在車中縱情肆意地狂幹起來,弄得地動山搖,
馬車也開始晃動,幸好是在行駛之中,還不引人注目。

伊山近與懷中美人暢快淋漓地大幹了一場,又將她抱起來按在車窗上,讓她
手扶車窗,高高挺起豐潤玉臀,迎合他從後面插入蜜穴的粗大肉棒,興奮地站立
交合。

他撩起窗簾,粗大肉棒在濕潤蜜穴中大肆抽插,幹得淫水四濺,一邊幹一邊
欣賞外面的街景,讚歎道:「果然是帝都,竟然如此繁華!」

街道十分寬闊,車水馬龍,繁華熱鬧異常。各地來的客商都聚集在都城交易,
天下學子也到此尋師訪友,再加上皇朝不斷的建設,將這一座大城市打造得繁華
至極,如花團錦簇一般。

看著滿街人流車龍,街道兩邊無數牌匾高懸的店舖酒樓,初入大城市的伊山
近興奮得兩眼發光,粗大肉棒在蜜穴中更是狂猛抽插,幹得蜀國夫人顫聲嬌吟,
一次次爽飛上天去。

他們在車中用了無數姿勢瘋狂交合,蜀國夫人被他幹得洩了幾次,終於在他
精液射入灼熱子宮中時幸福地暈厥過去,過了許久才悠悠醒來,如小狗般趴跪在
伊山近的胯下,溫柔地舔吮肉棒,將上面的淫水、精液都舔得乾乾淨淨,一滴不
剩。

伊山近掀著窗簾,向外仰頭上望,道:「已經出了城門了。」

那高大城門,氣勢威武雄渾,令他不由震撼。

出了城,兩人更是百無禁忌,在車裡瘋狂大幹,直到蜀國夫人洩得不能動彈,
才幸福地流著眼淚,躺在車中鋪的厚毯上面嬌喘歇息。

伊山近穿起衣服,輕掀車簾,身形一晃,出了馬車,跑向後面那輛馬車,一
縱身跳上去,掀簾而入。

趕車的車伕是侯府奴僕,將他們從濟州一直送到此地,沿途看慣了這一幕,
也不作聲,只是躬身向他施禮,然後又一心一意地趕車前行。

當午坐在車中,正在倚窗向外望著鄉野中的風景,清麗純潔的小臉上帶著一
絲落寞惆悵,隱約有些憂傷。

伊山近看得心中微痛,上前伸出雙臂,輕輕地將她摟在懷裡,湊到她的耳邊,
在玉耳上輕吻一下,柔聲問:「當午,在想什麼?」

當午回過神來,勉強笑道:「沒有,只是在看風景。」

她依偎在伊山近的懷中,默默無言,只是將俏臉貼緊他的胸膛,聽著他微快
的心跳聲,幽幽地歎了一口氣。

她其實知道他剛才在做些什麼,只是不願說出來。

從濟州到這裡,一路上的馬車裡,伊山近每天都在車廂中與蜀國夫人瘋狂交
歡,幹得她一次次爽飛上天,幸福至極,將這一段路途當成了生命中最快樂的一
頁。

隨行的美婢,也都沾過伊山近的雨露。每次蜀國夫人支撐不住時,就叫她們
來服侍伊山近,讓她們享受到無上的極樂快感,而且還能近距離欣賞到威嚴高貴
的女主人淫浪狂蕩的一面,心裡都喜滋滋的,興奮快樂至極。

只有當午沒有被他幹過,卻也知道他這些天都在做些什麼,只是她小女孩心
性,雖然微有些難過,卻也不是很放在心上,只想著若是伊山近能對她好,那就
什麼都沒有關係了。

畢竟她在這世上,只有伊山近一個親人,若是連他都不要她,那她簡直都不
知該如何生存下去。

這一對稚嫩可愛的少年男女,相依相偎,在車中擁抱靜坐了許久,還是當午
憐惜那些丫鬟姊姊,生怕她們等得心焦,柔聲催促,送了伊山近出來。

伊山近回到車隊中最大馬車上的時候,發現車廂中除了蜀國夫人之外,還有
六個貼身美婢,正含羞跪在地毯上,輕抿嘴唇等著他的歸來。

蜀國夫人已經在侍女們的服侍下穿好衣服,遮住了雪白窈窕的美麗胴體,卻
還是嬌軀無力,躺在榻上顫聲嬌吟:「你們不必裝了,都脫了衣服,服侍公子吧!」

www.747.tw

「是!」美婢們嬌聲答應,含羞褪去衣衫,露出如花蕊般嬌嫩的少女胴體。

她們圍到伊山近身邊,服侍他脫光衣服,抱緊他的裸體,以光滑嬌軀上下磨
擦,柔嫩玉乳在他身上到處摩弄,逗得他性起,抱住一個苗條美婢,粗大肉棒向
她粉腿中狠搗,在嫩穴中直插而入,大抽大插,幹得她放聲浪叫,聲震車廂。

伊山近與六名漂亮的大姊姊在車廂中放浪大幹,一根大肉棒插得她們興奮哭
泣,爽叫聲不絕於耳。

等把六名美婢幹翻,一個個東倒西歪地爽趴在地上,伊山近又毫不憐惜地將
蜀國夫人抱起來,剝光她的衣服,強迫她再來一幹。

蜀國夫人看著他們的活春宮,也看得淫水長流,並不推拒,和他熱火朝天地
大幹起來,讓六名美婢近距離飽了一回眼福。

當她興奮得無法自制時,騎在伊山近的胯間,狂浪挺動嬌軀奸著伊山近,張
大櫻口,發出高亢的尖叫:「啊,好爽!好老公,插死我了!再用力些,妾身要
被你幹死了,啊啊啊……」

伊山近躺在地毯上,抓住她纖細柳腰,挺腰向上猛插,棍棍直插花心,幹得
高貴美婦爽至極點,蜜穴中淫水長流,最終仰天嬌吟一聲,暈倒在他的身體上面。

六名美婢就算剛才被大肉棒幹暈的,也都被她的淫聲吵醒,趴躺在地上敬畏
好奇地看著尊貴威嚴的女主人如此淫浪的一面,抱在一起羞澀地偷笑,反正主人
已經昏過去,什麼都不知道了。

天快黑時,車隊終於趕到了伯陽侯府,而伊山近也在美婢們的服侍下,衣冠
鬼鬼地下車入府,好奇地觀賞這座富貴府第。

這座府第高大廣闊,在夜間燈火輝煌、燦斕奢華,讓來自小鎮的伊山近慨歎
不已,自此知道貴人的生活是如何奢華糜爛,與貧民乞丐的日子簡直是天壤之別。

闔府的丫餐僕婦都來拜見,在管家們的率領下恭敬叩頭。而蜀國夫人此時已
經穿上華麗衣袍,遮住了淫蕩肉體,一臉冷漠地接受奴婢們的問安,寶相莊嚴,
威嚴高傲。

伊山近暗自讚歎這美女變臉之快,簡直就像是雙面人,蜀國夫人卻拉了他過
來,沉聲道:「這是二公子,你們都來拜見!」

數百名奴僕婢女都拜倒在地,向著伊山近深深叩頭,齊聲道:「拜見二公子!」

在侯門生活,都要多長個心眼才行。他們看到蜀國夫人與那男孩神態親暱,
自然是沒有人敢於怠慢。

而大公子文子諾正有事外出,不知什麼時候回來,即使他回來後會與這個義
弟起衝突,那也是以後的事,現在先得服侍好這位新來的二公子,免得引來夫人
的責罰。

如此多的人,黑壓壓地聚在一起磕頭,場面宏大,令人震撼。

伊山近陡見這麼大場面,嚇了一跳,只說了一聲:「不用多禮,起來吧—」

奴婢們恭敬叩拜,沒有人敢因他初來而露出輕慢之意。蜀國夫人看得滿意,
隨口撫慰了他們幾句,叫他們散去,自己帶著二公子入內,享受家宴。

宴席上,只有兩位尊貴的主子和當午小姐坐在席問,旁邊一些美婢端菜倒酒,
慇勤服侍。

當午年紀幼小,舟車勞頓,吃了一些,就推辭不飲,被美婢引去休息。

剩下兩個主子,喝了幾杯酒,情慾復燃,就在這酒席宴上放浪形骸,脫衣大
幹起來。

蜀國夫人赤條條地躺在長長的餐桌上,扭動嬌軀放蕩淫喊,挺起香臀迎合著
身上男孩粗大肉棒的狂猛抽插,將一些沒有隨她去濟州的美婢們嚇得目瞪口呆,
心中充滿即將被殺人滅口的恐懼。

直到她們被濟州回來的姊妹們脫光衣服,送上餐桌,被伊山近的肉棒插入嫩
穴,刺破了純潔的處女膜後,才相信自己是不會被殺掉的,不由喜極而泣,在伊
山近身下顫抖嬌吟,哭泣著達到了人生第一次極樂高潮。

伊山近將肉棒直插到美少女蜜道最深處,暢美吸取著她們純潔的元陰,通過
雙修功訣轉化為自己的靈力,讓靈力不斷增長壯大。

他修習的海納功,再配合上煙客真經,兩者相互作用,增長靈力速度極快,
比別的雙修功法要強上許多倍。

何況現在吸取的是純正少女元陰,靈力增長速度讓他暗喜,深知只要處女元
陰足夠,很快就能增長到聚靈期第五層,那樣在聚靈期的修士中也算實力中等的
強者了。

他興奮地大幹著,又將蜀國夫人的嬌柔胴體抱在懷裡邊走邊幹,從餐廳一直
幹到臥室,蜀國夫人在他的肉棒下爽暈過去無數次,將身邊的處女美婢也塞給他
好幾個,讓他喜悅地吸取著處女元陰,直到所有人都爽暈過去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