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俠被奸記 (下)

  • 在〈女俠被奸記 (下)〉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科幻武俠
摘要

宇文君也流著汗水,正在急急來回不停的沖刺著。房秋瑩喘了一口氣,忍不住嗔呼呼出聲說:“你……下流鬼……你……弄得人家怪不是味的,好人……你

房秋瑩被抽弄得痛癢並交,冷汗直流,此時她如何還不知道他是存心肏屁眼

的,但故意也好,存心也罷,都已經給他插上了,他如何還會拔出來?到此地步

也只能咬著牙苦挨了。可心中卻是羞恨交集,心想自己堂堂的“雪劍玉鳳”剛剛

被這人玩得那么不堪,什么臉都丟了,什么下流話都說了,現在連丈夫也沒碰過

的屁眼兒都被他肏了,真不知有何面目在再見丈夫……

大約有半個時辰,她那美屁眼兒被肏松了,來來去去的抽插中,也不再漲悶

得令人發顫。這回酥麻麻中,倒真別有一番風味,房秋瑩也從尖啼中漸又成了浪

哼哼的。

宇文君也流著汗水,正在急急來回不停的沖刺著。房秋瑩喘了一口氣,忍不

住嗔呼呼出聲說:“你……下流鬼……你……弄得人家怪不是味的,好人……你

就饒了浪肉兒吧……”房秋瑩喘呼呼的哼著。

宇文君正感十足肉緊刺激中,一面又不停手摸著她那迷死人的白肥臀肉兒,

一面仍下下著底深肏不止:“好騷肉兒,大屁股肉姐兒,我就要出了……你……

你再忍著些。”

說著,一陣陣肉緊無比的快感漸漸升華上來,他不由肏得更急,插得更凶,

那物猛烈頂入時,小腹撞拍著那渾圓美臀肉,發出的肉響配合著,肏得房秋瑩一

聲聲的“哎唷!”浪喘,真是熱烈淫靡之極……

如此房秋瑩又苦忍著連挨了幾十下,見他遲遲不出,不由急了,她委實已感

心疲力竭了,忍不住又轉回玉首,浪喘喘說:“好……好人……大雞巴祖宗……

你…你就快出了……吧……浪肉兒快被你玩壞了……哎唷……”

房秋瑩回頭浪哼浪求著,宇文君肏得正痛快,而欲出時,只見她那迷人一點

紅的小嘴兒,不由淫性又起,忽將那物抽出了屁眼兒。

房秋瑩如釋重負以為宇文君已射了,翻過身來,玉手摸了摸以為濕糊糊的后

庭,不料那迷人的股溝兒中火辣辣的,卻幹幹的,她呆了呆。只見宇文君低聲笑

著,也低喘著,那物熱呼呼的竟送上她通紅的艷嘴邊……

“你……”房秋瑩羞得一愣一愣的。 

“好浪肉兒…我快射了…快用你那迷人的艷嘴吸一下,一吸就出來了……”

“你要死了……你那東西剛肏了人家屁股,還要人家用嘴……” 

“好浪肉兒,肉姐姐,我快出了,如不快點……一冷卻下來,又要肏你幾個

藥效最快的威而鋼,由印度世界大廠Ajanta首先研發出來的口溶速效威而鋼,是世界上第一家研發出的口溶PDE5抑制劑,不需喝水,直接含在口中短短1.2分鐘就可以完全吸收,平均15分鐘馬上生效,七種水果味道兼讓你口氣留香 - 果凍威而鋼

時辰了……”

房秋瑩一聽又要肏幾個時辰,心中不由得慌了,但看著那通紅的大雞巴,心

想這根東西算把自己整慘了,要含在嘴里實在令人羞恥。

正當她六神無主時,宇文君卻在陣陣肉緊中,雞巴頭子一個勁地往她那張嬌

臉上直頂直磨,磨得房秋瑩又羞又窘,最后一想,連屁眼都被他搞了,她這“雪

劍玉鳳”的臉面早已丟盡了,忍不住心一狠,胡亂抓了一件內衣,擦了擦那大雞

巴,然后媚目緊閉,艷嘴兒大大一張。

宇文君看著她那鮮艷的紅唇,心中一陣魂消,雞巴猛的漲了一漲,更粗更長

的,“滋!”的一聲,直插入她那張通紅的艷嘴兒中,一下子幾乎頂穿了咽喉。

房秋瑩“唔!”的一聲,只覺眼前一暗,宇文君那黑呼呼的陰毛蓋在臉上,

一股子淫騷氣味險些使她喘不過氣來,那通紅的艷嘴兒被漲得幾乎裂開,那大雞

巴直送至喉頭,頂得她白眼兒連翻,急得她忙玉手雙抓,緊抓住那“頂死人”的

怪物……

宇文君則痛快的按緊房秋瑩的玉首,那硬塞入她迷人小嘴中的雞巴頭子,拼

命的一陣抽插頂攪,房秋瑩雖用力的抓著他那大雞巴,但也幾乎給頂穿了喉管,

悶得她直翻白眼兒。

宇文君那大雞巴在她那艷嘴兒里連肏了數十下,此刻已酥麻得再也忍不住那

一陣陣的軟肉烘夾,“啊,好!好騷肉兒!用力吸……啊……”一陣失魂似的低

吼急喘后,他那悶久之物,終于在房秋瑩那鮮紅的艷嘴兒中,沽沽的盡情放射了

……

“啊,唔……唔……”被射得滿滿一口熱液的“雪劍玉鳳”房女俠,又羞又

急的擺首抖足,想要吐出口中所有物來……奈何,此時正大感美快的宇文君,卻

緊緊抱住她的玉首不放,使她動搖不得,而至最后,見這美人兒實在被憋急了,

才“波!”的一聲拔出了大雞巴,那物溜出了她的小口時,已軟縮了……

房秋瑩嘟著美嘴兒,忍住全身酸麻,急起身想下床,卻吐口中之液,不料,

宇文君成心搞她,也坐起來,一把拉住她往回一抱,房秋瑩整個動人玉體坐入他

懷中,他再伸手騷了她一下。

只聽“哎唷……”一聲,根著“咕噜……”幾響。房秋瑩漲紅了一張如花艷

臉,愣愣的,把滿口之液全吞到小肚子里去了。

勃起困難,硬度不夠,做到一半軟掉,早洩秒射 怎麼辦

男性因家庭、人際、事業與經濟的壓力下,造成勃起功能障礙陽痿與早發性射精早洩的比率最高達30%,導致性生活品質下降,影響女友或老婆親密和關係,引發家庭危機,男人,應該重視這個普遍的痛點!印度壯陽持久藥 犀利士,必利吉,果凍威而鋼,萬艾可,樂威壯,威格拉,犀利士5mg,威而柔 原裝進口 https://www.5mg.tw

好一會,房秋瑩——這羞氣欲絕的“雪劍玉鳳”直錘著宇文君的胸膛,媚聲

不依地道:“……死人……壞都統……你算是把我玩夠本兒了。”

宇文君心里暗覺有趣,表面上又不停的哄慰著她。

這一夜,“雪劍玉鳳“這名滿江湖的女俠在宇文君胯下婉轉逢迎,雖遭受了

萬般淫辱,卻也嘗到了已前從未有過的奇異滋味,最后象軟泥一樣攤在床上。而

宇文君則連肏了這俠女”三大件兒”,直至次日凌晨才心滿意足地離去。

周文立當夜本想探詢一番,卻發現元軍巡查極嚴不便行動,為免暴露身份只

得忍下。第二日與房秋瑩碰面后,見她神情困倦,還關懷地叮囑她注意身體。房

秋瑩嘴上推說沒有休息好,心中卻是暗暗羞慚,想起昨夜的淫事,甚覺對不起丈

夫。

周文立素知妻子為人,也不疑有它,可他哪里知道他這貞潔美艷的老婆不但

被人肏了,還被肏了足足一夜,那騷呼呼的美屄被肏了兩次不說,連他都沒嘗過

的小嘴兒和屁眼兒都讓人拿雞巴給捅了……

兩人暗暗商議如何著手,最后決定由房秋瑩負責接近后營,周文立利用白天

在前營查探。一直到晚上,兩人毫無所獲,只覺得近來軍隊調遣頻繁,似有所行

動。

天色漸晚,周文立自行回房休息,房秋瑩回到房間卻是萬分難挨,心恐宇文

君又來淫辱。但想起他那玩女人的高超手段和那根肏得自己欲仙欲死的大雞巴,

褲里卻先濕了。

宇文君果然不負她所望,又來光顧了她,而“雪劍玉鳳”既已失潔,也只有

含羞忍恨由他再次肏弄,雪白玉體癱在他胯下憑他那巨物抽插侮弄,雖是屈辱萬

般,卻也落得個享受異常。她夫妻暗查了五天,宇文君也是連肏了她五天,有時

大白天就把她按到床上肏了……

到后來“雪劍玉鳳”這俠女竟有點被他那大雞巴肏習慣了,到了第六七日宇

文君沒來肏她,她反倒覺得空虛寂寞無比。

卻說那宇文君連著五天,天天光顧“雪劍玉鳳”這俠女的淫美嫩屄,直將這

女俠的淫心蕩情全都誘了出來,到也終于起了疑心。想那“冷艷魔女”黃媚再江

湖上是出了名的艷婦,雖不至人盡可夫,倒也閱人無數,那床上的表現卻也有些

反常。

再對照廖宏俦今日來的反常表現,宇文君隱隱覺得其中必有蹊跷。而后兩天

他便派人跟著廖宏俦,同時自己也細心觀察,果然發現廖宏俦隱有刺探軍情的嫌

疑,兼且一次那廖宏俦鬼鬼祟祟地去找黃媚,兩人像是暗中商議言語親密。

宇文君終可以肯定此二人是他人假扮的,而江湖上有此膽識武功,易容術又

如此精妙,更要是與自己對頭的,就只有“九臂神龍”周文立和“雪劍玉鳳”房

秋瑩這對夫妻了。

宇文君突的得出這個結論,不由得雞巴一陣硬漲難忍。如此說來,這幾日被

自己肏得騷叫連連,淫水汩汩的不就是以貞潔美艷聞名的“雪劍玉鳳”房秋瑩了

嗎?

宇文君有些不敢相信,卻有覺得大有可能。回想一下這幾日的情景,宇文君

終于肯定了自己的想法。為進一步證實,他決定親自監視“冷艷魔女”黃媚或者

說“雪劍玉鳳”房秋瑩。

第十日,周文立還是沒有探聽到什么機密,宇文君治軍嚴謹兼且懷疑上他,

當然不會給他機會。而周文立終于忍耐不住,這天夜里,他憑著過人的武功潛入

了“雪劍玉鳳‘房秋瑩的帳中。

自五日前宇文君大白天摸進營帳中,將她按在床上狠狠地肏了幾個時辰后,

房秋瑩的肉屄就再未被大肉棒操弄過了。開頭幾日屄中總感到不對勁好像少了什

么東西似的,很是空虛,而且不時的有些麻癢的感覺,搞得全身酥軟無力,臉上

更是春色蕩漾一副欠人肏弄的騷媚模樣。

后來她隱隱覺得不妥,這幾日一直時玄功運轉全身壓制住騷悶之感,只是在

偶爾想到宇文君的大肉棒時,騷屄內才會流出不少淫水,弄濕亵褲。

當周文立潛入她帳中時,房秋瑩正要脫衣睡覺,身上就穿著貼身小衣,上身

純白的絲織肚兜將胸前高聳的雙乳勒得緊緊的,下身粉紅的貼身亵褲包不住挺翹

的屁股,全身都透出一股誘人的騷媚之氣。

周文立看著這樣誘人的妻子,不由得癡了。而在周文立進來的同時,房秋瑩

也覺察到有人闖入,她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那讓她又愛又恨的宇文君,待看清來

人是自己的丈夫時,竟然有些失望的感覺。再看到周文立呆呆地看著自己話都不

會說,不由俏臉一紅,嗔道:“呆子,看什么呢?”

周文立從未看過“雪劍玉鳳”房秋瑩如此嬌媚的一面,喃喃道:“秋瑩,你

真美!”

也難怪,“雪劍玉鳳”房秋瑩在婚前就是出了名的冷美人,婚后更是以貞潔

自持,平日里兩人上床操弄,周文立都是小心翼翼,生怕舉止不端,惹得嬌妻不

滿,肏穴的花式只敢用最普通的男上女下式,怎能滿足房秋瑩日漸饑渴的身體。

而后碰上那宇文君,不論從本錢還是技巧上來說,周文立都無法與著花叢老

手相比。幾天的操弄下來,“雪劍玉鳳“房秋瑩的嫩屄每日都被男人的精液灌得

滿滿的,身子骨受了澆灌也柔軟嬌媚起來,女人骨子里的淫媚被勾引了出來,才

會有剛才嬌媚的表現。

聽到周文立的話,房秋瑩不禁俏臉一紅。隨后又稍稍整理衣衫,將自己淫美

的肉體遮掩住,正聲道:“找我什么事啊?”

周立文回復神智,探看四周確定無人后與房秋瑩商量正事。互相交換了一下

今日來的情報,兩人發現收獲不大。

周立文想了一下說:“不如我們向宇文君方面著手如何?這些天我看他治軍

嚴謹,受屬下愛戴,對百姓也是秋毫無犯,一點都不像朝廷的腐敗官吏,到有些

像我們起義軍中的人物。我看只要曉以大義,他定會歸降我方的。”

乍一聽到宇文君的名字,房秋瑩微微呆了一下,隨后喃喃說道:“好……好

啊!”

周立文聽道妻子的回答也是一呆,自己的妻子一向對宇文君不滿,雙方的仇

怨也是因此而起。這一次她居然沒有反對!周立文一時想不明白,不過隨后他就

將這個小小的疑惑拋到腦后,熱切的自己美艷的妻子探討該如何向宇文君著手。

可是他哪里想得到,他那妻子的奇怪反應,只因為妻子貞潔美艷的肉屄被宇

文君肏了個夠啊!

本來周立文夫婦與宇文君的恩怨起因在于“雪劍玉鳳”房秋瑩不滿宇文君的

風流成性,遂處處與之作對。現在“雪劍玉鳳”房秋瑩的屄被他肏了,連屁眼都

被他操了,小嘴都被人家爽了,哪里還會對他不滿呢。要說恨到也有點,只怪那

宇文君將自己當作是淫娃蕩婦般的羞辱,可是這也沒辦法啊!誰讓自己當時的反

應也卻像個淫婦般被人肏得淫叫連連,什么羞恥淫賤的話都說出了口。

且不論營帳中二人怎的商議,營帳外卻有一人心潮澎湃。此人正是暗中監視

已久的宇文君。

宇文君自打起疑心之時久開始監視“雪劍玉鳳”房秋瑩,他乘房秋瑩不在營

帳之際裝了個監聽裝置,而后每日夜中前來探聽。好幾次他都忍不住要破入帳中

將此艷媚女子盡情肏弄,但一想到以后的大計,都忍了下來,終叫他等到了周立

文的出現。

而周立文那一聲“秋瑩”更是證實心中所想,心中湧起一陣前所未有的興奮

感,胯下的粗壯雞巴更是膨脹到極點。宇文君幾乎控制不住自己,恨不能立馬沖

進營帳中,將那以貞潔聞名的女俠按在胯下,以最羞恥的方式肏她個死去活來。

幸好他好保存了些許理智,按耐住心中欲火,繼續探聽二人的秘密。

待聽得周立文想要勸降自己時,心中突起了微妙之感。現今天下大勢,群雄

紛起,朝廷固然勢大,卻是眾矢之敵,若不是尚有幾個可為得將領,只怕老早就

讓人攻下了都城。可是即使如此,朝廷對那些功臣還是諸多猜忌,處處制肋,宇

文君便吃過不少督軍得苦頭。

宇文君並非愚忠之人,甚至可以說是非常的圓滑,他老早就想脫離朝廷,無

賴已經與義軍對戰太多,雙方互有損傷,冒然去降恐對方並不信任,搞不好還會

被當作奸細殺了。而現在,宇文君突然的看到了希望,以周立文在義軍的地位,

確可保自己的地位不至受損,更何況……宇文君淫淫地想到,更何況還有個美艷

女俠任自己隨意肏弄嫩屄呢!

宇文君從未想過“雪劍玉鳳”房秋瑩能夠逃出他的手掌心,他有自信,不論

是怎樣的貞潔女子,只要一被他肏弄,嘗到他大雞巴的味道就再不能自拔,最后

只能放下自尊,獻上自己貞美的肉體,任他盡情淫玩。這不是宇文君的盲目自信,

只因為他確有這樣的本錢,一根天下罕見的“淫根”。

宇文君天生就本錢厚實,在他童年時得遇高人,傳授其御女奇術,年長后又

逢奇遇,在一古洞中被一條千年火線蛇咬到雞巴,幸得他當機立斷,吸食那條蛇

得全身精血和內丹才保住性命。

但蛇性本淫,那條千年火線蛇更時在交尾時被打攪,淫性更時十足,這也宇

文君得雞巴帶上了千年火線蛇的淫毒,在他肏弄女子只是這些淫毒就傳入女子身

體,從此便淫毒上身,沉迷與宇文君的大雞巴不能自拔。這也是“雪劍玉鳳”房

秋瑩今日來身子古怪的原因。

且不論宇文君在帳外的淫想連連,帳內二人卻又起變化。本來“雪劍玉鳳”

房秋瑩被淫毒搞得頭腦不清,稀里糊塗地應了丈夫的提議。而后周立文越說越帶

勁,房秋瑩的思緒也清晰起來,終想到不能讓丈夫去找那宇文君。

本來嘛,要勸降那宇文君首先就是要暴露自己夫婦的身份。危險倒是不怕,

只不過要是讓那宇文君知道自己是……不知道到還罷了,畢竟自己在他胯下再怎

么淫浪,再怎么被他肏弄得不知羞恥,那也是“冷艷魔女”黃媚的事,絲毫扯不

到自己這個貞潔女俠身上。可是一旦要去勸服宇文君,勢必要暴露二人的身份,

那豈不是明擺著告訴宇文君,他這幾日恣意肏弄的就是自己這個貞潔的女俠嗎?

這樣羞恥的事怎能讓他知道!

“雪劍玉鳳”房秋瑩終想明白,無論如何都要保住自己貞潔的名聲。于是她

打斷丈夫周立文,斷言不可勸降宇文君。周立文被自己的妻子弄得事莫名其妙,

他試圖說服妻子,可是另有苦衷的房秋瑩怎么聽的進去,最后周立文只得屈服,

答應以后再說勸降宇文君的事。

也許周立文不明白自己的妻子,可是帳外的宇文君確是對“雪劍玉鳳”房秋

瑩心理了解得很。“哼!肏都有被我肏了,還想做回貞潔的女俠嗎?壞我的事!

你只能做在我胯下浪叫的淫婦!”宇文君恨恨地想。

他自然明白只要搞定房秋瑩,就一切好說了。而房秋瑩這時也沒想到,宇文

君的一個想法就決定了她后半身的命運,她再做不得貞潔的俠女,取而代之的是

成為一個在敵人胯下浪叫的淫婦。

又是一日無功而回,“雪劍玉鳳”房秋瑩飽受淫毒之苦的嬌嫩身子更是疲憊

不堪,進得房中,便欲寬衣就寢。衣扣剛解開一半,一人從背后緊緊抱住她的嬌

軀,“美人,這幾日可有想我啊!”一只手從半開的衣領中伸入,揉捏著肥美的

乳房,另一只手撩起下身的羅裙,隔著亵褲撫弄女人的私處。

“壞蛋,還知道來找人家,我還以為你已經飽食遠揚了呢!”

房秋瑩半真半假地說道,手中不停地解開剩下的衣扣,雙腿微開,嬌軀擠入

宇文君的懷中,方便他玩弄自己嬌美的身子。

“你這樣的美人本督統哪里會玩厭呢!”尚不知已被宇文君看破身份,“雪

劍玉鳳”房秋瑩自然聽不出他話中另有深意。

而宇文君為了徹底征服這個貞潔的俠女可是落足了本錢,房中早已點上龍涎

香。這龍涎香就是用那千年火線蛇交尾時流出的淫液,輔以各種催情藥材和香料

煉制而成的,可以最大限度的提高人體的敏感度,配上宇文君那條淫根,真是無

往不利啊!

宇文君深知此次不同平常,主要目的是要挑起“雪劍玉鳳”房秋瑩的淫性,

讓其在清醒的狀態下親口承認自己的身份,故而不同于往日的火辣猴急,落力挑

逗,務必讓這貞潔女俠開口求人肏她。

宇文君收回撩穴的手,雙手同時不急不徐的把玩著房秋瑩的一對豐美堅挺的

玉乳,出聲挑逗道:“美人,你這對肥美的奶子好像又大了些啊!”

房秋瑩心中氣苦,貞美的身子被人任意玩弄不說,還要受淫言穢語的侮辱,

可是偏偏就是這些個下流話讓自己覺得倍感刺激,不爭氣的身體已然作出反應,

下身的騷屄中泌出大量淫水,身子一陣無力,顫聲道:“壞督統,還……還不是

……你……”

“我,我怎么了?你的奶子變大了關我什么事啊!”宇文君繼續挑逗道。一

手扶住房秋瑩軟到無力的身子,一手繼續逗弄嬌貴的乳頭。

房秋瑩發出舒服的哼聲,“壞人,不是你的大力玩弄,人家的……人家的…

怎會變大嘛!”

“你的什么啊!說清楚些!”一口熱氣噴向女俠小巧的耳朵,手中突然力道

加大,猛力掐向敏感的乳頭。

也許是幾日來欲求未滿,這突如其來的刺激竟讓房秋瑩達到一次俊傑潮,言

語有些狂亂的道:“是人家的奶子,是人家的奶子啦!督統,你輕些呦。人家不

行了!啊!”

“是嗎?來,讓我看看有沒弄痛我的美人啊!”對于房秋瑩的敏感程度有些

驚異,宇文君同時心中暗喜,這樣就更容易征服她了。

手上使力,粗暴地扯掉礙事的粉紅肚兜,還未褪去的外衣根本遮不住怒挺的

玉乳,充血的乳頭暴露在空氣中。

嘤咦了一聲,房秋瑩害羞得將頭埋于宇文君的懷中,上身卻不自主地挺立起

來,使一對玉乳更形豐挺。

宇文君低下頭,細心地賞玩這對美乳。以前玩她時只當是那“冷艷魔女”黃

媚,身上諸般妙處並未逐個賞玩,現在才知身下的女體正是那夢寐以求的貞潔女

俠房秋瑩,那還不細細品味一番。

女俠那一對豐美的乳房就這樣呈現在宇文君的眼前,整個乳房如玉一般的顏

色,皮膚下淡藍色的血管清晰可見,粉紅的乳暈正中央一粒充血的紫紅乳頭傲然

挺立。宇文君玩弄過的女子不少,其中不乏名門淑女,風騷少婦,可是從未見過

如此完美的乳房,一時間不由得癡了。

房秋瑩抬起頭來,看到癡呆的宇文君噗哧一笑,羞聲提醒道:“督統,有什

么好看的啊!”

宇文君聞聲驚醒,贊歎道:“真美啊!”

房秋瑩聞言心中一蕩。她也知道自己有一對美麗的乳房,有時還顧鏡自憐,

今日見到宇文君看自己的乳房看到發呆,一時不禁自豪起來,心中也對宇文君有

了中微妙的感覺。忽然胸前傳來一陣如觸電般的感覺,堅硬的乳頭進入一個溫潤

的處所,被一條滑膩的物事翻逗舔吮。

原來宇文君已是情不自禁,開始用口舌挑逗那對美乳。只見他將那殷紅的乳

頭吞進吐出,牙齒輕咬,長舌舔逗,一手在另一乳頭上打轉研磨,玩的是不亦樂

乎。

“雪劍玉鳳”房秋瑩那曾嘗過如此風流手段,平時與丈夫周立文房事不少,

可是周立文那人正經呆板,兩人一只都是用最平常的體位,更別提像這樣吃她的

奶子了,一時間她被挑逗得情動非常,云鬓散亂,面如霞燒,口喘粗氣,媚眼如

絲,即使傻子也能看出這位俠女已然發姣,此時只要是個男人就能將雞巴肏弄進

她貞潔的身子了。

宇文君不是傻子,當然看的出“雪劍玉鳳”房秋瑩這女俠的嫩屄已等著自己

肏弄。可是他要求的並不是這個,于是他強忍欲火,停下挑逗,是笑非笑地看著

身下的美女。

“督統,怎么了啊!”房秋瑩疑惑的問道。一股誘人的蕩意從言語中飄蕩出

來。

“美人,可不能光顧著自己舒服啊!你看我衣服都還沒脫呢!”宇文君胯下

的大雞巴已是蓄勢待發,將褲子頂起個大帳篷。

“討厭啦!你壞死了。”房秋瑩羞嗔道。一雙玉手卻是緩緩伸出,纖長十指

麻利的為眼前的男人褪去上衣,露出健壯的上身。手再往下解開腰帶,褪去下身

長褲。宇文君那粗長的雞巴一下子彈了出來,直晃晃的直指向房秋瑩,碩大的龜

頭上滲出幾滴透明的液體。

能解決自己下體騷癢的東西就再眼前了,房秋瑩的腦中已是一片混沌,連身

上衣物被脫光了都不知道。

貞潔女俠成熟的肉體就擺在自己眼前,宇文君知道以后有的是機會好好把玩

它,現在當務之急就是讓房秋瑩徹底臣服與他胯下。只手探出,來到那早已被淫

水弄得濕滑不堪的玉胯之下,直達嫩屄洞口,玩弄起腫大的陰核。

房秋瑩早已是情動非常,那還經得起如此挑逗,當下在顧不得尊嚴,哀聲求

饒:“好督統,親丈夫,不要再玩了,快……快點啦!”整個身體都貼入男人懷

中,身子像水蛇般不住扭轉摩擦,說不盡得淫媚誘人。

“不要……不要……啊!就是那里……人家……人家受不了了啦!”房秋瑩

整個身體都貼入男人懷中,身子像水蛇般不住扭轉摩擦,說不盡得淫媚誘人。

宇文君知道時候差不多了,湊到房秋瑩晶瑩小巧得耳朵旁邊,道:“‘雪劍

玉鳳’房秋瑩也有求我肏她的一天嗎?”

這一句話的每一個字都像一個個驚雷在房秋瑩的耳邊響起,欲火如潮水般退

去,原本火燙的面頰褪去血色。身子一僵,房秋瑩便欲站起反抗,可是一使力才

發現全身酥軟無力,只能勉強掙扎著起身。龍涎香此時才顯出效力。

宇文君哪里會放過到口的美味,略施手段就瓦解了房秋瑩的反抗。兩人的身

體緊緊貼在了一起,房秋瑩的掙扎使兩人肉體產生強烈的摩擦,濃烈的男性氣息

使得女俠體內欲火隱有抬頭的趨勢。

房秋瑩放棄無謂的反抗,冷聲道:“你想怎么樣?”

“房女俠冒充我的下屬探我軍營,反要問我想如何?”宇文君輕佻地說道。

末了還不忘在女俠的耳珠上舔上一下。懷中女體明顯身子一抖,顯然已經經不起

逗弄。

“你……”房秋瑩心中氣苦,可偏又反駁不得,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我一向敬重周大俠,對房女俠你……嘿嘿……也是傾慕有加。今日之事不

如這樣解決。只要房女俠你幫我辦一件事,我就親自護送你夫婦倆離開,如若不

然,二位就只好做我的階下囚了。”宇文君突然開出誘人條件。

房秋瑩聽他有意放過自己,也不細想,急聲問道:“此話可當真!”

宇文君正聲道:“絕對當真。”

武林人最重諾言,宇文君既已說出口就決不會返回,只不過到時候,房女俠

也許不願離開。宇文君心中得意的想到。

房秋瑩聽得他的話,心中一松,頓時感到一個粗硬火熱的肉棍正緊貼著自己

的股溝,還一陣一陣的跳動,臉上頓時又羞紅一片,顫聲道:“那……那你要我

……要我為你做什么。”

跨下雞巴一陣輕頂,宇文君得意地說道:“房女俠美艷動人,弄得我的雞巴

腫硬若此,我又不能侵犯與你,還請女俠你用那對玉手幫我捋弄一番,以消心頭

欲火。”

“你……你……”房秋瑩氣苦,可又知別無他法,且自己早已被他操過了,

哪還有回絕的理由呢?

“好,我答應你。”

說完身體微微挪動,調整體位,纖手探出握住那硬熱若鐵棍的粗大雞巴。房

秋瑩的小手嫩白纖長,居然圈不住粗大肉棒,只得雙手齊上才能勉強把握住,一

上一下的輕輕揉動。

大雞巴火熱的溫度經由掌心傳遍全身,熨得房秋瑩心頭一陣酥麻,不知不覺

間注意力全為它所吸引。只見那粗黑油亮的大雞巴,粗若兒臂,龜頭更是宛如鵝

蛋,隨著女俠小手的撫弄,馬眼內滲滴滴透明液體,順著棍壁蜿蜒流下,沾濕了

女俠白嫩的小手。房秋瑩恍若未覺,反而雙手藉由淫液越搓越快。

”這便是是那羞人的東西嗎?怎的如此粗大,我那處緊小的很,卻不知怎么

承受得起它強力的肏弄,還被它肏弄得那般舒爽的啊!“房秋瑩心中羞想。

本已退去的欲火以更猛烈的氣勢暴發出來,房秋瑩已快控制不住自己淫賤的

肉體,僅以理智控制自己不向大雞巴投降。下身修長美麗的雙腿絞磨在一起,嫩

屄中泌出的淫水順著大腿流下,床單上留下大大的濕痕。

房秋瑩的小手柔滑細膩,宇文君差點給她弄得射了出來,幸好他運功強忍,

才沒有壞了大事。他眼見貞潔女俠一步步走向情慾得深淵,心中得意之情不可言

預,大雞巴更形漲大幾分。

終于,女俠再壓制不住升騰得欲火,哀聲求饒:“不……不行了!我受不了

了!督統,人家投降了!你……你快給我吧!”

“給你什么!大聲點說出來啊!”宇文君要她徹底屈服。

“大雞巴!我要大雞巴!快插我!”房秋瑩已然顧不得什么羞恥。

可是宇文君仍然不放過她,“還不是很清楚啊!想要我肏你,你就好好的求

我!”

被逼得幾近崩潰的女俠哭聲喊道:“是我,是我‘雪劍玉鳳’房秋瑩想要督

統的大雞巴肏我的騷屄,555555555555,求督統快來肏我啊!”

忍耐多時的宇文君聽到貞潔女俠口中喊出如此騷浪的話來,再控制不住自己,

一個翻身將“雪劍玉鳳”房秋瑩壓在身下。“噗哧”一聲大雞巴肏進女俠的美屄

中,大力抽插起來。

“肏……肏死你這個騷屄。看你還裝不裝正經。‘雪劍玉鳳’?你以后就是

我的‘雪劍淫鳳’了!”

“人……人家是淫鳳,人……人家不要臉,人家…人家就是特地來找肏的。

親漢子,親丈夫,大……大雞巴哥哥,你就肏……肏死騷屄吧!”房秋瑩扭動雪

白的屁股死命迎合宇文君的大力抽送。

一時間,帳內充滿了淫聲浪叫。

 

  

  

 

 

  

  

  

  

  

   全文完

期待大大下次有更好的分享,感恩

支持大大的分享,都很不錯耶

期待大大下次有更好的分享,感恩