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的榮耀11

  • 在〈姐夫的榮耀11〉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淫亂校園
摘要

  李香君:李中翰的表妹,狡猾、刁蠻、古靈精怪。暗戀表哥的美少女。  戴辛妮:行政秘書,李中翰心目中的女神,冷傲孤僻。

【本集內容簡介】

  封面人物:章言言

  在屠夢嵐相助之下,李中翰總算讓KT擺脫被政府盯上的危機.可是接踵而來的消息,卻讓他不知該說是幸福還是負擔。

  身邊的女人陸陸續續懷孕,但卻不是每個人都願意留在李中翰身邊。

  一時好奇心作祟,讓李中翰撞見姨媽既尷尬又讓人臉紅心跳的秘密,也明白姨媽跟姨父貌合神離的原因。除了心懷愧疚外,心中升騰起的感情又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人物介紹:

  “我”、李中翰:一位年輕、帥氣,從沒野心到很有野心,從笨蛋到奸猾的小白領。

  李香君:李中翰的表妹,狡猾、刁蠻、古靈精怪。暗戀表哥的美少女。

  戴辛妮:行政秘書,李中翰心目中的女神,冷傲孤僻。

  杜大維:投資部經理,狡詐多疑、陰險好色,出色的投資顧問。

  葛玲玲:杜大維的妻子,本作第一大美人,很容易被環境影響,潑辣凶悍,又心有不甘的女人。

  郭泳嫻:KT公關秘書。

  朱九同:KT公司總裁。

  何鐵軍:上寧市委書記。

  羅  畢:KT的副總裁兼總經理。

  楚  蕙:羅畢的妻子,小麥色的肌膚獨一無二。

  唐依琳:KT的頭號公關。

  莊美琪:公關部秘書主管。

  楊瑛:李香君的同學。

  閔小蘭:李香君的同學。

  喬若塵:李香君的同學。

  侯天傑:KT的財務經理。

  張思勤:KT的大股東。

  張亭男:張思勤的兒子。

  曹嘉勇:KT的大股東。

  章言言:KT的公關。

  趙紅玉:KT的公關。

  何亭亭:KT的公關,何書記幹女兒。

男性勃起困難,硬度不夠,半途軟掉,早洩秒射,半顆解決你的困擾 - 印度超級威而鋼 必利吉

  羅  彤:KT的公關。

  樊  約:KT的公關。

  何  芙:何書記的女兒。

  秋雨晴:何書記地下情人。

  秋煙晚:何書記妻子。

  孫家齊:KT策劃部職員。

第一章獲強援

  楚蕙的嬌軀突然簌簌發抖:“同樣的話你也對葛玲玲說過無數遍了吧?既然你喜歡我和玲玲,那你就一定要相信我們沒有害你之心。可那天在我的內衣店裡,你以為我們和羅畢、杜大維一起陷害你,我很傷心。不管怎樣,我不會傷害肚子裡孩子的父親。”

  “真的?呵呵,太好了。”

  我大笑,這是我一直希望楚蕙告訴我的答案。即將當爸爸的幸福感在一瞬間遍布全身,我興奮得簌簌發抖。

  “裝什麼裝?羅畢已經跟我說了,他把我懷孕的事情告訴你了。”

  我苦笑:“沒裝,但我一直不敢肯定,現在你說出來,我當然信了。其實正因為你懷孕了,我才全力幫助羅畢。我心裡總覺得愧對他,畢竟你是他的女人,我這樣做無疑是橫刀奪愛。”

  楚蕙幽幽地歎息:“以前我媽雖然竭力反對我與羅畢交往,但我搬出家與羅畢住在一起後,我媽就不再說什麼了。我和羅畢的感情也算穩定,本打算三年後結婚生子。

  “可是自從羅畢炒期貨失敗後,一切都變了。先要應付朱九同,後來萬國豪又找上我們,我們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難。但即便如此,我也不回來求我媽。”

  我笑問:“為什麼?我聽說嵐阿姨的人脈很廣。”

  楚蕙又是長長的一聲歎息:“我曾經為了羅畢與我媽有過激烈的爭吵,她一直不喜歡羅畢,而且我為了與羅畢在一起還搬出家裡。這些年來我幾乎不回來,還差點與我媽斷絕關系。”

  “你很任性。”

  楚蕙點點頭,眼裡閃過一絲堅強:“是的,我確實任性,但我既不後悔認識羅畢、離開家裡,也不後悔懷上你的孩子。我這次回家,就是想把這個孩子平平安安生下來。”

  我突然問:“你媽知道你懷孕了?”

  “知道了,但我媽不知道孩子是你的,她以為是羅畢的。盡管她不喜歡羅畢,但我孩子都有了,她也無可奈何。加上我認錯時的態度很好,我媽對羅畢的態度已有緩和,可是……可是……”

  “可是什麼?”

  我急問,心裡莫名緊張。

  “可是,我對羅畢已經沒有感覺了。很奇怪,自從上次在酒店裡與你發生那件事後,我與羅畢似乎就走到盡頭,我們已不再信任對方,總是互相猜疑。我們已經無法繼續下去,這也是我回到我媽身邊的另外一個原因。”

  我試探問:“羅畢跟我說過他一直都很愛你。”

  “我知道。所以羅畢見我媽態度有所轉變,就希望能利用我我媽的人脈關系然後聯合杜大維打敗你。我媽雖然從來不過問官場上的事情,也不允許我利用她的關系在社會上招搖,但這次我媽看在我懷孕的份上,答應暗中幫羅畢一把。但她調查後發現你是方阿姨的兒子,她就放棄了。你別看剛才方阿姨與我媽水火不容的樣子,其實她們關系好得像親姐妹。這件事情既然沒有下文,羅畢當然很失望,以為是我愛上你而從中作梗,大罵我一頓後跑去美國了。”

  “原來有這般曲折,怪不得這兩天沒看到羅畢的蹤影,他說你愛上我是真的嗎?”

  我暗暗松了一大口氣,心中對姨媽更是感激不盡。沒有姨媽,我將一事無成。

  “我才不喜歡你,你找愛你的葛玲玲去吧。”

  楚蕙閉上眼,手揪著我的衣領,她很享受我撫摸她的乳房。

  我心裡對楚蕙有一種奇特的感覺,我的女人幾乎個個都是肌膚如雪,唯獨楚蕙的蜜糖色肌膚與眾不同,用物以稀為貴來形容也不過分。

勃起困難,硬度不夠,做到一半軟掉,早洩秒射 怎麼辦

男性因家庭、人際、事業與經濟的壓力下,造成勃起功能障礙陽痿與早發性射精早洩的比率最高達30%,導致性生活品質下降,影響女友或老婆親密和關係,引發家庭危機,男人,應該重視這個普遍的痛點!印度壯陽持久藥 犀利士,必利吉,果凍威而鋼,萬艾可,樂威壯,威格拉,犀利士5mg,威而柔 原裝進口 https://www.5mg.tw

  心情放輕松,我的行為愈加大膽,輕輕地揉著楚蕙迷人的肚臍,我柔聲問:“你不喜歡我,為什麼讓我摸你身體?”

  “你……”

  楚蕙睜開眼,用性感沙啞的聲音緩緩地罵道:“李中翰,你知道不知道,你很賤耶。”

  我大笑,手伸進她的七分褲裡,滑到小翹臀抓了抓,卻抓到一片黏液:“濕成這個樣子,是夠賤的。”

  楚蕙小聲呻吟:“天氣熱,那是汗水。噢,你別亂來。”

  本來就柔弱的她此時更站立不穩,我把她頂到窗邊。這個角度既可以穿過葡萄籐觀察到姨媽與屠夢嵐,也可以監視二樓的護士,是一個絕佳的位置。楚蕙抿嘴輕笑,似乎默許我的動作,所以她沒有阻止我扯下她的七分褲,挺翹的美臀,悄悄地露了出來。

  “你今天不應該穿褲子。”

  我站在楚蕙的身後笑她,粗大滾燙的大肉棒沿著股溝滑行,黏滑的愛液指引著我到達一個緊窄的港灣。由於七分褲沒有完全脫掉,楚蕙的雙腿無法打開,我的大肉棒幾乎是在臀肉與雙腿的三方包夾下挺進。撐開蜜穴的瞬間,我差點繳械的投降。

  “喔,你好過分。”

  楚蕙嚶嚀一聲,嬌軀前傾,雙手抓住窗沿。下沈的上肢令挺翹的美臀又翹高了幾分,碩大的肉棒得以一桿見底。

  “喜歡嗎?要不要快一點?”

  我開始享受被陰道肉壁吮吸的感覺。只有慢慢的抽插,這種感覺才真切,所以我抽插得很慢,以至於那些不斷湧出的黏液滴到七分褲上。

  “嗯,你輕點。讓我媽知道,她會殺了我。”

  楚蕙當然不知豐沛的蜜汁浸濕了她的褲子,她一邊搖動,一邊慢條斯理地警告我。

  我探握兩團懸垂的美乳,幾記重重的抽插後才深情說:“楚蕙姐,我愛你。”

  楚蕙顫抖中呻吟:“你也這樣跟玲玲說吧!喔,好漲。”

  我吻著她光滑的背脊:“這話我只對你說。”

  “你的花言巧語騙不了我,我從小認識葛玲玲,她喜歡什麼樣的男人我一清二楚。我只是沒想到這個蕩婦居然……居然說喜歡被你強奸。”

  “我可沒強奸過別人,我只強奸過楚蕙姐。你喜歡我強奸你嗎?”

  肉棒密集抽插的程度很可怕,肉臀迎接的力度也很驚人。

  “啊啊啊,隨便你。”

  楚蕙有些神智不清。她搖動得有些急,已有些破舊的窗欞在她的搖晃下嘎吱地亂響。我暗暗擔心擔心被二樓的護士聽到,護士所站的位置剛好就在我頭頂正上方。

  “楚蕙姐,幫我含一下,好嗎?”

  其實我不想離開緊窄的蜜穴,我只是擔心破舊的窗欞會崩塌。

  “不,你等等。我、我就好。”

  楚蕙突然拼命地搖動,很激烈。我發現她的會陰處已經發紅,嬌艷如血,就如同母狗發情時陰部會發紅一樣。我頓時明白,收束腹肌,雙手扶著她臀部的兩側,猛烈地抽動大肉棒。不到三十下,楚蕙就發出一陣低沈的哀鳴,哆嗦中她的嬌軀停止搖動。

  足足三分鍾後,楚蕙才懶洋洋轉過身,慵懶的眼神在我身上繞了幾圈後,她竟然緩緩跪下,在我暴脹的大肉棒前張開櫻桃般的小嘴,小心翼翼地把碩大的龜頭吞進口腔。在她合上紅唇的瞬間,我發出渾厚的歎息。只要是男人,都喜歡女人這種深情接納。

  可這時意外卻出現了,一個身穿白色長外套的小護士突然闖入我的視線。楚蕙只顧吞吐大肉棒,又背對著小護士,所以她並不知道小護士突然出現。更令我意外的是,這小護士焦急地指指窗口。我扭頭看向窗外,猛然發現姨媽推著屠夢嵐的輪椅向屋內走來,我小聲驚呼:“楚蕙姐,你媽要進來了。”

  楚蕙閃電般跳起,擦了擦小嘴,整理好儀容就往屋外跑。剛跑到門口,姨媽與屠夢嵐已然來到,真是好險!我扭頭找尋那小護士,她已不見人影。

  “陳若穎,你是怎麼了?半天了都沒有給方阿姨斟茶,我看你真是越大越不懂事了。”

  屠夢嵐怒聲責怪楚蕙。

  “我去倒。”

  楚蕙不好意思地向姨媽笑笑,秀美的臉蛋上赫然出現淺淺的小酒窩,真是美極了。

  楚蕙剛轉身離開,身穿白色長外套的小護士又悄然出現,她手裡多了一支體溫計:“首長,要量體溫了。”

  “嗯。”

  屠夢嵐點點頭,小護士已熟練地打開體溫計。我這才注意到小護士長得嬌小玲瓏,雖然顴骨高一點、個子矮一些,但也算是一個陳樂女。她一邊給嵐阿姨量體溫,一邊還不時抿嘴偷笑。我心懷感激,就沒有介意這種帶有嘲笑意味的偷笑。

  “小黃,剛才你往這邊東張西望看什麼?”

  屠夢嵐盯著小護士露出狐疑眼神。

  “啊?我……”

  小護士的臉瞬間大紅,吞吞吐吐了半天才說:“我好像看見一只小鳥飛進屋裡。”

  “我還以為發生什麼事情,就急著過來查看。小黃,以後沒什麼事情別大驚小怪的。”

  屠夢嵐毫不留情面地斥責小護士。

  我突然明白整件事情的經過。一定是我與楚蕙做愛時被小護士發現,她一個小女孩整天對著脾氣古怪的屠夢嵐已經夠煩,加上少女情竇初開,對性愛之事絕對好奇。突然發現我與楚蕙上演春宮戲,她當然著迷,也忘記自己要隨時照顧首長。

  可笑的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小護士怪異的偷窺行徑引起屠夢嵐與姨媽的注意,出於職業本能,她們想知道小護士看到什麼。多虧屠夢嵐行動不方便,要不然我與楚蕙的好事恐怕會被抓個現形,我不死也會脫層皮。

  小護士大概也發現屠夢嵐與姨媽向屋子走去,她情急之下沖下樓梯,冒險向我示警。

  想到這,我對小護士的感激之心蕩然無存。看準時機,我狠狠地瞪了小護士一眼。她這一好奇不但會害死人,還會害死很多人。

  楚蕙端茶出來時,屠夢嵐對姨媽這次來拜訪的目的給出總結性答復:“事情就這樣吧,我也不管了,你們愛怎麼辦就怎麼辦。我與中聯部打過招呼,地方上的事情我們中央部委都不宜插手。至於其他的利益集團你方月梅根本不放在眼裡,我就不多此一舉了。我調查過,其實你們那公司都是一些部門洗黑錢的主要管道。小翰貿然出現,還當上總裁,那些做了髒事的人總會心虛害怕,所以才群起而攻之,要把小翰趕走。”

  屠夢嵐對小護士和我都不避忌,解釋為什麼總是有人要把我趕出KT的原委。

  姨媽聽完,隨即露出嚴肅之色:“嵐姐,既然你放話了,那我就放手了。”

  “你那脾氣我還不了解嗎?哪怕是我在炕上,你也敢烤一烤。”

  嵐阿姨又露出調皮的微笑,她的眼睛似乎永遠都是靈動而單純。我猜想屠夢嵐年輕的時候絕對是一位超級大美人。

  “你永遠都是我的老長官,不管過去或將來,我都會像現在這樣尊敬你。”

  姨媽正色之中又帶有點撒嬌,恭敬裡有承諾,拿捏得非常精準,我心裡更加佩服姨媽。屠夢嵐笑得很開心:“咯咯,好了。我有些困了,你們走吧。”

  據說過了五十的人在午後最容易犯困,何況身有殘疾的屠夢嵐與姨媽在炎熱的室外聊了半天,自然身心疲倦,對認我這個兒子的念頭也冷淡了。她打了一個呵欠,向姨媽示意要休息。我慌忙站起,與姨媽一起安慰和問候屠夢嵐幾句後,目送小護士將屠夢嵐推走。那一刻,楚蕙就陪在屠夢嵐的身邊。

  姨媽歎道:“陳若穎真的懂事了。”

  我笑問:“以前楚蕙姐不懂事?”

  姨媽點點頭:“她和她媽媽一樣倔強,做事情喜歡一條道走到底,那時候陳若穎很傷她媽媽的心。但陳若穎心地好、人也善良,看見她陪著嵐姐,我很開心。”

  我感覺姨媽贊美楚蕙就像在贊美媳婦一樣:“是啊,不但心地好,人也漂亮。”

  姨媽白了我一眼:“就是笨了一點,被你這個風流小子蠱惑。哎,你怎麼對得起小戴喲。”

  我眨眨眼:“媽,你說什麼我不明白,我什麼時候蠱惑楚蕙姐了?”

  姨媽冷笑一聲:“李中翰,你再在我面前裝瘋賣傻,我就把你綁在葡萄架上曬三天,你信不信?小兔崽子,我是誰?我是你……姨媽,你肚子裡有多少條花花腸子我不清楚?”

  “別三天了,這麼烈的太陽,曬三分鍾我就完蛋了。好吧,我承認,我承認我的花花腸子整天被您捏在手裡。”

  “噗哧。”

  姨媽忍不住笑出來,真是母儀萬千、美不勝收。她沒捏我的腸子,而是捏住我的耳朵咬牙切齒:“你還貧嘴?跟你爸一個德性,到處撚花惹草。這麼多女人,你忙得過來嗎?”

  “還沒忙過。”

  “什麼?氣死我了,我……我去找繩子。”

  “媽呀!”

     ***    ***    ***    ***

  夜幕降臨,難得的是下起一場不大不小的雨。這場甘霖沖淡炎熱空氣,也沖淡人們心中的暴戾。

  看著一百六十名武警荷槍實彈地押著二十名前來我公司查看疫情的男女,我心中的暴戾淡了許多。防疫站的站長跪在公司大廳裡已超過四個小時,市衛生局的局長才被允許從我的辦公室裡離開。

  市委常委在我的辦公室裡臨時召開常委會,姨媽和我也列席會議。會議一致通過以濫用職權罪、瀆職罪之名,立即逮捕市防疫站站長,撤銷市衛生局局長兼黨委書記一切職務,並在規定的時間裡做出深刻檢討等決定。

  而專程從中央黨校趕回來的喬書記主持這次常委會。

  “方月梅同志,這次市裡的許多部門涉嫌濫用職權、瀆職犯罪,我們市委將成立專門調查小組,對這些部門將一查到底。不管涉及什麼人,都視犯罪的情節輕重予以處罰,決不姑息,請放心。”

  喬書記擲地有聲的話令我感動。

  姨媽卻很冷淡:“對這些無視國法的部門領導人該罷免的就罷免,對一些犯罪行為就應該作為犯罪典型,進行深刻批判,這也是對社會、對人民負責。”

  “說得很精辟。”

  會議室裡一片附和。

  姨媽的話得到常委們的肯定。我想笑,因為這些部門之所以大張旗鼓對KT進行刁難、訛詐,都是這些常委中的一些人唆使,而這些人的勢力都很廣泛。當中勢力最強的就屬屠夢嵐的政治力量。這個勢力在姨媽的影響下,已經退出對我公司的發難。

  剩下的包括前市委書記何鐵軍在內的所有既得利益集團勢力,姨媽已不再忌憚,她成功迫使市委常委在我公司裡召開常委會就是一次巨大的勝利。喬書記中斷黨校的學習,突然回來主持這次常委會也讓姨媽如虎添翼。

  “嗯,最後就是這次濫用職權中,危害最大的地稅總局局長兼黨委書記譚自力同志,涉嫌收受賄賂、生活腐化,暗中經營愛巢娛樂公司的重大腐敗案件。”

  喬書記嚴肅地做出市常委的最後決定。

  姨媽的嘴角泛起一絲淡淡的冷笑,她不但有大將之風,也有乘勝追擊的決心。

  “既然已經革命了,就要革命到底。”

  這句話是姨媽與我從三七五幹休所回到公司後說的第一句話,我記憶猶新。

  沒想到黨內斗爭是如此殘酷,我沒有再聽下去,找個機會退出會議,趕緊給謝立淇與樊約打電話。學車已有心得的樊約相約謝立淇去兜風,她們計劃兜風完先去嘗嘗“小夜貓”麻辣湯鍋,再去“愛巢”喝點前衛的泡泡酒。

  我當然支持兩個陳樂女的享受計劃。

  可是,如今“愛巢”恐怕要出大事。樓下一百六十名武警大哥有前往愛巢繼續戰斗的跡象,我要趕緊通知樊約與謝立淇盡快離開愛巢。只是,電話打了三十遍都沒人接聽,估計兩個陳樂女可能已沈浸在震耳欲聾的搖滾音樂中。沒辦法,我只能親自前往愛巢,去把那兩個陳樂女帶走。

  霓虹如幻,燈火妖魅。愛巢還是愛巢,與幾個月前我第一次踏進這家華麗夜總會一樣,還是人滿為患。

  我穿梭於眾多俊男美女之中,極目搜尋謝立淇和樊約,可惜連她們的影子都找不到。空氣彌漫著令人亢奮的氣息,我的心情卻慢慢變得急躁。在武警包圍這座娛樂城之前,我必須將謝立淇和樊約帶走。

  “兄弟,要不要K?今天是愛巢三周年慶典,馬古、K均八折。”

  我的肩膀被拍了一下,一個滑頭滑腦的小子向我詢問。我對這些軟性毒品從來不感興趣,剛想一口回絕,突然想到在這偌大的夜總會裡,要想盡快找到謝立淇與樊約還真不容易。於是我露出猥瑣的笑容,把這滑頭的小子拉到能聽清楚我說話的地方:“我約了兩個小馬子,她們已經來了。見到她們後,我買三千的貨。”

  “那快去找人呀。”

  滑頭的小子一邊亂扭身體,一邊嚷嚷。

  “人太多,難找。你在這裡轉來轉去的一定有印象,她們長得……”

  我把謝立淇與樊約的相貌、身高描述一番。這賣毒品的家夥夠機靈,話音剛落,他就大聲說:“三零八包廂。”

  “那麼肯定?”

  我很驚訝。

  “醜的記不了那還說得過去,兩個這麼正點的妞都記不住,我斧頭就白在愛巢混了。”

  “呵呵,行。我去看看,真是她們,立刻跟你買。”

  “嗯,我在這附近轉,你很容易能找到我。”

  我順著斧頭所指的方向找到三零八包廂,心裡又高興又納悶。畢竟找到了這兩個小心肝,但她們怎麼會進包廂呢?難道裡面有樊約的朋友?

  站在三零八包廂門口,我透過門上的小窗向包廂裡窺視,這一看簡直把我嚇出一身冷汗。包廂裡居然有一個肥碩的腦袋,這是杜大維最令我憎惡的部位。他的旁邊端坐著兩個絕色的陳樂人,一個是樊約,另外一個就是如假包換的李香君。

  今天兩個陳樂女打扮得異常漂亮,都穿短裙、露出一大截又白又嫩的玉腿。

  雖然兩人的身材並不高挑,但穿上高跟鞋後,玉腿的比例極為協調,看起來修長而勻稱。包廂裡的男人和女人都盯著樊約和謝立淇,因為陳樂女不僅腿美,還都有豐滿的胸部。青春無敵,這兩個花樣年華的陳樂女更不是身邊其他女人所能比擬的。

  我看得真切,包廂裡所有的男人都露出邪惡的神情,有一個道貌岸然的家夥已經向樊約靠去。樊約和謝立淇卻懵懂無知,身陷危險還跟一群老男人喝酒說笑,真把我氣得半死。

  剛想推門而入,我的肩膀被拍了一下。回頭看去,原來是那賣毒品的小子,他搖頭晃地問:“怎麼樣?是這兩個小妞嗎?”

  我點點頭,指著包廂的窗口問:“你幫我看看,那幾個男人你認識嗎?”

  滑頭小子只瞄了一下就得意洋洋地吹噓:“那胖子比較少見,那穿黑色短袖的就是愛巢的大老板付哥。短發的那個厲害了,他是市警察局副局長。那半禿是我們這裡的常客,好像是地稅局的,我們的大老板都怕他。嘿嘿,所以說你在我們這裡買貨不但品質好,還保證安全,我們老板的後台很硬!”

  見我猶豫,滑頭小子很疑惑地補充一問:“這兩個小妞真是你馬子?”

  “呵呵,當然是,我跟裡面的人都認識。沒事、沒事,你也別走遠。今天晚上我們要好好樂一樂,錢你先拿一半,貨你先不用給我,等會我要更多。”

  我忍著心中的怒火,從口袋裡掏出二千元遞給滑頭小子,就希望他不要走太遠。等會武警人馬殺到,至少能抓到一個賣毒品的。

  “好,大哥今天要多少我就供多少,保證讓你玩得開心。”

  滑頭小子笑得心花怒放,他不知道今天是他們最後的瘋狂。我暗暗冷笑,昂首推開三零八號包廂,進去前我給姨媽發了一條簡訊:謝立淇困在愛巢。

  “哥,你怎麼也來了?咯咯,我們正準備要走。”

  謝立淇看到我,興奮地向我跑來。

  看她踉蹌的腳步,我暗暗慶幸,要是晚來半小時,我的兩個陳樂人一定醉倒。

  在這種地方,漂亮的女人如果醉倒,簡直就是惡夢。

  我笑瞇瞇地摟著謝立淇。嗯,她今天居然擦了香水!樊約也站起來,靦腆地向我微笑。我向她招手,等她走到我面前,我伸出一條胳膊,大方地把她攬在懷裡。

  這絕對是被人羨慕的左擁右抱,把在場所有人驚得目瞪口呆。

  “你他媽的是誰?”

  短發的壯年人首先被激怒了。我不知道他為什麼會被激怒,或許是到口的鴨子飛了。他看起來喝了不少,有樊約與謝立淇這樣的美女捧場,是男人都會多喝幾杯。我不怪他喝多了汙言穢語,要怪就怪他沒腦子,我膽敢進來擺架子,就有過人的地方。俗話說,沒有三兩三,豈敢上梁山。

  其實我並不是紈褲子弟,更不是虛榮愛裝行的花花公子,我只是不得以而為之。如果我再不進去,這個警察局長的手就要摸到樊約的胸部,而杜大維的口水就要滴到謝立淇的粉腿上,我沒得選擇。就算讓我去死,我也決不會讓這些人碰一下樊約和謝立淇。

  “陳局長,別激動,這是我們公司的總裁。”

  杜大維冷冷地看著我。

  “他就是那個姓李的?”

  警察局長詢問似的看了杜大維一眼。得到了證實,他離開沙發向我走來。我心中一驚,既然知道我的身份,那警察局長還目露凶光,看來我錯估這些人的膽量。此時,我預感會有危險。

  “鏘啷!”

  警察局長從腰間拿出一副手銬拋到地上:“你自己把自己銬起來。現在我懷疑你拐帶未成年少女、誘騙未成年少女。你可以什麼話都不說,但你所說的將成為法庭上的證詞。”

  “我拐帶未成年少女、誘騙未成年少女?先生,你搞錯了吧?”

  我憤怒至極。

  環顧四周,只見眾人眼裡皆露出興奮,好像有好戲可看。尤其是杜大維,他抓起一片西瓜咀嚼,連奸笑都帶著幸災樂禍。

  “沒搞錯,你身邊這兩位就是未成年少女。”

  警察局長擺開架勢,擋住包廂的門口。我倒抽一口冷氣,暗想這些人一定還不知道下午和晚上發生的事。現在不能跟他們硬來,要拖延時間,姨媽知道謝立淇困在愛巢,一定會盡快趕來。

  “呵呵,這兩位一位是我親表妹,一位是我女朋友,她們都滿十八歲了。”

  警察局長大吼一聲:“你說是你表妹就是你表妹,你說滿十八歲就滿十八歲?我們要請你到警察局做進一步調查,你趕快把手銬戴上,別逼我動手。”

  “你是誰?”

  我故意拖延時間。

  “我是上寧市警察局副局長段赫翔。如果你對我的執法不滿意,你可以去投訴我,但現在你必須將手銬戴上。”

  最後那一句話段赫翔幾乎是在咆哮。

  我冷靜地拖延時間:“你的長官是誰?你打個電話給他。”

  段赫翔噴出一口酒氣:“你他媽的想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