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學後”搞”衛生

  • 在〈放學後”搞”衛生〉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淫亂校園

 終於要放學了,但在衛生組長上臺宣佈今天的值日生後她就高興不起來了。

  —— “今天孫曉然和汪子裕留下來搞衛生。”

  孫曉然心裡叫苦,她怎麼那麼倒黴啊?!!!

  一放學,同學們朝著門口一擁而上,教室的人瞬間走光,只剩下他們兩個和衛生組長。

  組長說:“今天你們必須擦乾淨教室的每一扇窗戶,和掃地拖地,不搞乾淨不許回家。”

  “是。”孫曉然認命。

  組長走了後,就只剩下他們兩個。汪子裕是個長相正太的可愛男生,有一看著比自己還小。孫曉然不知道的是,雖然汪子裕模樣單純,卻是班裡的情場高手,玩弄了不少女生,以可愛單純的外表騙過了許多人。

  孫曉然和他分工作:“你去擦右邊的玻璃,我擦左邊的。”

  “OK。”

  兩人分工合作。孫曉然從抽屜裡拿出一摞報紙,撕開一張當抹布。她夾著內褲走到窗邊,舉起報紙擦玻璃。

  玻璃下面擦好後,孫曉然提來一個凳子,放在窗前,她問汪子裕:“你可以過來幫我扶著凳子嗎?”

  “好啊!”汪子裕樂於助人,過來幫她扶著凳子。

  孫曉然一時忘了自己下面不方便,竟然一腳踩上去,踩在凳子上擦頭上的玻璃。

  裙襬揚起,女生裙底的風光一覽無餘。

  光裸的粉嫩屁股暴露在外,沿著屁股收起曲線,下面是一條惹火的大長腿。女生居然沒有穿內褲,而是把內褲縮成一團夾在狹小的花穴裡,兩片紫紅色的唇瓣咬著內褲,絲毫不放鬆。

  花穴裡脫俗醉人的香味撲面傳來,汪子裕驚訝地睜大眼睛,那少女窒息的下體就在他面前大搖大擺,近到他能看見她有多少根陰毛,他喉結動了動。

  孫曉然辛辛苦苦地擦著玻璃,等到回過頭看到身後之人露出異樣的眼光後,才明白她走光了。

  “天!”她馬上摀住裙子,從凳子上下來,“你剛才怎麼不提醒我走光了?”

  汪子裕有點無辜,“我第一次看到有人不穿內褲,還塞內褲在屁股縫裡的,震驚得沒反應過來。”

  “……”孫曉然無語了,他怎麼能一臉天真無辜地說出這些羞人的話?

樂威壯哪裡有,樂威壯價格多少,印度原裝進口,樂威壯,犀利士,威而鋼,必利吉,萬艾可,,持久延時噴劑,必利勁,果凍威而鋼,威格拉,犀利士5mg,威而柔 - 賴 avseo99

  “喂,”他撞了她一下,“你能告訴我為什麼要這樣做嗎?走起來不是很彆扭嗎?”

  孫曉然覺得他煩人,回了一句:“不關你事。”

  他卻撩起她的裙子,在她的驚呼聲中,伸進一隻手手指拉住內褲的一角,扯了下來。

  “噗嘰噗嘰。”下面像開了水龍頭一樣,精液和淫水爭先恐後地傾瀉而下。

  孫曉然難堪地閉上眼睛,好丟人。

  “咦,原來是為了堵住裡面的水啊!奇怪,你那個裡面怎麼會出水呢?”

  一根手指擠進來,孫曉然嚇得弓身一彎,睜大了眼睛。只見男生清秀的面容靠近自己陰戶,他的手指插進她下面水淋淋的小穴裡摳了摳,撩出一絲透明的晶液。“插進去就會出水啊!”


 汪子裕望著那抹亮晶晶幾秒,竟然將它放進嘴裡舔。孫曉然看著這幅淫靡的場景,小穴不自禁分泌出更多騷水。

  他驚喜地抬眼:“嗯~好甜,曉然你那裡生產蜜糖汁嗎?”

  “我我我……”孫曉然結巴了,她該怎麼解釋,這其實是她在有性衝動的情況下小穴自動分泌的潤滑水呢?

  “曉然,我想喝蜜糖汁。”他一雙眼睛圓圓亮亮的,盯著自己那裡看,然後頭湊過去,伸出舌頭舔了一下。

  那條幼小滑嫩的舌頭挑開兩邊的陰唇,像條蛇一樣探進水沼裡,舔弄著汁水。他吻在花蒂上,用力吸食著花穴裡面流淌的水,甚至還發出了響亮的聲音。

  “唔!~”孫曉然第一次被人舔小穴,銷魂刺激得腳趾頭都蜷縮起來,這是一種無法形容的感受。

  “同學……不要舔那裡……髒。”她用僅存的理智告訴他。

  “不髒啊。”汪子裕咂咂嘴,低下頭繼續吮吸著小穴裡源源不斷流出的水,飢渴地喝下去,露出了享受的表情,“好美味。”

  孫曉然整個人潰不成軍。

  “哇,水多到喝不完。可我已經飽了。”汪子裕拍了拍自己肚子,站起來,好心地說:“曉然,我幫你把多餘的水趕出體內吧。”

  “嗯?”孫曉然還沒反應過來,忽然就被他推到課桌上,她胸部直接壓在木桌上,磨撞出一層火燙的觸感。

便宜有效的印度樂威壯 https://tw.avseo.net
  汪子裕迅速撩開裙子蓋她背上,雙手抓住豐臀往兩邊一撥,紅色花穴露出來,他掏出紫黑色的大肉棒,捅了進去。

  “啊!~”滾燙的肉棒衝開障礙插了進來。孫曉然終於明白他說的話是什麼意思,立刻掙扎:“汪子裕,你在做什麼快放開我!”

  他繼續賣力用肉棒頂著她的淫穴,一出一入衝刺,一邊不急不躁地說:“我在幫你把水趕出去啊,曉然,你放心,我一定會盡全力把你洞裡面的水都擠出去的。”

  他的大棒在狹窄的甬道里橫衝直撞,似乎真要把她的淫水擠出去似的。

  孫曉然真的無語了,這個人到底是真傻還是裝傻啊?!此時教室的門口敞開,窗戶也打開著,外面隨時可能有人經過,她羞憤地低喊:“你這樣子做是沒用的!”

  “啊?”謝天謝地,他停下動作了。他問:“為什麼沒用?”

  “因為你現在在跟我做愛,只要做愛我那裡就會出水。”

  可不,她現在淫穴裡的水跳得正歡呢。

  他疑惑:“我把陰莖插到你的小洞裡,就是和你做愛麼?”

  “對啊。”她反了一個白眼,不然呢。

  “啊,這樣啊。”汪子裕聲音裡有點失望,過了一會兒,他興奮地說:“曉然,和你做愛的話,我的陰莖也會像你一樣出水嗎?”

  孫曉然被他打敗了,沒好氣的說:“會……”

  “那我那裡流出的水也會像你一樣好喝嗎?”

  孫曉然嘴角抽搐,“不知道,沒喝過。”

  “哦。”他開開心心地,又開始了在甬道的衝刺,銳利的肉棒用力頂到最深處。

  “啊!你怎麼又開始了?”孫曉然皺眉,被他撞到趴在桌子上。乳頭摩擦著桌面,帶來一陣悸動。

  “我要陰莖出水呀!”

  下身裙子被推到腰部,形同一絲不掛、屁的孫曉然,被汪子裕大力操著淫穴,肉棒在淫穴裡一進一出,“啪啪啪”發出淫蕩的聲音。

  小穴裡的嫩肉甚至還被他操翻了出去,等到肉棒進去時又收進去。交合處吐出淫液,在快速的打磨中變成白沫,滴落在地上。

  “啊~太大力了、太快了……”孫曉然扶著桌子,身體一抖一抖,沒想到身後的人有這麼威猛的力量。

  “曉然,你的小洞吸得我好緊啊,好像怎麼捅都捅不穿。”

  廢話,要是捅穿了還了得?

  肉棒還生機勃勃地在甬道里進進出出,存在感是那麼強烈,孫曉然能感受到蘑菇頭到處亂戳,酥酥麻麻的,戳到壁肉、戳到子宮口、終於戳到G點。酥麻的感覺轉變為痛快淋漓,快感一下子如海浪般洶湧衝過來,孫曉然驚得一跳,小穴緊緊絞著肉棒。

  汪子裕似乎也察覺到了那塊區域是敏感G點,於是肉棒專門照著那個地方戳,三次兩次,終於將她送上高潮。

  “啊啊啊!”孫曉然得到了極致的痛快,小穴突然噴灑出白色的愛液。噴完後,她疲憊地伏在桌面上,緩慢地喘氣。

  一雙手從後面伸過來,抓著她的奶揉著,孫曉然無力地趴在那裡,呻吟出聲。

  “曉然說得果然沒錯,做愛真的會出水啊,好多的水哩!曉然的胸部摸起來好舒服,胸部也會出水嗎?”

  她沒來得及答話,他就把她身子轉了過來面對著他,肉棒拔出一會兒後重新插了進去。

  “唔~”她難受得額頭冒汗。

  汪子裕把她衣服推上去,堆到胸部以上,露出了她粉紅色胸罩。汪子裕不急著脫胸罩,先是伸出舌頭往她乳溝舔進去。孫曉然感到酥軟,主動將胸部向前一仰迎上去,他樂得用手捧住她的兩顆奶球,嘴裡嘬吸著,直到那上面都佈滿他的口水,他才脫掉胸罩,含著乳頭用力吸了起來。

  “啊~”乳頭始終是她敏感的地方,她受不了地曖昧嚶嚀,卻又很希望他再多光顧。

  汪子裕用牙齒咬,用舌頭舔,用嘴巴吸……通通把乳房服務了一遍後,有點無聊了,“曉然,為什麼我那裡還是不出水?”

  孫曉然被他肏著昏昏迷迷,已經沒有力氣回話,迷夢中又被他翻轉過來,改成後入式,他扳開她的大腿,抱著她往教室門外走去。

  汪子裕走動時,肉棒還埋在她體內,隨著步伐緩慢地挺進,堅硬地戳到花芯,細細研磨著。

  孫曉然突然清醒了,醒來後才發現她被人以把尿的姿勢抱著走,下身赤裸雙腿大張,而身後的人正抱著她走出門外來到教室外面的走廊。

  “啊!”孫曉然嚇得用力絞緊他的肉棒,“你瘋了嗎?!”汪子裕卻覺得刺激,看來只有在公共場合孫曉然反應才會特別激烈。

  在教室做還不夠,居然要跑到走廊露天做!?

  更別提走廊外下面的足球場上,有不少人在那裡踢足球!

  走廊也經常會有老師和同學經過。

  當孫曉然被壓在走廊的圍欄牆壁上,雙乳貼著冰冷的瓷磚時,整個人從情慾中醒來。隔著一道牆壁,耳邊傳來喧嚷的打球聲和說話聲,她只要一抬頭,就能看到圍欄外面人來人往的熱鬧場景,這提醒她:她現在不知羞恥地裸著下半身在公共走廊和別人做著下流淫穢之事。

  “汪子裕,快回去!不要在這裡!!”她嚇得整個人在顫抖。

  “外面有風,比較涼爽。”汪子裕不為所動地抱著她開干,不知饜足地抽動著。孫曉然裸露的雙腿撞到冰涼的瓷磚上,激得小穴緊縮,流出緊張顫抖的淫水。

  肉棒肆無忌憚地在洞穴裡抽插,睪丸蛋時不時碰撞在孫曉然的屁股上,響起“啪啪啪啪啪啪”嘹喨的聲音,似乎怕別人不知道似的。

  孫曉然扶著牆壁,胸部形成波浪不停地撞上磚牆,風吹動她的發絲,她能看到樓下有很多人走動,下體不住地痙攣,“求你了別在這裡做……”

  他們一定能看到自己後面有個男人在聳動著身體,會好奇,這兩人在走廊上幹什麼。

  孫曉然想到這裡緊張得想尿尿,小穴不自然地劇烈收縮。

  汪子裕不理會 ,依舊用力地肏干,淫穴被操出了白沫,滋潤了被緊絞的肉棒。直到他如願以償射出精液,他歡快地吹了個口哨,“曉然,我終於出水了!”

  “咳咳。”不遠處忽然傳來陌生人的咳嗽聲。

  孫曉然大駭,黃色尿液撒了出來、滾燙噴到他陰莖上。她丟臉至極,掙紮著要擺脫他自己站好。汪子裕淡定地快速拉開她,順便幫她把裙子放下來。兩個人衣衫淩亂地轉頭,女的頭低低,大腿流著不明液體;男的胯部還沒拉好拉鏈,陽器高昂在外。

  黃餘生面色凝重地看著他們,質問:“放學了,為什麼還不回家?”

  汪子裕鬆了口氣,“老師,我們是今天的值日生,沒搞完衛生不能回家。”

  “那還不快點去?待著這裡像什麼樣子?”

  汪子裕拉著孫曉然趕忙飛快衝進教室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