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圖第六集第二章

  • 在〈美人圖第六集第二章〉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淫亂校園
摘要

「那話不是我們說的,是被你害死父親的女孩說的!」媚靈仗義執言,用熱
切的目光看著伊山近,希望他能快些上了她,挽救本圖危機。

第二章明月之心

伊山近站在潔白玉峰之上,凝視著前方法寶護罩裡沉睡中的冰蟾宮仙子,看
著她窈窕纖美的胴體掙扎扭動,彷彿就快要醒來。

在他的身前,嫵媚至極的媚靈正羞紅著臉貼在他胯下,卻顧不得害羞,迅速
替他脫下褲子,伸手摸著他的胯間隱秘處,將纖美蔥指探入他小腹底部的小洞洞
裡面,捏住藏在裡面的肉棒前端,奮力一拉!

柔膩溫暖的玉指捏住龜頭的觸感,讓伊山近爽得肉棒暴漲,藉著她一拉之力,
膨脹起來的肉棒如毒龍出洞般從小洞中狂衝出去,梆的一聲敲在媚靈光滑潔白的
前額上,幾乎將她戳倒在地。

「哎呀!」媚靈失聲驚呼,撫摸著被敲紅的前額,嬌瞋地瞪了他一眼,卻不
及怪他,只是惶然叫道:「快點,已經快要來不及了!」

她隨手一揮,撕破空間扯出一名美麗少女,按在伊山近胯前,央求道:「快
來幹她,破了她的處吧!」

被人哀求替美貌處女開苞,這種好事倒是不多見。伊山近定睛看去,發現那
少女正是自己上次逮來的俠女——清麗純潔的於芷瓊。

她的玉體純潔至極,除了她的後庭菊蕾。那裡已經被他的大肉棒插得菊花開
放,菊道深處灌滿了他的精液,已經算不上絕對純潔了。此時,清麗少女正用驚
慌的目光看著他,顫抖搖頭,顫聲叫道:「不是說過只要能讓你射精,就不壞我
的貞潔嗎?」

「那話不是我們說的,是被你害死父親的女孩說的!」媚靈仗義執言,用熱
切的目光看著伊山近,希望他能快些上了她,挽救本圖危機。

伊山近眼珠一轉,提出了新的要求:「單幹一個沒意思,要不然你來舔舔這
裡,才好插進去!」

媚靈白了他一眼,伸手從空間裂縫中又扯出許多美貌女子,沒好氣地道:
「讓她們替你舔,只要不奪她們紅丸,找幾個來舔你下身都沒問題!」

這些俠女正是剛才那俠女的三個結拜姊妹,以及她們的侍女、部下,都被媚
靈強行按得跪在他的胯前,仰頭望著他高高翹起的粗大肉棒,都悲憤地尖叫咒罵,
詛咒他雞雞不長眼,尿不出來活活憋死。

伊山近被罵得怒火上攻,斷喝一聲道:「倒是要你看看我的雞雞有沒有眼,
能不能尿出來!」

他深知這是上次喂女諸葛喝尿留下的仇恨,所以才會挨這樣的痛罵,便伸手
捉住何琳,一棍搗入她的櫻桃小嘴裡面,龜頭頂住柔軟滑膩的香舌,開始釋放出
溫熱的尿液。

何琳當眾喝尿,悲憤欲絕,香舌奮力頂住馬眼,希望阻擋滾滾奔湧的春水。
但這注定徒勞無功,柔膩舌尖被洶湧澎湃的尿液輕鬆衝到一旁,激流帶著強大的
力量飛速噴射到口腔和咽喉上,龜頭捅開咽喉嫩肉,強行插進食道裡面,直接將
尿液灌入胃部。

何琳淚水潸潸而下,只覺所有人都在看著自己,嘲笑自己做了喝尿先鋒。

幸好伊山近並沒有只欺負她一個人的意思,剛才罵過他的每人都要懲治。他
伸手去將趙飛鳳捉了過來,讓她的櫻唇貼近自己下體,碰觸到了何琳的嘴唇。

女諸葛的櫻紅嘴唇溫暖柔軟,帶著濕潤的奇異味道,讓趙飛鳳心中大動,美
目變得水汪汪的。

雖然是結拜姊妹,趙飛鳳卻一直對自己的義妹們懷有異樣的慾望,只是畏懼
大姊陳秋雁的威嚴、三妹張亦菲的勇猛剛烈,才沒有對這些貌美如花的妹妹們下
手,引導她們品嚐女性相愛的極樂銷魂。

但現在能夠這樣親吻何琳的嘴唇,還是讓趙飛鳳神魂顛倒,禁不住伸出香舌
輕舔她的櫻唇,舌尖在肉棒和櫻唇上舔來舔去,表面上是被迫服侍伊山近,實際
卻在佔著自己義妹的便宜。

何琳冰雪聰明,哪裡還不知道二姊的心思?沒好氣地瞪她一眼,心中悲苦:
「娑霓,我的嘴唇又被另一個人吻了,我其實是想把這裡永遠只為你保留的啊…
…『

伊山近笑咪咪地看著她們姊妹之間的曖昧相吻,濕漉漉的粗大肉棒順勢從紅
艷櫻唇裡面拔出來,滑過兩位美女的優美唇線,噗哧一聲插入緊貼在一起的誘人
朱唇,歡笑道:「趙女俠也想品嚐這味道嗎?那就給你喝些吧!」

清亮尿液直接射進趙飛鳳的櫻桃小嘴裡面,她被迫喝下尿液,羞得面紅耳赤。

在她身後,八劍婢發出驚恐悲憤的低呼,趙飛鳳聽到耳中,更是羞得熱淚滾
滾,只覺自己的尊嚴已經喪失得一乾二淨,以後在床上和她們交歡時也難以佔據
主導地位了。

下一個就應該是林晴了,伊山近看了看她和於芷瓊,突然心生憐惜,從美人
幫主口中拔出肉棒喝道:「漫天花雨!」

尿液如噴泉般向著一群美少女灑落,不論是八劍婢還是在俠女峰頂地牢中擒
來的獄卒,都覺玉頰一麻,不由自主地張開櫻唇讓尿液噴射進去,品嚐著那奇異
的男子味道。

這些少女都還是第一次喝尿,其中有些還是處女,一個個悲憤至極,砰砰地
用頭撞擊地面,讓地面都微微顫抖。

「好好好,真是有趣,小禾你真會玩!」一個少女天真爛漫的清脆笑聲如銀
鈴般響起,梁雨虹突然出現在她們身邊,拍手歡笑道:「這些獄卒最討厭了,我
們關在牢裡面的時候常常故意欺侮我們,就是該給她們一點教訓!」

何琳心中正在竊喜,慶幸喝尿的不只自己一個,突然瞥見一個窈窕美麗的倩
影出現在視線中,不由心頭狂震,驚喜悲傷得呆住了。

男性勃起困難,硬度不夠,半途軟掉,早洩秒射,半顆解決你的困擾 - 印度超級威而鋼 必利吉

媚靈為了刺激伊山近的情慾,將文娑霓姊妹二人也拉了來,指揮著她們去舔
弄伊山近的下體,免得他推三阻四,再提出讓自己舔他下身的羞人要求。

梁雨虹個性天真爽朗,也不多說什麼,直接就跪到伊山近身前,伸出柔滑香
舌舔弄他的肉棒,同時用示威的目光瞪視幾位美麗俠女。

文娑霓也幽幽歎息一聲,盈盈拜倒在伊山近胯下,櫻桃小嘴輕柔含住龜頭,
香舌輕舔馬眼,如鳴奏洞簫般,動作曼妙柔和。

她本是金枝玉葉、侯門名媛,當眾做出這樣羞人的動作,玉頰羞得如同火燒
一般,更顯容光四射,嬌艷動人。

何琳卻是如遭雷擊,看到自己暗戀的天下第一才女舔吮男人肉棒的淫浪模樣,
不由心碎腸斷,萬念俱灰,怔怔地流下淚來。

媚靈隨手一揮,她也無法抵擋命令,只能啜泣著膝行上前,櫻唇橫吮著肉棒,
目光灼灼地盯著文娑霓的誘人紅唇,只想著能趁著舔弄肉棒的機會上前舔上一下,
以慰相思之苦。

但她身邊突然擠上一個美麗少女,擋住了她偷香竊玉之路。那是她的義妹林
晴,被迫上前舔弄著這根奪取她前後庭貞操的巨大肉棒,恨得美目中都在冒火。

其他所有美少女都在媚靈的控制之下,膝行上前圍住伊山近,腿去他所有衣
衫,櫻唇香舌在他的下體舔弄輕吻,睪丸、肉棒、胯部和屁股上面,都有香舌輕
柔舔弄不休。

清麗少女於芷瓊被迫膝行到伊山近身後,纖柔素手掰開他的臀辦,丁香暗吐,
柔滑香舌顫抖地舔上他的後庭菊蕾,羞得嚶嚶啜泣,恨自己竟然做出這樣骯髒下
賤的事情,不由清淚長流。

但媚靈的控制力讓她無法抵抗,只能溫柔地舔弄他的後庭菊花,甚至奮力將
柔滑舌尖插入菊道之中,在伊山近的命令下用舌尖使出一套精妙劍法,從各個角
度狂好著他的菊穴,晶瑩淚珠更是奔湧流淌,灑落在他的屁股上面,又被許多饑
渴的櫻唇香舌迅速舔吻嚥下。

雖然有這麼多美少女服侍著自己的下體,後庭菊花上甚至能感覺到清麗俠女
柔滑香舌顫抖抽插的可愛情狀,伊山近看向媚靈的目光卻是灼熱而充滿情慾。

隨著修為的加深,他更能感覺到媚靈的強大,和對他的極度誘惑,只歎媚靈
一直不肯將那惹火嬌媚玉體托付給他,害他只能在這些凡間美女身上洩火。

突然間,他和媚靈心頭同時狂震,整個空間也隨之震盪起來,暴風掠過,大
地震撼搖動,彷彿要爆發地震一般。他們的目光同時望向防護罩中的美麗仙子,
卻見她長長的睫毛微微顫抖,玉體微動,顯然是就要醒來了。

玉鐲高懸空中,將萬縷光輝灑向它的主人。

在點點星光之下,外表約二十餘歲的美麗女修顯得極為迷人,窈窕胴體曼妙
絕倫,酥胸高聳,楚腰纖細,修長美腿更讓伊山近看得眼中火光直冒。

她緩緩睜開眼睛,在空中舒展肢體,漸漸醒來。

明眸微睜,射出一縷警戒的光芒,如寒光四射,向著周圍掃視。

那光芒落到伊山近的身上,讓他心中劇震,呼吸也為之停滯。

僅僅是一道目光,就能讓他感應到她強大的實力,即使是在冰蟾宮見到的那
些仙子也未曾給他這麼大的威壓,顯然這女修在冰蟾宮的地位不低。

單以實力而論,她的力量要超過他百倍千倍,如果她是高高在上的孤傲仙子,
他就只能算是她面前的一隻毫無力量的小爬蟲。

「這回可撿到寶了……也可能是撿個禍害回來。她在冰蟾宮這麼高的地位,
實力這麼強橫,結果卻被我抓住,真不知道是我的幸運還是災禍。」

清高孤傲、冷若冰霜的美麗仙子的軀體漸漸直立,飄浮在空中,將冰寒目光
望向他,清澈明亮的眼睛裡面滿含敵意。

清風掠過,拂動她優雅曼妙衣裙,高挑纖美的胴體極為誘人。月光灑落照耀
在她的身上,更顯得她風姿飄逸,超凡脫俗,正是絕世美麗的仙子,令人傾慕。

在她的眼中,清楚地看到一個十一、二歲的俊美男孩站在面前不遠處,而十
幾個美麗少女和成熟美艷女郎跪伏在他的胯下,吞吐吮吸著他的肉棒,甚至舔弄
他的睪丸、胯部、臀部,其中一個最為清麗迷人的少女正含淚將舌尖探入他的後
庭菊花,輕柔舔弄時的悲感神情,令人感慨迷醉。

「淫賊!」飄浮在空中的仙子眼中噴射出熊能怒火,咬緊櫻唇怒斥:「你做
這樣的勾當,定要遭天譴!」

她舉起右手揮手發出一道寒光,直向伊山近射來。

這一道光芒的威力足以令伊山近魂飛魄散,形神俱滅。但此地終究是美人圖
中的空間,由不得她肆意而為。

媚靈立即舉手向天,向著明月一招,就見月光直射下來,仿若有形物質一般,
大片光芒將冰蟾宮仙子籠罩在其中。

她手中射出的那一道光芒在月光中嗤嗤作響,迅速熄滅。

天空明月發出更燦爛的光輝,趁勢追襲,月光籠罩在她的身上,強大壓力讓
她俏臉發白,與地面白雪交相輝映。

勃起困難,硬度不夠,做到一半軟掉,早洩秒射 怎麼辦

男性因家庭、人際、事業與經濟的壓力下,造成勃起功能障礙陽痿與早發性射精早洩的比率最高達30%,導致性生活品質下降,影響女友或老婆親密和關係,引發家庭危機,男人,應該重視這個普遍的痛點!印度壯陽持久藥 犀利士,必利吉,果凍威而鋼,萬艾可,樂威壯,威格拉,犀利士5mg,威而柔 原裝進口 https://www.5mg.tw

仙子怒哼一聲,嬌軀微微一振,頭上懸停的玉鐲法寶現出萬道霞光籠罩住她
的身體,阻擋住月光對她的侵襲。

霞光與皎潔月光遙遙相抗,保持住微妙的平衡,女修也不反擊,只是冷然凝
視伊山近,輕啟朱唇問道:「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將我困在這一陣法之中?」

此地的法則顯然與外界不同,她許多仙法都施展不出來,以她的能力,當然
一眼就能看出這是在極為玄妙的陣法之中,以眼前這男孩的修為顯然造不出這樣
宏大的陣式,一時也不敢造次,先詢問清楚再說。

她的聲音聽上去有些耳熟,伊山近卻想不起來在哪裡聽過,只是看到她一臉
無辜的模樣,不由怒往上衝,喝道:「你還敢說!我和你素不相識,一見面就挨
了你一下,差點就要了我的命!現在又說不記得我,想抵賴乾淨嗎?」

霞中仙子冷哼一聲,道:「我幾百年來除魔衛道,殺掉的小丑多得不可勝數,
誰能記得那麼清楚!既然如此,那也不必多說,決一勝負好了!」

她知道伊山近既然說了這話,此事就不可善了,到頭來還是要動手,不如省
些口舌為妙。

此地的法則限制她使用仙法,但若以本身修為強撼此空間的限制之力,還是
有希望一舉衝破此空間,脫身而去。

若到了外面,她可以正常使用仙術,就算眼前男孩躲在法寶空間中,她也有
信心找他出來,用雷霆將他擊得粉身碎骨,以懲罰他在自己眼前露出下身淫具的
大罪!

她冰寒清澈的目光不由落在伊山近的下體,看著那根在美少女櫻唇中抽插的
大肉棒,心中一跳,小腹下面微微發熱,道心竟然有不穩的跡象,不由震驚,深
知此空間十分詭異,顯然是雙修邪徒所佈的陣法,能影響人的精神心智,對自己
道心也有侵襲作用。

想到這裡,她再不敢猶豫,立即舉起皓白如雪的玉腕嬌叱一聲,將萬道霞光
向上衝去,震得月光激盪,幾乎要被她衝破了月光的禁錮。

媚靈玉顏變色,立即舉手催動月光對她進行壓制,同時向伊山近惶聲喝道:
「快些為明月心補滿靈力,不則後果不堪設想!」

她玉手一揮,便有狂風拔地而起,將伊山近連同胯下十幾名美麗女子一同吹
上天空,直上九霄,落在皓潔明月之上。

美少女們同聲驚呼,口中卻仍含著那根粗大肉棒,一個個在明月清風裡衣袂
飄蕩,仿若月中吹簫的嫦娥仙子。

那霞中仙子也縱身而起,以曼妙身姿飄然飛上天空,身周霞光更加燦爛絢麗,
舉起纖手,一道霞光如流星般激射而來,直指月心。

她本是實力高強的偉大仙女,身經百戰,早看出了此陣圖的陣眼所在,若能
破除月心的法力源頭,此空間自然崩潰,連同那操控空間的美女元神也一樣要煙
消雲散。

媚靈疾速飛上雲霄,飄然飛在明月之上,姿態美妙,仿若伴月仙子,以手一
指,明月光芒大作,將射來的霞光化為無形。

晴朗天空之中,這一對美麗仙子遙相對峙,以仙法決戰,衣袂飄蕩於空中,
身姿美妙至極,令人傾慕。

伊山近看得發呆,在胯下美少女口中抽插的動作都慢了下來。

這一對絕色美女實力如此強大,讓他不由生出愛慕之心。

自從由冰蟾宮回來,他的實力有所增進,從此對實力強大的女子更加傾慕愛
戀,恨不得與她們同赴巫山,共享極樂。

可惜媚靈堅決不肯現在就與他交歡,而那被困於圖中的女子雖然也很誘人,
卻一直昏迷並被法寶玉鐲保護起來,也無法弄到手。

現在看到她們對戰的絕美儀態,伊山近心神激盪,肉棒暴漲,筆直地插入文
娑霓櫻桃小嘴之中,龜頭插入嫩喉裡面。

文娑霓被噎得美目翻白,幾乎不能呼吸,只能仰頭用懇求的目光看著他。

何琳在一旁看得大為心疼,不由用貝齒狠咬一口睪丸,藉以提醒他要注意憐
香惜玉。

這一刻,媚靈又在焦急呼喚。她知道對面那女修正在進行試探,一旦她發覺
明月心中靈力不是,突然盡全力突破,只怕此圖的禁制經受不住而崩潰。

伊山近怒哼一聲,伸手將正在狠咬自己睪丸的智慧俠女抓了起來,喝道:
「將她給我脫光衣服架起來!」

她的幾個姊妹此前都被擊敗降伏,在空間的法力控制下,不得不聽從命令,
含淚將她漂亮的衣裙都扒下,露出雪玉般的胴體,並將纖美藕臂、修長玉腿捉住,
架在半空之中,扶著她的玉體向伊山近靠近。

她們在空中調整高度和角度,讓她的處女嫩穴對準伊山近翹起來的粗大肉棒,
漸漸地向龜頭湊近。

www.747.tw

當柔嫩小穴與龜頭接觸時,何琳感覺到脹大的龜頭灼熱溫度,不由發出一聲
驚恐的嬌呼,回頭合淚向姊妹們叫道:「你們……你們怎麼可以這樣!難道忘了
結拜時的誓言了嗎?」

趙飛鳳與林晴體力較強,捉住她兩邊的玉臂粉腿抬起,聽到她這樣質問,不
由淚流滿面,哽咽不能說話。

於芷瓊玉膝跪在何琳的臀後,雙手托著雪臀,聽到何琳如此質問,不由悲傷
哭泣,顫聲道:「姊姊,不是我們要這樣做的,實在是他說的話我們不能違抗啊!」

說話時,她們的動作也沒有停下,將女諸葛雪白修長的玉腿盤在男孩的腰上,
並每人伸出兩支蔥指,分開她的嬌嫩花瓣,讓大肉棒可以輕鬆插入嫩穴之中。

清麗俠女扶著義姊的雪臀向前推去,讓紅通的龜頭插入穴口頂在處女膜上,
微微向裡凹陷。

原本從無一物進入的純潔嫩穴,此時嬌嫩蜜肉被脹大龜頭撐開,彼此相互磨
擦,感覺著對方的溫度和美妙觸感,何琳羞不可抑,目光卻望向伊山近肩後的文
娑霓,顫聲悲泣道:「娑霓,為什麼不是你來替我開苞……」

空間中的法力侵襲人的意志,在迷亂之下,她將心裡話都說了出來,讓她的
姊妹們大為震驚,駭然瞪大美目盯著她。

何琳已經顧不得姊妹們的目光,只是透過淚幕,盯住文娑霓那知性美麗至極
的嬌媚容顏,哭泣悲吟,將自己多年來對她的暗戀都說了出來——在這即將失去
貞操的時刻。

文娑霓雖然恨她對自己的囚禁凌辱,可是見她如此愛戀自己,心中也不由茫
然,對她的恨意似乎也不那麼強了。

伊山近被女諸葛的蜜穴夾住龜頭,爽得虎軀微顫,見她這麼可憐,不由伸過
嘴到她臉上,吻去美目中的淚珠,歎道:「你過來,推她一把!」

文娑霓遵命走來,跪到何琳臀後,托住雪白柔滑的玉臀,心中也不由一蕩。

於芷瓊如蒙大赦,可是卻被伊山近喚過去舔他後庭,不由絕望哭泣著,膝行
爬過明月表面,舌尖繼續舔弄他的菊花,並插入進去,對他的菊道進行舌好運動。

「快點插進去,明月心需要靈力補充!」媚靈一邊與霞中仙子對抗,一邊惶
急呼喝,聽得何琳心中狂震,羞辱不堪。

作為江湖尊崇的俠女,她們一個個都心高氣傲,將自己的貞操看得比天還重,
誰知道今天落入敵手,自己的貞操甚至不是敵人一定要奪取的寶物,而只是作戰
用的戰略物資,這讓她深受打擊,難以承受。

她的結義姊妹們也在悲憤流淚,深覺身為女俠的尊嚴被踐踏至底,簡直跟雌
性的動物沒多少分別!

但在法力控制之下,她們無法反抗,甚至還要幫忙將女諸葛的花唇分得更大,
纖手握住肉棒向裡面插去,幫助伊山近姦淫她們的結拜姊妹,想起當年的結拜誓
言,心中更是痛苦不堪。

文娑霓聽她們哭得傷心,心中也自惻然,突然聽到梁雨虹悲憤吶喊,催促她
不要心軟,一定要好好地修理這些殺人越貨的惡女人!

她這才想起姨父被她們害死,心中恨意升起,纖美玉手托住柔滑雪臀,奮力
向前一推!

藉著這一推之力,粗大肉棒兇猛地刺破了潔白柔嫩的處女膜,撕裂嬌嫩肉壁,
鮮血噴射出來,噗地一聲,將正在被迫舔弄他們交合處的清麗俠女噴射得滿臉桃
花盛開。

於芷瓊心中震驚,怔了一下,哇地一聲大哭起來。

何琳放聲嘶叫,痛楚至極,卻努力回頭,含淚尖叫道:「我的處女身給你了
……」她這話卻不是對伊山近說的,而是望著文娑霓叫出來的,對她的愛戀深重,
令人感動。

伊山近卻大為不滿,噘嘴質問:「你的處女身是她奪去的,那我是什麼,角
先生嗎?」

何琳卻不回答,只是摟住他的脖頸嗚嗚痛哭。下體撕裂的劇痛和心碎腸斷的
痛苦結合在一起,讓她幾乎要悲憤得瘋掉了。

如此高傲的美麗才女、暗中控制江湖強大勢力的著名女俠,今天卻落到如此
慘境,被自己的結義姊妹們抓住,按在一個小男孩的肉棒上面,被他奪取了貞操,
每一樣想起來都讓她發瘋。

她的三個結義姊妹同聲悲泣,忍不住憤怒咒罵這長著大肉棒的小小男孩。她
們的動作雖然被控制住,但罵人的本領還沒有喪失,直罵得伊山近火冒三丈,抓
住何琳大肆狂幹,粗大肉棒在嫩穴中狂抽亂插,鮮血四散迸射,淒美壯烈。

何琳被幹得痛楚尖叫,纖美玉體劇烈震顫,被他的胯部撞擊得雪白裸體如風
中殘燭般搖蕩不休,粗大肉棒在她的處女花徑中狂烈抽插,將被撕裂的傷口撕到
最大,龜頭還在一下下地兇猛撞擊嬌嫩子宮,痛得她死去活來,尖叫聲更是慘不
忍聞。

這時刻,媚靈與霞中仙子的交戰已經到了緊要關頭。那女修漸漸測試出了她
深淺,知道媚靈雖然實力強大,但受制於這個空間陣法,如果陣眼中靈力不是,
是可一衝而破,再也難以困住她。

那美麗仙子深吸一口氣,奮力嬌叱一聲,法寶玉鐲光芒大作,放射出燦爛霞
光,向著月光疾攻而去。

「唔!」媚靈悶哼一聲,優美紅唇邊掛下一道血絲。

月光驟然衰退,萬道霞光漫天飛射,已經壓制住了天空的明月光芒。

陡然間,一道燦爛光柱自明月心中升起,疾遠射中霞中女子,將萬道霞光一
沖而破,猛烈轟擊在冰蟾宮仙子的身上。

震耳的轟鳴聲狂烈響起,天地都為之震動。刺眼的光芒閃過,霞中仙子已經
退後數丈,身上依然籠罩著防護罩,卻已經是黯淡無光。

天空中月光暴漲,瀰漫了整個空間。

明月心中,有伐木的小小吳剛,揮舞著一根粗大斧柄,狠狠地討伐著月中美
麗嫦娥,幹得她嘶聲慘叫,嬌媚的雪白胴體在他胯部的猛烈撞擊中搖蕩不休。

鮮血不住地從美麗嫦娥下陰中流淌出來,一起流出的還有大量蜜汁。伊山近
猛烈地吸取女諸葛的處女元陰,那激烈的快感讓她無法忍耐,慘叫聲中也帶上了
幾分媚意,漸漸地化為淫媚浪叫,震盪於明月之中。

「真淫蕩啊!」伊山近挺胯狂插著她的緊窄嫩穴,一邊還伸手捏住她胸前的
嫣紅乳頭,調笑道:「幹得你是不是很爽啊?被強姦也會這麼淫蕩,雖然早知道
你變態,可是淫蕩成這個樣子就要高潮了吧……」

「你胡說!」何琳哭泣尖叫著打斷他的話,不由自主地挺動玉臀迎合他的抽
插,顫聲悲泣道:「我才沒有淫蕩,也不會高潮……」

「騙人!」伊山近毫不留情地揭穿她的假面具:「現在不就要高潮了嗎?」

他站在明月的中心處,奮力挺起胯部,雙手抓緊柔滑雪臀大肆狂插,速度越
來越快,磨擦帶來的快感迅速增強。

她的嫩穴因為是第一次被插,還緊窄至極,裡面有肉環牢牢箍住肉棒,而花
徑內部的肉壁也極為嬌嫩,磨擦得肉棒極爽。

何琳也同樣是更加爽快,肉棒磨擦花徑肉壁的快感、處女元陰流過肉壁的美
妙感覺和雙修靈力拂弄肉壁的銷魂刺激一同襲來,讓她尖聲浪叫,纖腰粉臀不住
地扭動,狂幹著伊山近,興奮至極,忍不住發出顫抖淫聲:「啊啊啊啊,好舒服
啊……j

她的結拜姊妹們含淚扶住她的玉臂粉腿,將她推前拉後,迎合著伊山近的抽
插。而清麗俠女已經接替了文娑霓的位置,跪在地上絕望哭泣著,奮力推動結義
姊姊的雪臀,讓伊山近的大肉棒能夠插到最深,一下下地撞擊在純潔子宮上面。

迷茫月光籠罩住了他們的身體,肉眼不可見的靈力從他們身上飄浮出來,滲
入月亮裡面。伊山近的大肉棒晃動著,同時開始吸取元陰和內力,並通過經脈一
直流轉到雙腳心處,從湧泉穴一直流入月心,補充著月心中的靈力。

空中的霞中仙子已經開始了反擊,一次次地試圖掙脫束縛,衝破美人圖的禁
制。但此時陣眼處的靈力已經得到了極大的補充,媚靈指揮月光困住她,游刀有
余,臉色也漸趨平靜,有喜悅之色湧起。

那霞中仙子的臉色卻越來越惶急,忿然嬌叱著發動反擊,霞光與月光在空中
交相撞擊,發出轟然震響。

圖中空間一次次地劇震,玉峰顫抖,白雪飄揚,就像地震一樣。

明月上卻感覺不到地震的影響。十幾名美少女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崇拜的俠女
按著以智慧聞名的美麗俠女挨好,都震恐得幾乎要暈去。

而何琳已經是爽得要死去了。她的修長美腿緊緊盤住伊山近的腰部,挺動雪
臀上下晃動,迎合著粗大肉棒在流血嫩穴中大肆狂插,帶來劇烈的磨擦快感。

即使是頭腦爽得昏沉,她也能感覺到內力漸漸失去,絕望與恐懼襲來,與銷
魂極樂的快感混在一起,讓她發出絕望劇爽的嘶喊:「啊,我要死了、死了!壞
小鬼頭,淫賊啊啊啊啊……你要幹死奴家了,再用力些,死了、死了……」

最強烈的刺激湧起,讓她最終發出一聲高亢的尖叫,震天動地,讓對戰中的
美麗仙子也聽得清清鬼鬼:「啊啊……親爸爸,讓我死在你的大陽具下面吧……」

她的義妹們羞得淚珠滾滾,想不通平時溫柔嫻雅、聰明智慧的姊姊竟然會如
此淫蕩,讓她們忍不住憤恨地在她的雪臀美腿上狠狠擰了一把。

何琳已經感覺不到疼痛了,她的靈魂飛上了極樂世界,狂喜地享受著大肉棒
帶來的絕美快感,嫩穴花徑拚命地狠夾著,將整根大肉棒包裹在溫暖蜜道之中,
並狂力吮吸,像要把它裡面所有的汁液都吸出來一樣。

本來已被蜜道肉壁狂猛磨擦得快要達到高潮,又遭受到強烈的刺激,伊山近
也禁受不住,低吼著抱緊美麗俠女的雪白胴體,肉棒拚命插到最深處,頂住嬌嫩
子宮,射出大股大股滾燙的精液,一直不停地射著,直到將子宮灌滿為止。

最後一滴元陰與內力也順著他的肉棒流人體內,化入明月心中。而明月也散
發出燦爛光芒,將大量靈力反灌回到他的體內,讓他體內靈力充沛,修為被強行
提高了一級。

明月當空,光芒四射。一切繁星都為之黯淡無光,霞光隱藏。

那霞中仙子感覺著天空中壓力極速增大,憤怒地大聲尖叫道:「邪異妖人!
用這種邪門手段,算不得真本事!」

但這也只是不甘心失敗的絕望呼喊,明月散發出來的強烈力量讓已經衰弱的
她無法抵擋,窈窕美麗的倩影最終被團團月光包裹起來,升上天空,化為一個光
繭,與佔據天空的浩大明月相比,就像一顆只能散發微光的小小星星。

我最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